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18章 咦?又是你。
    八月中旬,暑中最热的一个阶段,东京体育中心却人声沸腾,大量的观众已经将观众席占满,今天是全国大赛开始的日子。

    和前面阶段的比赛不同,全国大赛的选手上场顺序是单双交叉,先进行单打三的比赛,然后是双打二,单打二,双打一,单打一。

    这样的上场顺序,对于某些学校来说是优势,但对于某些学校来说就是劣势,当然这种优劣只出现在实力差不多的学校,实力相差太多,怎么排兵布阵都是无用。

    比如说牧之腾第一场的对手——六里丘。

    五场6比0,身为单打一臧言之最后从场上走下来时,还能听到周围人的感叹。

    有些无聊,虽然能拿到进入全国大赛资格的都是各个地区的强者,但强者与强者的实力差距还是很大的。

    牧之腾众人等臧言之归队,背起网球包离开,没有值得高兴,也没有同情失败者,那种不在意的高傲,将他们与其他人划分开。

    “这就是关西今年的新王者?气势真强啊!”

    “是啊,估计明年会连霸。”

    “那可不一定,关西那边的舞子坂也很强。”这是舞子坂的支持者。

    每年的全国大赛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网球爱好者,这里面自然也有各个学校的支持者,刚刚那位观众说的话,显然是让舞子坂的支持者不爽了。

    “可是舞子坂今年都输了。”

    “去年牧之腾还输了呢,输一次又不代表什么。”

    “你知道什么,牧之腾今年来的那个怪物新人都把舞子坂最强的种岛修二打败了,现在牧之腾相当于有了两个最强者,舞子坂翻不了身了。”这明显是牧之腾的支持者。

    “比赛是到最后才反败为胜的,又不是碾压局,两人势均力敌,怎么就反不了?”

    “切!谁告诉你是势均力敌,书翁最后用出绝技的时候,种岛修二连反抗都反抗不了。”

    “那他为什么非要最后才用绝技,肯定是消耗太大,支持不了全场,这就是弊端!”

    “才不是——”

    “好啦好啦,你们俩别吵了,今年全国大赛的决赛估计就是又一次的关西决赛,到时候自然能分个胜负。”

    有中立的观众想劝,但这话明显又让其他学校的支持者不爱听。

    “什么叫又是关西决赛?你把冰帝放哪里?冰帝部长的发球现在为止可是无人能破!”

    “你也说了,是发球无人能破,可发球局是轮换着来的,他的胜率只能保持50。”

    “说的没错,而且冰帝只有越智月光一个人实力强,根本带不动,不像牧之腾和舞子坂,双打单打都能有强者坐镇。”

    “其实山吹也不错……”

    “山吹就算了吧,他们可能连冰帝都打不过,山吹的教练很强,可选手……呃,感觉没有特别出彩的。”

    “说起来,今年好像强校都在关西,关东这边都没有什么强者。”

    “关东这边要说强者,最出名的应该是青学吧!”

    “青学?没听说过。”

    “唉,青学早就没落了,连都大赛都没进,更别提全国大赛的名额了。”

    “那为什么说在关东出名?”

    “因为十多年前的青学,有一个名震世界的选手。”

    “名震世界……嘶,你说的不会是?”

    “对,就是武士——越前南次郎。”

    井上守现在听到这个名字,还是会忍不住恍神,他刚大学毕业那年,就是因为这个人才毅然决然的成为一名网球记者,他想记录这位传奇武士的所有比赛,可惜……

    握着手中的摄像机,忍不住叹了口气。

    越前南次郎先生,您看到现在的网坛,会不会失望呢?

    井上守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在有生之年,再亲手报道一位网坛传奇,但他心中还是怀有希望的。

    想到从关西那边传回来的报道,井上守握紧相机,向左边球场赶过去,牧之腾接下来对战的是山吹。

    山吹被誉为双打名校,这所学校并没有特别出名的选手,但他们的教练极其有名,伴田干也人称伴佬,在越前南次郎还是青学王牌的时候,伴佬曾率领学校打败过青学,那场比赛除了越前南次郎单打获胜,其他全输。

