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玄学大师又在努力分手 > 正文 第36章 宿命
    转轮王将齐鸣峰的魂魄重新加固了一遍,回头看见这两人拉拉扯扯的,心里面顿时一哆嗦,抬手轻轻打了下自己的嘴,小声道:“都赖你,不知道多吃点,就知道多说话,又闯祸了不是?”

    他决定为自己的言行负一点责任,于是长袖一拂,过去扣住了谢闻渊的肩膀,劝说道:“谢灵主你不要想不开啊,世事无常,多有变故,往事已矣,但看今朝嘛。来来来,随我去阴间冷静一会。”

    谢闻渊红着眼睛,要把转轮王的手甩开,林雪旷却见不得他这样盯着自己看了,只觉得心里面又堵得慌又瘆得慌,也跟着顺势推了谢闻渊一把,道:“你先去,有事回来再谈。”

    他们这两边一拉一拽,合伙把谢闻渊给弄去了地府。

    很快,刚才一片热闹的地方又剩下了林雪旷一个人,微风吹动墓园中常年青翠的松林,发出沙沙的响声。

    林雪旷静静站了一会,忍不住喃喃道:“这都叫什么事啊?”

    他弯腰把地上那些破碎的布片捡起来,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然后信步向着墓园外面走去。一整片空间都十分安静,四下枝叶疏疏,被初冬里淡薄的太阳映着,漏下浅金色阳光与幽凉的影,像是漫步的亡灵。

    光影摇曳间,斑驳的流年又一次在心中翻涌而上,前世和今生交叠,现在这个红着眼睛哽咽的谢闻渊,未来会越来越走向偏执的谢闻渊。

    林雪旷想,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当初为什么还要那样做?

    或者,是否还有什么未知的隐情?

    他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墓园的门口,黄婧杉正站在那里和她的父亲说话,父女两人都含着泪水。

    看见林雪旷,黄婧杉一怔,问道:“怎么你……啊,转轮王大人呢?”

    林雪旷道:“他已经先回去了。”

    “你也快走吧。”黄父听见了,立刻催促女儿,“别耽误了回去的时间,让人家对你印象不好,下辈子不给你安排个好胎怎么办?快走,快走,我不用你叮嘱,我活的好着呢!”

    这个语气,让黄婧杉不由想起自己每回要上学或者出去办什么事情,爸爸都会这样教训她。

    她也都会很不服气地顶回去,说,“你就知道管我,凭什么就偏得我做人做的战战兢兢的?别人都很喜欢我的好吗?”

    想到这里,黄婧杉笑了,笑完了又忍不住想哭,点了点头说:“那,爸,我这次真的走了。你放心,我下辈子一定好好的,说不定,以后你还能再遇上我的转世呢。”

    她说完之后要走,黄父却突然又喊了一声“杉杉”,黄婧杉回过头,见父亲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很僵硬的微笑,说道:“上次的话没说完。闺女,对不起,其实爸爸一直觉得你很优秀,爸爸出去每天都跟朋友夸你的。我不应该……一见你的面就总是挑你的毛病。”

    黄婧杉愣住了。

    黄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手掌从黄婧杉的头上穿了过去,黄婧杉突然一把反握住父亲的手,嚎啕大哭。

    其实她的手掌是空的,眼泪也流不出眼眶,纯属发泄情绪罢了。

    正在这时,黄婧杉忽然听见林雪旷叫了她一声。

    她回过头去,见林雪旷站在风里,依旧是那副冷淡疏离的样子,说道:“我的身体借你用一会,过来吧。”

    一瞬间,黄婧杉还以为听错了,却见对方冲自己点了点头。

    黄婧杉反应过来,感激地冲林雪旷鞠了个躬,上前往他身上一撞,瞬间没了影子。

    下一刻,林雪旷一个箭步冲到了黄父的面前,展开手臂,将他紧紧抱住。

    黄父愣了愣,随即意识到,抱着自己的是女儿,也连忙抱住林雪旷,颤抖地抚摸他的头顶。

    黄婧杉的热泪终于滚滚而下。

    他们拥抱了一会,直到周围一阵阴风卷过,黄婧杉离开了。

    林雪旷退后一步,又恢复了他自己平素的神态,说道:“她走了。”

    黄父怅然若失,站了一会,回过神来,感激地说:“林大师,你帮了我们家好几次,谢谢你。”

    他大声地叫秘书送纸巾过来,林雪旷接过纸巾,擦去满脸黄婧杉哭出来的眼泪:“举手之劳而已,黄先生气了。您节哀吧。”

    他长得实在太精致俊秀,这幅眼眶通红,眸中含泪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想起“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八个字,但偏偏的表情和气质又那么沉静而冷漠,因此擦眼泪的样子反倒给人带来了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秘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头雾水,悄悄看了林雪旷好几眼。

    黄父叹了口气,说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什么都过去了,不节哀又能怎么办呢?”

