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42章 我坑我自己?
    春分,寒露未散,很多人还穿着冬季校服,毛衣的材质将整个人都衬得软和起来。

    黄濑凉太突然想起去年他好像想去篮球部看看,后来工作太忙就给忘了。

    正好他对足球也腻了,放学去篮球部看看,换个社团吧。

    帝光篮球部的氛围依然热火朝天,少年们的热血完全没有被季节所影响,穿着背心汗流浃背的在场上奔跑。

    新一年的到来,也代表着新一届全中联赛的开始。

    全中联赛的时间在夏季末,也是他们升入国二后。

    即使距离现在还有近半年的时间,篮球部的队员们也没有丝毫放松。

    二三军的想要进入一军,一军的则想着他们的老对手泽山。

    每个人都有着明确的目标,并为之奋斗,挥洒汗水。

    除了一个人。

    臧言之最近很沉默,而且总是在休息的时候发呆。

    青峰大辉从场上下来坐到他旁边,手指上还转着篮球,“喂,你最近怎么了?”

    臧言之有些烦闷,“没事。”

    这还叫没事?

    青峰大辉看了他一眼,也没拆穿,不想说就不说,“晚上一起去吃草莓芭菲?”

    臧言之纳闷,“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

    “偶尔吃一下也行。”

    “行吧。”

    臧言之没拒绝,他也知道自己最近的状态,让队友们担心了。

    可他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主线任务的进度居然降了!

    从7866降到了7856,虽然只降了01,但这其中代表的意义才是重要的。

    已经涨上去的进度,居然还会往下掉?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当然他只经历了一个世界,还摸不清楚这个进度的规律,所以见到进度下降才会这么烦躁。

    从去年全中联赛开始,主线进度就开始缓慢上涨,这种上涨的速度很均匀,所以他也判断不出来,只能大概猜测在全中联赛遇到的对手中有奇迹的世代。

    或者是他现在的实力和名气要比奇迹的世代高,所以进度一直在上涨,就在他以为会一直涨下去的时候,进度停止了。

    停止是在年前,后来的几个月就一直没动过,直到前几天,他查看面板,发现居然降了。

    当天晚上,他和黑无常互通记忆,两个自己一起回想最近做过的事,无非就是训练、上学、训练、回家,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行程。

    找不出原因,才令臧言之感到烦躁。

    正思索着,篮球场那边传来骚乱。

    青峰大辉按耐不住,“我去看看。”

    臧言之没动,他还在思索降了的原因。

    过了会,有人过来,说是赤司副队叫他过去。

    年初一开学虹村修造就宣布赤司征十郎为副队长,之后他来篮球部的时间就更少了。

    大家也听说他父亲生病住院,需要人照顾,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因此也都理解。

    对于赤司征十郎接手,也都十分配合。

    主要是一军的这些主力都没人反对,其他人更不会说什么。

    灰崎祥吾倒是找过臧言之一次,也不说话,就盯着他看,最后嗤笑一声,又莫名其妙的走了。

    臧言之也没管他,倒霉蛋这种时不时就显露一下的嚣张气息,他已经习惯了,让黑无常拉他去球场上打一场就好了。

    “现在是不是什么垃圾都能进一军了,呵,你把一军当垃圾收容站吗?”

    嘲讽的话语让本就安静的环境更加沉凝。

    臧言之这才注意到,氛围好像不太对。

    场上,灰崎祥吾和赤司征十郎相对而立,其他人站在一边,赤司征十郎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有点眼熟……

    随着臧言之走过来,大家把目光投向他,绿间真太郎刚要开口就被打断。

    赤司征十郎余光看见某人过来,眼眸微沉,“以黄濑君的测试成绩,进入一军完全没有问题。”

    他环视一圈,最终看向臧言之,“这样如何,如果黄濑君能够打败你,那他就可以取代你的位置。”

    说到最后,他又把视线移回灰崎祥吾身上。

    灰崎祥吾不屑的笑了,“可以。”

    他一步步走向黄濑凉太,“还没有人可以从我手里抢走东西。”

    深灰色的眼眸透着残虐暴力,像是要把眼前的猎物撕碎。

    黄濑凉太微笑着对上他的视线,毫不躲闪,眼里的冰冷与无畏,还有那种对自己天赋的笃定,都让灰崎祥吾看着越发不爽。

    敌对的杀气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胡说,我上次还从你手里抢走了冰淇淋。”

    臧言之突如其来的一句,让刚刚的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全部消散。

    灰崎祥吾差点维持不住霸气的表情。

    你能不能别说话!

    臧言之无辜的眨眨眼,他说的是实话啊。

    “是你?!”

    话音刚落,黄濑凉太就恨不得捂住自己的嘴。

    可惜已经晚了,臧言之再次把视线移向他。

    脑海里开始回放一幅幅画面。

    臧言之总算想起,这个让他感觉到眼熟的人是谁了。

    “自恋狂!”

