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14章 精神磨练
    “大叔,你们是一起的?”臧言之看向斋藤至,笑容无害,心里凛然,刚刚那球的力度好大。

    斋藤至站了出来,“这是我们总教练,他的指导经验比我更丰富,只是想测试一下你的实力,不用担心会受伤。”

    总教练?

    听这意思,他们还是个什么组织?莫非是哪家俱乐部里的?臧言之心里猜测,毕竟在欧洲这样的俱乐部很多。

    平等院凤凰嗤笑出声,“受伤?”

    他感受到了挑衅,“同样的话还给你们,你们年纪大,可不要受伤了。”

    那种不可一世的态度让三船入道豪放大笑,“小子,我很欣赏你的态度,希望你的实力能跟你的口气一样大。”

    斋藤至无奈摊手,“平等院君可不要误会,我虽然是教练,但实战经验可是零,跟你们对战的只有总教练。”

    臧言之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你认识我们?”

    他记得很清楚,从昨天见面到打电话,他们都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这位斋藤教练却很自然的叫了出来。

    斋藤至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或许吧,今年关西的新任霸主牧之腾还是很有名气的,不是吗?”

    “你——”

    三船入道不耐烦的打断,“别磨磨唧唧的!对你们来说,我们是谁重要,还是提升实力重要?”

    确实!

    臧言之和平等院凤凰对视一样,默契的了解彼此的想法。

    由平等院先试出对方实力,等第二场臧言之再上。

    “一起上!”

    臧言之走向场外的脚步顿住,“大叔,你确定?”

    三船入道咧开嘴,眼神蔑视,“打过家家网球太无趣,几个都一样。”

    平等院凤凰被激起了怒火,这大叔的嘴太讨厌!

    臧言之安抚的把手搭在他肩上,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点头,“这样啊,那你等会,我把队友们都叫过来。”

    三船入道:“……”

    “噗”斋藤至捂住嘴努力憋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总教练吃瘪的样子。

    平等院凤凰也露出笑容,差点忘了,论怼人,他就没见有人能赢过自己身边这家伙。

    三船入道怒哼一声,也不说话了,直接发球。

    力道和速度都很优秀,但也没有到他无法回击的地步,臧言之接球,虽然面上开着玩笑,但他心里很慎重,全神贯注的分析,直觉告诉他没有那么简单。

    三船入道看着对面的少年将球打回,眼里闪过一道锐利的锋芒,一只手抬起放在身前。

    臧言之盯着他的动作,心里一紧,下一秒瞳孔巨缩。

    网球散发着耀眼金色光芒,像是一颗手中绽放的太阳,那强大威压下产生的气流,即使隔着半场也让人震颤。

    平等院凤凰下意识的想后撤半步,瞬间反应过来恼怒不已,他刚刚居然想后退?开什么玩笑,他平等院凤凰就算是死也不会后退!

    像是要将心中的惧怕胆小全部击碎,平等院凤凰握紧球拍迎了上去。

    “不要接!”

    金色光芒占满了整个视线,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这一颗太阳,他似乎都能感觉到热浪在灼烧他的皮肤,围绕在球周围的旋转气流,像一道道锋利的风刃,几乎要将撕裂他。

    太强大了,无法撼动,他接不下这一球,他知道!

    硬接一定会受伤,全国大赛就要开始了,他身为牧之腾的部长,不能在这个时候受伤,应该听书翁的。

    这一刻,平等院凤凰想了很多,他有很多正当的理由让自己后退。

    这不是逃避,也不是惧怕,而是理智冷静。

    可是……

    眼前浮现的却是两年前,书翁站在球场中对着输了的自己伸出手说——网球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记住现在的感觉,如果不想再体会,你必须更加拼命的往前跑,一刻也不能停。

    那你呢?你也是因为体会过这样的感觉,所以才变得像现在这么强吗?

    没有,我不需要用这种感觉作为动力,因为我已经有了最好的动力。

    我不能再退了,远野、加治、君岛……每个人都在危机中进步,虽然他们现在还离我很远,但如果我继续停在原地,迟早会被他们追上,可在国中届,除了你没有人能带给我危机感,而我们之间又太过熟悉。

    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不能错过。

    书翁,你说过的,不进则退,我不想有一天连你的背影都看不到!

    “砰——轰!”

    “凤凰!”

    球拍迎上网球,平等院凤凰能感受到那一瞬间巨大的力度,连一秒都不到,球拍断裂,身体一轻,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最后的意识是那混蛋充满担心的声音。

    居然连一秒都没能坚持就被击飞,又要被这混蛋嘲笑了……

    平等院凤凰陷入黑暗。

    臧言之焦急的检查平等院的情况,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

    斋藤至走过来制止他,“放心吧,他没事,只是那股冲击太大,一会儿就会醒了。”

    臧言之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手中动作不停。

    斋藤至一愣,那双黑黢黢的眼里似乎藏着幽深的无底洞,掩盖着最深处的疯狂和死寂,一阵毛骨悚然的恐惧涌上心头。

    怎么回事?他……

    眨眼间,那双眼睛又恢复成一片平静的黑潭,只是比平常少了些天真和笑意,多了些冰冷。

    他看错了?斋藤至有些疑惑,但也没忘了自己的计划。

    拿出自己的医疗合格证,斋藤至劝说,“我来帮你照看他,请相信我,我们比谁都不希望你们出事。”

    斋藤至说这话时很诚恳,但臧言之觉得可笑。

    “我现在把你的腿打断,我请你相信我,我比谁都不希望你出事,断了后我会帮你治好,你信吗?”

