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恋综直播貌合神离后 > 正文 第1章 第一章
    文/一块灰

    “祝以梨真要上那个综艺啊?”

    “官宣微博都发了,还能有假?”

    “我去,完全无法想象祝以梨和封亦秀恩爱的场景。”

    “亦神最近是不是缺钱花了?”

    下午三点,暑气正盛。

    太阳大咧咧地挂在头顶,照得人根本提不起精神,蝉声起伏,哄得人昏昏欲睡。

    某广告拍摄现场,几个刚下了戏的群演却丝毫没受这鬼天气的影响,趁着女主角祝以梨还在外头拍摄,占了处阴凉地叽叽喳喳讨论开了。

    话题中心自然围绕祝以梨展开。

    她和她家塑料老公,昨天刚给平淡了几个月的娱乐圈贡献了个大瓜,直到这会儿还占着某社交平台热搜第一的位置。

    其实,这消息放一般人身上真不算什么。

    左不过就是上个恋爱综艺罢了。

    但问题就出在,这事发生在了祝以梨和封亦这对夫妻身上。

    要知道这对夫妻可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塑料夫妻。

    结婚三年,同框次数几乎为零,私下路透几乎为零,社交平台毫无互动,除了官宣时简单粗暴甩的结婚证,根本无法从对方微博找到各自一丁点存在痕迹。

    而自从公开后,两人在事业上更像是较上了劲一样,你一部戏我一部戏的应接不暇。三年来,能重叠的休息时间也不知有没有三个月。

    连两边唯粉也从一开始的全副武装状态,恢复成了如今井水不犯河水的表面和平状态。

    至于cp粉

    人数太少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几年下来,圈里圈外几乎已经默认这两人毫无感情,虽然结婚原因不得而知,但离婚是迟早的事。

    结果离婚公告没等来,反倒等来了合体上恋综的官宣,能不让人好奇吗?

    -

    祝以梨结束完所有拍摄的时候,身上已经被晒得泛起了一层红,火辣辣得疼。

    几近傍晚,头顶上的太阳仍旧高高立着,不知疲倦地输送着热量,仿佛在脑门上装了台便携式火炉,烤得人滋滋冒油。

    祝以梨忍着刺痛,无比后悔当时为了一时的口舌之快接下这个广告。

    越想越气,她直接打开给某始作俑者发了条消息。

    大梨子:狗逼。

    要不是被他用了激将法,她根本不会接下个广告。

    等了几秒,对方没有回应。

    祝以梨又暗自骂了几句,这才收起了手机。

    天热的可以。

    她现在整个人身上都黏糊糊的,八字刘海也结成了一缕一缕贴在耳侧,狼狈的不行。

    助理和片场工作人员显然还有一些内容要对接,一时半会还走不了。

    好在拍摄场地背后还有个室内游泳池,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后,祝以梨直接拿了换洗衣服往淋浴处走。

    走到背阴处,远远就望见前头背对着她蹲着几个女生,衣着有些眼熟,似乎是之前那几个群演小妹妹。

    走近之后,她们的聊天内容不免飘进她的耳朵。

    “当初封亦宣布结婚的时候,我真的差点吓死!”

    “谁说不是呢,一个24岁的顶流影帝突然英年早婚,我差点以为他鬼上身了。”

    “但其实祝以梨也还不错吧,化妆的时候我近距离看了一眼,真的绝美,脸上一个毛孔都没有,人家还是豪门千金呢,出身也好。”

    “偷偷说,我觉得他们挺配的。”

    “你们说,他们两明面上这么塑料,夫妻生活会和谐吗?”

    几个女孩子越聊越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来人,眼看聊天内容越来越朝限制级方向发展,祝以梨不得不干咳了一声。

    几个脑袋齐齐回头,看见来人后,她们瞬间噤声。

    这也太尴尬了

    有什么比八卦正主,结果正主就站在你背后更社死的?

    妹妹们欲哭无泪,蹲在地上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祝以梨的长相本就偏冷艳挂,长得又高。

    168的个子面无表情杵在那,大夏天的,硬是让几个妹妹背后生生透出一股凉意来,其中一个胆子小的甚至被吓得打起了嗝。

    祝以梨:“”

    她有这么吓人吗?

    要是今天她们碰上的是封亦那个面瘫,岂不是要被吓哭

    气氛过于诡异,安静到只听得到周围有气无力地蝉鸣声。

    祝以梨轻咳一声,指了指游泳馆,“我来冲个澡,一起?”

    “”

    这会儿,谁还敢和她一起冲澡。

    地上的几个女孩子,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地一溜烟跑走了。

    祝以梨看着那堆已经变成小黑点的背影,无奈摇了摇头。

    现在的小孩儿,心理承受力也太弱了

    -

    当水流终于将身上黏腻的汗水冲刷殆尽,祝以梨总算得以长舒一口气。

    呼——

    终于又变回那个清清爽爽的祝以梨了。

    此刻,她才有心思回忆起昨天那场引爆了网络的官宣。

    官宣微博下的评论她昨天就囫囵看过一遍。

    除了刚才小姑娘们提到的,最搞笑得还要数那条被顶到第一的热评。

    确定是恋爱综艺,不是离婚综艺?

    损到连祝以梨这个当事人看了都想给他点个赞。

    水声渐止,隔间里水汽蒸腾,墙壁上不时有水珠滚落,又悄无声息没入地面,汇入大流。

    要真能是离婚综艺就好了…

    祝以梨绞着毛巾,不由地想。

    只可惜,理想很丰满。

    现实却那么骨感,她逼不得已,只能被迫营业。

    要不是封亦

    “封亦绝对是逼不得已才上这个综艺的!”

