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7章 月夜之下,红尘百态
    三人品味月华丹水,论道讲经,便是两天一夜的功夫。

    一口丹水,几句经卷语,古含沙只觉得浑身清灵,大脑的一个个细胞都活跃起来,将自己一身所学都融汇贯通起来。

    “古含沙,你很不错。”

    李寒沙对于这位同道有了认可:“我辈虽未入不坏之境,在修行上走到极点,却不代表不能探前路。”

    “古往今来,从外丹道到金丹道,从佛道理论,到武道根基,那些著书立传的古人,可都不如你我呢!”

    “咳咳。”

    张元辰咳嗽两声,脸色微红,李寒沙这话可是将他道门几位老祖宗贬下去了,问题是,他说的倒是无错。

    武道这东西,最高层的金刚不坏古今少有,无一例外,都站在道脉顶端,放在以前,一个时代也只有一个,断然没有敌手。

    可现代,当今存世的金刚不坏便有三位,同处一世,分庭抗争,还有不知多少只差一线的绝巅高手。

    古代?

    最基础的肉食、蔬菜,古代都难以保证,只有有钱有势的人才成,这就等于放弃了不计其数的可能成才之人。

    真练上身了,那寻常肉食也不成,需要药膳滋养,否则营养跟不上,容易练出内伤。

    可以说,古代九成九的武道天才,都因为时代的限制,营养跟不上,从而泯与众人,成就不了至高境界。

    而现代,九成人都能吃饱饭,不说七成人能够顿顿有肉,顶多是量多量少的问题,全民体魄成长起来了。

    更有像是他这元辰集团为生命潜能挖掘的大科研团队,结合现代医学等等,古今一体,各种高能营养药物,能杀六贼,补充能量,远远不是古代可比的。

    李寒沙继续道:“老子在《道德经》中有言,吾不知其名,强字曰道。”

    “你看看,这位古圣贤是何等气魄?古人不知,尚且能以一个‘道’字来去命名,去摸索远超自己境界的境界,我们便不能有吗?”

    “你以科技入手,风水格局汇聚鬼神能量来转炼大丹,在物质之上续前路。”

    “这很好!很厉害!”

    有时候,前路断了,不是因为没有路,而是现实不支持这条路的存在。

    秦洁为什么会建立起一个生命科技集团,研究生命科技?

    那背后是有忍祭天这位金刚不坏作为撑天神柱,研究更为厉害的丹丸,从而推进肉身的前进,摸索进步的可能。

    修成他们这个境界的,都想着修成金刚不坏,是踏道者,踏着道前行的人。

    成就金刚不坏的,都想着再进一步,探索前路,是开道者,为众生开前路道途的人。

    而古含沙,他的科技研究便是为探索前路提供了物质基础,其实与金刚不坏无二,都是探索前路的开道者。

    他李寒沙只是个武人,是个求道者,还不曾做出开道之举,所以对于古含沙很是佩服。

    “这点功果,算不得什么。”

    古含沙摇摇头,道:“不能量产的实验室产物,终究只是一人之利,不是我要的。”

    “不管如何,古含沙你能将这帝流月华大丹炼制出来,便已经足以自傲了。”

    张元辰对于此丹赞不绝口,大肆赞美:“古有长生不老药,多是妄言之语,可你这大丹,与丹书道藏中的仙丹无二!”

    “世间无有所谓的天地灵气,这你我皆知,可你这仙丹大药,与侵日月之玄机,夺天地之精华有何区别?”

    世间无有灵气,这是各门各派皆知的道理,所谓的呼吸吐纳之道,都是自身的元气。

    可古含沙探索出了所谓鬼神,能炼就大丹,让人吸收,助人修行,这不就与小说家之言的灵气大差不差吗?

