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53章 意料之外
    臧言之安抚好栗子,让她先回家,不要声张。

    这里有几个疑点,他始终想不明白。

    一,按照栗子所描述,那怪物应该是发现她了,那为什么放她离开?

    二,村民们关系都很和乐,小福出嫁那天,她父母和她本人都是幸福的样子,看不出一点勉强。

    臧言之想不明白,但他知道某个变态或许能为自己解惑。

    看着往日觉得平和安宁的小村庄,仿佛都蒙上了一层迷雾。

    臧言之回到住处时,两面宿傩有些诧异,这傻子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臧言之也没瞒着,直接将栗子的事情告诉给变态。

    两人现在的相处很奇怪,说是朋友吧,臧言之从未问过两面宿傩姓名,两面宿傩也没有主动告知的意思,彼此都有防备。但要说是敌人,又缺少剑拔弩张的气氛和气势汹汹的杀意。

    准确的说,他们应该是竞争关系,两面宿傩舍不得杀掉臧言之,想将他驯化。臧言之想摆脱两面宿傩去找人,又因为威胁不敢走,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对方驯化,那样他不仅能去完成自己的任务,还相当于多了个免费打手,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他的安全性会更高。

    两人都想将对方驯服,让对方乖乖听自己的话,就看谁先成功了。

    两面宿傩听完后倒是没什么反应,“你不会是想让我去祓除那个咒灵吧。”

    那可太愚蠢了。

    不杀他是因为他有价值,但这价值不足以让他命令自己去为一些蝼蚁提供保护。

    若是如此……

    “别误会,只是想知道所谓的怪物是什么而已。”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果然是咒灵啊。

    看来栗子没有说谎,臧言之已经不会别人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了。

    他还没接触过咒灵,对这方面了解太少,无法做出判断,但他知道这个变态是了解的。

    两面宿傩也不在意他从自己这里套话,“知道了又如何,你要去祓除咒灵吗?”

    臧言之眉头皱起,“看情况,若是我能打的过,那就祓除。”

    “若是打不过呢?”

    “那就放弃。”臧言之回答的干脆利落。

    两面宿傩有些意外,“不求求我吗?”

    臧言之闻言看向他,“求你有用吗?”

    这不是讽刺的反问句,他是真的在问他有用吗。

    那双眼睛直白的告诉他,若是有用,他会求。

    臧言之不在意求人会不会丢面子,他没有那么强的自尊心,他的腰可以弯,前提是这样做能带来利益。

    两面宿傩不明意味的笑了笑,“你求了,我可能会帮你,也可能不会帮,你不求,我一定不会帮,你求吗?”

    求了有50的几率,但也可能弯了腰却什么也没得到,你怎么选择?

    臧言之没有一丝犹豫,“求你。”

    面无表情,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干巴巴这两个字脱口而出。

    两面宿傩:“……”

    “你这也叫求?”

    没有屈辱忍耐的表情,没有不甘的眼神,连一点示好的样子都没有,身为被求者他一点爽感都没有!这算什么求人?

    “那要怎么求?”

    两面宿傩想了想,“你先去沐浴更衣,换上隆重的服饰,准备好祭品,要九百九十九道顶级菜肴,食材皆为肉食,然后焚香,诚心诚意的跪地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

    说完想了想,暂时没有要补充的,“嗯,就先这么多吧!”

    臧言之:“忘了,你再说一遍。”

    两面宿傩嫌弃,“你这脑子怎么这么笨?听好了,你先——”

    “好麻烦,再见。”臧言之直接放弃。

    “……”

    看着人离开,两面宿傩也没拦着,收敛起刚刚的表情,眼里闪着莫名的暗光。

    臧言之出了门,正要往村外走的脚一顿,转向另一个方向。

    看着眼前的木门,他轻叩门扉,“菅原先生,你在吗?”

    屋内传来脚步声,门被拉开,俊朗儒雅的青年露出一个笑容,“那罗,你来了,进来吧。”

    臧言之婉拒了,“我来是想告诉你,约好的下午论乐恐怕要改日了。”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确实有点事,抱歉。”

    看出臧言之不方便说,菅原也没刨根问底,颇为理解的说道,“没事,无需跟我道歉。”

    臧言之告别完转身离去时,清雅的声音带着善意在身后响起,“若是需要帮忙,可以来找我。”

    臧言之回身笑了笑,“会的。”

    善意他收到了,但这件事可不是普通人能参与进来的。

    村外是一片山林,越走越浓密,高大的林木将阳光遮住,整个树林幽暗的像是夜晚。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战斗。

