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13章 断生死,社会将乱
    永武看起来五大三粗,似乎是个豪气武者,但这施展的武功手段阴损至极,全无光明正大的意味。

    这一手淬毒铜钉,以体内蛊毒污血浸了,暗器手法更是金钱镖的技法,铜钱一把散天花,打中便是一个伤痕坑洞,蛊毒入体。

    永德此时疯劲上来,不管不顾,禅杖猛击,根本就不躲闪,将古含沙纠缠在此,要一同挨上这些淬毒钉。

    但他二人是一伙的,便是受了蛊毒也不碍事,甚至身上极有可能携带着避蛊之物。

    咔嚓!

    一棍扫出,将永德逼退,古含沙双手一扭一扥,整根混铁的好长棍便被他给断成两段。

    双手各执一段,使了个峨眉刺的技法,左右互搏。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发生不过眨眼间,淬毒钉还未近身,古含沙便已经断成双棍,右手持棍一架一挡,将永德拒于身前。

    另一手断棍连点,叮叮当当,便将大半的淬毒钉都给点落在地。

    没点落的,也被他身法腾挪间躲闪开了。

    噌!

    永武早在方才便已踏步而出,好似蛮牛撞,更像是蛮象过河,根本不怜惜自家名刹的地皮,尘土狼烟,碎末暴起。

    铜钉打落,永武已经出现在了古含沙的躲闪死角之上,双手握拳,便是打出。

    这一拳,好似螳螂捕燕雀,两手拳锋似螳刀,交叉交错,封死古含沙的道路。一手挡断棍,一手取喉咙,要夺棍断颈。

    他这是个好时机,永德一口气顺来,双手握住禅杖,舞得密不透风,招招狠绝,势大力沉。

    古含沙方才以长棍施展齐天大圣猴棍,还能招架,甚至压永德一头,如今断棍施展不开,短且险,难承大力,稍有不慎,便要被打个脑静崩裂,双手难以各护。

    “本命蛊不用?”

    被围攻的古含沙叹一口气,全无要被绝杀至死的样子,只是感叹。

    “那便不要再用了。”

    当!

    右手断棍架禅杖,左手断棍落地叮当响。

    古含沙舍了这断棍,左手五指变动,手臂如无骨之形,攀附上永武那夺棍的手,一卷,一用劲力,只听一声脆响,整条手臂的骨骼都断了。

    要知道,永德练的是少林铁臂功,一双手臂锻炼的坚若精钢,便是砸铁块子,那也当是铁块出坑,手无损伤。

    但古含沙不是一般人,他施展的也不是一般法。

    他这一手是蛇形缠手的影子,有武当缠丝劲的精义,好似巨蟒绞杀猎物,攀附其上,五指运劲,能将劲渗入骨髓,断人双臂,无往不利。

    一条臂骨断成不知多少段,永武额头冷汗直冒,甚是疼痛。

    但他也是个硬气的,另一手坚定有力,便要将古含沙脖颈给抓断,尽全功。

    永武这式螳螂手已经近了,只差丝毫,便要摸到古含沙的脖颈,却见这一边,缠住他的左手臂肩膀一动,骨骼节节,一根骨突了出来。

    这一根骨不多不少,直直打中了永武的螳螂手,如剑如枪,暗劲渗入了永武体内,一条手当即便麻了,五根指骨都出现细小的裂缝,半点力都凝聚不住。

    力凝聚不住,那拳掌便没有力量,也就没了杀机。

    一缠,一突,这两式本是两种劲,一个前,一个后,却被古含沙完美的融合一体,应对自如,好似整条手臂的骨骼每一块都能有他自己的意志,如军队调动,左右围攻。

    一臂碎,一臂麻,永武体会到了古含沙的武道造诣,心知不能再留手隐藏,便欲将本命蛊施展开来,趁着还有永德牵制,毒毙此人。

    可正如古含沙所言。

    方才不用,便不要再用了。

    古含沙蛇形缠手缠上永武,就已经注定了结局,五指好似五根毒牙,更像是利爪尖刀,连挑刺穿,便是古擒拿之技,将一根根筋络血管都挑了出来,鲜血流淌。

    唰!

    一团筋络血管都被扯了出来,抛在旁边,永武全身寸寸绷断,根本就站不住,倒在地上。

    蹬!蹬蹬!

    古含沙脚步后撤连踏,卸掉永德禅杖传来的大力,足尖一挑,从永武的腰上将条五彩斑斓的腰带都挑了起来,击飞到永德身上。

    嘶嘶!

    蛇信子的声音响起,那不是腰带,而是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也正是永武培育多年的本命蛊虫。

    所谓蛊虫,五毒皆可入其中,甚至巴蜀还有毒人的秘传法门。

    永武平日修持的是细微芥子蛊,将细小的蛊毒之虫遍布全身,结合的是巴蜀毒手法门,拳掌间,剧毒无比。

    若是比武打不过,他便将这本命五彩斑花大毒蛇祭出,一口毒牙咬住,立刻毒毙。

    便是极为厉害的高手也难挡。

    至于金刚不坏的人物能不能挡,古含沙便不清楚了,反正他自己现在是肯定不能挡。

    他这断人筋脉,足挑毒蛇,永德一招不慎,便被那蛇缠在身上。

    这毒蛇一口咬在了他身上,隔着一层袈裟宝衣,扎入血肉当中,毒一下子涌进体内。

    只见永德面色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黑,变换来变换去,手里禅杖一掉,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有出气,没进气。

    “啊!”

    那叫喊的不是永德,而是游香。

    这些游被天符的人拦在外面,看不真切,而众人交手也是极快,只见一团团影子乱飞,一个个人倒地,鲜血淋漓。

    这场面,一看便是杀人了。

    杀人啊!

    这么个法治社会,虽然杀人之事不曾杜绝,可是如此大型的杀人事件,一年才有多少起?

    而且,一个道士,一群和尚。

    一个代表道教,一个代表佛教,道教那个更是如今全国知名的古含沙,大人物。

    这妥妥的大事,处理不当,那就是国内信仰团体的暴力流血开端!

    最要紧的是之前有来此的户外主播正进行着直播,将整个场面都直播出去,现如今可以说是网络疯传,已经冲上热搜第一了,碾压某个发新专辑的歌手。

    京城之地,大内一个秘密房间内,一群人聚首。

    “古含沙出现在少林寺,打杀永字辈两位武僧!”

    “该死!这样会造成武术界从暗面走上明面,你们明知道古含沙的想法,为何任由他前往少林?有了这个由头,他绝对会开新闻发布会,广而告之!”

    一个五十来岁的军装男子狠狠一锤桌子,看着大屏幕上由卫星传递回来的画面,愤怒异常。

    故意的!

    古含沙绝对是故意的!

    此人欲要将修行普及,这些年徐徐图之,已经养成多院校的尚武之心,本就不怎么收敛。

    如今这武术争锋的场面泄露出去,便是将给种子浇了生长激素,叫已经散步诸地的种子生根发芽,遍地开花。

    侠以武犯禁,天符集团开设不少武馆,广收门生,天知道要在社会上引起什么乱子来。

    咱们不管,如今要是想趁着这股风,回国内闹事,真当现在是几百年前不成?”

    “那古含沙?”

    男子愣了愣,将气缓了缓,叹声道:“他,我们说了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