    “相见言道,便止于此吧。”

    李寒沙缓缓吐出一口气,目视窗外月华,似乎要导光入体,凝练精神。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夜深了。

    张元辰点点头,虽然大丹惊人,但他也知道,言道至此,其实便已经足以,便道:“我这小小的健身中心,便不留二位了。”

    “李寒沙,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中秋月夜,你与终南剑仙双双破境。此等境界的人太少了,而同行者便更少了,死一个,便少一个,是大损失。”

    “武斗破境,一打起来,胜负难料,我也不知。”

    李寒沙摇摇头,站起身来,一步踏出,好似缩地成寸一般,两手抓拿着昏昏欲沉的鱼北瑶与王尘,离开了。

    见他离开,古含沙此行的目的也达到了,便不久留,留下一句话,就出了门,步踏街道而行,回自己的别院去了。

    “张元辰,中秋月夜,我欲去一观,到时候来接我。”

    “唉。”

    张元辰摇了摇头:“一个个的,都是这么个性子。”

    ……

    月上枝头,古含沙行走在高楼大厦之间,四面灯红酒绿,心却不受影响。

    他步下好似闲庭信步,实际上比寻常人飞奔还要快,心灵辐射出去,降低自我的存在感,避免行人察觉,明日网上多一个都市奇人的传闻。

    古含沙许久未曾如此行走过了。

    平日里,奔波在公司、学校、别院之间,除了科研、学习与修行外,没什么娱乐。为了节省时间,大多是坐车子,看着行人影绰,众生百相。

    这两日一夜,言道交谈,古含沙很是尽兴,精神振奋,兴致所起,便踏足行走一趟,看一看百态人生。

    “这世间人,总是如此匆忙。”

    行人匆匆,少有驻足,大多西装革履,提公文包,这一片地域是办公楼区域,大多都是如此打扮,为了一日三餐去奔波,赚取钱财。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少有的几个,不过是在路边摊站下,买一份煎饼果子,填肚饥。

    科技的发展之下,社会已经难以回到田园牧歌那般的慢生活当中,而是在变革里激流勇进,飞速发展,容不得半点停留。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糖葫芦——”

    一声吆喝,古含沙驻足。

    那是个穿着破衣的老翁,头发花白,扶着个飞鸽牌自行车,后座位置戳着个大杆子,上面插着一支支糖葫芦。

    手削的木签子,鲜红的山楂,裹着淡黄的糖衣,叫人看了,便觉得胃口大开。

    “老爷子,多少钱一串?”

    “四块钱一串。”老翁看着面前俊俏的小道士,有些惊讶,但没忘了自己的本职,“你要几串?”

    “来一串。”

    古含沙将手机拿出,没有在两天前的打斗中被打碎,而且还是触屏手机,不是他当日在别院中的那个摁键诺基亚。

    “老爷子这能扫码吧?”

    “能!”老翁笑眯眯的,“你别看我这个年岁,新东西也是会些的啦。”

    “这两年,国家推行的电子货币咱也知道,开始也不怎么接受,不过陆陆续续的,有些地方都不收纸币了,只要扫码。没法子,不进步就要被社会淘汰了。”

    古含沙扫了码,付完款,拿着糖葫芦细细的吃着,与老翁唠唠家常。

    “老爷子的手艺不错。我吃的出来,是手工改刀,熬的糖浆挂上,很有古味。”

    “古啥子味道。”

    老翁摆摆手,他对于这个小道士印象很不错,很有好感,不自觉就说了不少话。

    “做个糖葫芦,就那么点手艺,熬糖浆,串楂,没什么技术。”

    “大晚上的,老爷子不在家陪陪老伴?”

    “老婆子前些年下地,脑袋撞了,去医院瞧伤,说是叫啥子老年痴呆,没法子医好,又栓了,在医院躺着呢。”

    老翁笑了笑,那是一种很温柔、开朗的消融。

    “不过你别说,这时代真的是变了啊,就像纸币到啥电子,国家越来越好,科技越来越发达。”

    “你说,要是搁在以前,我跟老婆子早就半截入了土,啥也做不了。”

    “哪像现在,有医保,治病也花不了多少大钱。还有那个什么符……”

    “天符。”

    “是!”老翁有些激动,“就是天符,这天符集团是真好人啊!那什么丹,我现在时不时给老婆子买点,补补身子,你别说,真不是以前广告里的玩意能比的。”

    “原本啊,老婆子她是半口气吊着,我寻思呢,估计要去跟我们那个可怜娃团聚了。现在,精神了!”

    “虽然还是下不了床,但她精神啊!”

