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玄学大师又在努力分手 > 正文 第49章 怨结
    唐凛跟林雪旷说话的时候,一直带着温和甚至可以说是愉快的微笑,但他眼底的情绪始终是冷的,清晰地映出林雪旷的每一分情绪变化。

    林雪旷的手指攥紧,又松开:“我已经做好再见到你的心理准备了。”

    “确实。”

    唐凛漫不经心地说:“我之前已经做了那么多的铺垫,你应该已经很清楚我没死,更加知道,既然我没死,就一定会来找你。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林雪旷道:“中心广场上的蛊丧拔阴斗,还有刘纤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

    他直接这样问了,并没有具体描述前情的打算。

    因为自从跟唐凛认识以来,在林雪旷的认知中,似乎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唐凛的眼皮底下,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唐凛果然毫不意外,低低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那是我的风格吗?”

    “一个下三滥的、毫无格调而言的法阵,还有……”他的手指移上林雪旷的后背,隔着衣服在那朵蔷薇花上点了点,“一朵仿造出来的假花。在你心里,我不会那么没有品位吧?”

    林雪旷侧了下腰,躲开他的指尖,冷冷地道:“那可难说。”

    唐凛伸手拍拍林雪旷的脸:“你看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老是喜欢反驳别人的话,倒是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差了。都是玄学协会那帮人教坏了你,这回我可得找他们算账去。”

    他说完之后,看了看林雪旷的表情,突然笑了起来,问道:“怎么,你很紧张?是不是要问我到底想干什么?放心吧,只是处理一些小事,这次我暂时还不想掀起太大的风浪。”

    唐凛看起来仿佛心情十分愉悦的样子,抛信息的时候也特别爽快,林雪旷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所以当年那场变乱,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这是他从上一世开始就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你等待着我发难,为的是利用这条引线,自导自演出一场铲除异己的阴谋。”

    唐凛抬起眼来看着他,这一瞬间,他虽然没什么意外的表情,但目光中的威压甚重,如果换了一个人在这里,恐怕已经要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除了林雪旷以外,平常也确实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自如地与他进行对话。

    “我一直想,如果当初直接把你带回去,你会长成什么样子。”

    唐凛缓缓地说:“因为一时心软,想把你留在你父亲的身边多待两年,而没有强行带走,他去世之后,这个机会倒是被玄学协会捷足先登了。那帮老东西可真没少教你。”

    林雪旷闭了闭眼睛,唐凛捏着他下巴的手指忽然收紧力道,迫使林雪旷重新睁眼正视自己:“不过你记住,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那件事情了。你知道我讨厌背叛,对你的纵容也是有限度的,你也不想受罪吧?”

    ——可是我的心从来没有顺从过你,又谈何背叛?

    林雪旷想要说出这句话,唐凛却有所预料似的,比了一个“嘘”的手指,他撑在窗台上的手臂略弯,拉近了两人之间原本就十分亲密的距离。

    他贴在林雪旷的耳边说:“我倒是还想劝你,跟着玄学协会的那帮废物混,不会有多大的前途。你就算要跟我拆伙对抗,找的同伴是不是也应该再有格调一些?可别给我丢人啊。”

    唐凛轻轻在林雪旷后颈上吹了口气:“你身上可是一直有我的烙印呢。”

    林雪旷头皮一阵发麻,猛地把头别开,每次面对唐凛时那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再次从胸腔中慢慢涌上来,就像是逐渐要将人没顶的潮水。

