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11章 罗汉降外道阵
    借经一观。

    借的是什么经?

    易筋、洗髓二经,是少林武术的最高结晶产物,是佛门之武。

    更是道门武。

    清朝有一个少林和尚,一身横练筋骨,浑厚内息,近乎金刚不坏,在江湖之上打出了不二威名,修的根本功夫便是二经。

    后来,便有三教人士,探摸经卷源流,确定了洗髓乃是易筋经精深之后的深邃功夫,二经本是一卷书。

    再探根源,从古籍之中摸索只言片语,以及经卷之中的术语,便定了性。

    易筋经,乃是明代羽流所著的典籍,那时三教合流,难分难舍,经义混同,所以著者借达摩之名,诠释道门功夫真谛。

    后来不知缘由,道门诸派已经寻不得此功,最后在大清朝,少林佛门修行此功之人不知凡几,易筋洗髓二经彻彻底底成了佛门武。

    佛不言,道不语,此事随着时间流逝,便算是揭过了。

    但,不代表就不能借题发挥。

    昔日古含沙也曾上少林,与方丈交谈几日,想一睹二经之真容,揣摩其中的武道精髓,却是被对方打机锋给糊弄过去。

    那时他还没现在这般心境,放不开,也就吃个暗亏。

    如今,既然永武和尚与那二人共布杀局,要致自己于死地,便怪不得他借题发挥,打上少林了!

    蹬蹬蹬!

    脚步声响起,从寺庙中从,从人群中。

    一个个身着黑衣,戴墨镜,方才都不知在何处的壮汉从人群中走出,拦截游,拉扯警戒线,将所有的人给排出几十丈远,腾出一片空地。

    而寺庙中,也是壮汉清场,将游香都给清走,让这千古名刹,重归佛音渺渺的清净当中。

    “古含沙,是那个古含沙不成?”

    “天符的董事长?这么年轻?”

    “好家伙,这道士牛逼,直接打上门了!”

    “这是拍戏吧,哪部武侠小说的剧情?话说导演呢?摄影师呢?”

    ……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八成都是对于古含沙这个人的。

    天符科技集团,那可是一等一的大集团了,古含沙更是好做慈善,名声远播,时不时上一上官方的新闻节目,华夏少有不知这个名字的。

    他们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位大慈善家、企业家,居然会带人抬棺材堵少林门?

    “古含沙!”

    从寺庙中传出一道暴怒的喝声,一位身材高大,武僧打扮的壮汉踏步出来,站在门槛之上,如怒目金刚。

    “你要么接我战帖,七日后,武当一战!”

    “今日堵我少林门前,抬棺相送,羞辱佛面,便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性,真当我不敢行杀伐不成?”

    永武大吼,话里话外,似乎全是古含沙的不是。

    “阿弥陀佛。”

    一声悲天悯人的佛号,永德披宝衣袈裟,身后几十号武僧相随,叹息一声:“古施主,你又何必如此,羞辱佛面呢?”

    一个个的,说的比唱的好听!

    守仁将唢呐一收,白眼一翻,对于这俩和尚是半点好感全无。

    众所周知,佛门好辩,有舌绽莲花之能,打机锋、论禅机,嘴上功夫了得,当年几次佛道交锋,不知多少羽流被说得哑口无言,当场变换信仰,脱下道衣,穿上僧袍。

    大能高僧,那都是能将死说成活的存在。

    尤其是走入左道的妖僧,口舌祸朝堂,那叫一个厉害,满口胡言乱语,却叫人挑不出错来,反而皈依门下,助纣为虐。

    “永武,永德,都是好名号啊。”

    古含沙看着二人,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惜,人配不上名号,天魔坏道,佛陀实在是有先见之明。”

    “古含沙,你莫作口舌之快!”

    永武眉头微跳,厉声道:“今日此事你若说不出个一二三来,莫怪我行降魔手段,将你镇压寺内,净化心中魔障。”

    “说这么多作甚?”

    古含沙抬手一竖,好似拈花:“今日,要么你二人双手捧经送上,要么我一步一人,打进去自取。”

    “古含沙,你欺人太甚!”

    永德两眼一眯,禅杖触地,砸出一个坑来,大喝:“结罗汉阵!”

    一声令下,身后武僧施展轻功步法,蹿了出来,将古含沙团团围住。

    不多不少,共有十八人。

    这十八个武僧背后缚着长棍,肌肉结实,肤如牛皮,面色极为不善,但不至于像是永武那般好似混黑的脸面,是真有怒目金刚之姿态。

    “延明,你要阻我?”

