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13章 第十三章
    封亦鲜少会在外人面前这么亲密地表达情绪,周围几个人听到这声称呼,都是一惊。

    待起初的惊讶褪去,何暖脸上多了玩味。

    而孟絮初的脸上表情就显得有些僵硬了,她着实没想到封亦会出现在这里,亲自来接祝以梨回去。

    而且私下,竟然还会喊如此亲密的称呼。

    她慌忙站起身,柔声道:“前辈,你怎么来了?”

    封亦却仿佛没有看见她一样,视线专注在正在玩着他的手的祝以梨身上。

    沙发上已经彻底晕圈的祝以梨却捕捉到了孟絮初这句话,她甩开面前的手,大着舌头道:“谁来了?”

    封亦固定住她左摇右晃的脑袋,“你老公来了。”

    他的视线顺势往下,恰巧看见了祝以梨后背露在外边的那一大片莹白的肌肤。

    室内空调打得很低,祝以梨喝了酒毫无察觉,还在一晃一晃地扭动。

    封亦微微皱眉,脱下自己身上的休闲外套,套在她身上,拉链一拉到顶,直接把她裹了起来。

    醉鬼祝以梨一边挣扎一边嚷嚷,“你骗人,我老公才不会来呢!”

    封亦没给她反抗的机会,直接顺着后衣领把她一把提溜起来,好整以暇道:“他为什么不会来?”

    “因为”祝以梨脸上已经出现了醉酒后的红晕,她打了个酒嗝,缓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开口道:“因为他要忙着打怪兽啊!”

    打什么怪兽?他又不是奥特曼。

    原本还噙着笑看醉鬼表演的封亦闻言,瞬间脸一黑,直接一把把她扛到肩上,“对,你老公来收复一个叫祝以梨的醉酒怪物来了!”

    祝以梨瞬间一个天旋地转,原本就晕乎的脑袋更加迷糊。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成了趴卧在封亦肩头,双脚离地的姿势。

    这样毫无安全感的姿势,让她不由开始挣扎。

    只可惜男女力量悬殊,她完全拗不多封亦,很快便累了,几下之后便放弃了挣扎。

    双手软弱无骨地垂着,整个人就这么靠在他肩头,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

    何暖在一旁欣赏半天这两人的神奇操作,顿时有些失语。

    见封亦要走了,她才好心建议说,“那个封亦,你要不换个公主抱?”

    这个扛麻袋的姿势也太简单粗暴了。

    封亦把肩头上的祝以梨往上颠了颠,“她不老实,这个姿势保险。”

    何暖:“”

    祝以梨你在你老公那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封亦扛着人型“麻袋”对着何暖道了句谢,“这家伙今天晚上麻烦你了,我们先走了。”

    封亦原本在楼上和几个朋友小聚,朋友里头就有何暖他哥,何其安。

    聊天过程中,何其安顺口提到今天楼下是有柏麓宴后的私人聚会的时候。正巧,何暖这时还打了电话过来问他事情。

    封亦知道何暖是祝以梨的朋友,便顺便问了问祝以梨的情况,得知她也在楼下,还喝了点果酒后,便提出下来看看。

    不为其他,他对祝以梨那点三杯倒的酒量可太了解了。

    没人在一旁拦着,这会肯定是晕了。两人再怎么说也是夫妻,于情于理都得来看着她。

    下来之后,果不其然,收获了一个小醉鬼。

    但在祝以梨身旁看见孟絮初,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倒也不是自恋,但封亦在娱乐圈时间也不短了,有时候对某些信号不说十分敏感,但也是有些意识的。

    从合作之前那部电影开始,他就感觉这姑娘对他可能有些不太正常的感情。

    这次在祝以梨身边看见了她。

    这微妙的时机和场合,让他不得不多想。

    如果孟絮初对祝以梨那个一根筋说了些什么模棱两可的话

    他不敢在想下去。

    为了再次提醒孟絮初自己的已婚身份,他趁着祝以梨醉酒神智不清,直接喊了她一声老婆。

    希望能借此彻底斩断孟絮初那些不该有的想法。

    孟絮初应该认清,封亦只会是祝以梨的老公。

    车开到半路,醉鬼终于有些醒了过来。

    祝以梨看着周围陌生的内饰,扶着脑袋,有些蒙圈,“这是哪儿啊?”

    封亦一边开车,一边冷笑了一声,“我车上。”

    祝以梨猛然转头,才发现身旁还有一个人。

    她努力揉了揉眼睛,“封亦?”

    “怎么?看到我很失望?”趁着红灯,封亦转头淡淡瞥了她一眼。

    祝以梨在副驾驶上扭了扭身子,四处张望了一下,“我们要去哪?”

    但还没等封亦回答,她又很快想了起来,“不对啊,我之前不是和何暖在柏麓的聚会上吗?”

