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祝以梨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瞬间。

    眼神相交的那个瞬间,她脑袋一片空白。

    周围的一切仿佛叠了一层虚化滤镜,所有的一切都在渐渐模糊,只有眼前的封亦清晰具象。

    紧贴的嘴唇似乎失去了知觉,但交错的鼻息仍在提醒这个亲吻的真实性。

    淡淡的,一个带着薄荷凉意的吻。

    祝以梨仿佛灵魂出窍一般,呆呆得盯着封亦。

    她咬着饼干的牙齿,不经意间用力。

    随着饼干被咬断,掉落在桌上的空盘里。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随即传来。

    祝以梨这才如梦初醒。

    她慌忙往后撤了两步,用手指着瓷盘,“饼干掉了。”

    她的眼神飘了飘,刻意避开了能与封亦对视的路线。

    从睁眼到撤退,整个过程不过三秒。

    但依旧逃不过眼尖的弹幕们。

    友友们,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没眼花吧???

    这是亲到了吧!亲到了吧!亲到了吧!

    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要买一个能放大屏幕的手机

    我压一百个凤梨绝对亲到了!!!

    那个距离还亲不到,我就去杀了节目组啊啊啊啊啊

    不过就几秒,好短啊呜呜呜呜

    来人,拿我82年的胶水来,把他俩的嘴粘一起!给我亲个够!

    过年了过年了过年了

    弹幕一片锣鼓喧天,就差当众放鞭炮了,而两位当事人却从那之后开始了装不熟模式。

    当然主要是祝以梨在装。

    直到工作人员量完他们剩下的饼干,两人再没有一句对话。

    短短几秒的小插曲,屏幕前的几位都没能注意到。

    游戏结束,主持人一心关心几组嘉宾最后的分数与排名,也没注意到凤梨夫妇间微妙的气场变化。

    在本轮游戏中,排名第一的嘉宾将获得10分,第二获得4分,而最后一名的嘉宾只能获得2分。

    很快三组嘉宾最终的成绩都交到了主持人手上。

    在经历过一次冲击后,是否会获得最终惩罚对于祝以梨来说,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都和封亦在大庭广众下亲到了,去个鬼屋又能怎样呢!

    此刻的祝以梨已经能做到波澜不惊地等待结果宣布了。

    而往往当你没有期待时,结果也会给你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主持人拿着题词卡在一顿故弄玄虚,吊人胃口之后,公布了最终的结果结果。

    最后一轮游戏里,第一名当然是当之无愧的天意夫妇。

    而凤梨夫妇则依靠着这个意外之吻占据了第二的位置。

    至于梦幻夫妇,最后还是顾忌这各自的粉丝,在很安全的距离就咬断了饼干,心甘情愿成了最后一名。

    最后综合三轮成绩,天意夫妇以20分的最高分成为这次情侣默契考验的第一名,凤梨夫妇以16分次之,年龄最小的梦幻夫妇以12分的分数垫底,也含泪收获了鬼屋一日游的体验券。

    至此,《恋爱观察》的第二期直播全部结束。

    节目结束没多久,祝以梨就收到了何暖发来的“祝贺”短信。

    是阿冰不是阿暖:恭喜恭喜,再次喜提热一

    是阿冰不是阿暖:你最近这热度还让不让其他女明星活了

    大梨子:……

    大梨子:这福气给你你要吗?

    何暖那头顿了一会,才重新发来消息。

    是阿冰不是阿暖:我还是算了吧,我可没你这么吊的老公

    祝以梨手指一顿,有些心虚地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封亦,发现他没在看自己后,才重新低头打字。

    大梨子:我现在好尴尬,怎么办?

    何暖心领神会。

    是阿冰不是阿暖:不就打个啵,你连床都上过了,还怕这个?

    是阿冰不是阿暖:等等,你不会一个把持不住,伸舌头了吧?

