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10章 隐仙古含沙,前来借经
    三教共存,五岳嵩山。

    其上,有道之圣地中岳庙,千古第一名刹少林寺,儒家学府嵩阳书院,一山存三教,可谓华夏千古文化之精髓的体现。

    那便是包容。

    只不过,岁月流逝,历尽磨难,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已经变了味道。

    少室山,千古名刹之内。

    “永武,你说那古含沙是接还是不接?”

    一个披袈裟宝衣,满面红光,体态丰盈的和尚对着正在练功的永武问道。

    “他敢不接!”

    永武喝声,两臂一振,一个个铁环颤抖起来,哗啦啦作响,在双臂之上流转,好似两条环形的臂套。

    轰!

    铁臂一挥,好似抽鞭子,抽在了一旁的木人身上,只听爆裂之声响起,那个全须全尾的木人从中间被打成两截,炸开不少的木屑。

    “当日那个挡我的小东西吃我一记毒手,身中蛊毒。算算时日,发作便在这两日间,整个肺都要被啃食大半,生不如死。”

    “古含沙若是想要那人的命,必然要接我的战帖。”

    “他只要接了,那一切便由不得他!”

    他狰狞一笑,光头之上都暴起一根根青筋,不似个和尚,更像是街上持刀砍人的黑道。

    问话的和尚吐一口气,一根精钢禅杖往地一杵,笑道:“永武,此事你我需要办的漂亮,才好堵住方丈之口。”

    “永德,你也忒把那个肥猪放在心上了!”

    永武不屑一笑,对于如今的名刹方丈嗤之以鼻。

    “区区一个肥猪,若非养了个好弟子,懂些经营手段,我早就夺了他那位,将寺改革,再续辉煌。”

    “好了好了,我知你的意思。”

    永德摇摇头:“既然如此,现如今方丈已经出国,你我又与那两位搭上线,那便趁热打铁,免得出了差错。”

    “联系北斗系那边的人,直接在马来就将他结果了。”

    “也好。”

    永武点点头,便要拨通号码,与某人进行联系。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山门外响起,响彻山林,惊起不知多少鸟兽,足见浑厚功力。

    而随着此音,还有唢呐响,似乎给何人送终。

    “隐仙古含沙,听闻少林易筋、洗髓二经冠绝天下,心向往之。”

    “今日来此,借经一观!”

    永武、永德二人面色一变、

    “他怎么来了?”

    ……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前。

    嵩山脚下,一队行人引得众人纷纷瞩目。

    六个年轻人,穿一身素白道衣,腰间一口符剑,左三右三,用肩膀扛着一口乌漆嘛黑的棺材。

    这棺材极大,装七八个人毫无问题。

    若非衣着不对,路人怕是以为国外黑人抬棺队伍进军华夏市场不成?

    “古师叔,这就是你的破局之道?”

    抬棺队前,守仁手里提着一杆唢呐,两脸发红,细声细语的,似乎是有些害臊。

    “我总觉得你是在报复。”

    一身宝蓝道衣的古含沙负手而立,站在最前,抬首望山。

    “不愧是五岳名山,三教共存之地,自有一番风水韵味。”

    “守仁师侄,你说错了。”古含沙也不回头,说道,“你等是破局的棋子,但只有入局才有用处。”

    “至于这番打扮?”

    他叹一口气:“守仁师侄,你是知道的,三日之前我与你师父的对话。”

    “那两位要杀我,你当我真就能逆天而行,斩双金刚而破玄关不成?那是小说家之言,所谓主角之事,难做数。”

    “所以我会死。”

    “这一口棺材,便是那时候装我所用的。”

    古师叔会死?

    守仁不敢相信,在他的认知里,金刚不坏太过遥远,有些虚,而古师叔太近,那战无不胜的形象太真。

    他难以想象,自己这位古师叔居然说自己会死?