    他说是这么说,一时也不太想离开这里,就跟秘书说:“你去给我买箱酒过来,我想喝点。”

    老板的女儿毕竟才刚刚去世不久,秘书不敢劝说,答应了之后匆匆而去。

    黄父一转头,看见林雪旷还没走,似乎也有点不知道要去做什么的样子,便试着邀请道:“要不,林大师也一起喝点?”

    林雪旷犹豫了一下,竟然点了点头,也在黄父旁边的石阶上坐下了。

    两个男人都不是什么开朗热络的性格,起初互相间也没说什么话,喝了一会酒劲上来了,黄父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了一些黄婧杉小时候的事,林雪旷也沉默地听着。

    黄父便问他:“林大师和你父母的关系怎么样啊?”

    林雪旷仰头喝了几口酒,笑了笑,说:“挺好的。”

    黄父笑道:“你看着就懂事,青春期肯定不怎么叛逆。”

    林雪旷道:“也不是。我还没到那个叛逆时候,他们就都去世了。”

    这句话让黄父转头看了看他,微风吹动林雪旷的头发,掀起他额前的刘海,即便是再怎么神通广大,沉稳淡定,他只不过也是个跟女儿一般大的孩子罢了。

    “去世了也没有办法,活着的人总得好好活着,活的有劲,给自己心里找点盼头。我们是老了,但你们还年轻呢。”

    黄父拍着他的肩膀道:“看你这小伙子,挺热心一孩子,怎么就老是独来独往的呢,多和朋友玩一玩。你爸爸妈妈肯定也希望你每天都过得高高兴兴的。”

    林雪旷笑道:“是我不合群。”

    借着酒劲,黄父也笑:“你们这些孩子,珊珊以前也这样,老觉得她和别人不一样,没人理解她,就是你们净说的什么‘与整个世界为敌’,都是太年轻,有那么多人记挂着她呢,怎么她就要愤世嫉俗了。”

    他说着就有些唏嘘了:“也怪我,我最后悔的就是以前没跟我闺女说这些。在乎谁担心谁,自己心里想着是没人知道的,就得说出来,说出来,就没误会了。”

    林雪旷有点出神,过了一会才说:“是这样吗?”

    “是什么?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黄父糊里糊涂地摸了摸头,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喝酒喝酒。孩子,你这次帮了伯伯好多忙,伯伯得好好谢谢你,以后有事你找我……”

    等到谢闻渊沾了一身阴气从地府上来的时候,发现找不到林雪旷了,他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跑到墓园门口,看见一老一少坐在那都喝傻了。

    谢闻渊本来满腔烦闷,但看见这一幕也不由又好气又好笑,跑过去,俯身摸了摸林雪旷的头。

    林雪旷眼皮都没抬,偏了下头,甩开了谢闻渊的手,道:“一边去,烦你。”

    谢闻渊轻轻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烦我。”

    林雪旷不耐烦道:“谢闻渊,不用看,化成灰也认识你。”

    明明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但不知道为什么,谢闻渊听了之后又是鼻子一酸。

    黄老板被手下的人给弄走了,林雪旷还怔怔坐在石阶上,谢闻渊拉了他一下,他也没动。

    谢闻渊默默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叠好,弯腰环过林雪旷的后背,单手把他抱起来一点,衣服垫在地上,这才把他放回到石阶上坐好。

    他在林雪旷的面前半跪下来,仰头看着他,心中柔肠百转,说道:“小雪,你别生我气了好吗?以前你觉得我哪不好,我都可以改,往后的日子,每一天咱们都好好过。”

    他顿了顿,闭了闭眼睛,极力克制,还是语调咽然:“你能不能把你到底遇上了什么事告诉我,让我帮你……看你这样,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我真感觉我要疯了。无论遇到什么,咱们一起承担不行吗?”

    林雪旷一直没说话,谢闻渊心中那点细微的期待也逐渐沉了下去,他甚至能够想象出此刻林雪旷脸上那冷淡而讥嘲的神情。

    这时,一只手覆在谢闻渊的脸上。

    谢闻渊猛然睁开眼睛,见竟然是林雪旷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

    他那一瞬间不由屏住了呼吸,一动都不敢动,感到林雪旷的手指轻轻蹭掉了自己面颊上的一滴泪。

    “去……”

    林雪旷吐出一个音节,谢闻渊眼睛一眨都不敢眨地看着他。

    林雪旷道:“驱邪吐秽,灵宝伏命,把你的画皮揭下来,急急如律令!”