    这是一位极其擅长排兵布阵的教练。

    球场两侧,臧言之听着科普好奇的往旁边看,正好对上老人笑眯眯的脸,很慈祥和蔼的样子。

    伴佬看着牧之腾的选手,面上不显,心里叹气,太强了……什么时候山吹也能有这样的孩子呢……

    执教有天赋的孩子,是每一位教练的梦想。

    所以他一直很羡慕龙崎教练。

    看着身后的那些孩子,伴佬有些无奈,今天的这场比赛将会是他们的一道坎,不是指输赢,而是输了后能不能承受得住那种打击。

    结果确实如伴老所料,没有什么意外。

    臧言之却是感到有些意外,再次仔细打量这位年迈的教练,山吹的总体实力跟牧之腾相差太远,但偏偏被他们拿下了一局,最后比分定格在3比1。

    森玉和上川面色难看,输掉的那一局是他们造成的,整场比赛他们打得很难受,对方好像对他们的套路一清二楚。

    伴老正在开导输了的孩子们,察觉到臧言之的视线,冲他笑了笑,心里有些遗憾,关西传来的报道他也有看过,大概是因为还没有上过全国大赛的舞台,所以报道比较少,他对这少年的网球还是很好奇的。

    精神类……

    伴佬若有所思。

    这位教练的能力确实名不虚传,臧言之好奇一下也就过去了,胜者能给予败者的目光是有限的,这些选手的实力也完全提不起臧言之的兴趣。

    四分之一决赛,牧之腾的对手是九州的霸主狮子乐,狮子乐的铃木惷和鹜尾一茶也是一对全国级的双打。

    君岛育斗和远野笃京一下子兴奋起来,尤其是远野笃京,之前的对手连让他用出处刑的资格都没有,这下总算能好好玩玩了。

    臧言之感觉无聊的要发霉了,他本来就不是能长时间老实坐住的性格,左看看右看看,眼里忽然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臧言之定睛看去,咦?不是关西大赛时候说他比可云厉害的少年吗?

    少年全神贯注的看着场上的比赛,时不时自言自语说出一些别人听不懂的数据,拿起笔在本子上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连有人靠近都没有发现。

    臧言之好奇的探个头,好像是球速和预测比分?

    少年低头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数据推测,看着数据像自己猜测的那样走,他就失去了兴趣,停顿了会,将本子翻到了最前面,那里贴着一张照片,在照片的下面,他写的是:无法推测。

    “果然,我最想要的还是你的数据……”

    少年喃喃自语,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牧之腾的休息区,然后愣住了,嗯?人呢?

    他不由得开始搜寻某个人的身影,奇怪,明明刚刚还在那里。

    “你在找谁?”

    “书——呃!”停住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他猛地转过身。

    “你是在找我吗?”臧言之笑得一脸灿烂。

    “……”

    没得到回答,他也不在意,继续问道,“你叫什么?是……国中生吗?”

    少年比他半头,但又不像小石头那样有明显的婴儿肥,反而很清瘦秀气,橙黄色的齐肩发看起来也很柔顺,像是女生。

    这回他回答了,少年推了下眼镜,“三津谷亚玖斗,国中……算是吧,按年级来分,我应该是国一生,不过我没有上学,我是在网球俱乐部学习。”

    臧言之点点头,突然认真起来。

    三津谷亚玖斗被影响的也不由得紧张,就在他推测他要说什么的时候,臧言之开口了——

    “这位三津谷同学,很抱歉,我无法回应你的暗恋,我的心里只有网球,请停止你的痴汉行为吧,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真爱,再见。”

    三津谷亚玖斗:“……?”

    明明每个字都认识,但是怎么放在一起他就不明白了呢?

    三津谷亚玖斗下意识拉住臧言之的胳膊,“等等!”

    臧言之蹙眉,似乎对于这种情况很不耐烦,“三津谷同学请你不要再死缠拉打,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不!一点都不明白啊喂!

    三津谷亚玖斗努力镇定下来,“书同学,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并没有暗恋你,也从未有过…痴汉…行为!你确定你没有认错人吗?”

    臧言之冷笑,“你又想玩什么小把戏,想故意引起我的注意?”

    三津谷亚玖斗皱眉,深吸一口气,打算跟他好好讲道理。

    臧言之先开口了,“你说你没暗恋我,也没痴汉行为,那我问你,你从关西大赛后,是不是每场比赛都跟着我?”

    “……是,但那是为了——”

    臧言之迅速打断,“好!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把我的照片放在笔记本里?”

    “……是,这是因为——”

    “够了!证据都摆在眼前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

    “哼,没话说了吧!”

    三津谷亚玖斗眼神死,我有话说,关键你倒是让我说呀!

    看着三津谷亚玖斗被憋的脸红,臧言之担心他被憋坏了,收起刚刚的表情,笑嘻嘻道,“我刚刚是不是演的超棒?这是我最近追的一部剧里的情节,我超喜欢的,推荐你去看,叫《我和我的霸道十三哥》。”

    三津谷亚玖斗:“……”

    槽点太多,一时不知从何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