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11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祝以梨今天穿的是一身银灰色镶钻鱼尾裙,这是c牌下一季高定的主推款。

    镶钻的裙面,在灯光下,每走一步路都会漾出闪耀的银光,后背镂空的独特设计更是在鱼尾裙带来的优雅精致里增添了一点性感的小心机。

    甫一下车,祝以梨就收到了无数关注的目光。

    但她早已习以为常,顶着这些或艳羡或不屑的目光,在候场区找到自己的专属休息室后,便头也不回地进去休息了。

    祝以梨最近的人气水涨船高,主办方特意将她的出场顺序排在了倒数第三个,除了后头两位资历深厚的老前辈外,她是其余所有人中的最后一位。

    不过她今天来得稍微早了些,前头还有五六位明星等着走红毯。

    趁着这段空闲的时间,她翻出何暖的发了条消息过去。

    大梨子:何暖暖,你回来居然不告诉我!友尽了

    隔了一会,那头回了消息过来。

    是阿冰不是阿暖:那地方简直鸟不拉屎,你敢信我下了飞机才收到信号?

    大梨子:行吧,红毯来不?

    是阿冰不是阿暖:刚出机场,赶不上了,直接内场见吧

    大梨子:行,到时候你就等着接受我的批判吧

    是阿冰不是阿暖:怎么?又受你老公气了?要在我这寻求慰藉了

    祝以梨握着手机的手指一顿,额角冒出两滴冷汗。

    大梨子:受个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不熟!

    是阿冰不是阿暖:那我怎么听说,最近你们夫妻两疯狂在这上热搜呢?

    大梨子:

    大梨子:节目效果懂不懂

    是阿冰不是阿暖:哦~

    哦就算了,何暖还非要加上那么一个多余的人波浪号。

    祝以梨越看越觉得不顺眼,怎么看都感觉这个波浪线含义百转千回。

    她正想继续打字质问,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敲响。

    “进。”祝以梨收起手机,在沙发上端正坐好。

    进来的是穿着今天统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她自称是今天现场的统筹,祝以梨低头看了眼,发现她手上还拿着对讲机,看来确实是工作人员没错了。

    一进门,她就十分歉意地弯腰说了句对不起。

    “祝老师实在是不好意思,现场出了点问题,可能需要调一下您的红毯时间。”

    祝以梨微微皱了皱眉,“怎么了?”

    工作人员挠了挠头,一脸实在是逼不得已的表情,“排在您前头的吴艾绮老师路上耽搁了,可能赶不上原本安排的点,这边能不能您先上?”

    祝以梨听了个开头就懂了。

    现在的艺人为了争番位,争顺序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到底是真有事耽搁,还是故意不来呢?

    她在心里不屑地冷笑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了小元一下。

    小元立马心领神会,她上前几步道,“是这样的,我们祝老师有个手环漏带了,现在司机正在往回赶,让我们提前上大概也来不及,我们只能保证在之前约定的时间里走完红毯。”

    祝以梨虽然从来不屑去争去抢这些虚名,但属于她的,她也不会就这么白白拱手送人。

    她算得上佛系但也不是可以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工作人员大概也没想到会被直接打回来。

    她面露难色,有些为难地呆在原地,不知是进是退。

    好半天,才涨红着脸,憋出一句,“那我再去和领导沟通一下,打扰了。”

    说完便退出了休息室。

    人刚走,小元就不屑地切了一声,“现在真是谁都敢抢位子了,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祝以梨捏了捏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所以,那个吴艾绮是谁?”

    祝以梨出道这么多年来一直佛系的原因一是自己不屑争,二是因为她本身背景深厚,一般人不会主动来招她惹她,这冷不丁冒出一个愿意挑战她的刺头,她不免也好奇起来。

    小元更加不屑地轻呲一声,“切,不过是个靠爹妈的废物星二代而已。刚成年,没有一点拿得出手的能力,靠着蹭爹贴妈,拿了不少资源,但除了被骂之外,一点转化也没有。”

    祝以梨点了点头。

    看来是个还在中二期,自信感爆棚的小孩子。

    那就可以理解了。

    不知道那位工作人员最后是如何与领导以及吴艾绮那方沟通的,之后并没有人再来找过祝以梨。

    祝以梨按照原先约定好的时间,走上了红毯。

    刚一上红毯,观众席里就爆发出热烈的尖叫声。

    祝以梨侧头望去,意外发现,一堆灯牌里除了专属于她的粉丝——梨米的应援牌外,还夹杂了不少凤梨夫妇的牌子。

    最显眼的是一块写着“还能离咋滴”的灯牌,底下是她和封亦的q版大头照。

    祝以梨:“”

    玩还是粉丝会玩。

    望着这些奇葩灯牌,祝以梨第一次有了自己和封亦的cp是真得火了的实感。

    有朝一日,她的名字居然会和封亦一起出现在粉丝应援牌上。这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场景。

    来到红毯中央,在一堆刺目的闪光灯里强忍着拍完照后,主持人来到了祝以梨身旁。

    开场当然是一些例行公事般的赞美词,互相恭维了一番之后,该来的还是来了。

    主持人果然问到了关于封亦的问题。

    作为目前最为火热的明星夫妇,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样的问题根本无法避免。

    “今天以梨打扮地这么漂亮来参加我们柏麓的晚宴,封亦大神有说什么吗?”

