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玄学大师又在努力分手 > 正文 第68章 角力
    谢闻渊同严呈龙本来还有后续的计划要谈,但因为林雪旷那边出了意外,立刻打乱了谢闻渊的所有心绪。

    他将其他的事交给了谢家另外几个一起来到落伽山的人,自己则第一时间赶回了t市,找到霍子航。

    他们在林雪旷被唐凛带走的沙滩上碰面,这还是霍子航第一次见到谢闻渊:“你就是电话里那个……谢?”

    谢闻渊点了点头道:“我是谢闻渊。”

    他从霍子航手中接过了林雪旷的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就紧紧地握住手里,又道:“……谢谢。”

    霍子航一开始还觉得他挺镇定的,心里有些宽慰,但跟谢闻渊说了这两句话之后,霍子航才察觉到对方脸色青白,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种压抑的克制,就好像他正在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一样。

    霍子航不禁有些惊讶,悄悄地看了谢闻渊一眼。

    谢闻渊道:“当时是怎么回事,你能再重复一遍吗?”

    霍子航点点头,从易奉怡来到他们家里说起,一直讲到林雪旷如何把自己带出楼道,又怎样进了霍斌的家里,最后一路追到沙滩上去,碰见了唐凛。

    只是他虽然目睹了大概经过,却对唐凛、易奉怡等人都不认识,当时的距离又离得很远,所以很多地方都说的不明不白。

    其中只有两点是最清楚的,一个是林雪旷被偷袭之后受伤了,另一个是唐凛带走了他。

    唐凛到底想干什么?林雪旷被他带回去,又会遭遇怎样的对待?

    谢闻渊心里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又急又痛,这急痛又带来了一种滔天之怒。

    如果唐凛现在出现在他的面前,谢闻渊就算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将这个人千刀万剐。

    无论是出于一个男人的嫉妒,还是出于他对林雪旷造成的伤害。

    沙滩上有海风呼啸,谢闻渊沉默着站立在风中,身姿挺直,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霍子航一时竟然不敢再开口说话。

    片刻之后,谢闻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说他们是从你们家出来的?带我去看看吧。”

    霍子航连忙道:“好!”

    谢闻渊是接到霍子航电话之后连夜赶回来的,现在也不过刚过凌晨五点。他不眠不休,霍子航这一晚上经历了太多,也完全没有丝毫困意,跟着谢闻渊和保镖们,重新回到了自己不久前刚刚逃出来的家里。

    进门之后,可以看到家中的地面上仍是一片狼藉,之前霍斌掀翻的沙发、砸碎的水杯都还在地上摆着,可是他这个人已经死的不能更透,永远都不会突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用那种可怖的神情盯着自己了。

    之前那种奇怪的笑意又有点往上涌,霍子航怕谢闻渊他们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硬忍下来了。

    但事实上,谢闻渊满心都是林雪旷的事,又哪里有精力去注意霍子航的表情。

    他在大厅里面转了几圈,在地面上发现了几滴已经干涸的血迹,却也不知道这血迹是不是林雪旷的。谢闻渊的喉咙像被堵住了一样,心中更添焦灼。

    他受的伤重不重?有没有人能照顾他?唐凛会给他治伤吗?

    忽然,他的目光一凝,在旁边的餐桌上看到了一样非常眼熟的东西,谢闻渊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个手工制成的布娃娃。

    餐桌中间原本就放着一束花,布娃娃就摆在那束花的旁边,由于放的位置十分巧妙,让人觉得好像它一直就应该在那里似的,所以一开始没人注意到。

    谢闻渊的心脏却狂跳起来,因为他认出来了,这个娃娃是自己亲手放在林雪旷家里的。

    当时他布置林雪旷家的房子,林母自己做的娃娃没地方去买,是谢闻渊特意画了图,找专人定做,又按照原样挂在了他家的窗户上。

    他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连忙拿出手机,打开一看,果然发现林雪旷曾经在昨天下午的时候给自己发了一张照片。照片照的是林雪旷家中卧室里那张儿童床,床头上并排放着两只小熊枕头。

    谢闻渊的眼睛有些发热。

    林雪旷已经去过他自己的家了,还把这个娃娃带了出来,一开始估计是想留作纪念,但眼下他特意摆在这里,绝对不是不小心掉落的,肯定在暗示着什么。

    谢闻渊将娃娃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在衣服中找到了一张叠起来的纸,翻开后发现是从书上撕下来的一页教材,旁边还有一些批注。

    谢闻渊认识那批注是林雪旷父亲的字迹,再仔细看看,这批注上面写的内容,竟然是如何保留先秦古董当中的灵气。

    ——历史系的老师,还研究这个?

