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17章 第十七章
    道院建在湖心中央,需要穿过一条长长的石板桥才能达到。

    石板桥有些窄,年岁也长,边缘已经爬满了青苔。

    人走在上面,也不由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封亦走在后头,看前面的祝以梨在大太阳下三步一挪,两步一移,那堪比乌龟的速度,有些看不下去。

    他上前几步,右手从祝以梨腰侧往前伸,从她胳膊肘处传过,抵达她的眼底。

    封亦张开五指,手心向上,“手给我。”

    祝以梨一愣,止住了脚步,后背也因此贴上了封亦的前胸,一股热流瞬间从她的后背四散到身体各处。

    她的身体僵了僵,低着头盯着面前那双玉骨般的手,干巴巴地回道:“干嘛。”

    封亦没在废话,直接去捉她的右手,抓住后又将两人的手变成十指紧扣的姿势,握了握,“这样就不会怕了。”

    祝以梨的后脑勺贴在他的胸前,封亦说话时的气息不免吐在她耳朵上,痒痒的搞得她莫名有些害羞。

    右手掌心源源不断传来封亦的体温,她不敢再有动作,轻声哦了一下,就机械般往前走。

    身后突然有了支撑,最后那半条路,祝以梨想着背后的封亦,倒是真没有一开始那么瞻前顾后,小心翼翼了。

    两人很快走过石板桥,到达道院门口。

    直到这时,祝以梨才仿佛扔烫手山芋一般,甩掉了封亦的手。

    她稳了稳神,抓了抓自己的手,“天好热,手上怎么全是汗。”

    隔了半天,又低头加了一句,“不过,还是谢谢你。”

    封亦挑着桃花眼,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走吧,先进去。”

    我去我去我去!!!这什么啊!

    封亦开大了!!!

    亦神男友力max

    谁说我cp不甜的!简直要甜哭我了

    今天怎么会持续发糖啊,我好惶恐

    道院门口,站着一大一小两人,看样子已经等候许久了。

    大的那个是道院的道长,看上去大概三四十的年龄,穿一身深褐色的麻布道袍,脸上留了撮小胡子。

    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徒弟,看着只有十七八的年岁,同样穿着一身道袍。

    拍摄前,节目组已经和道长打过招呼,道长同意拍摄,但没想到居然还会亲自前来迎接。

    道长自称姓李,和他小徒弟目前是道院里唯二的人。人少庙破,为表诚意,所以亲自来门口迎接他们。

    在道长的带领下,两人从门口开始参观,一路到各个神殿,连路旁路过的几株树,道长都没忘讲解。

    有几次介绍时,道长甚至略过他们,直接对着摄像机开始滔滔不绝。

    这下,祝以梨算是明白了。

    合着这位道长是借节目打广告来了,怪不得一开始这么热情。

    在道长热情洋溢的讲解中,几个人来到了后殿的一座神像前。

    这座殿宇比起前头几座,光线更暗,温度更低,甚至要开着灯才能看清里头的陈设。

    祝以梨本就对这些神佛鬼怪有些毛毛的,她一边在心里重复默念,“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一边跟着道长参观过去。

    就在这时,一团黑影突然从大殿后头窜了出来,速度极快,还没看清待人看清就瞬间从门缝里消失了。

    大家毫无防备,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节目组里几个胆小的女生更是直接叫出声。

    众人惧是一慌,还未等平稳好心态,殿内滋呀一声,照明设备又是骤然一灭,四周瞬间陷入昏暗。

    两件事件接连发生,大家也无法保持镇定,现场各种脚步声,尖叫声乱作一团。

    只剩李道长还在尽量维持现场,大声呼喊,“大家别怕,跳电而已!!”

    一片混乱中,封亦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拉祝以梨,至少把她护在身后还能安心一点。

    可祝以梨那是会乖乖给封亦摆弄的人。

    灯灭的一瞬间,她就看准了窗口还漏着点光的位置,打算直接跑那儿躲起来。

    所以,当封亦伸手准备去捞她的时候,直接被她反手一堆,推开了。

    踉跄几步后,封亦没料想到祝以梨还会反抗,不设防的他直接被祝以梨推倒在了大殿中央跪拜用的蒲团上。

    黑暗里,封亦在蒲团上坐起,曲起半条长腿,单手撑额,望着祝以梨一下子消失不见的背影,有些无奈的留下一串省略号。

    “”

    而祝以梨则东躲西扭地一路躲过各种障碍,顺利达到了她一开始认准的目的地,又在昏暗中摸到一根柱子类的物体,也没管三七二十一就被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几秒后,在李道长扯破喉咙的嘶吼里,他的小徒弟终于摸准位置,站在了电表箱前面。