    他重重弹了谢闻渊一个脑瓜崩,然后一头栽倒在了他的怀里。

    谢闻渊:“……”

    他抱紧怀里的人,仰头望天半晌,然后拿起旁边林雪旷剩下的大半瓶白酒,仰天一口气都给灌下去了。

    喝完之后擦了擦嘴,谢闻渊把林雪旷抱回了家。

    那里是他成年之后自己买的别墅,坐落在一处山脚下,环境十分优美,只是地理位置有点偏,谢闻渊不太经常过来,但每隔几天就会有钟点工过来打扫。

    司机把他们送到家之后就回去了,谢闻渊把林雪旷抱到床上,然后弯下腰去给他脱鞋。

    在这个瞬间,他心里忽然一个恍惚,仿佛这件事、这个场景,都已经重复过了无数次似的。

    刚才喝那些酒的后劲涌上来,谢闻渊按住额头,忽然产生了一种前世今生、宿命轮回般的惶惑感。

    他不由直起身来,一膝跪上床畔,双手撑在林雪旷两侧,低头去看他。

    林雪旷睡得很沉,面颊、双唇,都好像涂了胭脂一样泛出浅淡的红晕,再往下是略尖的下颌、修长的脖颈,灯光从侧面照过来,勾勒近乎完美的轮廓,直到锁骨处,才逐渐隐没进了微敞的衣领中。

    谢闻渊看着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内心燃烧起来的欲望在焦灼的涌动,可是这样的渴求之中又夹杂着莫大的痛苦,他在想,那个强迫了林雪旷的人到底是谁。

    如果让他知道……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把那个王八蛋给活剐了。

    谢闻渊现在甚至觉得,哪怕那是林雪旷自己情愿的也好,如果是林雪旷愿意,那么他会嫉妒到发狂,会怒火中烧,可也不至于痛苦到这个地步。可是林雪旷不情愿!

    他难以想象林雪旷当时会多么挣扎多么痛苦,他恨自己不在!

    谢闻渊悄悄抬起手来,摸了摸林雪旷的脸,他心头各种情绪纠葛涌动,又是仇恨愤怒,又是嫉妒欲狂,恨不得将林雪旷身上属于那个人的气息全部抹除掉。

    谢闻渊着魔似的低下头,去亲吻林雪旷的嘴唇,一路向下吻至锁骨,被领子挡住了,于是他解开衣扣。

    这一连串的动作竟好像如此熟练,甚至连林雪旷胸口处的那道疤,他都觉得……

    谢闻渊猛然定住。

    他好像忽然惊醒了一般,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谢闻渊不由想,我这是疯了不成?

    他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

    林雪旷的衣扣已经被他解开了几颗,靠近心口的位置有一道刀疤,由于其他的地方肌肤雪白如瓷,这疤痕看上去反倒更加触目惊心。要是再偏一点,恐怕就得没命了。

    谢闻渊敢肯定,最起码在他们分别之前,林雪旷是没有这道疤痕的。

    经过刚才那件事,他的酒意也彻底醒了,总算把自己满腔该有不该有的杂念都压了下去。

    谢闻渊定了定神,去拿了条热毛巾过来,仔细帮林雪旷擦了擦脸和脖子,又珍重而缓慢地一点点帮他把衣服整理好,抱着被子给林雪旷盖上,掖了掖被角。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走出卧室,关上门,失魂落魄地来到卧室外面的小厅里,然后一下子跪倒在了沙发旁边。

    谢闻渊几乎脱力一般趴在沙发上,把脸埋在手臂间静了一会,忽然沉沉一拳砸在了地上。

    肉/体上的伤害仿佛能缓解此时此刻心如刀绞的痛楚,于是谢闻渊机械地一拳拳砸下去,直到筋疲力竭。

    月影西移,夜色越来越深,时间点滴而逝,这个姿势并不舒服,谢闻渊全身都有些发麻了,可是他不愿动,也不愿去思考任何事情,只是觉得伤心欲绝,仿佛疲惫的快要死了。

    于是他就一直这样趴在沙发上,中间还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会,但因为满腹心事,睡的不沉,因此隐约有些朦胧的意识。