    古含沙看着这十八人为首的那三十岁和尚,开口道:“永信不在寺中吧,虽然我看不上他,但此人入世极深,红尘手段熟稔,绝不会放纵永武下战帖。”

    “古道长,你今日抬棺来寺,便是方丈亲至,也是如此。”

    延明面色凝重,看着这数年之前来寺中借经的少年,心中暗叹口气,知道方丈算计无错。

    那日,此人被方丈打机锋哄弄过去,免去借经之事,便下了断言,再上少林之时,便非礼来,而是武来,要大动兵戈。

    好在,方丈那之后也留下了解局之法。

    前踏一步,古含沙好似郊游踏青,每一步都轻松自如,但四面十八武僧却是被吓得后退一步。

    哪怕延明有解局之法,也是不欲真同他交手。

    这一交手,兄弟几个必然要躺下一个啊!

    “古道长,你且停步吧!”

    延明喝一声,伸手一抓,将背后缚着的长棍抽出,直指古含沙。

    他这一取棍,其余十七人也是取下,持棍敲地,清脆却又深沉,好像大地都被敲击的动荡。

    “有些意思。”

    古含沙一笑:“我当你哪来的底气?永信也是个能人,武功虽然稀疏,但见识不凡,真就搞出东西来了。”

    “十三棍僧救秦王,这是古唐便有的合击大阵,被你们结合到了十八罗汉阵中,实在是有些门道。换作数年前,我也破不得此阵。”

    “不过现在……”

    当!

    延明长棍击地,一挑,便挑破了石砖地,动静极大,将古含沙的话打断。

    几位兄弟都是经历过几年前之事的,好不容易有些胆气能直面古含沙。若叫他把话说全,那这胆气便泄干净了,这阵不攻自破。

    叫人笑话。

    延明手持的棍是混铁棍,与其余十七人不同,如今作为阵主,棍挑一戳,好似大将戳抢,要将人捅个窟窿。

    他棍一戳,便有十七条经年打磨而成的禅木棍飞舞,或戳或挑,或砸或甩,将古含沙的四面八方来路都封闭了,难以招招尽数挡下。

    谈起少林来,与王朝兴衰最为紧密的一个传说,那便是十三棍僧救秦王了。

    那秦王不是别人,正是唐朝唐太宗李世民。

    这十三棍僧,便是少林当时的一个武术团体,有一手棍术合击之阵,因救了秦王而闻名天下。

    十三天禅木棍,打退千军万马,一时风头无二。

    传说或许有夸张之语,但这十三棍僧阵的确存在,而且是合击之阵中的高明功夫,能够结合十三人之力,互相结合,已经足以护住少林了。

    但少林不是寻常寺,作为当今武术界的一大源流,其中还有一门合击之阵,甚至被小说家写入书中,是真正的护寺之阵。

    那便是十八罗汉阵。

    这取自“十八罗汉”的典故,宋朝之后形成的一门合击之阵,可谓是能降龙伏虎,显示神通。

    十三棍僧还只是僧众,而十八罗汉已经是修行之人,是取得阿罗汉果位的大德士。

    只是一门合击阵法,对付不了古含沙,永信知道,延明也知道。

    所以,这几年来他十八人苦练武艺,将两门合击之阵结合一体,化作一门罗汉降外道之阵,为的便是此刻。

    外道?

    谁是外道?

    古含沙一身所学,大半都是道门羽流,对少林来讲他不是外道,谁是!

    见混铁棍袭来,四面棍影弥漫,古含沙面色不变,右手一拨,左手拈花似,漫天一舞,只见手影遍布。

    一只手将延明的戳棍拨开,从古含沙一侧划过。

    另一只手拈棍如花,将十七条禅木棍一一拈住,劲力一运,棍身颤动剧烈,这震劲传递过去,叫那些武僧平日握惯棍子的大手颤抖松软,险些将手里的禅木棍抛了。

    手被这么震了一下,劲便没了多少。

    噼里啪啦一阵响,一连十七次响声,古含沙硬挨了十七次不轻不重的棍击,什么事都没有。

    反而是右手一张一捏,将化戳为抽的混铁棍给捏住,在腰旁三寸的位置止住了。

    “拈花一指!”延明大骇,“你居然学了拈花指!”

    拈花一指,这是佛门的功夫,出自《五灯会元》中关乎释迦牟尼佛的一个典故,佛陀拈花示众,迦叶破颜微笑。

    “说到底,不过是一门功夫罢了,我会与不会又有何干系?”

    古含沙叹了口气:“你知这指法的典故,便知道我练得不到家,拈花示众,迦叶一笑,其中的精髓便是一笑上,乃是心心相印之道理。”

    “当是你起心机,我便可应,才算将这门功夫练到家。”

    “当然。”

    右手一推,将棍子推开,延明只觉得大力传来,后撤两步,险些站不住。

    古含沙两手化拈花样,将缓过劲来,再行棍术的武僧棍都给挡下推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如大雄宝殿之上的佛像一般。

    “这个境界,对付你身后那两个天魔外道,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