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6章 帝流月华大丹
    忍先生死了。

    可以说死得极为痛苦。

    被古含沙在肉体与精神上双重的打垮,否定了武道,最后是一口气咽不下,气死的。

    “你很强,我此时还不能及。”

    李寒沙见了这一场生死斗,对于古含沙所学之多,所学之深,有了了解。

    他现在,还不是对手。

    不过,若是论起心境的境界来,他的确是不如自己的。

    他已经看出了,古含沙虽然武功高深,精神近乎无量,但也只是武功精神,还未曾找到自己的道出来。

    古含沙还在迷茫,不知道自己的道究竟是个什么道。

    某种意义上讲,此人离冲破生死玄关最近,他只是无道罢了,只要领悟了自己的道,刹那间便能元精入脑,成就金刚不坏。

    不像是自己与那李逸飞,找到了自我的道,只是道还不纯,没有势在其中,道与精神与肉体还未彻底的合一。

    “承让。”

    古含沙身上肌肤一抖,是沾衣十八跌的发力手段,将浑身鲜血与灰尘都给都给抖干净了。

    张年见胜负已分,叫来几个自家徒弟,打扫现场,顺便拿一套崭新道袍出来,叫古含沙换上。

    张元辰呵呵一笑,心中也是暗惊,古含沙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远远超出他以前的印象。

    还说李寒沙是武道神人?

    就跟你自己不是似的!

    “秦小姐,我们之间不会有合作关系的。”

    张元辰看向那方才还要与自己等商谈合作的秦洁,饮一口茶:“把忍先生带回去吧,到底是条生命,要落叶归根嘛。”

    带回去?

    带回去一具尸体?

    秦洁看着这位老人,觉得此人无比可恶。

    忍先生的父亲是谁,方才古含沙已经说出来了,如今还要她将忍先生的尸体运回去,那不就是直面金刚不坏人物的怒火吗?

    她与那人的缘分便是忍先生,如今忍先生已死,那缘分就断了。

    说是形同陌路,绝不为过。

    “张年,送!”

    张元辰一声令下,众弟子手提着那些黑西服人,以及一个尸袋,便从隐门处走出去,好似扔垃圾一样扔在了大门口的地方,堆积进来时他们的车子里。

    秦洁看送之意已经如此明显,也只好是走了。

    来时意气风发,笑容满面。

    走时单人心忡,死个未婚夫。

    不得不说,人生便是如此的戏剧性,不知道何时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好!好厉害!”

    鱼北瑶见识了一场妙到极巅的生死武斗,只觉得心神为之所夺,对于这个隐藏在平凡之下的武者世界,产生了一丝丝向往。

    只不过……

    ‘他比李寒沙还要厉害?’

    李寒沙现在是她的保镖,鱼北瑶也见识过他的力量,那在狙杀之中都安然自若的气质、力量,简直非人!

    这古含沙比之还要厉害,那又是怎样的风采?

    鱼北瑶还不是武者,看不出古含沙与忍先生战斗的高深之处,不如李寒沙躲狙击那般震撼瞩目。

    场地干净,古含沙趺坐蒲团之上,还是那方小桌,那个茶壶,那些茶盏。

    他拍拍手,一旁的人将个小瓷瓶拿了出来。这是之前古含沙穿的那套道袍里的东西,其中是一枚小小的丹药。

    说小,其实也不小,其形如橄榄,似乎缀有千百道金丝,模样很是华丽。

    古含沙将这丹丸放入茶壶当中,注入沸水,抬起壶把,旋着圈晃上三晃,一股清香气徐徐飘出,叫人闻了,便有种能多活几年的感觉。

    如同玉珠落银盘,古含沙倒出三盏来,这丹水色泽清亮,泛着银光,似水银,却绝非水银。

    “李寒沙,你觉得我这丹如何?”

    李寒沙眉头微动,坐下来,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感受一股玄妙的能量在体内运转,滋润血肉,乃至于大脑,似乎要增长智慧脑力。

    看着这盏茶,张元辰大惊。

    之前是对于武道修为的震惊,此时是对于古含沙丹道的震惊。

    “怎么可能!你居然真炼出来了?”

    张年不解其意,自家大哥也是丹道大家,龙虎丹法纯熟,大内那些大佬平日护理常备的救命丹丸,都是大哥调制搓揉成的,怎么会被这丹给震惊到?

    “产量如何?”张元辰急声问,“这等重宝,保密做得如何?”

    李寒沙叹口气:“想那秦洁,自以为研究成果高端,还想与你合作。殊不知,天符科技的研究已经领先当今之世五十年!”

    五十年的领先进度!

    要知道,在现在这个科技时代,五十年的科技能更新换代多少次?

    除了真正的高精尖,近乎技术结合的结晶科技能够这么说,哪个行业都难以打这个包票,谁都吃不准会不会有一个技术爆发来实现超车。

    “李寒沙,你们在说些什么?”

