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木叶:我才是复制忍者 > 正文 084.兄友弟恭
    一张洁白的纸片从小南身上飘了出来,随之更多的纸片出现。

    获得“式纸之舞”

    纷飞的纸片凝结在一起,将零号包了起来,并飞在空中。

    只听小南十分冷淡的说道:“大蛇丸,这个人必须死。”

    被她抓住的人并无慌张,反而在心里想道:死得其所了……

    “小南,放开他。”说完,大蛇丸放出蛇群咬开了这些纸片,零号掉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角都讥讽道:“啧啧,大蛇丸,我头一次发现你这么善良……”

    “这个人不是我们的人,不可以跟着我们,大蛇丸,你是想背叛组织么?”小南的表情愈发不快。

    “他不会对我们造成干预的。”大蛇丸十分淡然。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小南的身上出现一道道裂痕,仿佛随时会化作一张张纸片。

    蝎说道:“呵呵,我早就看大蛇丸这家伙不爽了,要动手么,小南?”

    枇杷十藏:“虽然我也不太喜欢他,但现在内斗是不是不太好,事情还没办完,木叶的高手也不好对付啊……”

    小南也在心里进行着权衡。大蛇丸这家伙太难驯服了……

    最终,她恢复原样,冷冷道:“大蛇丸,管好你的人。”

    大蛇丸面色稍缓,微微点头,算是应下了。

    零号道:“大蛇丸君,这些都是你的朋友么,给我介绍下吧。”

    没人理他。

    零号:“咱们现在继续出发吗,还是先在这里住下?”

    南贺神社。

    宇智波带土和绝出现在某个隐蔽的地方,两人的注意力均停留在前方对峙的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身上。

    白绝:“哎呀,那个宇智波止水看起来也不错,我们干嘛不也收了他?”

    带土解释道:“宇智波止水没有备用的眼睛,他的潜力已经到了尽头……”

    而被他们关注的两人,此刻也在进行交谈。

    看着相比往常更加冷漠的鼬,止水非常困惑,“为什么最近一直避着我呢,鼬?”

    宇智波鼬平静的说道:“止水哥,不止是我在避着你,大家都在避着你。”

    近期族中已经集会好几次了,但没有一个人去通知止水,也没有人去告知他集会上讲了什么。

    主动跟着纲手政策走的宇智波止水,在宇智波族人的眼中,已经完全倒向了火影,被他们视为叛徒。

    “但你不一样啊,鼬,你能理解我在做什么的吧。”止水面露期待。

    察觉他的沉默,止水再次提高声音喊道:“鼬……”

    微微错开他的视线,鼬说道:“止水哥,你的梦想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村子和家族就好像两条平行线,只要相交,便会双双折断……”

    “不。”止水摇了摇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我会成为家族和村子之间沟通的桥梁。”

    鼬突兀的笑了,眼中却是极度的冷静,“止水哥,不论是村子,还是家族,在我看来都太过渺小,他们的斗争极为可笑,何须为他们执着,是你的眼界太低了啊止水哥……”

    在止水的眼中,宇智波鼬此刻是极为的傲慢,仿佛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造物主,可以决定所有人的生死……

    他目露迷茫,“鼬,我看不懂你了……”

    听着他们对话的黑绝也忍不住问了,“带土,宇智波鼬是这样的人吗?”

    带土耸了耸肩,“或许吧。”

    黑绝继续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带土只是笑着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没有说话。

    鼬转身离开这里,止水冲着他的背影喊道:“鼬,你到底在想什么?”

    黑绝再次问道:“鼬会怎么做呢?”

    带土放肆的笑了笑,“谁知道呢。”

    白绝:“哎呀,咱们的斑大人,好像越来越会操纵人心了……”

    没有理会止水,宇智波鼬回到了家中,正好碰到正在练习忍术的佐助。

    看到他,佐助非常高兴,拉着他的衣服,撒娇似的求助道:“哥哥,你教教我吧,最近班级里的那个吊车尾不知道为什么进步的很快,我都打不过他了……”

    鼬没有跟他聊这个话题,而是摸着佐助柔软的头发,柔声问道:“佐助,你喜欢村子么?”

    闻言,佐助微微一愣,陷入了思考。

    另一边,拖着满身的伤痕,不知火玄间也回到了木叶。

    “就你一个人?”

    见到他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纲手有些纳闷。

    不知火玄间面露羞愧,“火影大人,两个任务都失败了。”

    “具体说说。”

    “叛逃的守护忍尸体被一名不知名的强者夺走了,我们没能抢回来,只有我还活着。”

    纲手点了点头,“还有呢,那个C级任务也能失败?难道是……那个风本哲战死了?”

    说道这里,她有些迟疑,明明一个星期以前还见到过他的影分身。

    难道我真的拔苗助长了吗?她有些怀疑自己。

    “不,他没有死。”不知火玄间疯狂摇头,然后喟然长叹道:“他只是可能永远也不回来了。”

    终究,他还是没有说出叛逃这个词。

    面对着纲手疑惑的目光,不知火玄间描述了一番他们二人逃跑的经历。

    盯着他看了一会,纲手道:“玄间,我记得大家对你的评价都是冷静……”

    不知火玄间低着头沉默了。

    听完他的描述,纲手心里闪过一个老同学的名字:卑留呼……

    等到不知火玄间离开后,不知听了多久的猿飞日斩忽然出现,他吐了一口烟,淡淡道:“纲手,这可是你亲手放走的人……”

    “那你说怎么办?”纲手不爽的瞪着他。

    猿飞日斩道:“这个小鬼居心叵测,宣布他是叛忍吧,纲手。”

    “你怎么知道他居心叵测?他好像没做过伤害木叶的事。”

    猿飞日斩没有说话,而是在心中想道:明明我对他催眠过了的,如果成功的话,以我给他的暗示,只要鸣人还在木叶,他就会回来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出了个任务就不愿意回来。

    这个小鬼,根本没有被催眠,他是意识到我想对他催眠之后,一直在我面前演戏。

    居心叵测、绝对是居心叵测,更何况他身上那些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