    金刚不坏的人物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唉。”

    一声叹息,从人群中走出一位道长,这道长有六七十岁的模样,个子很高,仙风道骨。

    他看着古含沙,有些惋惜:“果然,虚言兄说的不错,你还是来了。”

    虚言,便是守仁的师祖,古含沙的师傅。

    “山不向我来,我向山而去。”

    古含沙语气平淡,说着好似八九十岁,无遗憾之人的话语。

    “我来,再差不过是一死,若是山来,那便是大乱。”

    道人点点头:“不错,金刚不坏终究还是人,想要布下十死无生的绝杀之局,那不可能,你这破局之法,乃是死中求活之道,是唯一生机。”

    “只是……”

    “只是他二人也知。”

    古含沙将道人未尽的话说完:“我掌握根本格局,诠释风水至理,他二人则身为中宫,格局以自身而成,其智慧,必然能够补全不动之局中的最后碎片。”

    “化九死一生,为十死无生。”

    “不过,我却不惧!”

    天机!

    天机!

    天地之灵机!

    九死一生还不够!唯有十死无生之局,才能盗取真正的天地灵机!

    打破玄关,立地金刚!

    “那好。”

    道人赞许道,不知是赞许古含沙的道心,还是他的决心。

    “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不顾四方游惊呼,道人足踏禹步,如祭如祈,化丈许为方寸,便到了古含沙面前。

    他抬起手,结一个山印,便砸了下来。

    这一印,好似身后嵩山山魂都被吞纳进去,包容万千,镇压万千,以无匹山岳之力,砸死一切敌者。

    “动手了!”

    “道士打人了!”

    “保安!保安在哪?”

    ……

    游惊慌,千言万语,碎碎嘈杂。

    古含沙心神沉静,不受外界影响,看着面前道人打出的道门手印,双手如花挥舞,化作莲花绽放。

    花开见我之招,此为杀敌招,更是御守之术。

    莲花盛开人世间,火不烧,劫难不加身,更何况是他人的武道极招?

    莲花法印招架住道人的手印,翻手便是擒拿技法,哪吒扥龙筋,此等衔接变化,已然是烂熟于心。

    道人见古含沙印解如莲花散,手指欲扣,也是变换手印。

    一收,一放。

    刹那间手印变换,将嵩山还于天下,又将一处山岳魂魄纳入气场之中。

    此印险、绝、狠,好似天刀天剑,便要刺穿天下。

    处处皆是锋芒,古含沙显然不能以哪吒扥龙筋来对付,那他这五指都要断在这里了。

    足下一踏,后撤三步,一步一祭,手如刀斧,手指抓拿撕扯,要将道人的一只手都给扯下来。

    劲力变化,手指每一次变化,劲力便会震颤道人的手印,将筋骨震酥软,去掉锋芒,聚拢不了力气。

    “劈脑袋!”

    大喝一声,以音带气,古含沙另一条手臂挥舞而起,好似神斧从天降,要将道人从头劈成两半。

    这是斧法化作的拳法,乃是古唐程咬金的三板斧绝技。

    这门三板斧拳法施展开来,必要喝声,以音带气,生大力,乃是少有的声打之技。

    道人心知这门拳法刚猛,虽然只有三式,但简单古朴,大气磅礴,是军中战场争杀的武功,难挡杀威。

    他脚下步法一变,由禹步化飞燕,如燕子南飞,草上而行,便向后疾行数丈,躲过了古含沙的杀招。

    “哈哈哈哈哈!好!很好!”道人大笑三声,“你不拘泥,那便好。”

    “接下来,便是我中岳庙绝学,五岳真形,你能悟多少,便是多少。”

    话音方落,人已消失。

    那道人以极快之身法,出现在了古含沙面前,手如乱花飞舞,结印纷飞,如拳如掌更似指。

    衡山秀!

    恒山幽!

    嵩山峻!

    华山险!

    泰山雄!

    五岳山峰,五岳真形,化作五方手印拳掌,以五种山岳之精神驾驭功夫,施展开来。

    由衡山起,秀丽万千。

    至泰山止,雄壮巍峨。

    这道人精神气场之中,五岳耸立,手中拳掌循环往复,穷尽五岳之理,似乎诠释着这门功夫的至理。

    但对于接下此击的古含沙来讲,便不是那般简单了。

    莲花绽放,手印翻飞,古含沙双手挡下一次又一次的攻势,每一式的劲力都不尽相同,每一式的方向都奇诡无比。

    手指颤抖,全身肌肉打颤,在这中岳庙最高绝学五岳真形之下,古含沙只觉得似那海中一方扁舟,四面皆是狂风暴雨,滔天巨浪。

    难!难!难!

