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4章 忍先生,斩仙刀
    “好手段,论起境界来,我还要差你一分,没有平凡中见功夫的心境。”

    古含沙自愧不如。

    这也难怪,心境这东西,高出一线,有时候便是高出没边了,他还没彻底的明悟自己之道,与李寒沙这等有己道,且归于平凡的大高手比,自然是差。

    当然,要是打起来,古含沙现在却是能镇压此人。

    境界是境界,武斗是武斗,此人平日吃食应当还是寻常的古辟谷丸,顶多加些现代的精粹提取技术,虽说是硬气功大成的人物,但躯壳还是差些意思。

    简单讲,李寒沙如今的战力是不匹配他境界的,还需要些时日来打熬才成。

    “古含沙,真是有意思。”

    李寒沙吐口气,看着面前貌似少年的强者:“你现在还是比我要强的,我听过你的名头,你与张元辰不同,他是纯粹的养丹,你却是精通打法,百招开外,我便会输给你。”

    “百招之内,我却是有可能输给你。”

    古含沙如此回道。

    百招之内,劲力勃发,李寒沙拳掌皆是磅礴大力,是巅峰,与古含沙无甚大差距,看的便是谁的功夫高,是未定之局。

    百招开外,李寒沙体力衰减,而古含沙依旧是全心全力,能搏虎象,是已定之局。

    “我知你的来意。”李寒沙饮一口茶,“你要与我比试一场,看我够不够资格,你与我,与李毅飞是一样的人,都想要突破金刚不坏的境界,选择了武斗破境的道路。”

    “只不过,我已经与李毅飞有约定,今日却不能与你比试了。”

    “讲起来也是断你一条道途。”

    断道便是阻道,阻道之仇如杀人父母,算起来李寒沙也算是截了胡,要不然与李毅飞中秋一战的便是古含沙,去求金刚不坏,二人间有阻道仇。

    “一道断,还有诸道。”

    古含沙毫不在意,道:“我见过李毅飞的风姿,如今也见了你的武道精神。我敢断定,你二人必有一个以此战,步入金刚不坏之境界,到时候我在与那人比试。”

    “死中求活,盗取天机!”

    盗天机!

    有拳术大家在水缸边沿连步法,悬崖一角修拳术,这便是盗天机之法。

    以绝险的环境外界,刺激自身,摄取冥冥之中的天机修行,要么生,要么死,从而突飞猛进。

    就好像古含沙所居的别院,每一处都有绝佳的狙击点,甚至是埋藏暗杀之地。

    他这些年不知道经历多少暗杀,被狙击多少次,一次次的危机之中磨炼灵觉武功,才是如今这一身修为的根本。

    而与金刚不坏的人物一斗,于生死一线感悟境界奥妙,破入此境,也是一条道路。

    古含沙求道,求得是一个名为“道”的结果,在得到这个结果之前,道路有千百条,他绝不会在一条道路上困死。

    那没有意义。

    “含沙,你的修为居然进步到这种层次?”

    远远的,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这元辰健身中心的门口处似乎来了人。

    张年听此音,脸色一变,便转身出去要吩咐手下,却不成想那说话的人与同伴已经走了进来。

    说话的是个女子,声音如一条直线,笔直而来,聚而不散,颇有千里传音的味道。

    这是密宗真言的发音技法。

    “你是秦小姐?”

    古含沙目光一凝,他认识这个人。

    “古先生也在此,那便好了。”秦小姐秦洁看到古含沙,也是一愣,不过瞬间便笑语嫣然,“我来,是与几位谈一个大生意的。”

    “我与你们没什么可谈的生意。”

    张元辰冷哼一声,对于这些不请自来,不递拜帖的人没什么好感。

    当然,与他们身后的那尊大人物也有所联系。

    李寒沙语气虽然平和,但也是拒人千里之外:“我不做生意,与我无关。”

    未曾表态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古含沙了。

    这里站着的人,鱼北瑶是鱼氏集团的千金,但她不参与集团的生意,此时谈不上话。

    张元辰明拒,李寒沙也是拒绝,只有古含沙,这位天府科技集团的董事有资格,却未曾做出最后的表态了。

    “古先生,先别急着拒绝。”