    而且这书页一看就是临时撕下来的,若非仓促之际,林雪旷肯定也不会随便破坏他父亲的遗物。所以,为什么这页书会出现在霍斌家里呢?

    霍斌跟林雪旷的父亲之间肯定有什么关系……他们两个都在a大,认识的可能性很大,而当年林雪旷的父亲曾经跟唐凛合作过……难道是,霍斌窃取了林雪旷父亲的研究成果?

    如果这样的话,也就能够解释唐凛为什么会来这里找人了!

    谢闻渊心念一动,转头叫过来几个人,让他们把这家里所有的书本和笔记都找出来,再筛选出其中有林雪旷父亲字迹的内容来。

    他安排好了之后,这才又将自己手中的书页翻了一面,赫然看见上面写着“庞子冀”三个字,这回则是林雪旷的字,因为情急而写的有几分潦草。

    这人名似的三个字又是什么意思?能让林雪旷在那样匆忙的状况下都要写下来,绝对是很重要的线索。

    谢闻渊一边琢磨着,一边将纸收起来,留了手下的一部分人在这里找书,他路上召集的另外一拨人手应该也快到了,谢闻渊准备先将他目前掌握的暗礁据点全部都搜查一遍。

    他离开霍家,霍子航一直把谢闻渊送到楼下,有点忐忑地问:“谢……谢哥,你真能把人救回来吗?”

    谢闻渊这才看了霍子航一眼,简短道:“能。”

    虽然他只说了这一个字,霍子航却能从中听出谢闻渊的决心和笃定,他的心也不由安稳了许多,点了点头。

    谢闻渊拿出一张护身符递给他,又说:“你家暂时不能住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人带你去一中办手续,安排你住学校的宿舍,这样也安全。”

    “如果能行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霍子航连忙道:“可是……会不会很麻烦?”

    他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看一眼谢闻渊手中的护身符没有接,从自己的裤兜里也拿出来了一个:“我有了,这个,是林哥给我的。”

    谢闻渊低头看了一眼,将自己那枚护身符也放在了霍子航手心中,跟林雪旷的挨在一块。

    他说:“宿舍的事你不用管了。他既然救了你,我自然也希望你好。好好生活吧,以前的事情……都会过去的。”

    谢闻渊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怅然,到了现在,他没有暴跳如雷、气怒交加,而是一件件把事情处理好,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得足够冷静才能解决问题。

    身体的表现似乎已经麻木,但谢闻渊觉得自己的魂魄好像已经飞了,随着林雪旷飞到了他在的地方去。

    这时另一头的人都已经调齐了,给谢闻渊打了电话汇报情况。

    谢闻渊安排他们顺着唐凛游艇离开的地方一路找人,自己正打算离开,忽然听见旁边的树丛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草叶摩擦声。

    他皱眉,将霍子航往后拽了两步,自己却纹丝未动,向着响声传来的方向一看,一个浑身半湿,衣服上还沾着鲜血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易奉怡。

    “他!”

    霍子航失声道:“他就是昨晚来我们家调查的那个人!”