    问题一出,底下果然是一片尖叫。

    祝以梨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他今天很早就去工作室了,没说什么。”

    而她心里实际想说的是:她就算打扮成老巫婆,封亦也不会放一个屁的。

    主持人再接再厉,“那平时我们凤梨夫妇会对彼此的时尚穿搭出谋划策吗?”

    祝以梨眨了眨眼,有些模棱两可道:“有机会的话。”

    然而实际上,这个机会至今没有出现过。

    又问了几道关于柏麓杂志的相关问题后,主持人总算是放过了她。

    -

    到达内场后,祝以梨终于在前面的圆桌前,看到了三个月未见的何暖。

    何暖手肘支在桌子上,单手托着脸看她,伸出另一只手勾了勾,“快来坐吧。”

    祝以梨往前几步,落了座。

    她的眼神绕着周围转了一圈,最后落在自己的名牌上,问了句,“你换的?”

    之前小元和她说的座位明明在主桌右侧,现在这位子却直接变到了主桌上。

    小元不会搞错这种细节,那唯一可能就是何暖私下换了位置。

    何暖点头,大方承认,“一句话的事儿。”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很难办到,但对于何暖来说,在柏麓晚宴上换个嘉宾座位,确实是一句话的事。

    因为柏麓就是她亲哥手下的杂志,是他们家自家的产业。

    作为和祝以梨一样,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人,何暖处事比她更加随心所欲,换座位这种事早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祝以梨并不惊讶。

    但她还是有些好奇,“你换了谁的位置?”

    何暖翻了个白眼,“我哥手下这群人都是吃白饭的,居然把柯宁希安排在我旁边,是怕我们撕不起来吗?”

    听到这个名字,祝以梨瞬间就懂了。

    柯宁希是何暖他哥目前的绯闻女友,但和何暖一直不太对付。

    之前有记者为了试探柯宁希的恋情,曾经问过她,对于即将与何暖成为一家人是什么看法。

    柯宁希三两拨千金,并未正面回答。

    而是顾左右而言他,着重暗示了一番自己作为普通人能到今天的地位全靠自己奋斗,不像某些资本咖们,背靠大树好乘凉云云。

    何暖和祝以梨两个有意无意总被套上资本咖名号的人,在这段采访后,膝盖啪啪中箭,被拖出来鞭尸了好久。

    吹自己就吹自己,何必还非要踩一捧一,拉着别人给自己做嫁衣呢?

    为此,两人对柯宁希都没什么好感。

    “不过,你哥不会真对柯宁希有什么不同吧?”

    柯宁希根本没红到能坐主桌的地位,却能让柏麓的工作人员一开始就把她安排进主桌,总是有些手段的,祝以梨不由地想。

    何暖一脸无所谓,“有就有啊,我连我哥都不怕,还能怕他的绯闻对象?”

    这倒也是,何暖可不像她一样,是家里的底层,说联姻就联姻,完全没有选择权。

    何暖可是家里的小霸王,谁都得哄着的存在。

    这么想着,祝以梨便毫无负担地在原本属于柯宁希的位子上舒舒服服坐定了下来。

    这些晚宴的流程其实都大差不差。

    一波一波领导上台发言,中间穿插一些歌手表演,无聊的很。

    好在今天的活动,只直播红毯内容,内场没有直播,祝以梨和何暖不必端着身子,伪装一整场热心观众。

    由于无聊,两人对着舞台上表演着的几个年轻男团聊了起来。

    望着舞台上又唱又跳的几个小帅哥,祝以梨不由感叹,“果然还是年轻好啊!”

    要换成她这老胳膊老腿,估计蹦三分钟就累了。

    “怎么,你老公满足不了你了?”

    听到这话,何暖突然调笑着问了一句。

    这天聊着聊着就要开始不正经。

    祝以梨无奈,“说一百遍了,我们没感情,纯粹联姻。”

    何暖不信,哼哼两声,“那是谁,前几个月的某一天突然给我狂发,说自己失身了?”

    祝以梨突然沉默,几秒后又不自在地说道:“foronenight而已,成年人了没什么了不起吧?”

    “那是陌生人,谁和自家老公419的?”何暖继续说,“你懂不懂什么叫食髓知味,没准封亦尝过一次之后,就忘不掉了呢?男人这种东西,我可看透了!”

    何暖上下打量了祝以梨几眼,“毕竟我姐们,还是挺有料的。”

    祝以梨:“”

    她一点都不想继续和何暖这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女人聊天了。

    伴随着最后的掌声,冗长的三十周年纪念活动终于结束。

    结果,无聊了一整场的柏麓却在最后为大家准备了一个惊喜活动。

    一个完全私人的答谢party,给大家提供了一个交际与放松的场合。

    祝以梨想着回家对着封亦那张面瘫脸也无趣,便索性让小元先回去,自己跟着何暖一起去了聚会现场。

    就是不交际,吃些甜品零食也是好的。

    但没想到,两人一进会场,便冤家路窄地遇上了刚被抢了位子的柯宁希,她身后还带着一个小姑娘。

    四人相对而望,场面一下子,陷入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