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玄学大师又在努力分手 > 正文 第12章 执念
    谢闻渊觉得自己的胸口像压着块大石一般,缓不过气来。

    在林雪旷提起他家境的时候,谢闻渊几乎想要伸出手去,紧紧地抱住对方,可是下一刻,林雪旷那疏离的神情又让他从心底生出一种针扎般的细密疼痛。

    这二十年来不惧生死不畏鬼神,如今竟有种近乎害怕的感觉。

    原来四年的时光,不仅仅是想念和痛苦而已,还偷走了他们之间的熟稔与亲昵。

    “行,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就当你真这么想。那咱们之间就是有误会,你不能单方面斩断我们的关系,我绝对不同意,除非我死。”

    谢闻渊用尽最大的耐心,好声好气地说:“我从没想让你当跟班,我一开始就是想和你交朋友。我——”

    我喜欢你。

    你真的不知道吗?

    曾经无数个暧昧而又甜蜜的瞬间里,你真的没有动过心吗?

    林雪旷冷冷地说:“但我从没想交你这个朋友,我并不欣赏你的为人。你总是一厢情愿。”

    他每句话都像直接拿刀往谢闻渊心窝子里面捅,气得他整个人都在哆嗦。

    没见的时候天天惦记这个人,跟林雪旷重逢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谢闻渊又觉得自己打出生这二十来年的气都给受完了。

    ——要是天天这么气,他估计也活不了几年。

    谢闻渊总算忍无可忍,怒极反笑,突然站起身大步走过去,一把攥住林雪旷的手腕,将他从椅子上扯起来。

    四年来的再一次触碰,掌中的触感微凉而细腻,令他心底波澜微漾,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最后问一遍,你说的是真心话?”

    他这样近乎强迫的动作,让林雪旷想起一些过往的不堪,只觉嫌恶,脸色也冷了:“骗你没好处吧?”

    谢闻渊冷笑道:“你对我倒是坦诚,说骗就骗,说扔就扔,那你知不知道你的每一句话我都会当真?我牵挂你四年——”

    林雪旷毫无诚意地道:“哦,我很抱歉。”

    他想了想,又解释说:“我没出事,也没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其实家里亲戚发财了,送我出国上大学。当时怕你要联系方式过去找我,一旦缠上来又不好摆脱,所以我就悄悄走了。这四年过的还挺舒坦的。”

    恼怒到了极点的时候,只觉得满腔怒火都凝在胸中,耳边嗡嗡作响,甚至全身上下都产生了一种细微的麻痹感。

    偏生在这种时候,林雪旷的手腕在掌中挣动时的触感异常清晰。

    他总是想一次又一次地摆脱和抛弃自己!

    谢闻渊恨不得将他揉碎在自己的血肉里,目光扫过时,却无意中发现指下的皮肤已经被攥的泛红,想来应该是弄疼了他。

    转瞬间,心底思绪千回百转,手上的劲却本能地松了,同时,林雪旷也已经将谢闻渊重重甩开。

    林雪旷现在可不是上一世那个被封了功力后任人摆布的病秧子,他说这些话也不无挑衅之意,早做好了两人狠狠打上一架的准备,但谢闻渊竟然轻易就松了手。

    对方胸口起伏,只是沉冷地望着他,那目光看久了,又仿佛极是伤心难过一般。

    林雪旷淡淡将目光垂下,瞧着地上阳光脉脉流动的影子。

    他自语一般地说道:“谢闻渊,你不信我的话,只是无法接受这世上有什么是你得不到的,是吗?”