    谢闻渊之前已经听霍子航描述过了,虽然对于易奉怡竟然会袭击林雪旷这件事,他也十分震惊,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人,别的谢闻渊暂时想不了那么多。

    没想到这个时候,对方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而且看上去遍体鳞伤,非常凄惨。

    易奉怡看上去也像快到极限了,看见谢闻渊,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连忙想要走上前来:“闻渊,太好了……”

    话没说完,易奉怡猛地站住,因为谢闻渊从腰后摸出了一把枪,已经毫不犹豫地指在了他的眉心处。

    “别动。”谢闻渊冷冷地说,“你应该知道我的底线,不管你我之间什么关系,你伤害林雪旷,就是我的仇人。易奉怡,你得给我解释。”

    易奉怡沉声道:“你听我说,这件事确实是我的责任,但我也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一下子不由自己控制了一样,这才会袭击了小雪,这事是我的疏忽,但现在救人重要。”

    谢闻渊道:“你知道他在哪?”

    易奉怡抬起一条手臂,向他展示上面被撕咬开裂的皮肉:“我阻止唐凛把小雪带走,结果被他用骨鲨追杀而受伤。现在,咬过我的骨鲨体内有我的血肉,顺着这条线索,应该能找到唐凛他们的去向。”

    谢闻渊沉吟不语,易奉怡道:“你那里有没有追踪符?让我试试,唐凛还不知道会对小雪做什么,时间不能拖了!”

    这句话显然击中了谢闻渊,他放下枪,抽出两张符纸,递给易奉怡,易奉怡伸手去拿。

    而两人这一交一接的瞬间,忽然有什么东西从易奉怡身上几处激射出来,近距离袭向谢闻渊!

    但与此同时,谢闻渊斜身侧掌,猛然向下一劈,擦地一声利落风响,那几道激射出来的东西已经在两人之间的空地上方炸开!

    烟雾弥漫,易奉怡本能后退,谢闻渊却悍而不惧,闪电般上步跃起,旋身一腿扫向易奉怡太阳穴。

    易奉怡低低骂了一声,双手交叠抬起架住,同时身体后仰,却冷不防谢闻渊另外一脚跟着踹了过来,正中他胸口,当场将易奉怡重重地踹飞了出去!

    易奉怡仰天倒地,口鼻出血,尚未来得及爬起来,已经被谢闻渊一脚踩中了胸口。

    “别装了。”谢闻渊冷冷地说,“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

    林雪旷留下来的三个字——“庞子冀”,庞涓,字子冀,当年背叛了自己的朋友孙膑,以阴谋害得他下狱受刑。

    “你那样迫切地想要找到唐凛,却又当着他的面暗算小雪,大概率不是暗礁的人就是玄学协会的人,不管哪一种,你想必都对暗礁内部有着不少了解吧。”

    谢闻渊看着易奉怡的表情,冷笑道:“我猜对了?”

    他想起林雪旷的伤,脚下狠狠一用力:“那就麻烦你,带我往暗礁走一趟吧!”

    很多人都想要找到暗礁真正的据点,也有很多人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梦想着能够杀死唐凛,但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过。

    其实唐凛居住的地方并不算特别隐蔽,但他的别墅外面却被重重的法阵和安保人员所围绕着,绝大多数的人在想要接近这里之前,就已经丢掉了性命。

    然而从别墅的表面却丝毫看不出半分诡谲与杀机。

    昨日刚刚下完一场小雪,此时天气晴好,阳光洒在屋顶的残雪上,折射出几分晶莹之意,微风拂动,花园里四季常开不败的红色蔷薇散发出阵阵芳香。

    花园上方正对着的就是属于唐凛的那间卧室,以前向来不许外人涉足,不过此时卧室的大床上正躺着一个年轻男人。

    唐凛的私人医生站在床边,弯着腰小心翼翼地为他处理伤口。

    他已经在唐凛手下干了多年,自然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人,事实上暗礁所有的核心人员都认识这张异常俊美的脸。

    ——恶灵,他回来了。

    医生不知道唐凛会怎么处理这个背叛过他的手下,但依旧丝毫不敢怠慢,退一步讲,就算恶灵失去了唐凛的宠信,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得罪的起的。

    对方身上最重要的伤口一共有三处,左肩和胸口的枪伤虽然严重,但都是皮肉伤,反倒是腰侧被符咒炸出来的一片擦伤,看似不深,可因为怨力的加持,愈合的速度十分缓慢。

    他小心地将伤口周围受到腐蚀的皮肉清理下去,又用棉签抹上药膏,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

    好不容易做完了这一切,医生抬起头擦了擦汗,却猛然对上了一双深冷平静的眼眸。

    他猛然吓了一跳,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因为林雪旷之前一直是昏迷状态,所以他处理伤口的时候也就没用麻药,生生把需要切除的皮肉一点点用手术刀削了下去。

    对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又这样看了他多久,别说动弹,竟然连哼都没哼一声。

    太恐怖了!