    随着他轻轻将跳闸的总闸往上一扳。

    “嘎哒”一声之后,整个大殿总算恢复了光明。

    经历了一番兵荒马乱,大殿里的情景可以算得上是混乱又搞笑。

    因为摄像大哥的壮硕体型,黑暗中好几个瘦弱的工作人员为了寻求安全感,全都挂在了他身上,导致刚恢复的直播间镜头,一开始就堵了几堵人墙。

    镜头晃动着,看不清人。

    在摄像大哥挥手将人赶跑之后,镜头总算变得开阔。

    又转了半圈,摄像大哥找到了大殿中央,正曲腿坐在蒲团上的封亦。

    所以说大帅哥之所以是大帅哥。

    即便在这样窘迫的时刻,哪怕是坐在一个蒲团上,封亦撑头坐着的姿势,都像是在拍杂志画报,整个镜头都像被净化了一样。

    找到封亦后,摄像大哥继续努力,镜头再度往左转了四十度。

    抱着扫帚站在窗口的祝以梨出现在直播间观众面前。

    她抱着扫帚的表情有些呆萌,脸上的惊色还未完全褪去。

    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喷了,祝姐是喜剧人吧

    怎么做到一个在中间,一个在窗口的?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doge

    xswl,我就知道甜不过五秒

    怎么回事?夫妻两瘫地上的那个神色自若,站窗边的却惊魂未定,你们确定没互换吗?

    每日离婚1/1get

    不过我还想再赞一句,这两人的脸也太能打了,这么狼狈的环境,我都想疯狂截图,太好看了!

    李道长望着一片狼籍的大殿,原本一直在叭叭个不停的小嘴也少见的沉默了片刻。

    大殿安静了一瞬,李道长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纯属意外,纯属意外啊!大家没被吓着吧?”

    他伸手扶起封亦,又对着镜头解释道:“这绝对是个意外,跳闸只是小概率事件,我们道院鸟语花香,避世人间,是特别适合游玩欣赏的!”

    在场其他人默默留下两滴冷汗。

    这哥们广告意识也太强了,这道院是多缺香火钱……

    李道长发现自己又有冷场趋势,立马招来小徒弟,耳语了两声,然后朝着其他人道:“时间不早了,各位也该饿了吧?我们移步隔壁用斋饭吧?”

    小元给攻略的时候,道院这一项里确实备注了可以选择在道院里用素斋。

    素斋。也就是说明这顿饭没有肉吃。

    祝以梨有一点点不开心,但想想又懒得再找其他地方解决午饭,就当顺道减肥,便跟着去了。

    吃斋饭的地方在后头的一个偏厅里。

    为了方便直播,祝以梨和封亦被单独分在中间的桌子上,面对面而坐。

    一下子要被这么多人围观自己吃饭,祝以梨一开始有点不自然,但毕竟当了这么多年演员,对镜头并不陌生,不一会就调整好了状态。

    她挺着背,端正坐好,等待上菜。

    道院一共就两个人,斋饭自然也都出自这两人之手。

    隔了几分钟之后,李道长就和他徒弟端着还冒着热气的饭菜过来了。

    不得不说,这李道长看着人不太靠谱,饭做得还是不错的,几道普通的素菜也被他做得香飘四溢,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而且每道菜给的量虽然不多,但都摆放的事十分精致,很对祝以梨这个颜控的胃口。

    她美滋滋地看了眼餐盘,准备开动。

    就在这时,她发现其中一道菜里夹杂了她最讨厌的胡萝卜。

    她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怎么了?”一旁的封亦见她这副表情,开口问道。

    祝以梨戳着盘里的胡萝卜,打算把它们全都挑出来,“没什么,讨厌胡萝卜而已。”

    封亦看了眼已经被她戳了好几个洞的胡萝卜,默默开口,“你悠着点,小心被骂浪费粮食。”

    祝以梨抬头刚想回嘴,就听到一直站在中间的李道长对大家说道:“大家也知道,勤俭节约一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即便到了道院,我们也不能丢,所以在我们这吃饭是不能浪费粮食的,必须全部吃完。正是如此,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一开始给的量都不多,如果缺,您可以来补,但绝对不能剩下!”

    祝以梨:“”

    封亦这嘴是真开了光的吧?这都能说准!

    封亦看着祝以梨僵在原地有些生无可恋的表情,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祝姐好惨

    我也不喜欢吃胡萝卜啊!!!

    封亦偷笑被我发现了

    祝姐的白眼已经在准备中了

    没肉就算了,还要吃讨厌的胡萝卜,是我我崩溃了

    就是说祝姐身上是有那么点节目效果在的

    在封亦幸灾乐祸的笑声里,祝以梨慢吞吞拿起筷子,开始解决午饭。

    在终于把其他菜都解决完了之后,祝以梨终于开始攻略胡萝卜这座大山。

    她紧闭双眼,捏着鼻子,快速塞了一块进嘴里,没嚼两下,就咕咚吞下了肚。

    但她的表情还是扭曲地仿佛吃了什么毒药一样,同时飞快拿起手旁的矿泉水,猛灌了几口。

    封亦在一旁看着她的操作简直要被惊呆,一口胡萝卜都被她吃出了英勇服义的感觉。

    看她吞咽的十分艰难,好半天才解决了两块。

    封亦还是于心不忍,他把自己的餐盘推过去。

    “别吃了,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