    谢闻渊没说话,忽地转身一脚,将自己方才坐的椅子踹翻在地。

    轰然巨响之后,整个房间里一片寂静。

    须臾,谢闻渊转过头,用手指点着林雪旷笑了笑:“算我白认识你一场。”

    林雪旷抱着手一脸冷漠,不等他再说出什么更加伤人的话来,谢闻渊已经扬长而去。

    门在他身后重重摔上,整个办公室的四面墙都跟着一震。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被气跑了。

    但林雪旷突然想起来,这好像应该是他们的审讯室……

    正在这时,门又被“哐当”一声推开,谢闻渊重新折了回来。

    林雪旷看着他。

    谢闻渊探身从林雪旷面前拎走了那杯惨遭嫌弃的奶盖乌龙。

    “不好意思,落了东西。”他皮笑肉不笑地说,“这是我给我自己买的,我爱喝。”

    说完之后,身边又是一阵风,可怜的不锈钢门再次发出了震天一声响。

    林雪旷:“……”

    他心中也不知道是释然还是感慨,慢慢地将手肘拄在桌子上,才回手撑住额头,按了按两侧的太阳穴。

    跟谢闻渊那点私人恩怨先放一边,现在他得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

    作为持有正规天师级道士证的人,林雪旷对这当中的程序也很了解,这种案件一般都是由特别小组和术士共同处理,最后查出来的真凶,人归阳间,妖魔鬼怪自然就是术士负责镇压超度。

    目前看来,他们请来的人就是谢闻渊。

    但谢闻渊过来是抓凶手加上处理冒牌七星雷火印的,林雪旷的目的则是尽快找到祁彦志的魂魄去向,再顺着寻找那名贩卖法器的算命先生。

    合作就算了,希望这帮人的到来不会影响他的行动……或者可以用点手段。

    “当当当。”

    听见敲门声,林雪旷转头,只见一个打扮利落的年轻姑娘走了进来,跟他离的远远的,就站在了门口。

    她看着林雪旷的那双大眼睛里,蕴含着警惕慎重还有一点点敬畏的复杂情感,说道:“同学,你可以先回去了,但是如果有后续调查的话,这边可能还会随时联系你。希望你能够保持手机畅通。”

    她也是特别小组的成员,掌握一点粗浅的家传法术知识,被派来给谢闻渊打下手。

    林雪旷身上的巧合太多,本身又通术法,怎么看都算得上是可疑人物,而且危险性很大,不好说在两起凶杀案中起了什么作用。

    再加上他刚才的丰功伟绩,这个帅哥,居然能两次差点把没人敢惹的谢顾问气死还毫发无伤,说明他的战斗力难以估计,这样一想更可怕了!

    看到这姑娘,林雪旷很快有了主意,微微一笑,说道:“好,一定配合。”

    他将纸杯里的水一饮而尽,仰头时指尖不经意在水面上轻划了一下,然后随手把纸杯捏扁,站起身来冲对方点了点头,语气柔和。

    “各位辛苦了,那我现在先回宿舍,有事随时联系。”

    他实在是个极好看的男子,那容貌仿佛灼灼发光似的,一笑使人忘忧。

    年轻姑娘又有点不好意思:“没事,慢走。”

    林雪旷笑着向门口走去,与对方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抬起手,废弃的纸杯从那姑娘身后划出一道弧线,落进了教室一角的纸篓里。

    几滴水滴在她散在身后的长发上面,瞬间蒸发成一股白烟,袅袅散去。

    谢闻渊也确实是气的昏了头,摔门而去之后大步走到楼下,才想起来那明明是他的办公室,要走也应该是林雪旷走才对。

    但他这时也不想回去,拎着那杯愚蠢的奶茶在教学楼门口踟蹰片刻,慢慢走到了操场上。

    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不远处的绿茵场上有几个学生正在踢足球,谢闻渊靠着操场前的单杠看了一会,将吸管插/进/去,喝了口奶茶。

    他和林雪旷的口味不太一样,一直不怎么喜欢这种甜兮兮的东西,眼下不过是为了平复心情,结果还是觉得不好喝,倒把吸管上咬出了两个牙印。

    也大概是情绪的原因,褪去方才的暴怒,能清晰地感到心中的疲乏与疼痛。

    他身边的地面上,单杠投下的阴影逐渐扩大,凸起,变成了一个人的形状,出现在谢闻渊的面前。

    谢闻渊倒不惊讶,面上掠过一丝冷意,淡淡地说:“能见光了,本事见长。你什么事?”

    阴影慢慢舒展开来,头一次在他面前挺直了腰:“你应该很清楚,我的出现,代表着你现在的软弱。”

    “是么。”奶茶杯在谢闻渊的手中转了转,“所以呢?”

