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33章 夹心巧克力
    “怎么样,你弟弟怎么说?”

    青峰大辉看起来比臧言之还要着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弟弟呢。

    不,要真是他弟弟,他反而没那么着急了。

    “他说有点事,可能会晚到,让我把地址发给他。”

    臧言之看完信息,抬头,“所以,我们决定好去哪儿了吗?”

    “……”

    大家看向虹村修造,毕竟请的是他,还是他决定去哪吧。

    虹村修造想了想,“有了!去吃自助,这样大家想吃的食物都能吃到。”

    “可以。”

    “赞同。”

    “没问题。”

    没人反对,大家一致同意去吃自助。

    决定好地点,臧言之把地址发过去,一群人换好衣服向外走去。

    路过的女生会忍不住偷偷看他们,臧言之猜测,全校长得高的都在篮球部了吧。

    正想着,旁边突然传来女孩子的尖叫声,夹杂着“啊!濑濑!”什么的……

    臧言之好奇,“那边是……足球场?”

    “好像是新生里有个什么明星吧。”青峰大辉回想起班里女生的讨论,他倒是不感兴趣,不过五月那家伙好像提到过。

    说起来,他好像忘了什么……

    虹村修造看着臧言之,“说起来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那个明星新生呢。”

    赤司征十郎跟着看了一眼,“白同学的外貌确实很优秀。”

    青峰大辉羡慕,“阿常就是那种可恶的池面啦!超受女孩子欢迎的。”

    赤司征十郎笑笑,“明星的话……应该是指黄濑同学吧。”

    “咦,十郎你居然知道?”臧言之惊讶,他看起来可不像会追星的人。

    “十……郎?是叫我吗?”

    赤司征十郎的表情呆呆的,没有了无时无刻保持的完美,也削弱了疏离感,本来就是童颜的他看起来有些可爱。

    “对啊,都这么熟了,还叫姓氏多见外啊,感觉十郎比征十郎更可爱呢!”臧言之在阳光下笑起来,耀眼得不可思议。

    赤红的眼目愣愣瞪大,本来偏冷的红色好像染上了金色,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笑意,不是被尺子量好的弧度,是真正有温度的笑容。

    很奇怪的感觉。

    被戏弄了,他知道。

    可是……这种“戏弄”他并不讨厌。

    “因为我和紫原正好跟黄濑同学一个班。”想了想他又补充道,“……无常。”

    这还是赤司征十郎第一次称呼名字,完全违反了礼仪老师的教导,有些不自然的卡顿,像个刚学说话的小孩子。

    “哇!”臧言之凑到他旁边,“好羡慕,居然跟明星同班耶,快说说,他真人也有那么帅吗?”

    绿间真太郎默默吐槽,“说得好像你知道他是谁。”

    臧言之:“……”

    说得好有道理,他都不知道这人,怎么对比真人有没有那么帅?

    青峰大辉也凑过来,把胳膊搭他肩膀上,“你又不追星,问他干嘛。”

    臧言之把他胳膊推下去,一个后扑,挂他背上,“你怎么知道我不追星?”

    青峰大辉往前踉跄,稳住身体后眼睛一亮,“你追星?我有小麻衣的全套限量写真!你要不要来我家看!”

    “好啊。”臧言之随口答应了,“小麻衣也是明星吗?”

    青峰大辉激动的科普,“当然了!她可是最最最可爱的,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啊!”

    这话一出,脑残粉瞬间遭到了抨击。

    绿间真太郎推推眼镜,“请不要用你的品味概括所有男性。”

    赤司征十郎看着臧言之的外貌,“感觉并不适合你。”

    紫原敦好像在想小麻衣是谁,“好像不是很高?应该是吧,还是高挑的女孩子更好。”

    赤司征十郎瞥了他一眼,“我感觉品格要比外表更重要。”

    绿间真太郎跟他站在同一战线,“这点我赞同,所以年长的女性更好些。”

    虹村修造补充道,“会做饭也很重要。”

    还不等青峰大辉反驳,灰崎祥吾先出声了,“嗤,真是没品味。”

    青峰大辉惊了,没想到自己的知己居然是灰崎!

    然后就听到灰崎祥吾说,“当然是从别人手里抢到的最好啊!”

    虹村修造忍了忍,没忍住,一巴掌拍到灰崎祥吾后脑勺,“不要说出这种有损道德的发言啊!”

    灰崎祥吾捂着后脑勺,怒了,“你找——”

    “倒霉蛋,你居然还是小三专业户吗?”

    “谁是小三专业户啊!”灰崎祥吾怒吼着喷回去。

    臧言之趴在青峰大辉背上,无辜道,“你自己说的啊,抢别人女朋友不就是小三嘛。”

    灰崎祥吾:“……”

    灰崎祥吾憋了好久,也没憋出什么解释,“哼,我就是说说,又没去抢!”

    虹村修造挑眉,“说也不行——”

    灰崎祥吾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一个两个的烦死了!”

    他闷着头往前走,不想再听。

    臧言之像发现了什么神奇大陆,凑近青峰大辉的脸,惊叹道,“巧克力,你变红了诶!”