    但想想也不该意外,虽然这个人的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件精致易碎的上品瓷器,但内里却是最为坚硬的岩石。

    能做到把暗礁给搅得天翻地覆跑出去,又让唐凛亲自出马将人给带回来,从来就只有他一个。

    医生心生畏惧之意,一时不敢动弹,而他这个惊吓还没过去,旁边便有一个声音响起:“他的伤口情况怎么样?”

    可怜的医生再次吓了一跳,一转头才发现唐凛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床前,注视着林雪旷的眼睛。

    他来的这样快,几乎给人一种他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这边情况的错觉。

    林雪旷却不领情,面无表情地回视。

    “肩头和胸口的伤口愈合情况很好,相信再过一阵就不会影响正常行动了,但侧腰和后背上的炸伤还需要涂一段时间的药膏,不能碰水——”

    听着医生的汇报,唐凛面沉如水,连目光都没有偏一下,浑身上下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他仿佛正与林雪旷长久地对视着,但实际上时间也只堪堪过了十几秒,唐凛突然一把将林雪旷从床上拖了起来。

    他的力气非常大,林雪旷也是个成年男子,但到了唐凛手里却仿佛根本没有半点分量似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硬是被他给提着半坐起来,一把撕开上衣。

    林雪旷抿紧唇,闭了下眼睛。

    唐凛虽然也算是恶名远扬,但很少做出这样有失风度,甚至可以称得上粗暴的举动,毕竟这会泄露出一些不该让外人察觉到的情绪。

    医生呆住了,半张开嘴,然后又很快闭上,默不作声地退开两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唐凛将手按在了林雪旷肩胛骨后面被绷带包住的地方,那灼热而带着侵略性的体温甚至透过绷带都好像能将人灼伤。

    他单膝跪在床畔,以这种居高临下的压制姿态控制住林雪旷,语气却十分温柔:“这应该是你一直想要做的吧,现在高兴了吗?”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却被林雪旷听懂了,脸上不由浮起一丝冷淡而讥嘲的神色,回答道:“没意义。”

    唐凛审视着他。

    林雪旷大概是有点发烧,脸色也不像以往那般苍白,眼角与两颊皆泛起一层淡淡的红色浅晕,很有几分脆弱不胜之态。

    可他的姿态和神情又分明是带着抗拒的,让人联想起脉脉的春水,那样的清润、诱人,但当深入其中,掬起一碰带着桃花的柔波时,又能感觉到那透骨冰寒的温度。

    执拗与冷淡,冰冷和热烈,当这两种不相融的气质奇异地结合在一起时,简直就像冰镇的烈酒那样诱人品尝。

    唐凛静默了片刻,他的目光惯如往常般幽深,却又像是有某种浓黑的东西在眼眸深处涌动,但终究还是摇头笑了起来。

    “是,没有任何意义。”

    唐凛将林雪旷松开,脱去自己的外衣,裹在林雪旷的身上,亲昵地替他扣上衣扣。

    “你身上这朵蔷薇花,是我当年用‘绣骨’的手法刺下的,即使一时被伤口破坏了,痊愈之后也依旧会从你的骨肉当中长出来,永远也无法去掉。”

    他把手指按在林雪旷的唇角,满含温情地蹭了蹭,语气中含着股说不出来的恶劣意味:“就像人在儿时立下的一些懵懂誓言,即使再没有半分真心实意,说出来,也是存在了。”

    “……”

    林雪旷没有回答唐凛,突然看了旁边努力装作不存在的医生一眼,医生微怔,唐凛已经说道:“出去。”

    “啊?是,是。”

    当私人医生带上门离开卧室之后,这片空间中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气氛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