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28章 对不起,我没看到你
    帝光没有新生进入一军的先例,谁也没想到,这先例一出就出了好几个。

    教练拿出名单,“青峰大辉,绿间真太郎,赤司征十郎,紫原敦,灰崎祥吾,白无常,以上六人进入一军。”

    臧言之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就没关注剩下的二军三军名单,倒是打量起跟自己同样进入一军的人。

    这可是跟自己同等的天才呢~

    话说,这不就是刚刚在门口,那几个看戏的?

    那个傻大个入选他倒是不稀奇,毕竟那个鹤立鸡群的身高,真的是老天爷赏饭吃。

    剩下的……

    哦呦~外国友人也入选了,也是,非洲人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

    绿间征十郎就是那个发色很有勇气的同学吧,厉害厉害,果然能顶着这发色的不是一般角色!

    然后还有个赤司真太郎……赤司……赤司……咦?

    臧言之又重新扫视一遍,没有啊,加上自己就五个人啊。

    臧言之不信邪掰着手指头数,一,二,三,四,五……

    真的,就五个!

    嘶!

    倒吸一口凉气,这是遇到灵异事件了?

    没事,不怕,我可是白无常。

    正想着,突然有人叫自己。

    此时,其他人已经离开去二号馆和三号馆,监督让他们在这里等教练过来,所以此地除了他们几个新生就没别人了。

    “白同学。”

    臧言之顺着声音低头,赤瞳赤发,一片的红色,眼前的少年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出他的涵养,那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和臧言之这种外貌优势带来的加成是不一样的。

    不好对付。

    这是臧言之对赤司征十郎的第一印象。

    而后来,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感觉没有错。

    当然此时臧言之还以为这位叫赤司真太郎。

    赤司征十郎嘴角挂着得体的微笑,“我看你好像在找我。”

    找你?

    臧言之一脸疑惑,“没有啊。”

    我找你干嘛,我又不认识你,我找……等等!不会吧!

    赤司征十郎笑容不变,“你刚刚不是在数进入一军的新生吗。”

    ……哈哈哈,这就尴尬了。

    臧言之摇头,“没,我没数,我手指抽筋,做手指操呢。”

    “是吗?”赤司征十郎嘴角弧度上扬,“可是你刚刚念出来了。”

    臧言之:……

    是吗?我念出来了?

    环顾四周,外国友人扭着头不知道在干嘛,肩膀一抖一抖的,发色勇敢的眼镜男拿出口罩(?)带上,傻大个同情的看着他,灰崎祥吾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见他看来哼哼一声“白痴”。

    很好,我应该是念出来了。

    臧言之也露出个优雅笑容,“赤司同学真是厉害,你的篮球技术让我佩服。”

    赤司征十郎挑眉,这是开始转移话题了?呵呵,这招对我可不管用。

    “白同学都没有见过我的篮球吧。”

    “还用见吗?”臧言之神色郑重,“你能用如此身高进入一军,足以见你的技术有多高超,才能让教练组无视你的劣势。”

    赤司征十郎:……

    紫原敦此时不是同情了,而是看史前巨兽的眼神,史前巨兽不需要同情。

    臧言之走过去拍了拍赤司征十郎的肩,感慨道,“不过说真的,赤司真太郎同学,你这身高太隐蔽了。”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然后就是青峰大辉突然的爆笑声。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看这位外国友人笑得都快撅过去了,臧言之一脸茫然,外国人的笑点这么莫名其妙的吗?

    而且这样笑话别人不好吧,当事人还在这儿站着呢。

    臧言之义正言辞,“这位……青峰大辉是吧?可能你们国家的人比较豪爽,不太在乎这些,但我们比较含蓄,这样嘲笑别人是非常不好的行为。”

    青峰大辉笑着笑着停下了,满头问号,什么你们国家?什么豪爽含蓄?他嘲笑谁了?

    “你在说什么啊?”

    臧言之以为他没听懂,毕竟是外国人,日语可能不是太好,他说慢点,“你身为外国留学生,在日本欺负日本学生,不好。”

    臧言之一字一顿说的,但青峰大辉觉得自己更听不懂。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臧言之按下耐心,把每个字之间的音拉的更长,“我——说——你——”

    “不是,等等!”青峰大辉打断他,“谁是外国留学生啊?我是日本人!”

    臧言之第一反应,“不可能。”

    青峰大辉:?

    “我是不是外国人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是哦!

    “你真的不是非洲人?”臧言之怀疑。

    那眼神刺激的青峰大辉跳脚,“不是!我只是肤色重了点,不代表就是外国人吧!”