    那无比真实的梦境,又一次出现了。

    梦里,还是这间别墅,还是二楼卧室外面的小厅中,他隐约听见卧室里有什么动静,于是走过去,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谢闻渊看到,有个人正把林雪旷压倒在床上侵犯,他怒不可遏,立刻过去阻止,天旋地转之间,却又发现,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

    他正两手攥着林雪旷的手腕按在床上,俯身看见对方脸上的痛苦与憎恶,那含泪的眼,那蹙紧的眉,那隐忍咬住的唇,他觉得心里很难受,但却赌气似的,动作愈发激烈。

    得偿所愿,却无法感到欢愉。

    这人的呼吸温度心跳都真真切切地被禁锢在怀里,却又那么虚无,每一回的强求都如同一场凌迟。

    越是亲密的接触,他就越是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厌恶,这一刻谢闻渊清晰地意识到,林雪旷恨透了自己。

    他吓得醒过来,才发现是梦。

    可为什么总是做这样的梦呢?而且每一回都如此的真实而清晰,就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

    黑暗中,谢闻渊缓缓皱紧了眉头。

    一直睡到半夜,林雪旷醒了。

    谢闻渊给他擦脸换衣服,甚至好像还亲了他,这些林雪旷都隐隐有一些感觉,但因为一切在上一世的生活中都曾经无数次地重复,实在熟悉的都要成为了一种习惯,因此林雪旷当时没生出任何警惕。

    直到清醒过来,他才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整个房间里黑漆漆的,林雪旷一转头,借着窗帘外面朦胧的月光,看见了床头柜上那盏藤球小夜灯,顿时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也难怪一向淡定如他都给惊成了这样,实在是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太、熟、悉、了。

    ——这是谢闻渊的房间。

    在这个房间里,林雪旷住过好一阵子,甚至不被允许出去,他们在这里休息、争吵、厮打、做/爱,周围的一切摆件,林雪旷即使闭着眼睛都知道位置。

    身下的床单是雾蓝色的,谢闻渊一直习惯只用这一种。他们在一起之后,床单经常需要换洗,但换完了还是这个颜色和式样。

    有一回林雪旷生生把床单给抓破了,谢闻渊抱着他去洗澡,出来之后又从变魔术似的在柜子里找了套一模一样的床上用品铺好。

    这么想来,他总说林雪旷倔,但其实自己才是那个特别认死理的人。以至于现在林雪旷去宿舍住了,看着自己的床不是雾蓝色的,还觉得挺不习惯。

    什么情况?林雪旷想,我这是又穿回到上一世了?

    太惊悚了吧!

    他伸手扭开那个藤球小夜灯,忽然想起来,这盏灯早就被他亲手给打碎了。

    好像是那天谢闻渊叫他去吃早饭,林雪旷不想吃,说看见他的脸就觉得犯恶心,上床的时候都不敢睁眼睛看身边的人是谁,谢闻渊就急了,过来捏着他的下巴,非让林雪旷把他看清楚。

    两人闹腾起来,林雪旷那时候法力被封了,身上没劲,顺手从床头上拿了一样东西去砸谢闻渊,就是这盏倒霉的小夜灯。

    反正他们就是这样,什么都能吵起来。一吵架,他是什么扎心说什么,一扎一个准,谢闻渊说不过他就动手。

    在这个熟悉的空间中,尘封的回忆被放出闸门,在虚空中一幕幕划过,竟然有那么多都无比的清晰。

    林雪旷在黑暗中静静地坐了一会,刚刚醒过来时的那种惊悸情绪也慢慢消退了。

    他不是又回到了上一世,而是再一次被带来了谢闻渊家里……

    想起来了,应该是因为昨天和黄婧杉的爸爸喝那场酒,最后被谢闻渊给扛回来了。

    幸好谢闻渊还挺识趣,没躺他旁边,不然林雪旷不保证自己能不能忍住不上手揍他一顿。

    ……不过,这倒也是个好机会。

    林雪旷掀开被子下了床。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他光着脚悄悄走到房门边上听了一会,外面没什么动静,现在正是半夜,估计谢闻渊也找地方睡觉去了。

    怕法力的波动反而惊动对方,林雪旷没敢在门上下封印,迅速回到床边,毫不犹豫地输入密码,拉开了床头柜上的最后一层抽屉。

    林雪旷知道这里是谢闻渊放一些重要文件和私密物品的地方,他们工作上的事林雪旷不感兴趣,谢家那些宝贝他上辈子也都看腻歪了,他想知道的,是对方关于七星雷火印那些说辞到底是不是真的。

    或者他上一世,到底隐瞒了自己什么,才会突然之间性情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