    还行,好歹喝醉酒不会断片。

    “我和何其安他们正好在楼上谈事情,何暖打电话来的时候,顺嘴问了你。”封亦简单解释了一下。

    祝以梨听完,哦了一声,便埋头不说话了。

    好丢脸啊,怎么又在封亦面前喝醉了……

    深夜,路上空荡荡的,只有引擎声和隐约的虫鸣交相呼应。

    车里什么都没开,更是安静得过头。

    这样的安静持续了好一段时间,直到封亦开口问了句,“你认识孟絮初?”

    祝以梨原本正在扣手指玩,听到这话诧异地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封亦,“不熟啊,怎么了?”

    她眼神里带上了一丝探究的神色。

    封亦:“没什么,接你的时候看她坐你旁边,以为你们有什么交情。”

    “我和她能有什么交情,说起交情你这个合作过的前辈才该是大大的有吧!”提到孟絮初,祝以梨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带上了酸味。

    “我和她也不熟,总共也没几场对戏。”

    “真的?”祝以梨有些不信,“那之前采访里她还说你很照顾她的呢!”

    “这些不都是采访套话吗?这你都信?”封亦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一样说道。

    祝以梨也知道这种事封亦没必要对她撒谎,于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封亦在一旁等了半天,见祝以梨没了下文,又再次问了句,“所以,她为什么坐你身边?”

    说起这个,祝以梨终于想起孟絮初刚来找她是,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源自哪里了。

    明明是何暖和柯宁希之间的矛盾,孟絮初不找何暖,找她道个鬼的歉啊!

    “她挺奇怪的,就聚会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何暖遇上了她和柯宁希了,何暖和柯宁希有矛盾,就吵了几句嘴。结果后来孟絮初突然跑来说要替柯宁希向我道歉,你说是不是有些奇葩?”

    封亦在一旁听着,很快弄清了来龙去脉。

    祝以梨这个迟钝鬼,孟絮初只是想找个理由接近她而已,道歉不过由头罢了。

    看来孟絮初果然还是有些想法。

    “既然奇怪,以后就少理她。”封亦嘱咐道。

    祝以梨乖乖哦了一声。

    想起何暖与柯宁希,她不由又八卦了起来。

    她好奇地对着封亦道,“我想问你个问题!”

    封亦:“你说。”

    祝以梨:“你和何其安不是朋友吗?你觉得他和柯宁希是真的假的?”

    祝以梨现在真是对这个问题好奇炸了。

    封亦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工作很忙的男人,平时很少会去关注这些八卦,他倒真不知道何其安还和柯宁希有什么联系,他默默回了句,“他两有关系?”

    这回答直接要把祝以梨气吐血,她扶额无语道:“你怎么连自己朋友的感情生活都不关心啊?”

    封亦理直气壮回道:“应该关心?”

    祝以梨气晕,“算了,和你们这种直男没话讲。”

    封亦:“”

    他侧头看了眼,斜靠在窗边,一脸气鼓鼓的祝以梨,想了想回道:“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真假,但我感觉,何其安不像是有女朋友的样子。”

    祝以梨果然又兴致勃勃凑了脑袋过来,“怎么说?”

    封亦绞尽脑汁思考了一会,最后吐出了一个万能答案。

    “直觉。”

    祝以梨:“”

    我可去你妈的。

    -

    回了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

    祝以梨整理完自己后,果断投向了床的怀抱。

    果然,辛苦了一天,躺在床上,放松全身的时候才是最幸福的时候。

    封亦洗漱完回来,看到的就是祝以梨美滋滋地呈大字状躺在床上,舒服地直哼哼的一幕。

    他轻声笑了一下。

    这笑声在静谧空间里,显得格外明显。

    祝以梨果断睁眼,收拢手脚,白了他一眼,“笑什么笑。”

    封亦没说话,举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就在自己那头躺了下来。

    “下期直播主题已经出来了,你知道吗?”封亦靠在床头,低头看身旁的祝以梨。

    祝以梨侧着身子,躺在一旁,专注刷手机,“知道,夫妻旅行嘛!”

    关于这主题祝以梨完全没意见,只要不要再憋在家里录,她都可以接受。

    封亦嗯了一声,“但我明天开始要去外地连续路演,到时候直播的旅行目的地,我们可能要分开去,到地点再汇合了。”

    祝以梨巴不得多点自己独处的时间,“那不是挺好。”

    封亦默了默,“你到时候别出岔子就行。”

    祝以梨放下手机,抬头瞪了他一眼,“我有这么不靠谱嘛,你别诋毁我。”

    封亦侧身躺下,“只是根据以往经验作出的合理推测而已。”

    祝以梨:“”

    这时候的祝以梨还十足无语,而等到第二天睡醒,祝以梨收到助理发来的后,再次回忆起昨天晚上这场对话时。

    她唯一的想法是,封亦身上大概是存在了什么逆言灵系统或是乌鸦嘴系统的吧。

    不然怎么能他昨天晚上刚说完,第二天岔子就落在了她头上。

    这嘴真是给封亦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