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23章 都是弟弟
    美国

    “看这里,来来,湊凑~这里这里这里……”

    “喂,过分了啊!你这家伙,别把我弟弟当猫逗。”

    臧言之无辜,“我没有啊,我只是在跟他玩。”

    “那你拿逗猫棒干嘛?”

    臧言之看看手里的逗猫棒,淡定的随手扔下,“哦,拿错了。”

    “切!”

    越前龙雅翻了个白眼,掂了掂手里的橘子,扔下去。

    “喂喂喂!不要乱扔啊!砸到弟弟怎么办?”

    “我扔的很准,才不会砸到龙马,”越前龙雅吐槽,“还有那是我弟弟,不是你弟弟!”

    臧言之:“说什么呢~你们两个都是我弟弟。”

    越前龙雅:……

    淦!

    自从被这家伙知道自己比他小两岁后,就被摁头认哥了。

    可怜小龙马,强行多了个不靠谱的哥哥。

    越前龙马懒得搭理他们,大哥不说二哥,这两个哥哥性格都很恶劣。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可怜自己老哥的,被书翁哥哥气的太惨了。

    这都是报应,谁让他平常老欺负自己!

    越前龙马悄悄在心里偷笑。

    臧言之一年多前,从日本离开后,就是收到了越前龙雅的信息,来美国找他。

    他和越前龙雅是在南非旅游的时候遇见的,他当时正在世界各地流浪,在南非一个小国家的街头网球场,碰到了当时正在和人比赛的越前龙雅。

    当时的越前龙雅实在是太拽了,正好,越前龙雅也觉得他很拽。

    两个都有点中二的少年决定用实力教对方做人。

    当然,最后被教做人的是越前龙雅。

    那时的越前龙雅刚到越前南次郎家两年,年龄还比臧言之小两岁,打不过也算情有可原。

    但越前龙雅可不管那么多,输了就是输了,他心里憋闷,想着年龄上可不愿再被压一头,所以骗臧言之两人是同龄。

    两人当时身高差不多,臧言之也没怀疑。

    直到他来了美国。

    “我说……”臧言之打量着从树上跳下来的越前龙雅,“你好像还跟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一样高,不会不长了吧?”

    他一边说,一边专门跑到越前龙雅旁边,用手比划着自己跟他的身高。

    越前龙雅瞬间弹开,“胡说!我明明长高了一厘米!”

    臧言之露出同情的表情,“这么多年你就长了一厘米?我都长了六厘米了!”

    那同情的眼神,炫耀的语气,都让越前龙雅气的抓狂。

    这个混蛋!

    一年前就不应该叫他过来!

    “我这是发育期比较晚,一般发育期晚的男孩子都会长的特别高,没见识!”

    臧言之看了他一眼,笑了,“哦。”

    哦屁啊!

    这种不反驳,偏偏还露出个笑容,说“嗯啊哦”的行为最气人了!

    臧言之摸摸龙马的头,“小龙,你要离大龙远一点,小心会被他传染,长不高。”

    “你这个学渣不要在这里传输错误观念啊!身高怎么会传染?!还有我都说了,我还会长的!”

    越前龙雅咆哮完,又冲着龙马说道,“龙马,你别信,我还会长高的!”

    越前龙马琥珀色的猫眼里写着无语,自家老哥果然是个白痴,“我是九岁,又不是三岁。”

    他当然知道身高不会传染啊,只有病毒才会传染,不过身高好像会遗传……

    越前龙雅死鱼眼,“……呵呵,既然知道不传染,那你为什么离我这么远?”

    就在刚刚,越前龙马倒腾着小短腿迅速跑到臧言之身后的另一侧。

    越前龙马冒出头,“预防一下。”

    越前龙雅:……

    越前龙雅打算不在这个话题上讨论,再说下去吃亏的肯定是他!

    越前龙雅转移话题道“你这次怎么休息这么久?”

    这家伙怎么还不走?四大公开赛的赛事那么密集,以往都是待一两天就走的。

    越前龙雅的语气变得幸灾乐祸起来,“嘿嘿,某人不会是被淘汰了吧~”

    臧言之斜睨他一眼,淡定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展开,抖了抖,放在越前龙雅眼前。

    “睁大你的猫眼看看,哥哥我可是第一!”

    越前龙雅拿过报纸,忍不住吐槽,“你这个自恋鬼,居然还把自己的报道装在兜里带回来!”

    虽然这么说着,还是诚实地看了起来。

    那张报纸是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青少年组的排名。

    旁边的越前龙马也凑了过来,温网的比赛他们有看直播,当然知道这家伙是第一,一直没说,就是不想看他臭屁的样子。

    越前龙雅看着报纸上,记者那些各种天花乱坠的吹捧,不屑一顾的把报纸塞给龙马,“切,这也就是我没去,我要是去了就没你什么事了。”

    “眼红了?”