    “人呐,只要精神,那就有可能,我们的日子也有盼头。”老翁笑着,“虽然时不时忘了我,但活着嘛,就当重新谈一场恋爱了,用年轻人的话,叫黄昏恋。”

    “我现在啊,寻思卖点糖葫芦,赚点钱攒攒。”

    “听说天符集团有新的研究,你说,那什么丹已经那么厉害了,这新研究是不是能彻底治好老婆子呢?”

    “不管咋样,攒点钱,到时候总是能用到的。”

    最后一颗山楂吞进口中,细细咀嚼,糖衣嘎嘎作响,甜丝丝的。

    古含沙对着这位笑着的老翁点点头。

    “能的。”

    他将签子手一搓,化作木屑,然后一握,就聚拢成了个合成木模样的圆珠子,一点都不大。

    随手一弹,这枚木珠子便飞了出去,精准命中垃圾桶,落进它该去的地方。

    “那老爷子,我便走了。”

    看着古含沙走远,隐没于人群之中,老翁笑呵呵的。

    “年轻啊,真好。”

    “糖葫芦——”

    推着自行车,老翁继续贩卖着自己的糖葫芦,他没有发现,平日觉得有些许费力的自行车现在很轻松的推动,吆喝声愈发的响亮,中气十足。

    古含沙没有什么做了好事的心思,他依旧在行走,在人群中行走。

    “大哥,在宽容几天,我赚了肯定还!”

    阴暗的小巷子里,几个一看便是社会闲散人员的壮汉围着一家三口。

    说话的,是一家之主的父亲。

    “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

    啐了一口,为首的壮汉看着那人的老婆,淫笑道:“你去赌钱,还想着翻身赚钱?真是笑话!”

    “一共三百万!你家一没房,二没车,抵押都抵不了,还是考虑考虑实在的吧。”

    “带走!”

    一声令下,身后两个小弟站了出来,便将那少妇与十一二岁的少女给抓住了。

    “给你两条路,要么,你老婆借我玩两天,还有你女儿,那是真水灵,这个年纪,大把大把爱玩的,能给我赚不少钱。赚回本来,我再还你。”

    “要么,留条胳膊留个肾。”

    “两条路,你自己选。”

    那少妇与少女要开口,但还未张口,便被用胶带封了。

    “我、我……”男人支支吾吾,“我选第……”

    噗通!

    噗通!

    倒地声响起,那壮汉的小弟倒在了地上,古含沙手抓着为首那人的脖颈,开口道:“我很好奇,谁给你的胆子,做这些腌臜事。”

    “呃——”

    壮汉满脸通红,空气无法进入肺中,他感觉眼前越来越黑,双手扒着古含沙的手,却怎么也扒不开。最后,缺氧窒息昏倒了。

    古含沙从一开始就没指望他回答。

    “谢谢道长!多谢道长!”

    得救了的少妇与少女看着古含沙,大声感谢着。

    “你,回答我的问题。”古含沙看着那跪倒在地的男子,不见悲喜,“为什么?”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男子却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

    “我也没办法啊!都怪天符集团!都怪那个董事长!”

    他恶狠狠道:“这个混蛋,保健品行业是这么做的?他搞坏市场,他破坏潜规则!”

    “我没办法,资金链出了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就彻底倒闭了!”

    “破坏什么市场?什么规则?”

    “那什么天符养身丹,你拿高端产品冲入低端市场,将原本的市场稳定性彻底破坏,谁还看得上我们那些削减了功效的残次品?”

    “割韭菜哪有他这么割的!”

    残次品,割韭菜……

    古含沙看着这男子,良久,叹了口气:“我之英雄,彼之敌寇。”

    “只是……”

    成为割韭菜团体中的英雄,对他来讲,有意义吗?

    没有意义,这种英雄没什么意义。

    “你方才想选择哪条路?”古含沙问道。

    男人想要说谎,但是在古含沙的注视下,下意识的说出了真话。

    “当然是第一条路了!”

    古含沙转过身,从少妇与少女身边走过,越行越远,至于这个家庭还能否完整,与他已经没有关系。

    夜很深,天明还早,古含沙还在行走着,行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