    鱼北瑶问道,她毕竟是鱼氏集团的千金,而鱼氏集团与天符科技是有合作关系的,自然要了解一二。

    再者说了,她也挺好奇的。

    “其形如无数橄榄,万道金丝,纍纍贯串,垂下人间,草木受其精气,即能成妖。”

    李寒沙缓缓开口,对于古含沙拿出的丹丸极为看重:“这是帝流浆,你居然把它研究出来了?”

    帝流浆,古为一种金石药,不吸铁的磁石,名绿秋。

    但李寒沙所言的不是这金石药,他说的是清古书《续新齐谐》里的帝流浆,道门丹道讲究吸收日精月华,其中的月华之精髓,也名帝流浆。

    《子不语》中也讲道,庚申夜,也就是每六十年一度的七月十五的月光之中才有这帝流浆,就是这般模样,如橄榄,缀金丝,垂进人间,草木受了便立刻能成妖。

    若是一夜吞吐,堪比吸收日精月华千百年!

    这是神话传说之中的天地大药,丹道修行的一大助力,如今,李寒沙居然见到了实物。

    “不错!这是帝流浆,当今各门各派的根本丹药与这相比,差得很呢,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正是因为丹道精深,所以张元辰才知道这是重宝,能影响国运的重宝。

    “还差得远呢。”古含沙摇了摇头,“这是帝流月华大丹,我天符集团的实验室最新科技成果。”

    “大家都是一道通,百道明的人物,应当清楚中外武学,乃至上古与现代武学的区别。”

    “你是说,祭祀?难怪。”李寒沙似有所悟,“我明白了,你已经解开了风水格局与大祭的关联,将冥冥中的鬼神之力摄取而来,凝炼成丹。”

    现代他们修行的武功,都是从唐宋开始发展起来的,名义上的春秋古武,也在那时候有了改革,根子是道门的内丹学说。

    而西方,以及上古之时,则是一个祭为核心。

    上古祭天祭神,西方祈祷神明,根本上概括,便是祭祀之道,通过所谓的祭祀鬼神,从而以鬼神之力改命换体,成为战无不胜的绝世凶人。

    只不过,祭祀之道如彩票,内丹武道如工作。

    几十年如一日的虔诚祈祷,祭祀上苍,也不一定能沟通鬼神,得到鬼神大力,就像是买彩票,几十年都买也不一定能中奖,只是个盼头。

    内丹武道能见到进步,就像是工作,一日工作,便有一日的钱,不只是盼头,是一个切实能达到的目标。

    久而久之,祭祀之道便没落了。

    李寒沙学究天人,他结合之前古含沙的八步祭之步法,知道此人深谙祭祀之道,思绪一转,便猜出了这帝流月华大丹的来源。

    “如李寒沙之言。”古含沙点点头,“我与师叔一同与国家联系,从各地保护性挖掘的道门奇人古墓中将几千年来的奇门遁甲、风水格局都挖掘出来,整理成集合。这瑰宝,只有两份,科研院一份,我天符集团一份。”

    “在三年前,我集团的计算机实验室攻克了量子运算的难关,并在去年搭建了世界第一台量子化超算机组,以90%算力进行解析,才算是将这所有的奇门遁甲、风水格局汇聚成了八幅根本格局。”

    “借助这八幅根本格局,实验室方面已经能捉神拿鬼,凝炼成丹了。”

    所谓的鬼神不是真的神明厉鬼,而是宇宙甚至天地间的种种能量与射线,在机缘巧合之下被人感知,从而改造了人体血肉。

    改易天地气场,便可以将之收敛到一个中心,从而改善人体,这是风水的奥妙。

    古含沙寥寥数语,天符科技集团这个平日以保健品为核心的庞大集团核心科研能力,显露出了冰山一角。

    鱼北瑶虽不是习武之人,却也知道这些科技的含金量有多高。

    领先五十年?

    说的也太保守了吧!

    “自古有云,六扇门中好修行。”李寒沙不见波澜,“你很不错,是个厉害人物,出世之上我不如你。”

    “我现在不过是渡己,而你走在我前面,是渡人众生。”

    “这便是你的道吗?”

    “我不知。”古含沙摇了摇头,“对于这个世界,我是怎么个地位?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人生在世,既然在人类之中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总是要做些什么。”

    “可惜,这帝流月华大丹还是个实验室产物,一日仅能出产这么一枚,造价极高,要以亿计算。”

    “便是所谓的富翁,也做不到日食一枚,修身养性,那更不要说是普及社会了。”

    “怎么可能!”

    张元辰失声喊道:“这等重宝,怎么可能普及社会?古含沙,我可是品出其中的药性了,能够激发血肉潜力,催生大脑发育,简直就是过去神化夸张的大力丸、聪明药。”

    “就算成本下来了,国家也不会叫你普及的。”

    无他,一切维稳,普及化的帝流月华大丹便是取乱之物。

    “天符集团是我的公司。”古含沙语气缓缓,好似泰山一般不可动摇,“我定下的路子,谁也改不了。”

    这一刻,古含沙精神凝聚,不怒自威。

    李寒沙见此,微微颔首:“望你记着此时的心境,若是明悟自己,那道便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