    眼前再次闪现出那些杂乱而血腥的画面,在唐凛的凝视下,林雪旷感到自己后背上那朵蔷薇花仿佛灼烫的快要燃烧起来。

    他这样如避蛇蝎一般的态度显然让唐凛十分不满,他五指按在林雪旷的后颈上一扭,却带着无可回避的强硬,林雪旷的头扳回面对自己的角度。

    唐凛的手劲可以生生将人的骨头捏碎,这一点暗礁的人都是见识过的,但由于他眼下也并没有打算要杀林雪旷,所以用的力气其实不算太大。

    这也就给了林雪旷挣脱的机会。

    他瞬间猛地将头低了下去,让自己的脖颈从唐凛的指间滑开,右肘猛力向后击出,唐凛抬手,“啪”地一声,林雪旷这下肘击砸在了他的掌心里。

    林雪旷左手扣动扳机,看也不看地反手一枪,整个人向前扑出,就地一滚,彻底从唐凛与墙壁之间的缝隙中挣脱了出去。

    林雪旷并不认为唐凛会被自己刚才的那一枪打中,因而丝毫不敢耽搁,跃起身来之后快速推开最近的窗户,一脚踏上窗台跳了出去。

    新鲜的空气顿时被夜风裹杂着吸入肺中,寒冷反倒令人精神一振,林雪旷飞快地从衣兜里摸到匕首,紧紧握住,转身看去时,发现唐凛也已经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多功能馆外面。

    他全身上下毫无半点狼狈,看起来如同正在悠闲地散心,却转眼就出现在了林雪旷面前两步远的地方。

    林雪旷本身就是格斗的好手,但唐凛的路数一直十分诡异,到现在也没有人能摸透他的深浅——当然,他也不怎么需要自己动手。

    林雪旷不等他接近,已经腾身跃起,腰身在空中一拧,脚尖向着唐凛的太阳穴飞踢而去。

    唐凛轻叹了口气,没什么要躲的意思,抬起手臂一挡,跟着倏地反手抓住了林雪旷的小腿,竟然一发力把他整个人生生朝自己拖过去。

    林雪旷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旁边大树上的一根侧枝,借势腰腹用力,将膝盖一屈,双腿反绞,挣脱了唐凛的钳制,翻身落地时短刃抽手出鞘,一刀向着唐凛的手臂扎下。

    “啪!”

    唐凛握住了他的手腕,五指收力之间,林雪旷的匕首已经脱手落地,但他毫不犹豫,一拳向着对方的脸上砸去。

    黑暗中传来一连串人体肌肉相撞时发出的闷响,顷刻间十余招已过,唐凛的强悍程度依旧不逊于青年时期。

    随即两人各自向后退出两步,唐凛带着赞许冲他笑了笑,夸奖道:“你长大了,进步非常快。”

    不等林雪旷答话,他的目光忽然向着不远处看了一眼,又补充了一句:“唔,也有了自己的朋友。”

    在这时,林雪旷也听见了一个尖锐的呼啸声传来,紧接着就是那无比熟悉的灵力波动。

    他倏然抬眼。

    ——是谢闻渊来了。

    时间稍稍倒回去一些,其实谢闻渊事先并不知道林雪旷也在一中。

    他又做了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以致于早晨起来之后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谢闻渊睡前故意将安神符揭了下去,所以这一回的梦境也完整了许多,一直以来那些没有发生过却无端出现在幻觉和迷梦里的记忆片段,似乎隐隐带着某种不祥的预兆,让他逐渐萌生出了一些猜测。

    或许这些猜测早就已经有了,而他只是不愿意看清楚而已。

    谢闻渊的直觉能够感到,似乎就在前方,有个十分狰狞可怖的真相正在等待着自己,而打开真相的钥匙就系在林雪旷的身上。

    他从小就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遇到任何事情的态度都是积极解决一切困难,勇往直前,这是唯一一次产生了逃避的念头。因为若非如此,他或许就会彻底失去此生最珍贵的东西。

