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47章 寒冷的冬天
    桃井五月发现,自从黑白无常身上那不同寻常的光芒后,这两人的数据就在大幅度的提升,速度,弹跳,力量,肌肉收缩的幅度等等都升到了最佳状态。

    而且他们幅度的上升有时偏向进攻,有时偏向防守,似乎是由他们自己可以控制。

    这种特殊的状态让桃井五月想到了另一种。

    “你是说他们都开启了one?”教练由于过于不可思议,提高了音量。

    “这怎么可能呢?!one对天赋的要求太高了,日本的职业篮球员能够进入one的也不过一手之数,而且开启了也不一定能掌控,进入过一次one的球员,下次再想进入就会更难。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他们两个人岂不是都开启了one,并且掌握了进入的方法?”

    场上的黑白无常明显不是意外情况下进入的。

    “我,我不知道……”

    桃井五月此时也觉得有些混乱,他看过阿大的one,虽然只有一次,但她记得当时的阿大是所有数据均衡提升,那是一种将身体潜能开发到100,进入最佳状态的能力,和黑白无常的不太一样。

    非要形容的话,就是青峰大辉身上的buff是固定的,它就乖乖的挂在那,黑白无常身上的buff则是会动的,而且两个buff经常窜来窜去,有时还会把自己这边的一部分割给对方,等到有需要的时候,又会再跳回来。

    教练听得目瞪口呆,“你确定这是one?”

    “我不确定。”

    桃井五月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或许这是他们自己开发出来的能力吧!”

    这个教练接手的时候白无常已经离开了,他不了解白无常,可桃井五月知道,那兄弟俩的天赋绝不比帝光任何一个人差。

    教练想了想说道,“你说过青峰也能进入one,那应该……也不对,进入过one就很难进入下一次了。”

    他自己否定了自己说的,若是这样,恐怕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桃井五月沉默了一会,笃定道,“他会进入的。”

    “嗯?”教练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他掌握了进入的方法?!”

    桃井五月摇头又点头。

    “什么意思?”

    “阿大他,只要遇到让他感觉拼尽全力也不会赢的对手,并且怀着绝对要赢过对方的心,他就会进入one。”

    而这两点,此时都满足了。

    看着再次在他面前投篮的黑无常,青峰大辉微低着头,阴影遮挡住他的眼睛,只露出上扬的嘴角,扯开的弧度越来越大,大到他发出闷笑声。

    黑无常挑眉,青峰大辉的身上正在翻滚着强势的气息,直到他抬起头,露出带着蓝色闪电的眼睛。

    “果然,你开启one了。”

    他猜到了。

    “我可不会输给你!”

    青峰大辉极速挡在黑无常前面,这次他的速度跟上了。

    眼角带着闪电的光芒,和黑无常身上带着的白色光芒,在场上划出两道光影。

    由于他们速度太快,其他人只能看到蓝色和白色的光交融在一起,在场上窜来窜去。

    篮球击地的声音和鞋底摩擦的声音交织出一首节奏快速的乐曲。

    黄濑凉太站在那里,甚至连移动都做不到,他不知道该往哪里动,左边传来篮球击地的声音,当他将头转过去时,却什么也没有,右边再次传来鞋底的摩擦声,他快速回头,那两人已经在另一个方向。

    “好厉害!这两个人……”

    黄灿灿的眼眸里一点点染上光亮,这一刻,胸腔里那颗一直平稳跳动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有什么东西想要宣泄出来。

    他想变得像这两人一样厉害。

    他也想未来有一天能打败这两人。

    他,好像感受到了篮球的魅力。

    “你是来追星的吗?”

    “什么?”

    黄濑凉太下意识回了一句,却只感受到一股风从眼前刮过,臧言之已经冲进了那场战争里,只留话音轻轻飘荡。

    黑色的光芒融进了蓝白之争里。

    黄濑凉太下意识看向赤司征十郎,他是负责防守小白的,现在小白去帮小黑了,那代表……

    赤司征十郎脸色阴沉的可怕,金色的瞳孔越发冰冷,逐渐偏向暗金色。

    “小赤司……”黄濑凉太从来没有见过赤司征十郎这样的表情。

    赤司征十郎不能接受白无常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没用全力!

    为了帮助黑无常摆脱青峰大辉,臧言之刚刚全速过掉赤司征十郎,这也让赤司征十郎明白,自己能拦住他,只不过是他觉得不需要过掉自己而已!