    既算是回报了这段时间对他的善意,也可以试试自己的实力。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那个咒灵跟他是一个级别,如果是降维打击,那一切就没有意义了。

    臧言之很谨慎,在来之前他已经用器在身上戴满了咒具,这些一次性咒具他制作了很多,关键时刻可以当做自爆武器使用。

    臧言之想了很多,想过打不过要如何逃跑,想过祓除后要如何解释,想过……唯独没想过村民们会出来保护咒灵。

    咒灵在一个祭坛上,臧言之走出名字就能看见它的身躯,像是章鱼,但却没有触手,身体上涌动着一只只眼珠,明明没有嘴,却能发出声音,看见臧言之就发出女子的笑声,那笑声越来越大,像是有数十女子在一起笑,笑的人浑身发麻。

    臧言之眼神微变,失笑感叹,“我这运气……”

    他也没想到,遇到的第一只咒灵居然是声音系的能力,这可真是……

    “看来你的运气不太好。”臧言之笑着看向这只咒灵。

    咒灵看他没有被自己影响,有些恼怒,笑声变得尖锐起来,变成女子们的尖叫声,过了一会又变成了幽幽哭泣的声音。

    臧言之拿出咒具萧吹奏,通过咒具加强咒力。

    悠扬的曲调让本来暴躁的咒灵渐渐平息下来,幽幽哭声也渐渐变弱,咒灵有些茫然,但是很快,属于咒灵原本的那种混乱再次占据上风,哭声再起。

    咒灵本就是因为负面情绪出现的集合体,正面情绪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恶心的东西,令他们十分厌烦,而他们本身是不会产生正面情绪的,他们的正面情绪也不过是由咒力所构成的虚假而已。

    果然,这只咒灵更加暴躁,哭声夹杂着愤怒与怨恨,尖锐的几乎要刺破耳膜。

    “噪音。”

    身为音乐中诞生的灵,臧言之感到有些痛苦。

    不是受到了咒灵能力影响,只是单纯的不想听到这么难听的声音。

    “术式公开,咒术诱……”

    臧言之快速将自己的术式情报说出,提升效果后发动。

    不要发出声音

    不要攻击

    噪音停下,咒灵僵住。

    一秒,臧言之瞬间靠近,两者相差一毫米的距离,咒术音。

    悦耳的声音爆发出极大的杀伤力。

    咒灵同时被看不见的力量碾压,她发出女人的惨叫声。

    与此同时,臧言之听到了村长的声音,“住手!”

    这里离村子不远,一开始咒灵发出声音的时候,臧言之就知道村里人会听到,还想着赶快解决,看来没来得及。

    臧言之转头,不止村长,所有的村民都在向他们奔过来,神情慌张。

    臧言之皱眉,音一旦发出是收不回来的,这些村民要是再靠近会被波及。

    “别过来。”

    可惜没人听他的,领头的村长反而跑的更快,眼睛一直注视着他身旁的咒灵,满是担心。

    还好村民们都是普通凡人,拼尽全力跑速度也没有力量散发的快,正好处在臧言之半径百里边缘,只有跑在最前面的青壮年受了一些伤。

    臧言之心里松口气,他的本意是想偷偷解决,让这个接纳了自己的村子保持平静。

    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村民们跑到咒灵身边,看着奄奄一息快要消散的咒灵,不知所措,村长颤颤巍巍的看着,猛然转头怒目而视,“我们村子接纳了你,还赠与你侍卫伤药,你!你为何恩将仇报?!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让你们进村子。”

    臧言之没急着解释,他看向其他人。

    那些往日里对他言笑晏晏,亲切热情的村民此时都一脸愤恨,一副被欺骗被背叛的样子。

    臧言之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恩将仇报了?

    他又将视线移向咒灵,其他村民赶忙挡在咒灵前,生怕他动手再伤到咒灵。

    臧言之:“……”

    “冒昧问一下,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村长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一脸敌意,“你们根本不是什么贵族和侍卫,你们是咒术师吧!”

    能说出咒术师,看来他们是知道咒灵的。

    “你们现在就离开我们的村子,我们村里不欢迎咒术师!”村长沉声说道。

    “咒术师滚出我们的村子!”

    村民们全都充满敌意的看着臧言之,大声喊道。

    臧言之静默看着,在这个咒灵肆虐的世界,咒术师是被尊重的人,因为他们能祓除咒灵,但这个村子正好相反。

    他们在保护咒灵,敌视咒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