    此武难破,那道人显然在此武功上浸淫几十年,早已修至无漏无缺之境,招中无有破绽。

    若非此人并无杀心,古含沙也要受些小伤。

    不错,是受些小伤。

    功夫是好功夫,但人已经老了,本就没有修至巅峰便衰老,且非武斗天下的绝强武者,功夫再俊又能如何?

    喘息声。

    古含沙已经听到了道人的喘息声了。

    这五岳真形全力施展开来,颇费体力,道人已经禁受不住了。

    抓紧时机,感悟精神。

    他人之道可作参考,这位道人精神纯粹,五岳之道更为浑厚,好似承载五岳千百载的山岳精魄,有自然与历史的沉淀。

    道?

    何为道?

    五岳奇观,天地之造化,鬼斧之神工,叫人望了,便是心胸开阔,只觉得天地造物之瑰丽。

    不过,古含沙却不曾见这些。

    他看着道人施展五岳真形,背后嵩山巍峨,有远古老者风餐露宿,观天地日月,四季变化,有黄帝向起问学。

    有远古先民,担山赶日。

    有上古圣王,告妻治水。

    这等上古先贤,挽救天下苍生于水火当中。

    由嵩山观五岳,东岳耸起,苍生祈佑,帝王登山而祭祀,封禅于此山之上,以示正统,安定天下。

    古含沙心中想笑,想哭。

    为先贤圣举而肆意欢笑,为苍生苦难而哭泣落泪。

    砰!

    一式莲花印,将道人的泰山雄手印撞开,古含沙双目神光,虚室生白一般,精神前所未有的凝聚。

    花开见我,我见苍生。

    手印转变,化作一方拳印,便向道人砸了过去。

    这方拳印古朴,方方正正,好似上古帝王签署圣旨的大印、玉玺,更是决定苍生的皇权道理。

    华夏自古什么最重?

    皇权最重!

    西游记里有一个情节是孙行者担三山,便是此理。

    须弥峨眉身上压,须弥山是佛经中的灵山,峨眉是佛道共存的名山,孙行者肩头担二山,等若肩抗佛道,依旧健步如飞。

    可当第三座山,也就是泰山落下,当即将孙行者给压的三尸神出,动弹不得。

    为何?

    泰山是帝王封禅的地方,象征的是帝王皇权。

    佛不惧,道不怕,唯有皇权压脊梁,便说明了皇权的分量。

    一拳打出,五岳尽碎。

    道人倒退七八步,右手无力垂下,看着古含沙,点点头:“好,真的好啊!”

    “这是什么武功?”

    古含沙走上前去,抚摸道人如同烂泥的右手臂,回道:“五岳禅。”

    “五岳禅?不是泰山禅吗?”道人呢喃一句,推开古含沙,摇摇头,“我这条手臂算不得什么,你且去吧。”

    “未尽之意,我希望能在该杀之人身上施展出来。”

    古含沙颔首,表示知道了。

    道人将道袍一扯,几根布条将自己的右臂包裹吊起,晃晃悠悠的便入了慌乱人群之中,向那山上走去。

    便如他来时那般。

    “师叔,咱还走不走?”

    守仁看完一场武斗,心有所悟,问道。

    “走。”

    古含沙踏步前行,如履平地,便向嵩山少室山,千古名刹而去,身后有人抬棺,有人吹唢呐哀曲送行。

    行至名刹之前,人来人往,游香不断,对着古含沙与身后的棺材拍照。

    古含沙却不在乎,身后守仁手持唢呐,大奏曲子,哀乐惊鸿,他本人更是酝酿气息,猛地大喝出声。

    “隐仙古含沙,听闻少林易筋、洗髓二经冠绝天下,心向往之。”

    “今日来此,借经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