    秦洁一笑,对于这个场面没有什么介意,道:“张先生,含沙,你二人也别这么早下定言。”

    “我做的是生命科学研究,这东西虽然消耗大,但只要出了结果,那必然是大笔大笔的捞回来。我想,古先生与张先生应该是明白的。”

    古含沙微微颔首,他做的保健品便是个生命科学的结果,的确,研究起来极为亏损,但一旦成功,如今抢占全国市场,那真就是大把大把的捞,以前的消耗早就回本了。

    张元辰端起茶壶,拿出几个茶盏,边倒茶水,边道:“说的比唱的好听,你当我等是做的什么生意?我们会不知道你们的套路?”

    “我们凭借事实与数据说话。”秦洁毫不生气,“忍先生,就由你来介绍一下吧。”

    “好。”

    这个时候,秦洁背后一位毫不起眼的人站了出来。

    这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似乎是助理,刚刚没什么气势,倒是叫别人忽略了。

    不过如今这一站出来,双目烁烁,如同南斗北斗星君,能断人生死,可见是个高手。

    之前不过是返璞归真,不见神异,如今从凡俗中走出,要生灵感,便瞬间神形大变,有了神,是武功的神。

    像是古含沙他们这等人物,见人已经不是看皮囊,更多的是看神,武功精神,将武功练进身子骨里从而养出的精神。

    “目前,世界排名前十的公司总裁都对我们公司有投资,起步为亿,还有七十八位富豪加入投资队伍进行生命科学的研究,并将成功运用在他们本人身上。”

    “其中一共有三十六位癌症晚期经过我们的调理从而痊愈,全体投资人在我们的综合调理下,无病无灾,细胞活跃性达到了五十岁水准,更有二十三位突破百年大限,预计寿命达到110岁,甚至更长时间。”

    “而且,这是以我们现在的技术来判定的,只要有人不断注资,支持研究,十年之后这些投资人的平均寿命指数达到120岁也不是问题。”

    “最典型的例子,那位世界知名的投资人,八十岁了,早已经被国际享誉医生判定失去很多人体机能,在经过我们的治疗之后,他在上个月让自己的十八岁情人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这个事情很轰动,我想你们都听过。”

    在一边当背景板的鱼北瑶捂着嘴,感到难以置信。

    这个消息她的确听说过,当初还跟她老爹聊过呢,没想到是这个女人的研究团队成果吗?

    现在的生命科学水准到底达到了什么级别?

    “哼!”

    张元辰冷哼一声,茶水倒好,一盏盏茶都是满满的,十分满。

    茶不过七,七分为满,是为待之道。

    若茶倒十分,这是要送啊!

    “张元辰先生,你也是拳术高手,丹道大家,会看不出我这数据的真假来?”

    忍先生的声音有些梦幻的魔力。众人听他讲话,不自觉便要相信,觉得此人说的是真话不假,断然不会骗自己,张年也是点点头,对于这人所描述的景象有些认可。

    当!

    忽然间,一道钟声响起。

    就像是深山中,一座寺庙里敲响的晨钟,沉闷悠远,似乎响彻在人的心里,荡尽邪祟,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醒转过来。

    “密宗真言,你的精神里却是没有佛性,全是蝇营苟且的算计,落了下乘。”

    古含沙一声轻喝,便喝醒了众人。

    方才,这位忍先生发音是密宗真言的手法,将精神与声音结合,便是现代之言的催眠手段,将这些武功不精,精神不足境界的人给迷惑了,从心里生出好感来。

    这是惑乱左道,不是正道。

    俗话说巧舌如簧,妖道邪僧惑乱朝堂,便是这个法子,满朝文不曾修身齐家,武不曾修成纯粹之精神,更不要谈深居庙堂之深的天子,只是言语,便被蒙骗,最后大乱天下,坏了世间。

    就比如话本小说的妲己惑乱大商,便是这个理。

    而古含沙那一声,却是暮鼓晨钟,当头棒喝之音功,惊醒人心,将人从迷惑中惊醒过来,甚至是催生智慧的手段。

    “你姓忍,那你便是忍祭天的儿子。夜里忽来狙杀,还有两位忍者系的杀手,都是你派来的吧。”

    古含沙话语肯定,目视忍先生,就好像是看个死人,叫人觉得不舒服。

    “你今日来,这很好,我不找你,你却来找我,那这条命便留在这里,成为我晋升金刚不坏境界的资粮砥石吧。”

    噔!

