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10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祝以梨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内心却瞬间安定下来,那双手像是带来了一股强大的安全感,使她原本颤栗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黑暗中,视觉以外的其他感官瞬间变得敏锐起来,祝以梨此刻仿佛身处与一个悬浮的空间中,所有感知都集中在面前的这一双手上。

    那双手轻柔地压在她的眼皮之上,替她挡去了那些血腥可怕的画面,带着细微的暖意,安抚了她几乎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焦躁不安的内心。

    像是害怕惊扰这一份从天而降的温暖,祝以梨不自觉屏住了呼吸,保持着一动不懂的姿势,呆坐在原地。

    还是封亦发现了端倪,率先开口,才没让祝以梨瘪过气去。

    “傻了?呼气啊,笨蛋。”

    封亦的声音裹上了一层细不可查的温柔,他慢慢把手移开,轻轻点了点她的前额。

    祝以梨这才回神,她连忙呼了一大口气,然后视线朝四周瞟了瞟。

    但始终没有敢和封亦对视。

    半晌,她才轻轻吐出一句气若蚊蝇般的“谢谢。”

    这声道谢虽然轻微,但依旧被封亦捕捉到了。

    黑暗里,他的唇角悄悄勾起一个弧度,又很快放平。

    看祝以梨实在害怕,他好心提议道:“要不我们别看了?”

    祝以梨犹豫了两秒,又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要看就看完,开玩笑我祝以梨岂会被区区一部恐怖片就打倒!”

    封亦:“”

    这都快抖成筛子了,还在这儿逞强呢。

    弹幕上的网友也被这阴森恐怖的音效吓了个半死,再加上画面昏暗,收音不佳,都开始嚷嚷着要给导演组打差评。

    直到封亦那一个捂眼的动作,才再度化身磕药鸡,开始磕生磕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什么叫男友力啊!

    甭管平日里吵吵闹闹,一到关键时刻这种本能的保护才是好磕的!

    来,把我杀了给小情侣助兴

    呜呜呜呜玻璃渣磕久了,突然来了颗大糖,有点不知所措了

    凤梨夫妇真的是真的!

    我们是真夫妻,都给我硬气起来!

    封亦被祝以梨又害怕又非要坚持的莫名胜负欲给逗笑了。

    他看了眼已经被祝以梨捏得皱皱巴巴的抱枕,轻轻啧了一声,“但你看着分分钟就要被碾碎了。”

    祝以梨抱着抱枕,怒气冲冲飞了个白眼过去,“要你多管,闭嘴!”

    封亦单手撑在沙发上,歪了歪头,有些好奇地问道:“祝以梨你怎么会怕鬼啊?”

    他印象中的祝以梨,从小就是个上能掏鸟蛋,下能捞大鱼,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完全没想过那样的她居然会怕鬼。

    “怕鬼需要理由吗?你就没有与生俱来就害怕的东西?”祝以梨扫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道。

    封亦认真思考了几秒。

    好像还真没有

    就像这恐怖片,因为不常看,刚开始他也有点不适应,但慢慢熟悉套路之后,就完全不害怕了。

    封亦顿了顿,继续开口道:“人类的恐惧都源于未知,摸清套路就没什么可怕的。”

    因为封亦一直在耳边说话,祝以梨的注意力早也不在电影身上,她转头看向封亦,轻呲一声,“那我确实没封老师您博学多闻。”

    果然,一言不合就开始阴阳怪气。

    封亦:“”

    没过几秒,他再度开口,“其实你有机会可以去看看恐怖片拍摄现场,看完你就会发现完全没什么好怕的。”

    “我才不去呢。”

    她真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才会为了不再怕鬼而去特意探访恐怖片片场。

    祝以梨斜眼觑着封亦,“也不知道是拜谁所赐,才看得这恐怖片。”

    明明他有那么多电影可以看,结果封亦偏偏放了部恐怖片。

    封亦装聋作哑,直接甩锅,“确实,都怪昂哥,选得都是什么神仙片子。”

    祝以梨:“”

    她指得明明是封亦,谁说他经纪人了。

    封亦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完全看不见一丝堂皇。

    祝以梨却突然发现了今日端倪。

    封亦怎么突然这么多话?平日里的他可能不见有这么话多的时候,难不成封亦又在给她挖坑了?

    祝以梨正了正身子,上下打量着封亦,“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晚上沙拉吃坏脑子了?”

    封亦一时失语,半天才开口,“自己家里还不能聊天了?”

    祝以梨眼里满是不信任,探究地看向封亦,就差没站起身围着他搜身了。

    “你不会是想趁着直播,给我挖坑让我跳,害我在全国人民面前丢脸吧?”

    不怪祝以梨会这么想,实在是之前封亦太爱逗她,都害她留下阴影了。

    封亦一阵无语。

    他悄悄瞥了眼电影屏幕,确定影片进度后,做个闭嘴不语的动作,“行吧,那我不说话了,可以吗?”

