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29章 交锋
    球场上,六人自动分成了两组。

    其实也不算自动,至少灰崎祥吾是被动的,他对那个赤色的小矮子不太喜欢,但他更不想跟揍过自己的人长相相似的嫌疑人一队。

    正犹豫着,队已经分好了……

    青峰大辉热情的邀请臧言之跟他一队,臧言之也没犹豫就同意了,然后他又叫上绿间真太郎。

    三个人快速的成为了一队。

    赤司征十郎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们一眼,“不考虑一下各自的位置吗?”

    臧言之不在意道,“又不是正规场,3v3而已,还考虑什么位置。”

    青峰大辉本来被赤司征十郎的话提醒了,他一听比赛就激动倒是忘了站位,正想着要不要重新分组,又听到臧言之的话,觉得有道理啊!

    三人场不管怎么分都会有缺少的位置,所以打哪个位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赤司征十郎笑了笑,“这样嘛,我还以为是白同学已经看出大家的位置。”

    臧言之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说我茶?”

    赤司征十郎:……

    臧言之眼睫低垂,纤长的睫毛打下一层阴影,清澈透亮的白色眼眸染上一层忧郁,“我茶吗?”

    青峰奥特曼光束直大辉,迷惑的摇摇头。

    茶是什么?

    喝的吗?

    为什么说白无常像喝的,难道是在侮辱他篮球技术水?

    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看自己刚交到的朋友不开心了,青峰大辉立刻维护,可不能让他被那个红头发的欺负,他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竖起大拇指。

    “你一看就是个好人!”

    臧言之:……

    臧言之差点破功,还好他功(lian)力(pi)深厚,忍住了。

    青峰大辉看到白同学笑了,也放心了,他对着赤司征十郎斩钉截铁的说,“我们一定会赢的!”

    赤司征十郎……赤司征十郎不想说话。

    他刚刚那话,只是想表示一下——我已经看透你是个城府极深的人。

    按理来说,这时候对方也应该跟自己暗暗打机锋,谁知道对方不按常理出牌,他明牌了,不仅明牌,还把牌换成了麻将。

    就离谱!

    谁说你茶了?!

    秉持着多年来的教养,赤司征十郎不说脏话,微微一笑,“青峰同学加油。”

    绿间真太郎不发表意见,他看透了,但不说。

    “快开始吧,我好饿。”紫原敦拿起篮球走过去,他不忍心看赤仔再被欺负下去了,万一赤仔气急发怒就完了,赤仔发怒很恐怖的,虽然他没见过,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灰崎祥吾看着热闹,幸灾乐祸,这个装腔作势的白毛怼别人的时候还是挺好玩的,正想着,对上一抹赤红。

    温和有礼的表象下是漠视。

    赤司征十郎微笑着问道,“灰崎同学是打什么位置呢?”

    灰崎祥吾嗤笑一声,又是一个装模作样的。

    “随便吧,我可不会配合你们。”

    赤司征十郎也不生气,慢条斯理的说,“在不熟悉的情况下,也谈不上配合,但总是要知道一下你擅长的位置,才好做出及时应对,我打控球后卫。”

    控球后卫又称组织后卫。

    这个位置的话……灰崎祥吾想了想,说道,“我打小前锋。”

    赤司征十郎点点头,其他的也不再多说。

    另一边,青峰大辉看他们那边在介绍位置,他摸摸脑袋,看向臧言之,“咱们是不是也要说一下彼此的位置?我打大前锋。”

    臧言之笑笑,“控球后卫或者得分后卫都可以。”

    绿间真太郎闻言看了他一眼,中指将眼睛推了推,“得分后卫。”

    青峰大辉惊喜,“那咱们三个的搭配看起来不错诶!”

    臧言之不置可否,“要打过才知道哦~”

    他看向对面的三人,真正的交锋开始了。

    ……

    “先进十球者赢……”虹村修造说完规则后将球抛起。

    臧言之在球抛起的那一刻,瞬间转头跑向己方篮筐,巧克力绝对抢不过那个傻大个,所以不需要等。

    果然,紫原敦甚至都没起跳,长臂一挥,球被抢到,赤司征十郎运球,扫视了一眼灰崎祥吾的位置,灰崎祥吾已经到臧言之他们半场的三分线内,赤司征十郎迅速将球传给他。

    灰崎祥吾接到球一愣,这球接得非常舒服,他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那个赤发矮子。

    正好对上赤司征十郎惊讶的表情。

    “小心!”

    灰崎祥吾不明所以,小心?小心什么?

    下一秒,他知道了答案。

    一只手从他侧后方捅来,将球截走。

    灰崎祥吾转头,是那个白毛!

    臧言之拿到球迅速向对方篮筐跑去。

    灰崎祥吾回过神冷哼,“呵,你以为自己跑的掉吗?太小看我了!”

    灰崎祥吾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要追上臧言之。

    臧言之没管他,看着正在篮板下和傻大个纠缠的巧克力,他突然停下来。

    灰崎祥吾没想到他会突然停下来,更没想到他会投三分。

    急停跳投!

    臧言之的平衡感强的可怕。

    在距离三分线还有一寸远的时候,他出手了。

    橘黄色的球影滑出弧线,所有人都在看着,没想到比赛刚开始一分钟都不到,就有人出手了。

    这球会进吗?