    由极静到极动。

    只见古含沙好似僵尸挺身一般直挺挺,直接站了起来,两条盘膝的腿伸直,声音还未曾落下,人已经足下运劲,踏了出去。

    他这一踏步,是八步祭。

    夜里遇刺,他施展八步祭是为了躲闪那枚手雷,极尽步法之速。

    如今遇敌杀敌,古含沙的八步祭便落在了最后一个字,“祭”字上面。

    祭这个字最初的形,便是手拿滴血的鲜肉去祭拜,献上贡品。

    八步是躲闪的步法,更是祭祀的礼式,就像是古老的禹步一般,八步踏出,取敌人之性命,化作祭品,祭祀自身武道之精神。

    这是杀人作祭品的步法!

    不过眨眼间,旁人还未反应过来,古含沙已经出现在了忍先生面前,右手起,化作一口刀形,劈砍之下,刹那间一劈,一抓,一拖,一撕,将刀劲浸润进技法中。

    这一刻,古含沙就如同执掌杀伐的道人,手持着斩仙铡刀,要将违叛天条律例,不于天地的罪仙斩杀。

    这是武学与心灵精神气场的结合,不是高手,休想感觉到。

    高手过招,一息停顿足可以生死易手。

    张年眼看古含沙这起身飞纵,斩仙一刀,只觉得心神所涉,若他是那个忍先生,怕是已经被摘掉头颅了。

    可在场的不是他,而是忍先生。

    只见忍先生双目一瞪,浑身筋骨响动,刹那间便是一个变化,施展缩骨功,硬生生矮下了一个头的高度,致使古含沙的斩仙刀斩不中脖颈。

    接着便是运步前踏,一瞬间,好似脚踏南北二斗的星君。

    一切都消失了,在他的气场之下,唯有一片璀璨星空,深邃悠远,主宰生死。

    “呵!”

    忍先生张口一吐,便是一个脸盆大的白气球体,有轰隆隆雷音之响,直奔古含沙胸口。

    这是呵气成雷。

    腹部一口气,经由体热之蒸腾,脏腑之运炼,化作凝结一体的白气大球,再猛然喷吐而出,威力不俗。

    古人以此技法,可震毙猛虎,世俗人见了,因声势如天雷轰鸣,冠以“雷法”之称。

    这是道门丹道的手段!

    古含沙若是不回防此招,怕是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移了位置,受极重之内伤,功力十不存一。

    他与忍先生实力处于同一层次,若是受了重伤,那便等于把命都送到人手中。

    “小道尔!”

    古含沙长啸一声,便见那斩仙刀的架势收起,反手便是一扣,是极为歹毒的五鬼搬运手段,一指为一鬼,五指要死扣在忍先生头颅之上,搬运下来。

    他左手更是一竖,五根手指跳动,劲力变换,如之前那水里抓丹,此时是抓气成丹,将忍先生的雷法丹球抓在手中,反手便要掷回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忍先生心中一跳,身形晃动,如鬼影子般左右扑,不知到底扑向哪一边,让人捉摸不透。

    这其中有东瀛忍术的影子,虚幻缥缈,如同鬼魅魔神。

    五鬼搬运的恶手段遇到了鬼魅,那也是逞不了凶,扣不到这忍先生的头颅之上,自然也摘不了。

    突然间,古含沙警觉大放,原本要砸向忍先生的雷法丹球又是一转,猛然掷出。

    砰!

    一声枪响,随着忍先生而来的一行人,其中黑西服的保镖总算缓过神来,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来,便向着古含沙射击。

    不过古含沙早有了警觉,忍先生呵出的雷法丹球被他转手掷出,与子弹相撞,轰然破碎。

    雷鸣轰隆,罡风肆虐,这枚子弹直接被扭曲了形体,偏移了轨道,最后掉落在地上,寸功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