    越前龙雅否认,“有什么好眼红的。”

    臧言之掰着手指头开始数,“眼红我成为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青少年组第一名,法国网球公开赛进场年组第一名,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青少年组第一名,被誉为最有可能拿到青少年四大满贯的天才选手,最有可能成为年龄最小职业选手的超级新星,精神系的恐怖——”

    “够了!”越前龙雅捂住额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念自己的报道?”

    臧言之真诚道,“因为他们说的都是实话啊。”

    越前龙雅凑到臧言之身前,捧住他的脸,左捏捏右拉拉。

    臧言之疑惑,“泥…干膜呐?”

    越前龙雅:“我研究下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摸起来也不厚啊。”

    臧言之把他的手打开,“我可是未来的网球之神,这种程度不是理所当然嘛~”

    越前龙雅呵呵,“懂了,你是没脸皮。”

    “你们还差的远呢!”

    突然响起的稚嫩声音让两人一愣,臧言之和越前龙雅一起看向龙马。

    小孩穿着背带裤,琥珀色的猫眼睁得大大的,闪耀着明亮的光。

    臧言之和越前龙雅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龙马生气的鼓起脸,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像鼓起了两个包子,“有什么好笑的,我一定会超过你们的!”

    臧言之停下来,“我看好你!不过嘛,超过大龙有可能,超过我就算了吧。”

    越前龙雅不干了,“喂,超过我也不可能!”他又过去拍了拍龙马的头,“老哥我帮你超过他。”

    龙马生气的捂住帽子,“我才不用你帮!我自己可以!”

    臧言之接话,“就是就是,就你那技术,小龙过两年就能超过你了,还是我来吧。”

    看着龙马又要反驳,臧言之赶紧诱惑道,“小龙不是一直很好奇我的网球吗,跟我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哦~”

    越前龙马想到曾经见过的那些诡异球技,心动了。

    书翁哥哥确实比臭老哥要厉害……

    看着弟弟投奔了“敌人”的怀抱,越前龙雅语气哀怨,“臭小子,一点都不可爱了。”

    越前龙马不理,我才不要可爱呢!

    越前龙雅没能逗到弟弟无趣的瘪瘪嘴,突然想起臭老头的吩咐,“对了,老头子说叫你今天过去一趟。”

    臧言之诧异,“南次郎老师?”

    一年前,他来到美国后,才知道越前龙雅是那个传奇武士越前南次郎的养子。

    当时他真是又惊讶又无奈,还有点无措。

    惊讶传说中的人物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无奈于自己之前居然还跑到日本去找,无措的是对方居然要跟自己打一场。

    那一场他输的很惨,他引以为傲的精神网球完全不管用,下笔如有神还被试出了上限,书中自有黄金屋刚一用出来就破碎,最后他连还没开发完的阿修罗神道黑冢都用出来了,招数尽出,依旧输的很惨。

    尽管得到了越前南次郎极高的评价,但对于目标更高更远的他来说,还是差的太远了。

    在那之后,越前南次郎也经常会指点他,也多亏了这位传奇,他的阿修罗神道完成开发,甚至开了异次元境界。

    就连他能参加四大公开赛的资格,都是越前南次郎帮他在俱乐部要的外卡。

    所以臧言之称他为老师是应该的。

    “南次郎老师叫我干吗?”

    越前龙雅耸耸肩,“我也不知道,美网公开赛不是快开始了吗,估计是这个事吧。”

    臧言之觉得不是,比赛中的事南次郎老师不会过问的,他和杉婆婆有点很像,他们热爱网球,多过于胜利。

    而自己,正好和他们相反。

    也没多说,正好饭点,三人收拾东西回家。

    越前夫人非常喜欢臧言之,知道他今天过来,还特意准备了他爱吃的大福。

    “哇!能在美国吃到这么正宗的大福,真是太幸福了,好羡慕龙雅和龙马,能有您这么一位年轻漂亮心灵手巧的母亲。”

    越前夫人捂着脸,笑得合不拢嘴,“哎呀,书翁就是嘴甜,喜欢就多来,下次阿姨给你做竹葉団子。”

    臧言之笑得乖巧。

    龙雅和龙马两兄弟难得有了共同的感受。

    龙雅:做作!

    龙马:虚伪!

    越前南次郎摸着下巴:啧,这小子真会装啊!

    越前夫人之所以这么喜欢臧言之,就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时,他把她叫成了姐姐。

    被纠正后,还一脸惊讶的表示是因为越前夫人太年轻了。

    当时,越前龙雅目瞪口呆地在后面看着,进门前我不是才刚告诉你家里都有谁吗?你上来就喊姐?

    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