    在其他人等待结果的时候,绿间真太郎眉头一皱,冲着青峰大辉喊道,“篮板球!”

    青峰大辉收到,压低身体做好卡位,额头上滑下一滴汗,紫原敦的身体优势太大了,想要从他手里抢到篮板球,恐怕很难。

    篮球划过高空击打在篮板上。

    果然是篮板球吗……

    就在青峰大辉和紫原敦要起跳的时候。

    “咚!”

    篮球入网了。

    “1比0”

    “切,”灰崎祥吾不甘心,“算你好运!”

    青峰大辉也舒了口气,笑哈哈道,“运气不错嘛。”

    可是,这真的是运气吗?

    绿间真太郎和赤司征十郎同时怀疑到。

    虹村修造在场外摸着下巴思考。

    他回想着刚刚的画面,觉得有哪不对。

    倒是那位上了年纪的白金教练笑呵呵的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啊!”

    虹村修造抬起头,“所以说刚刚果然不是运气?”

    白金教练也不点明,“看下去就知道了。”

    场上

    赤司征十郎脸上的笑淡了点,“灰崎同学,请不要在比赛中发呆。”

    灰崎祥吾本来就因为被人从手里抢走球憋火,现在听到这话,怒极反笑,“你在教我做事?”

    “我说,你——”他一边说一边走向赤司征十郎,眼神透着凶光,手刚要抬起,突然被另一只温热的手攥住。

    臧言之拉住他就往后走,“快点快点,我马上要赢了。”

    灰崎祥吾本来要发火,听到他这话忍不住反驳,“你才进了一球,什么叫马上就要赢了!”

    “一样啦,四舍五入就差不多啊。”

    “哪里差不多啊!差得很多!四舍五入也不是用在整数上的,你这个白痴!”

    臧言之摆摆手,“这不重要啦,重要的是你不要逃跑啊。”

    灰崎祥吾气急败坏,“谁要逃跑了?!”

    “那就站回你的位置,该我们进攻了。”臧言之放开他的手。

    “哼!”灰崎祥吾眼睛紧紧盯住臧言之,“你别想进球!”

    他这回要盯死这家伙!

    赤司征十郎看向臧言之,臧言之也正好看向他,赤色与白色相对,一火一冰。

    两人同时微笑。

    臧言之持球,快速找准位置,青峰大辉在左侧三分线内,绿间真太郎身前站着赤司征十郎,大脑快速思考。

    灰崎祥吾挡在他前面,嚣张的笑道,“怎么,只会偷袭,正面对抗就不行了?”

    臧言之看着他,笑了,“我这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话落,身影迅速向左侧突破。

    同一时刻,灰崎祥吾也判断出,左边!

    他向左边迈出一步,伸手去抢断,脸上的笑容更肆意了,“我看穿你——咦?”

    笑容僵住。

    球呢?

    眼前的人脚步轻晃,身形毫无停滞的转向另一个方向,同时球落地弹起。

    灰崎祥吾只听到一声轻笑。

    “被骗了呢~倒霉蛋。”

    臧言之晃过灰崎祥吾后运球狂奔,没有管身后的倒霉蛋是什么感受。

    灰崎祥吾脸色狰狞,他被耍了!又双叒叕被耍了!

    愤怒让他的速度再次提升。

    然而——

    那道让他气的抓狂的身影再次停下。

    又是急停跳投!

    “别想得逞!”

    灰崎祥吾大吼着跳起。

    但还是晚了,球已经划过高空。

    绿间真太郎在臧言之往三分线跑的时候就注意着他,看见他在快速行动中急停,然后毫不犹豫的出手,眉头紧皱,出手速度太快了,而且角度根本不对,哪有这样投三分的!

    这是篮板球。

    绿间真太郎再次作出这样的判断,三分球领域他太熟悉了,“青峰,篮板球!”

    “紫原!”

    比绿间真太郎晚了一点,赤司征十郎做出了同样的判断。

    然后,同样的场景仿佛时光重现,就连青峰大辉和紫原敦的想法都一致。

    篮板球,要抢到!

    咦,又进了,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篮球再次撞在篮板上弹射进框。

    “他是故意的!”虹村修造眼睛闪过亮光,这回他一直盯着臧言之,看得很清楚,“他瞄准的是篮板上的反射点。”

    正常的三分都是冲着篮筐而去,越是空心刷网而过,越能体现选手的三分能力,然而臧言之不是,他的三分瞄准的就是篮板。

    如果放在录像里回看,就会发现他每次击在篮板上的都是同一个点。

    不止如此,他这样利用反射进球,就必须保证他每次投出的力度都一样,一旦力度不对,那就会真的变成篮板球。

    绿间真太郎也明白了,所以说他的判断并没有出错,因为这就是“篮板球”,只是臧言之将它变成了三分球。

    “2比0”

    灰崎祥吾突然叫住臧言之,“喂,你这招叫什么?”

    “哭丧棒。”

    灰崎祥吾念了一遍,吐槽道,“什么怪名字。”

    臧言之弯起眼睛,“给人希望,让人以为能抢到球的时候再当头一棒,那表情不就变成哭丧了吗。”

    “这解释不错,我喜欢!”灰崎祥吾舌头舔过嘴唇,眼里藏着恶劣。

    “这招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