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16章 杀灵佛
    “唐北斗,你输了。”

    古含沙面色不变,右臂肩头筋肉蜷缩,将血止住,看着唐北斗,开口道。

    “我输了?我输在哪里?”

    唐北斗哈哈大笑,看着地上那三段残臂:“古含沙,我知你经营公司,生命科技极为不凡,这断臂以你的生命潜能与恢复力,辅以科技治疗,不过是一月之苦。”

    “可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不成?”

    “你今日便要死在此处!连条手臂都没了,以为你还能胜我不成?”

    古含沙不言。

    他看着唐北斗,一双眸子璀璨,却又幽深,那眸中似乎有一位道人从幼至老,直至寿终正寝的一生。

    如同历经岁月,深邃,有着暮气,但在那暮气之中是无尽的朝气,好似一轮大太阳。

    “太阳终究会照常升起的。”

    “唐北斗,你布下这群龙无首之局,究竟为何?因为你怕了,明知我不如你,我打不过你,你却要千方百计削弱我,以群对我,抨击我道,要破我心境。”

    “那你知不知道,对我而言,这皆是人劫必经。”

    “断臂?”

    古含沙左手如莲,浑身气血滚烫,体热蒸腾,有白气从四万八千毛孔喷吐而出,缠绕周身。

    “你当我在乎色身不成?”

    轰隆!

    如地崩山摧一般的巨响,地面破碎,古含沙足下运劲,奔涌而出,每八步一换气,每八步一积蓄。

    有白气在身后拖拽,好似腾云驾雾。

    “不好!”

    唐北斗看其方向,心中一突,转身便欲追。

    但他如何追到?

    古含沙如今这施展八步祭,全力奔袭,以生命潜能催动双足奔袭,乃是极速。

    见墙,手掌一拍,闷雷声响,以武当掌心雷,将墙壁打破,闯荡而去,也不管对这千古名刹会造成如何的伤损。

    而身后唐北斗也不顾,便是撞,撞碎寺墙追敌手。

    一栋栋墙被撞破,一间间崩塌,小半个少林寺都在他二人的追逐之下,残破不堪,难以见昔日全貌。

    他们一个只差打破玄关,一个本就是金刚不坏,那速度太快,后面群人难以追赶,远远落后。

    不多时,便到了塔林。

    这塔林占地极大,其中供奉佛门先贤的舍利之塔难以计数,以奇妙的格局建造,形成了一座佛门风水局。

    这一风水局中,许许多多的佛舍利影响磁场,扭转风水,形成了净土之根。

    身处其中,内心平静无比,难起波澜,好似能忘却自我之形体,与天地宇宙,整个世界融为一体,体悟古老的智慧,聆听古佛的梵音。

    而在最为中央的佛塔则是镂空的。

    这一座佛塔是风水的中央核心,一个披着大红衣,年轻俊俏的光头喇嘛此时正在低声呢喃六字真言。

    他看到古含沙到来,脸色一变。

    “他怎么来了?”

    这位便是发动群龙无首格局的核心人物,催眠群人的转世灵佛。

    灵佛蹭的站了起来,一摆长袍,整个人好似充气一般,从一米八膨胀起来,有两米四的高度,身材等比例的增幅。

    浑身肌肉扎实,皮肤紧绷,整个人面目狰狞,好似一个巨人被塞进了正常大小的人皮囊中,随时要将皮囊挣破,整个人都挣脱出来。

    这是密宗硬气功,没什么名号,在道门当中,则是唤作大小如意。

    他这鼓胀身子,大手一挥,使得是大摔碑手,有打断无字石碑的恐怖之力,便欲拍在古含沙身上。

    古含沙见此,仅存的左手一抬,化作一个拳印,如玉玺般方方正正。

    咚!

    灵佛全身一震,后退一步。

    受不住,实在受不住,古含沙这一式五岳禅的威能极大,更不要谈他还催发了自身的生命潜能,有着九牛二虎之力,实在不凡。

    一拳打出,古含沙也不换气,便又是一拳。

    灵佛大骇,他伸出另一只手叠在一起,挡在了身前,硬接了此拳,整个手抖被打着贴近胸膛。

    咚!

    咚!

    咚!

    好似打桩机,更像是无情的印章机器,刹那间,古含沙不知道打出了多少拳,一拳接这一拳的打在了转世灵佛身上,每一拳都那般有力。

    好似五岳齐至,上古的皇帝印玺落而定圣旨,圣旨出而定天下。

    他每一拳都在丈量转世灵佛的生命尺度,去消磨他这一世的生命潜能,要将此人彻彻底底的打杀在此地。

    手骨碎。

    双臂骨折,再碎。

    胸膛肋骨尽数破碎,大口大口的鲜血混着内脏碎片被转世灵佛从口中吐出,那是胃,是肺,都被古含沙打碎了。

    以武功精神稳固心境,古含沙无视了转世灵佛的心灵异力,不受阻碍,劲力纯粹,废掉这转世活佛的最大依仗。

    以最为纯粹的,没有取巧技法的方式将此人活活打死。

    最后一拳,硬生生将转世活佛的胸口打穿一个空洞出来,血淋淋的撒了一地。

    这灵佛的确厉害,能与金刚不坏媲美,但最厉害的是心灵精神,而这,在古含沙与一众道心极为坚定,金刚不坏人物之下,算不得什么。

    再加上古含沙奔袭而来,蓄势出拳,以五岳禅的磅礴之力,硬破其守,不给机会,没有花里胡哨,彻底打死在当场。

    便是密宗有多少无上手段,一个死人,那也是施展不出来了。

    “果然。”

    唐北斗来迟一步,古含沙拳打灵佛太快,只是一条手臂,不影响他刹那输出,根本没给二人合流的机会。

    叫他有些叹气。

    “群龙无首的局,你破了,但你便能活着出去不成?”

    灵佛一死,风水立破。

    少林寺外,一个个没有昏倒的人都清醒过来,只觉得浑身腰酸背痛抽筋,看着那地上趴着的昏迷人士,又是一阵惊慌。

    群龙无首之局,核心便是群龙,也就是人,每一个人作为一个人体磁场在灵佛的操弄下影响天地磁场。

    如今灵佛死了,个体的磁场没有人去影响,也就合流不成那压制古含沙的格局气场。

    但,那又如何?

    唐北斗没有损伤,古含沙已经断了一臂,更是折损了生命潜力,如今甚至开始喘息,右臂难以锁住伤口,有血要淌出来。

    而且,他是金刚不坏,而古含沙未破生死玄关,差距太大。

    结果,似乎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