    “我不是!”

    黄濑凉太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一番,他真的没自恋到那种程度,实在是那天太巧合了。

    当时因为社死让他没想起解释,后来又想着应该不会再碰到,所以也就放下了。

    要是早知道他们居然还是同学,他那天一定扒住门也要解释!

    臧言之听完了黄濑凉太的一顿解释,恍然大悟,“所以自恋狂你不自恋啊。”

    “……对,我叫黄濑凉太!”黄濑凉太努力微笑,将自己的名字一字一顿地重声强调。

    臧言之点点头,“明白了,自恋狂。”

    黄濑凉太:“……”

    因为事情太社死,黄濑凉太是把臧言之拉到一边小声解释的。

    其他人看到这俩人凑到一起都有点惊讶,赤司征十郎也有点意外,黄濑跟小七认识?

    青峰大辉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大声嚷嚷,“你们说完没?”

    臧言之像他们走过来,“说完了。”

    青峰大辉好奇,“说什么?”

    臧言之也不满着,“他说——呜呜呜!”

    跟在他身后的黄濑凉太一听就知道不好,眼疾手快的捂住臧言之的嘴,一边微笑,一边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保密别说出来,我请你吃饭!”

    臧言之眨眼表示明白。

    黄濑凉太松口气放开手。

    后来,臧言之把社死事件群发给一军所有人。

    臧言之:我没说出来。

    关于黄濑凉太是否加入一军的事情告一段落。

    灰崎祥吾既然那样说了,那这就是他和黄濑凉太两个人的竞争,其他人不应该插手。

    臧言之在知道黄濑凉太的天赋后,也挺惊讶,看着身边天才一个接一个的冒,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答案呼之欲出,却又找不到出口。

    因为黄濑凉太的存在,灰崎祥吾又开始频繁的找黑无常单挑。

    那种紧迫的感觉,让旁观的臧言之都感觉到。

    有一天,臧言之忍不住问他,“你原来这么看重自己在一军的位置吗?”

    他还以为倒霉蛋就是为了找自己麻烦,才加入的篮球部。

    灰崎祥吾抹了把脑门上的汗,“别想太多,我只是不喜欢别人抢我东西,我可以不要,但你不能抢。”

    臧言之忍不住,“那我要是抢了呢?”

    灰崎祥吾:“……”

    你能不能别老找我茬!

    “喂,”灰崎祥吾的语气突然平淡下来,他很少有这样认真的表情,“你觉得我和他谁会赢?”

    臧言之注视着他的眼睛,他知道灰崎要的是真实的答案,正好,他也不会说善意的谎言。

    “现阶段你会赢,但他的天赋比你更高,如果未来他没有放弃篮球,那你可能会输。”

    灰崎祥吾一时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才开口,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带着嚣张带着桀骜不驯,“哼,没眼光,未来我也不会输。”

    臧言之也不否认,“有这种可能性,前提是你比他付出多倍的努力,这个多倍是按照他的天赋潜力算,先不说就算你付出这么多的努力能不能有回报,关键你也不是这么努力的人。”

    “瞧不起谁啊!我怎么就不会这么努力了!”灰崎祥吾对他话里的笃定不满。

    努力是很难的事吗?

    凭什么就说我做不到?

    臧言之哑然失笑,“那你加油。”

    “切!”

    灰崎祥吾知道他不信,也不再多说,话说的再多都没有结果重要。

    “喂!”

    “又干嘛?”

    “我会赢的!”

    臧言之刚想敷衍,就听——

    “所以,你要选择我。”

    ……

    全中联赛前,黄濑凉太挑战了灰崎祥吾,结果是灰崎祥吾赢。

    按照约定,黄濑凉太没能进入一军。

    这一年的全中联赛和去年极其相似,帝光和泽山才是彼此的对手……不,今年的泽山也不是帝光的对手了。

    看着120比63的倍杀,观众哗然了。

    这一年的帝光,虹村修造甚至没有上场,他坐在替补席上,眼底有遗憾,有欣慰,看着即便没有自己帝光也能登顶。

    臧言之看着冠军奖杯,和站在亚军区的黑无常对上视线,脸上一闪而过了然的笑意。

    果然啊……

    主任务:打破“奇迹的世代”

    (完成度:0)

    这一年帝光完成了两连霸,唯一能抗衡的泽山也在他们全员进步的情况下,失去还手之力,似乎已经没有人能阻挡他们。

    三连霸成了大家默认的事实。

    帝光已经来到王座前。

    报道上,媒体将他们称为“奇迹的世代”,没有人质疑,这就是事实,那么多百年难遇的天才汇聚在这一时代,本身就是奇迹。

    就在所有人等待着他们坐上王座时,“奇迹的世代”之一白无常,转校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