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15章 断臂
    唐北斗话不曾说错。

    卦象之中,群龙无首乃是天下大吉之象,可化作风水格局后,便是对古含沙的绝杀难局。

    “醒来!”

    古含沙大喝一声,作狮子吼,发醒世之音,欲要将众人唤醒。

    但除了他带来那抬棺的一行,其余人尽数都深深陷入催眠之中,被旁人借了尸,还其魂,操控血肉躯壳,全身骨骼脆响,肌肉蠕动。

    竟然是被催发了血肉潜能,以亏损寿命的代价,拥有了恐怖大力。

    这是天魔解体的手段!

    “古师叔,用不用?”

    守仁看着四周乌泱泱一片,眉头一紧,此等好似神仙的手段,叫他失去了信心。

    他知道自己的师叔性子,群人在侧,万民为敌,必然要束手束脚,根本施展不出玄妙的武道手段,生怕伤了这些人。

    古师叔不是个悲天悯人,扫地恐伤蝼蚁命的大圣人。

    但也绝不是个对无辜普通之人轻易动手的恶人。

    仁义道德,是一道枷锁,是师叔自己戴上的枷锁,便是此等生死时刻,他也绝不会将这层枷锁解了。

    “古含沙,你是读过书的,自然知道,什么叫做乌合之众。”

    唐北斗笑着,一步又一步踏出,每一步都不轻不重,却叫人胸口发闷,难受至极,几欲吐血。

    他这是踏在风水阵眼之上,将磁场阴阳掌握手中,让天地针对敌者。

    古含沙没有对他讲话,沉声道:“师侄,给你师叔我继续吹。”

    “就吹我爱听的那首。”

    守仁一愣。

    他看着古含沙的脸,没什么表情,双拳却是握紧,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摆开一个不丁不八的拳架,如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卦八方。

    扎根大地,头顶苍天,人,却依旧是那个人。

    “好!”

    唢呐放到嘴边,一鼓起气来,响彻云霄的唢呐音,携带着如大河长江奔流的气势,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那音色极为广,激昂,却又有着一丝惨烈的,流尽最后血,烧干最后肉的气魄。

    唐北斗动容了。

    “这首曲……”

    他看着古含沙,看着那一双眼,半闭半睁,好似菩萨垂目,不忍见众生疾苦,却又要亲眼见证,为之同悲痛的气势。

    这是那个古含沙?

    那个为求道,不惜来死中求活的古含沙?

    不不不!

    是的!这是的!

    “我当你是要做君子,当真人。如今来看,我们都猜错了,错得有些离谱。”

    唐北斗拍着手,赞叹着:“你是要做真人,做至人!”

    “至人无己,所谓古至人,乃是顺自然,道德绝高,忘自我而得自在的大人物。你要做的是今至人,乃是顺人之道,德道兼备,为群舍独,为众舍一,为人舍仙的至人!”

    “我等的布置不错,这群龙无首生死局,便合杀你。”

    “杀!”

    杀声大响,是从群人中响彻起来的。

    那密宗的转世活佛操纵着这些人的血肉之躯,手好似蒲扇,乌泱泱一片,齐齐压了下来。

    他们每一个如今都有极强的力量,能断砖打铁,更是在活佛的操纵之下有了不弱的武道技巧,施展密宗武学,掌如蒲扇,拳似金刚杵。

    古含沙不闪不避,硬受着。

    一拳,一掌,一脚,甚至是头槌戳眼,抓心撩阴的技法,险恶至极,每一式都能轻易杀死人。

    寒暑铁布衣,此等手段尽数如春风拂面。

    他双手伸展,好似千手观音,刹那间长出了十来双手,或捏或挑,或推或挡,拿捏四面袭来之人的麻筋、穴位。

    来一人,倒下一人。

    这尊活佛虽然通过少林塔林加成,能够催眠如此多的人,可人若是昏迷,那他也操控不了。

    这借尸还魂说起来玄乎,但还是武道手段,不是真的如铁拐李魂附尸身,再世为人。

    那是以讹传讹的夸张说法。

    唰!

    衣摆吹动,将空气打出清脆的响声,唐北斗一步一踏,轰然而至,一式青龙探爪,直取古含沙脖颈。

    古含沙气息流转,似九曲珠,皮肤血肉劲力充沛,硬挨群人攻势,双手结印,欲要以花开见我之势,抵挡此招。

    但却瞬间止住了架势,反手一抓一提,将从一旁插入其中的人甩了出去。

    原来是那个活佛操纵此人,硬生生插进两人中间,若是古含沙不救,此人便要死在他与唐北斗一攻一防的招式之下。

    可他这一变招,唐北斗却不曾变。

    依旧是青龙探爪,手似青龙爪,骨节耸立,好似龙鳞竖起,虽然因为古含沙步法不俗,挪移几步,却依旧是被他抓住了肩膀,道衣破碎,生生撕下一块血肉来,见了肩骨。

    古含沙毫不示弱,肩膀一耸,那块肩骨立起,啪的一下打在了唐北斗的掌心上,撕开一条口子。

    手又是一甩,如蛇缠,如蟒吞,欲要环绕唐北斗手臂,绞杀断裂。

    唐北斗没什么想法,手松,一块血肉掉在地上,刹那间有十六般劲力变化,指尖或点,或刺,或碾,顺着古含沙的一条手臂而下。

    只听锦布撕裂,血肉撕扯的声音。

    古含沙的一条手臂裸露出来,上面多出了四条深深的沟壑,其中血肉不见,足以见骨,骨上更是有好几条裂痕清晰可见。

    再看唐北斗,抽手而回,手中多出了四根肉条,鲜血淋漓。

    忽地,从一旁窜出三个人来,这三个人手如刀,更如棍,直直砸下,目标便是古含沙受伤的这条手臂。

    古含沙另一条手要回防,以拈花指法,将三人的拳掌破了。

    可唐北斗不会让他如愿。

    他左手一动,掌拍,好似青龙闹海,波涛冲天,要一掌拍碎古含沙的头颅。

    生或死?

    没得选择。

    咔嚓!

    古含沙抬手一掌,挡住唐北斗的青龙出水,被茫然大力震飞出去,哐哐哐后退数步,才算是止住了步子。

    而他的一条右臂,被那三的手刀给抓住撕扯,硬生生的从肩膀处撕了下来。

    一人大臂,一人小臂,一人手掌,劲力一运,便撕扯成了三段,掉落在了地上,此时筋络动,似乎还有神经反应。

    “古含沙,双拳难敌四手。”

    唐北斗看着此场景,哈哈大笑:“若是寻常人物,便是一百个,一千个也打不过你,可有我在,那便是又一个概念。”

    “你那条胳膊被我以重手法打破关窍,难以接续气息,一身寒暑铁布衣的功夫运不到手臂上,如今被你守护的人硬生生撕扯下来,滋味如何?”

    杀人,还要诛心。

    杀古含沙,他现在便能,甚至这些人不动,只是在此一站,以自己的磁场影响风水,压制古含沙,他十招便能结果了这个天才少年。

    但他不曾,因为他要的是诛心。

    这古含沙的心境太怪,难以想象,唐北斗修到此等境界,自然知道什么叫做道无高下,心境却有层次。

    若是叫此人真的破了玄关,彻悟自身,那便是他这老牌金刚不坏,也打不过。

    所以,要杀,便要把他的心境也破了。

    破了心境,就算是此人有那天大的机缘,保留了武道记忆,日后能够转世投胎,也难以接续武道,再成此修为,生生世世活在阴影之中。

    他要的,是叫古含沙连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无突破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