    “如果你信,我现在就把你的腿打断,如果你不信,那就滚。”

    斋藤至无言以对。

    确实,自己是一个身份存疑的陌生人,平等院凤凰是他的队友,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话好像确实没有说服力,就算现在告诉他自己是u17的教练恐怕也没什么用。

    难道计划就这样失败了?

    斋藤至有些无奈,他本来是想借着队友被击晕的愤怒,让书翁在总教练的压迫下突破,哪怕不能突破,那种想报仇却没有实力的痛苦,也会成为最好的磨练,可他没想到,这个少年在愤怒的时候会更加冷静。

    斋藤至看向三船入道,眼神无奈,这次的精神磨练计划可能要失败了。

    三船入道没有说话,好像对现在的状况并不意外,过了一会,开口,“他要醒了。”

    臧言之第一时间看向平等院凤凰,平等院眉头皱着,慢慢睁开眼,眼神迷茫,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斋藤至看到人醒过来,松了口气,“太好了,平等院君,你终于醒了。”计划还没失败。

    平等院在臧言之扶着下站起身,活动了下身体。

    臧言之盯着他,“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手臂有些酸痛,应该是刚刚被震到了,其他都没有什么。”

    臧言之点头,“回去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嗯。”平等院凤凰也没有拒绝,对于运动员来说,身体关乎着他们的生涯,不容一点马虎。

    而且现在气氛明显不对,书翁面上没有什么,但那低气压已经浓重到让人不敢反驳,再加上他不顾劝阻硬要接球,此时很心虚,所以十分乖巧的问什么答什么,一点也没有平常的中气十足霸道狂妄。

    “小子,还要不要继续?”三船入道看向臧言之,语气轻蔑,“你的队友已经醒了,现在没有理由在躲避了吧,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敢接吗?”

    臧言之闻言看向他,表情很平静,不是强忍怒气的那种,是真的没什么情绪波动,对于话里的激将没有任何反应。

    平等院凤凰蹙眉,“别去。”

    刚刚的网球将球拍击断后,轰击在场馆的墙上,将墙打出坑洞,网球现在还镶嵌在里面,这可是钢筋水泥墙。

    平等院凤凰现在庆幸,那球没有打在他身上,不然他现在也醒不了。

    三船入道一改之前的雷厉风行,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臧言之,等他做出决定。

    臧言之不是犹豫去不去,就像他之前说的,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在职业比赛上见过很多这种情况,那些甚至更加惨烈,虽然这些球技的形式大都不同,但那种级别的压迫感是相同的,所以他刚刚才会阻止平等院,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这球他们现在都不可能接下。

    可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这种拼死都可能接不下的球,所以他一定会接受这场洗礼,他只是担心平等院的身体情况。

    “我给君岛他们打电话,你先去医院检查。”

    臧言之刚嘱咐完,斋藤至赶忙开口,“我已经给医疗队打了电话,他们马上就到,现在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也要两个小时,就算有什么情况也来不及,不如就在这里等等?”虽然肯定不会有情况。

    不过他也发现了,要是不把平等院凤凰的情况给搞定,这小子也没法完全放心,到时候精神磨练的效果就会下降一半。

    臧言之道了声谢,没拒绝。

    斋藤至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很生气。”

    臧言之拿起球拍走向场内,“生气什么?”

    有一说一,人没醒他当然不会听对方的屁话,拿朋友的安全去赌别人的人品?

    斋藤至试探,“生气……总教练打伤了你的队友?”

    臧言之站定,看向对面的大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有实力还不允许别人使用,要怪只能怪自己实力不足还莽,上了球场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是好是坏都是自己的选择。”

    三船入道听到这话,有些惊讶,他刚刚还觉得这小子过于看重感情,情感用事,虽然赞赏,但并不赞同,这样的心理是绝对接受不了世界赛场的残酷,但事实好像与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样。

    斋藤至也很惊讶,“那你刚刚——”

    “刚刚是因为你说的那番话太蠢,我只是纯粹反驳你那番相信论,凤凰是因为我才会联系你们,致使了后续事情发生,这是因果,他如果出事,我会后悔内疚自己的决定,但不会怪你们。”

    “事实上,这如果是在正规赛场,他被人打晕了,我只会嘲笑他。”

    “呵呵,一秒都不到呢~”

    斋藤至:“……”

    平等院凤凰:“……”

    三船入道:“……”

    这小子嘴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