    他想了想,好像是从说到小麻衣开始的。

    “你是因为想到小麻衣所以脸红了吗?”

    青峰大辉心虚小声道,“才不是!你快闭嘴!”

    臧言之好奇,“为什么要闭嘴?还有你声音为什么这么小?是因为有什么不方便大家听的吗?还是因为你想到了什么色色的东西?咦~没想到你不是纯纯的巧克力。”

    是个有夹心的巧克力。

    什么乱七八糟的!青峰大辉手忙脚乱的想要捂住背上人的嘴,可惜不好动作,此时大家异样的眼神都看过来了,臧言之那一连串的问题可不小声。

    大家:“哦~”

    青峰大辉急了,“是这家伙胡说的!我、我是因为……因为,天气太热了!这家伙又太重了!”

    臧言之不满了,“我可是黄金比例,哪里重?”

    青峰大辉找到了理由,洋洋得意,“你这体重绝对超标了,压得我都喘不过气了。”

    很好,你完了,下次传球没了。

    臧言之呵呵,“我看是因为黑色吸热吧。”

    青峰大辉:“……”

    一阵安静过后,不知是谁先漏了气,噗嗤一声大家都爆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少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就连绿间真太郎和赤司征十郎都没忍住,偏过头肩膀抖动。

    青峰大辉脸上的红更明显了,这回是气的,“你给我下来!”

    “就不。”

    ……好气!

    青峰大辉扭着身子使劲够后背的某人,两人正打闹着,一个女声突然响起。

    “阿大?”

    臧言之听到声音抬头望去,青峰大辉趁机用胳膊把他夹在身侧。

    桃井五月对上臧言之那张脸,话脱口而出,“阿大你偷了美术室的雕像?”

    青峰大辉:“……”

    臧言之温柔的打招呼,“嗨~我不是雕像,是人哦~”

    桃井五月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她刚一说完就知道自己说了傻话,只是来不及收回,现在被调侃更不好意思了。

    臧言之也不挣扎,就着这个姿势,继续温柔的跟小姐姐说话,“你是来找阿大的吗?”

    桃井五月努力不去看那张脸,“啊对……不、不是!我是来找青峰君的。”

    臧言之好奇,“你是巧克力的女朋友吗?”

    身后的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看着。

    青峰这家伙居然有女朋友的吗?

    总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桃井五月疑惑,“巧克力?”

    臧言之点头,“嗯,就是你口中的阿大。”

    桃井五月愣了一下,突然捂着嘴笑出来,好形象!

    一边笑一边偷看自己的青梅竹马,好稀奇,阿大居然没生气。

    她不知道的是,虽然刚认识一天不到,但他们都认识到对某人生气是没用的,只会气到自己。

    “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们只是从小一起长大……”

    臧言之:“哇,青梅竹马耶~”

    虹村修造也感叹,“想不到青峰还会有个这么可爱的青梅,你是有事找他吗?”

    桃井五月不好意思,“那个……因为住的很近,所以……”

    虹村修造诧异,“他没跟你说吗?我们今晚要聚餐。”

    桃井五月一脸茫然。

    臧言之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青峰大辉估计是忘了,他义正言辞的讨伐,“巧克力渣渣!”

    虹村修造赞同,“让女孩子一个人在校门口等太不应该了。”

    绿间真太郎:“不遵守约定的人不应该被原谅。”

    赤司征十郎:“很没有风度。”

    紫原敦:“会被我姐姐打爆的。”

    青峰大辉有些无语,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你们是看不到吗?

    “不要故意无视我啊!”

    臧言之给了他一个眼神,“别把我夹在腋下,你有狐臭。”

    青峰大辉:“……你还是无视我吧。”

    别说话,求你!

    “我说你们磨磨唧唧的是要等到店铺倒闭再去吗?!”

    灰崎祥吾本来走远的身影又走回来,一脸暴躁。

    臧言之看着他,“你可以先去啊。”

    废话!老子不认路啊!

    ……

    一群人总算是到了地方,桃井五月有些不安,“你们社团聚餐,我跟来不好吧……”

    臧言之摆摆手,“没事啦,我还外带家人呢。”

    “嗯?”

    “我弟弟等会也来。”

    “这样吗……”桃井五月感觉安心点,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局外人,“白君的弟弟多大了?”

    应该是个小号的白君吧,想想就感觉可爱呢,像小天使一样。

    “他——”臧言之正要回答,手机响了,“我接个电话。”

    “嗯,你到了?哦哦,左边……嗯……看到你了。”臧言之挂下电话,挥了挥手。

    众人刚刚都听到臧言之的话,知道是双胞胎弟弟来了,好奇地冲着他挥手的方向看去。

    纯黑色的体恤领口宽松,露出性感的锁骨,脖子上挂着一条银色亚克力圆牌吊坠,耳朵上坠着两个黑环,耳骨上也有一颗黑曜石,黑色的皮裤包裹着两条大长腿,腰间还挂着金属链条,踩着一双机车靴。

    无机质的黑色眸子扫过他们。

    “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