    说完,便靠在沙发上当起了透明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学鸡吵架

    导演组还能不能行了?声音给我调大啊!都是鬼叫我都听不到他们对话了

    这两人怎么能做到又塑料又甜的!

    真是内娱独一份的cp,太好磕了

    祝以梨又打量了他一会,这才重新把视线移回电影上。

    都怪封亦和她聊天,害她都没能好好看下去。

    不会被观众质疑她看电影的时候都在划水吧?

    这么想着,她赶忙回归到电影本身。

    结果,大屏幕上居然已经开始滚动起影片结束时的演职人员表了……

    所以,她是看了个寂寞吗?

    祝以梨有些无语的同时,又暗自松了一口气。

    封亦突然在这和她胡言乱语扯了一堆有的没的,反而让她没有精力再去顾及恐怖片的内容,也算是阴错阳差帮了她。

    祝以梨坐在沙发上,偷瞥了身旁的封亦一眼。

    他姿态懒散地靠在沙发上,双手抱臂,正百无聊赖地盯着滚动着字幕的屏幕,倒是真得没在开口说一句话。

    有没有一种可能,封亦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害怕,而故意转移自己注意力的呢?

    祝以梨被突然出现的念头吓了一跳,随即又立马摇头否认。

    这么可能?

    这种奇葩念头怎么都会出现在她脑海里,今天吃坏沙拉的不是封亦,是她吧!

    无缘无故,封亦又不喜欢她,怎么可能帮她?

    这时,提示直播结束的灯再度亮起。

    本期直播终于结束。

    看到直播已经结束,祝以梨摇着脑袋,逃也似得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封亦看着祝以梨落荒而逃地背影,勾了勾唇角。

    “傻瓜。”

    -

    第二天,被两天的直播折磨得精疲力尽的祝以梨一直睡到助理小元打来电话才转醒。

    小元:“姐,现在方便吗?”

    祝以梨揉着眼睛,迷糊道:“什么方不方便?”

    小元悄声试探,“我姐夫不在旁边?”

    祝以梨:“”

    几天不见,小元这就喊上姐夫了?

    祝以梨无语,“你改口可真够快的,这就叫上姐夫了?”

    小元嘿嘿一笑,”不开玩笑了,姐你快点收拾吧,我们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祝以梨看了眼时间。

    居然已经下午两点了,她这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

    她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后,准备起身洗漱。

    刚想放下手机,突然看到上多了条消息。

    feng1:我去工作室了

    feng1:桌上有牛奶,赶通告前记得喝

    嚯,这都会报备消息了。

    果然是两天夫妻没白当啊。

    祝以梨挑了挑眉,翻身下床。

    收拾完自己,路过餐厅时,果然看到上面摆了杯纯牛奶。

    祝以梨纠结了一会,还是选择把牛奶给喝了。

    到了保姆车上,小元按照以往的习惯给她递来杯咖啡过来,“姐,咖啡。”

    祝以梨却摆了摆手,“今天先不喝,在家喝过牛奶了。”

    小元狐疑地伸回手,有些奇怪。

    奇观啊,以梨姐居然也有一天会在家吃了东西才下来。

    祝以梨揉了揉眉心,开始关心起今天的工作,“晚上柏麓的晚宴都有谁会去?”

    今晚是柏麓时尚杂志创刊三十周年的日子,作为女刊中当之无愧的顶流,今晚的柏麓邀请了众多名流巨星前去捧场,祝以梨就被邀请在列。

    娱乐圈里的这类晚宴,一向是暗流涌动,各方势力互相较劲,刀光剑影于无形。

    祝以梨一向懒得掺和这些事,所以每次参加前,都会问清人员,以免不小心沾了腥,跌进坑里。

    小元随口报了几个和祝以梨差不多咖位的明星。

    祝以梨点了点头,都是些点头之交。

    没什么矛盾,但也什么交情,看来又要一个人无聊一整场了。

    就在祝以梨暗叹无聊时,小元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补充道:“对了,听说何暖姐今天从国外回来了,也会参加。”

    听到这句话,祝以梨瞬间眼睛一亮。

    何暖是她在娱乐圈里最好的朋友,和她有着相同的出身。当初也是不打不相识,曾经不互看不顺眼的两人,在合作过一部电视剧之后,竟然奇迹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闺蜜。

    但开心不过三秒钟,祝以梨又咬牙想道。

    何暖这个小妖精,去个国外取景三个月,就像是失联了一样,没联系过她。

    现在回来了居然也不告诉她。

    她是不是不想要自己这个朋友了!

    一路上都盘算着如何兴师问罪的祝以梨。

    在完成了一系列妆造之后,很快抵达了晚宴的红毯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