    几个月前那场意外的零碎回忆再度浮现在祝以梨脑海。

    救命

    祝以梨用力甩了甩脑袋,企图将这些记忆驱逐出脑海。

    大梨子:

    大梨子:伸个鬼啊,你能不能把脑子里那些带颜色的都去去干净

    大梨子:当初是喝醉了,现在清醒状态,完全不一样好不好

    何暖又想起了之前祝以梨喝醉酒,被封亦接走时的情景。看起来喝醉酒之后的状态确实挺不一样的。

    她回复道。

    是阿冰不是阿暖:那你说说,你现在什么感觉?

    祝以梨握着手机,仔细体会了一下。

    大梨子:就是有些尴尬,有些空虚,不怎么想说话,仿佛整个世界都与我无关了。

    何暖很快发来回信。

    是阿冰不是阿暖:姐妹,听你这描述,感觉你像是进入了

    大梨子:什么?

    祝以梨有些好奇地盯着屏幕,等待何暖发来的答案。

    也许何暖真有能让她摆脱这种状态的方法。

    几秒后,她的聊天屏幕上跳出了何暖发来的回复。

    是阿冰不是阿暖:贤者时间

    祝以梨:“”

    短期内,她都不想和何暖聊天了。

    ……

    ……

    祝以梨刚放下手机,眼前就出现了封亦的身影。

    他面对着她站在不远处,额发垂在眼前,投下一小簇阴影,衬得他本就精致的五官愈发立体。

    实在是一张太过漂亮的脸蛋。

    祝以梨竟然看得有些呆了,还是封亦开口才将她的神思拉了回来。

    封亦:“在聊天?”

    祝以梨轻声嗯了下,她将手机反扣,“聊完了,有事?”

    封亦点了点头,“我们谈谈?”

    -

    两人移步到了民宿二楼的阳台边。

    盛夏傍晚,橘红色的霞光在天际大片晕染,湖边清风拂过,将落进湖里的余晖打散,漾出淡金色的波光。

    在人烟稀少的度假民宿,祝以梨和封亦靠着阳台,相对而立,身后是葱郁的芭蕉树叶。

    “你想谈什么?”祝以梨鼓起勇气对上封亦的眼睛。

    封亦的眼睛闪了闪,“关于今天下午那个吻”

    他还没说完就被祝以梨打断,“没关系的,玩游戏嘛,为了赢,擦擦碰碰都是很正常的。”

    她一脸大度与不在意的表情,仿佛真的只当是一场游戏意外而已。

    “安拉,又不是没拍过吻戏,真的没关系的。”像是为了增加可信度,她甚至上手拍了拍封亦的肩膀。

    俨然一副好拍档的模样。

    拍吻戏?

    她居然把下午那个吻归结于和拍戏时的吻戏同个水平。

    封亦简直要被她气笑。

    放在以往,对话到这个地步,封亦一般就让她去了。

    但此刻,前不久李道长对他说过的那段话,开始在他心头浮现。

    他是不是该再主动一些

    “可是我”封亦正想要说,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还未出口的话。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见他有事要谈,祝以梨很识相地想要离开,在她转身之后,却被封亦一把扣住了手腕。

    祝以梨疑惑,抬眼看向封亦。

    封亦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拉住她,朝她做了个“等一下”的口型。

    祝以梨只能停下步子,等封亦接完电话。

    封亦这才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一句,“哥,找我有事?”

    哥?

    祝以梨蹙眉。

    能让封亦直接去掉姓名直接喊哥的人,怎么想也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他亲哥。

    封彦。

    每次这两个人凑在一起,祝以梨便不免有种隐隐的吃瓜感。

    虽然看上去两兄弟关系一直不错,但自认知道真正内情的祝以梨总有一种自己才是真相帝的错觉。

    此刻,她的表情不免又开始跃跃欲试起来。

    封亦看着祝以梨那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默默蹙起了眉头。

    电话仍在继续。

    “回老宅吃饭?”封亦对着电话道:“你等会儿,我问一下。”

    说完,他将手机移开,对着祝以梨问了句,“后天有空吗?我哥让我们回老宅一趟。”

    祝以梨小幅度点了点头。

    为了拍这个综艺,小元很早就把她这段时间给空了出来。

    最近她就是个大闲人。

    封亦嗯了声,再度拿近手机,“有空,我们会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