    带着这样的心情,谢闻渊接到了电话,得知马旭死了。

    马旭就是当初在医院外面设下蛊丧拔阴斗,并用傀儡术袭击了林雪旷的那个人,后来谢闻渊揍了他一顿,从他口中逼问出了一些唐凛和暗礁的情况。

    而后,马旭一直被关在特别行动处的拘留室里,谢闻渊特意叮嘱过要随时关注对方的情况,因此在马旭出事之后的第一时间,那边就给谢闻渊打了电话。

    谢闻渊过去的时候,马旭的尸体还没有移动,静静地躺在拘留室的床上,身上甚至还残留着一点温热。

    因为有之前巫方逃跑的事,所以特别行动处对于他们这些人的管理非常严格,马旭近来没接触过外人,身上检查不出外伤,体内化验不出毒素,昨天晚上一觉睡过去,第二天早晨就没有呼吸了。

    他死的突然而又离奇,但谢闻渊不十分惊讶,从知道马旭跟暗礁有关后,他就一直防范着这一天,并且留了后手。

    谢闻渊“啪、啪、啪”三击掌,马旭的尸体仿佛听见了什么至高无上的命令,直挺挺从床上跳了起来,站在谢闻渊的面前,顿了顿,冲他低下了头。

    谢闻渊表情冷峻,问道:“谁杀了你?”

    这是谢闻渊在上次马旭说了暗礁的事情之后,在他身上下的一道契约,指令内容为“马旭要带谢闻渊找到杀害他的凶手”。

    谢家有驭鬼的能力,当马旭是活人的时候,这契约自然不管用,可是从他死亡的那一刻就会开始生效。

    但一来谢闻渊无法确定马旭是不是真的就会被人给杀了,这件事又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二来他也不能保准这契约能有多大效力。

    ——如果凶手藏在太平洋底下,尸体可不会买飞机票,马旭是不是还得带他跋涉过崇山峻岭大江大河去跳海?

    所以谢闻渊也在等待着对方的反应,而马旭在短暂的呆滞之后,慢慢转身,推开窗户,望向了窗外的一个方向。

    谢闻渊心头一凛,道:“带我去。”

    马旭的尸体带着谢闻渊来到了一中外面,好在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来往的行人就算有觉得他走路姿势奇怪的,也不过是多看几眼,然后就绕的远了一些,谁也想不到,刚刚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居然会是一具尸体。

    到了一中门口,马旭的身体开始瑟瑟抖动起来,说什么都不敢再进去,这是来自于他灵魂深处对于强大力量的本能畏惧。

    谢闻渊中止契约,将他锁在车里,走进了一中。

    同林雪旷他们那些人一样,谢闻渊一进去就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阴气。

    同时,谢闻渊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近做梦做疯了,他竟然总觉得这一幕特别眼熟,好像在很久之前,他曾经经历过似的。

    就这样,在空空荡荡的校园里向前走,也不知道是要去什么地方,要寻什么人,眼前一会是血色,一会又看到带着笑意的谁的脸。

    真实,梦境,脑海中各种场景纠缠交错,难辨真假,夜色深沉,周围极度安静,只有谢闻渊的脚步一下下落在地上的声音。

    忽然,连这个声音也停住了。

    谢闻渊环顾四周。

    他刚才有些出神,此时方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古怪。

    一切看起来都没有问题,但正是因为太过完美,反倒像是一幅贴在墙上的壁画,即使描绘的再逼真,也隐隐透出一种粉饰太平的假气来。

    谢闻渊拿出一张符,在空气中一晃,符纸的边缘冒出了一点火星子,但又转眼熄灭。

    ——有结界。

    尚未待他出手将结界打破,多年来的本能让谢闻渊条件反侧地侧身抬手,只听“啪”一声脆响,他已经牢牢钳住了一个人的手腕,那手上所持的雪亮刀锋堪堪停在心口半寸之前。

    谢闻渊正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发,错手反拧,“喀啦”的骨骼摩擦声中,对方的腕关节已经扭脱,被他一脚踹了出去。

    谢闻渊冷笑道:“谁给你的脸私设结界挡路?这是你家的地盘?”