    旁边隔间里斩钉截铁地声音一下子把祝以梨的思绪打断。

    今天怎么在哪都能听到闲话。

    祝以梨扯了扯嘴角,无声轻哂。

    她收拾好东西,走到外头的洗手台前,拿出舒缓面霜,准备补救一下被晒了一下午的珍贵脸蛋。

    隔间里的对话伴着水流声持续进行。

    “肯定是大小姐动用她家的关系胁迫封亦就范的。”

    “大小姐这种资本咖,最喜欢干仗势欺人的事。”

    哦吼。

    连她的黑称都知道,看来是个粉圈人。

    她倒是有点好奇这些人口中又会出现一个怎样版本的故事。

    祝以梨一边慢悠悠抹着面霜,一边还算欢快地吃着自己的瓜。

    “当初结婚,肯定也是祝以梨逼的。”

    “封亦一看就不喜欢大小姐。”

    “奈何社会太阴暗,权贵惹不起。”

    “亦崽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可怜,太惨了。”

    祝以梨:“”

    封亦知道你们把他编得这么可怜吗?

    还她逼封亦结婚呢,她要能有这本事就好了。

    “听说她刚才就在前面拍饮料广告呢,还穿的比基尼,笑死了,就她那一马平川的身材,谁想看啊!”

    “就是,封亦肯定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祝以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

    不算大,但也没有一马平川这么夸张吧

    这俩大姐,瞎编八卦就算了,居然还带攻击人身材的,简直不能忍!

    就在这时,祝以梨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眼看面霜抹得差不多,她直接拿起手机解了锁。

    刚才的“狗逼”终于回信。

    连着发了三四条,祝以梨也没仔细看内容。

    直接按下语音键,发了条语音过去。

    ——老公,你别急,我回去就把今天的比基尼穿给你看!么么

    祝以梨的音量不低不高,刚巧够隔间里的人听到。

    她音色比起一般女生偏低一些,但胜在清透,就像山间清泉,冷淡却不失清雅,因此辨识度极高。

    她肯定,隔间里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是谁在说话。

    果不其然,里头很快安静如鸡,只剩下唰唰唰的水流声,没人再敢开口。

    祝以梨扬起一抹得胜般的笑容,怡怡然迈步离开。

    哼,吓不死你!

    然而,这份得意很快就止于“狗逼”发来的新消息之下。

    feng1:吃错药了?

    -

    夜幕降临,暑热难消。

    回景御华庭的路上。

    祝以梨依旧对刚才那条耿耿于怀。

    她怎么就能因为一时的得意忘形,忘记把发出的语音撤回,从而让封亦得到了嘲笑她的可乘之机呢?

    简直太失策了!

    祝以梨在后座上,咬着手指,一脸郁郁。

    车子持续在路上飞驰,道旁的霓虹被拉成幻影,飞速后退着。

    助理小元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纠结到眉头都快绞起来的祝以梨,以为她还在为上恋爱综艺的事烦恼,想了想,她开口宽慰道:“姐,没事,你和亦神都是演员,实在不行,那个综艺就当戏演吧!”

    其他人可能没法准确了解,但作为祝以梨贴身助理的小元,可太清楚这对国民塑料夫妻真实关系到底有多塑料了。

    她可以作证,网上列举的那些塑料事迹基本都是事实。

    比如说——

    一个人生日当天,另一个人被拍到和狐朋狗友泡吧喝酒逛大街。

    又或者——

    拍摄地点就隔几百米,也不会有人去对方那边探班慰问送礼物。

    再还有——

    从来没一起度过任何一个有特殊意义的节日,没一个人记得彼此的结婚纪念日。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塑料不出来的。

    其实,最初接到节目邀约时,双方经纪人都觉得这综艺对于现在的封亦和祝以梨来说,没有接下来的理由。

    当初爆结婚的时候,就搅了满城风雨,谩骂的,脱粉的,吃瓜的,什么都有。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虽然背了塑料夫妻的名号,但对于本就是因为家族联姻而绑在一起的两人来说,已经是最能接受的局面了,完全没必要为了一个综艺而去打破它。

    只是,这两人自身背景就够硬,再加上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早就自己开了工作室,当上了老板。接不接,最后看得还是他们自己。

    结果两人还真就“任性”了一把。

    但要是这两人真按现实生活中的相处模式上恋爱综艺

    那画面太美,小元不敢想。

    祝以梨还在心里戳封亦小人,冷不丁听到小元这话,完全没意识到里头的深意,倒是逆反心理下意识地涌了上来。

    “演个屁,我该怎么样就怎样,他管我!”

    小元:“”

    综艺导演,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一直到保姆车开到家门口,祝以梨还在为给封亦免费送了个笑话而闷闷不乐。

    因此,打开家门,看到一片灯光大亮时,她瞬间懵在了原地。

    ——见鬼了?

    这是她内心的第一反应。

    ——遭贼了?

    这是她的第二反应。

    以至于当她看到出现在开放式厨房的那个高瘦背影时,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是:“你是人是鬼?”

    目前还形态未知的某人闻言,缓缓转过身来。

    男人一身米白色家居服,靠在流理台旁,闲散自得。袖口微微卷起,露出冷玉般的漂亮腕骨,右手点在流理台上,手边还放着一只黑色马克杯。

    他的瞳仁漆黑深沉,定定地望向眼前已经愣住的祝以梨。在暖金色灯光的包裹下,整个人像是被叠了层柔光,缱绻又温柔。

    隔了好一会,他才慢悠悠挑起桃花眼,只是语气里温柔不复,揶揄满满:“你说呢?老婆。”

    最后两个字还被他特意加上了重音。

    祝以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