    其实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臧言之并没有“扮猪吃虎”的习惯,他也不觉得自己不需要用全力就可以打败对方,除了必要的观察试探,他一般都是用全力尽量快速结束比赛。

    拖的越久越容易出问题,只是因为刚刚赤司征十郎的精神状态让他觉得不对,所以犹豫了一下。

    观察了一会,他也看不出什么,所以就赶紧去帮黑无常。

    说是去帮黑无常,并不是说黑无常会输给青峰大辉。

    事实上,两人现在处于平衡。

    若是不插手,让黑无常和青峰大辉对下去,比赛会出现互爆的情况,你进一球,我进一球,直到最后两个人都力竭。

    但这样的话,对泽山非常不利,泽山的替补球员可比不过帝光,黑子哲也可没上场。

    所以臧言之加入了。

    在他加入后,青峰大辉的再次落入下风。

    黑光白光将蓝色的闪电包围,在黑光缠绕着闪电时,白光突出重围。

    这场比赛已经让所有人看不清局势了,不停的反转反转再反转!

    当解说和观众以为泽山要被帝光碾压时,泽山崛起了,当他们以为泽山会赢的时候,青峰大辉又爆发了,看着将黑无常拦下的青峰大辉,他们正忐忑于两人谁胜谁负,白无常打破了局势,胜利的天平再次偏向泽山。

    而现在——

    “黑无常突破了,他要投篮吗?还是再献出一个激动人心的灌篮?”

    “他,等等!他在干嘛,他运球跑到了三分线外?”

    三分线外?

    绿间真太郎猛地盯住黑无常,场边的桃井五月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愣愣的看向场中。

    不同于白发白眸,身着七号球衣的哥哥,有着浓郁黑色和冷酷气质的黑无常,即使身上的白光也无法让他软和下来,明明穿着八号球衣,却投出了属于哥哥的投篮。

    “哭丧棒!”

    篮球砸在篮板上,然后反射入网。

    “这……怎么可能呢!”

    不敢置信。

    可接下来的比赛,让这些不愿相信的自欺欺人都成了泡沫。

    黑无常不仅使用了白无常的投篮,还有他的七魄传球,与此同时,白无常开始使用黑无常的勾魂锁和三魂投篮。

    桃井五月愣愣的看着,“白君是传统的规范篮球,黑君是无规则的街球,一个规矩严谨,一个肆意自由,这样两种完全不同的路数,怎么能融合到一起呢?”

    而将这两种完美融合的人,真的有人能打败他们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赤司征十郎改变了策略,他开始给绿间真太郎传球,不论如何,只要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赢……

    可惜,臧言之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黑色与白色的光芒交相辉映,贯穿全场,他们像是处于战场上横扫一片的杀神,这场比赛已经彻底不可控了,他们杀疯了!

    只有30分钟,必须要将比分拉到完全不可挽回的差距。这样在状态消失后,他们才能保证胜利。

    怀着这样的想法,臧言之和黑无常没有一点留手。

    当阴阳无常状态消失后,比赛还剩十分钟,没办法,毕竟中场休息和对方叫暂停的时间也都是算在里面,还好的是这时的泽山已经倍杀帝光,最后的时间里灰崎祥吾像答应过臧言之的那样,守住了比分。

    他们一起兑现了那时的话——

    打破“奇迹的世代”

    在他们这群人未出现之前,从没有一届中学联赛的地区赛就是冠亚军的预演,直到两年前,一群新生在所有观众疑惑,怀疑的目光下踏上了球场。

    他们打破了观众的刻板认知,展现出完全不输前辈们的强大,带来了精彩无比的比赛。

    那两年,泽山一直输给帝光,不是他们弱,而是帝光太强。

    可在中学的最后一年,一切都反过来了,泽山赢得了地区赛,也赢得了最终决赛的冠军。

    那个曾经是奇迹世代一员的白无常,亲手打破了他所参与铸造的王座,并和他的弟弟黑无常重新铸建了神座。

    称之为——“双子星”

    ……

    比赛结束后,臧言之这次有了准备,他知道回家后自己应该就会消失了。

    “倒霉蛋。”

    灰崎祥吾凶巴巴的,“干嘛!”

    “你就不能有个温柔点的表情?像我这样。”臧言之笑了。

    灰崎祥吾抖了抖,被恶心到,“就这样,爱看不看。”

    臧言之想了下,也是啊,从认识这家伙起他好像就一直是这样……不对,这倒霉蛋搭讪女孩子的时候倒是不凶啊!

    啧啧,倒霉蛋还是个带色彩的。

    灰崎祥吾不用问就知道这白毛又在想什么怼自己的了,他快步走到前面,不给他机会。

    “灰崎。”

    迈出的脚步停下,灰崎祥吾顿了下没回头,“干嘛。”

    “请你吃冰淇淋。”黑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冰淇淋过来。

    灰崎祥吾看了一会,“我才不吃这种东西。”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拿过冰淇淋离开了。

    ……

    这一年即将面临毕业的帝光彻底分崩离析,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不同的学校,并将两个人视为必须要打败的目标。

    黑子哲也独自一人走过大家曾一起走过的路,去大家曾一起去的店里,泡了大家一起泡过的温泉……

    从夏季末到冬季,这一年的冬天很寒冷。

    而他也有了自己的决定。

    等待春天再次来临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