    臧言之诚恳道,“同学,太谦虚了,你这不是重了点。”

    青峰大辉:……

    刺激完青峰大辉,赤司征十郎也从被有人敢当面说他矮这个事实中反应过来,他觉得自己可能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位白同学了。

    不好对付。

    赤司征十郎果断的转换话题,“白同学,我叫赤司征十郎。”

    臧言之:“我知道啊,我刚刚叫的不就是赤司征十郎吗?”

    赤司征十郎竭力维持教养,“不,你叫的是赤司真太郎。”

    “咦?”臧言之迷惑,他看向绿光,“那你叫什么?”

    “绿间真太郎。”

    “哦。”

    臧言之心不在焉,他的注意力被口罩吸引了,“你为什么带着口罩?”

    绿间真太郎停顿了一下,看过前两位的遭遇,他有点担心自己。

    想了想,还是回答了,“这是我今天的幸运物。”

    感觉自己不解释,这人绝对能说出可怕的解读。

    臧言之点点头,“这样啊,你很迷信?”

    “不算,只是尽人事听天命。”

    绿间真太郎感觉自己的回答没有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一副震惊的样子。

    臧言之震惊极了,这就是他如此绿的原因吗?

    听听,这沧桑无奈的听天由命,啧啧,这是被绿了多少次了啊!

    好惨一男的。

    绿间真太郎看着他变幻的表情,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

    臧言之冲他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

    绿间真太郎:……?

    青峰大辉看他这表情,心里好奇,“说呀,说出来呀!”

    人受伤后,总希望别人能跟自己有同样的遭遇,不能只有自己惨。

    臧言之摇摇头,“不好说。”

    青峰大辉嘀咕,“有什么不好说的?刚刚你说我们两个的时候也没不好意思啊!怎么到他这就区别对待,不公平!”

    绿间真太郎眼镜反光,很好,我记住你了青峰大辉。

    臧言之瞥他一眼,“他的问题跟你们俩不一样。”

    青峰大辉更好奇了,凑过去问,“哪不一样?”

    臧言之一脸为难,“你们这从外表就能看出来,他那个比较隐蔽,需要有优秀的头脑,灵敏的反应,创新的思维,极高的智商,才能推断出来。”

    赤司征十郎:……

    绿间真太郎:……

    紫原敦:……

    灰崎祥吾:……

    青峰大辉发出惊叹,“哇,原来这么隐蔽的吗?这你都能发现,果然好厉害!”

    臧言之:……

    臧言之仔细看了他一眼,这是真白痴,还是在阴阳怪气?

    青峰大辉感受到大家奇怪的目光,挠挠头,“怎么了?”

    怎么都看着他?他没做什么吧?

    臧言之拍拍他,“没事,你很有眼光!”

    青峰大辉有些不好意思,“嘿嘿,还好了。”

    臧言之难得被噎了一下。

    对于这种你说什么信什么的直白类型,要抓住时机自己引导话题。

    臧言之勾勾手,“不过我可以给你一点提示。”

    青峰大辉果然上钩,“什么提示?”

    臧言之小声在他耳边说,“你看他头顶的颜色。”

    热气弄的耳朵痒痒的,青峰大辉没听清,直接问出声,“什么颜色?”

    臧言之默默转移视线。

    青峰大辉顺着看去,这一刻他突然就心领神会了。

    嘶,好绿!

    绿间真太郎额间青筋直跳,这么直白的眼神,他要是还不懂这两人在说什么,那他就是真白痴了。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啊,混蛋!”

    臧言之瞬间收回视线,无辜的眨眨眼,“跟我无关,是巧克力自己领会的,我啥都没说。”

    青峰大辉:?

    “谁是巧克力啊!”

    ……

    赤司征十郎在旁边看着臧言之和那俩人吵吵闹闹,若有所思。

    这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一开始看着他在门口和灰崎祥吾的交锋,以为是心机深沉,善于利用外表迷惑他人的风格。

    然后自己对他的试探,这人完全出乎他意料的行为化解了尴尬。

    之后看起来给人的感觉是思想跳脱,很容易转移注意力。

    但现在看着他跟青峰大辉和绿间真太郎熟络起来,赤司征十郎意外了。

    他的说话方式和表情都不会让人真的生气,这个度把握的很好,甚至能够快速拉近别人与他的距离。

    要是故意的,那他的城府极深,是个可怕的对手。

    要是无意的,就更可怕了。

    虹村修造跟着教练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有三个已经熟络的聊起来了,氛围不错的样子,另外三人有些冷清,紫原敦跟赤司征十郎好像比较熟,两人站的也近,倒是那个灰崎祥吾……看起来像是被孤立了?

    教练年纪比较大,带着笑容看向他们,“我是白金耕造,叫我白金教练就好,这是你们队长,虹村修造。”

    虹村修造向前一步,咧开嘴露出笑容,说出的话却瞬间让场上气氛对立起来。

    “接下来,你们六人分成两组,3v3,赢的可以在正式比赛上场,输的做替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