    即便如此,他也依旧保留着让对方绝对臣服的实力,这一点双方都心知肚明。

    阴影有些恨恨,冷哼了一声,却稍微放缓了语气:“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不做。”

    阴影自顾自地说道:“用我最想要的东西,交换你最想要的东西。”

    不等谢闻渊说话,只见他将双手抬起,两人的中间逐渐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影像,随即影像凝成实体,幻出一副绝美的容颜。

    谢闻渊的目光定住,仿佛忘记了呼吸。

    阴影看见他的反应,显得有些得意:“我已经掌握了幻化出身体、性格和交流能力的法术,只要你解除我们之间的主奴契约,他就是你的。而且……比你那一个更加驯服乖顺。”

    他的声音放轻,带着诱惑:“只要你想,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谢闻渊不置可否:“你做的这么像,观察多久了?”

    阴影有些得意:“从你见到这个人开始。我就知道你一定想得到他,这笔生意做不做?”

    谢闻渊似乎被迷住了,他微微抬起手,像是要去摸面前那个“林雪旷”的脸:“如你所愿,这份主奴契约可以解除了。”

    他的目光上移,落在阴影的脸上,欣赏他一瞬间的欣喜若狂,然后,恶劣地将五指收紧。

    阴影感到身上的束缚似乎放松了,他尚未来得及感受自由的甘美,紧接着四肢百骸便传来一阵剧痛,随即生生炸裂。

    “你竟然——”

    不等他暴跳着将后面的话骂出口,阴影连带着他制造出来的幻象,便已经同时消散在了空气中。

    假的就是假的,脆弱的不堪一击。

    谢闻渊若无其事地收回手,笑了笑:“凭你看他看得这么仔细,就已经该死了。”

    从唐朝开始辗转至今,谢家作为驭灵世家,一直世代压制着数量颇为巨大的鬼奴,这是他们的武器,却也是危险的来源。

    只要内心产生动摇和脆弱,或是掌控力不够强大,这些鬼鬼祟祟的生物,就会无孔不入地冒出来,试图进行反噬与逃离。

    可以说,占有与控制的欲望,是他与生俱来融于血脉当中的本能,这些东西想要挑衅,纯属活够了。

    但这么一打岔,谢闻渊的心情倒也稍稍平复了下来。

    认识这么久了,他头一次不明白林雪旷在想什么,也分不清他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就像他说的,以林雪旷的倔强和骄傲,不应该是一个会因为外部的某些压力而轻易改变的人。但他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拿这种事开玩笑。

    毕竟要是按照林雪旷的说法,他之前的不辞而别,重逢后的冷若冰霜,便都能解释的通了。

    可过去那些共度的点滴,难道又真的就都是谎言吗?

    ——林雪旷同意和接纳他的靠近,不过是因为他的身家背景,是因为被他纠缠会很麻烦。

    谢闻渊知道林雪旷家境不好,但偏偏相貌成绩十分出众,曾经因此遭到过很多刁难,生活也过的艰辛。

    但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样委曲求全,心中的不满也这样多。

    或许林雪旷所经历的,要比自己所知道的更多更苦,自己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可以去怪他呢?

    归根究底,是因为世上缺德的人太多,见到别人贫穷就落井下石,见到别人优秀就心生嫉妒;

    是因为自己关心不够,只顾着喜欢他,却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丝毫不懂得体谅和换位思考;

    是因为那家奶茶店不思进取,这么多年连推陈出新都不懂,配方还是一股子香精味,谁要喝!

    谢闻渊抬手将奶茶扔进了垃圾桶。

    总之,林雪旷肯定没错,有错的都是别人。

    就当他说的是真的好了。但他当初根本不喜欢自己,不代表他以后也不会喜欢自己。

    他要做的事情,放弃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的,只要汲取教训,继续努力,一定可以打动对方。

    最起码现在能见到人了,比起从前那种遥远无望思念着的日子,已经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了不是吗?

    事情要一步步来。

    谢闻渊给自己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