    说也奇怪,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学校,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为什么会冒出来这么多怪事,谢闻渊刚将那个人踹飞,就觉得脑后生风,对方还有帮手。

    他没回头,飞身跃起,手肘向后猛击,撞向对方面门,同时凌空一脚,正中面前冲出来一人的前胸,对方在轰隆的闷响中仰天摔出。

    谢闻渊落地后,转身又是干脆利落的一巴掌,他身后那个人刚被撞断了鼻软骨,又挨一记暴击,晃了晃也跟着倒地。

    这时谢闻渊也察觉到,周围的黑暗中竟好像还隐藏了不少人,远远不止这三个,他趁着三人都被打趴下的空档,已经迅速取出七星雷火印,扬手往半空中一抛。

    “七星镇彩,诛妄驱邪,破!”

    七星雷火印在空中飞速旋转,绽放异彩,随即猛然盖下。

    空冥中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却又好像轰然一声巨响猛然在脑海中响起,无形结界被砸出了一个缺口,周围的环境顿时发生了变化。

    谢闻渊大步向前走去,又有人冲上来拦他,被他拎住衣领一摔掼地,七星雷火印则悬浮在半空中,流泻而出的光芒下映出无数道晃动的人影,四下的一切混乱而安静,如同诡异的默片,而谢闻渊目光一凝,已经在不远处的多功能馆之前看见了两个极为靠近的人。

    其中一个他不用辨认也知道是林雪旷,而奇怪的是,另一个人谢闻渊明明从未见过,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唐凛”这个名字。

    唐凛,他就是唐凛?

    头部忽然再次传来了尖锐的刺痛感,而且这次比哪一回都来的严重。

    林雪旷的笑容与抗拒,唐凛那张从未见过却异常清晰的脸,承载了无数幸福与痛苦的别墅,冲天的火焰与炸裂开来的七星雷火印……

    无数矛盾困惑的心绪与陌生画面在脑海中排列串联,与此同时到来的,是足以灼烧心肺的暴怒!

    “拦住他!快!”

    死一般的静寂被打破,终于有人颤声说出了这句话。

    破空之声“呼”地划过,一柄长剑当头劈下,剑身上用朱砂化着扭曲的符咒。

    谢闻渊偏头闪身,反手擒住对方手臂,猛力一抡一甩,顿时将那人生生砸在了地下坚实的石砖上,惨叫声中血花四溅。

    那柄长剑飞弹而起,谢闻渊手一摊接住,剑锋在七星雷火印上平平一拍,随即反手掷出,长剑又穿透一人手臂,将他生生钉在了墙面上。

    七星雷火印则目标明确,向着唐凛撞去。

    唐凛盯着七星雷火印,目光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侧身避开。

    下一刻,谢闻渊一脚踩在了对手的胸口,飞身跃起,横踏过树干和墙壁,跟着猛然向下扑出,一把扣住林雪旷的肩膀,将他拽到自己身后,同时狠狠一拳,照着唐凛的脸砸了过去。

    谢闻渊这一拳明明打中了唐凛,可是那触感却仿佛击在了空气上一样,唐凛整个人都变得像水波一样缥缈,然后在他的拳头

    七星雷火印瞬间向后飞转,光芒照亮了周围的一整片空间,也将唐凛的身影在几步之外映亮。她神情淡然,打量着谢闻渊。

    谢闻渊慢慢地说:“唐凛。”

    他的声音又轻又狠,带着一种十分冷酷的味道,令人不寒而栗。

    唐凛看着他,片刻之后,微笑起来:“哦,是你啊。”

    他的语气非常熟稔,还带着几分了然的意思,就像是以前见过谢闻渊似的。

    但林雪旷从唐凛的口吻中听出了一些微妙的杀意,目光一凝,唐凛却很快又转向了他,柔声道:“去找你的朋友吧,咱们下回再见。”

    周围的结界开始旋转,唐凛退后两步,展开手臂,而后,完全消失在了夜色中。

    结界彻底消失,某个教室传出来的读书声隐隐随着夜风传来。

    谢闻渊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平静片刻,走上前来,动作轻柔地握住林雪旷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