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10章 谁算计了谁
    舞子坂那边果然是种岛修二上场,他看向牧之腾这边,似乎发生了什么?

    就在牧之藤的大家感到无措的时候,平等院凤凰平静的发话,“别玩了,该上场了。”

    臧言之笑了笑,迎着大家不敢置信的目光向场中走去。

    森玉敦志磕巴着说,“部部长,这……单打,他,加治…”

    他脑子一片混乱,既激动,又疑惑,还有点茫然。

    不只是他,除了平等院和君岛育斗,其他人都是一片混乱。

    甚至觉得书翁是不是又在恶作剧了?

    可是直到他站进场中,都没有突然回身,裁判也没有制止。

    “单打三,书翁vs种岛修二,书翁发球局。”

    这一刻,大家终于信了。

    “还是我来说吧,”君岛育斗迎着大家的目光,镇定自若,“在比赛开始前一小时,我和书翁说服部长更改了名单,我们的上场顺序从地区赛开始就没有变过,假设针对我们的顺序作部署,其他学校或许很难成功,但对于舞子坂来说是有这个条件的。”

    森玉敦志恍然,“所以你们猜到了,你和远野会对上陆奥兄弟,包括入江奏多会进入双打?”

    君岛育斗,“只是一种可能性,就算不像我们猜测的那样,也没有任何损失,但如果猜测成真,那单打三这个位置就非常重要,所以最稳妥的结果就是将书翁或者部长放在单打三。”

    “那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呢?”森玉敦志问出大家的疑惑。

    “为了一箭三雕,第一,如果我们对阵容预测正确,能够让远野在比赛中做出决定,是放弃现在的道路重新寻找,还是坚定走下去。第二,让加治在没有退路的逼迫下再次突破。”

    大家点点头,原来如此。

    远野看了眼君岛,突然开口,“第三是为了你自己?”

    君岛育斗没有否认,他们毕竟是搭档,相处的时间也要比别人长,就像君岛能够第一时间发现远野的犹豫,远野因为性格原因虽然没有那么敏锐,但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君岛育斗看向场中,“第三,失败了,所以我们只能算是一箭双雕。”

    场中

    种岛修二好奇的打量这位第一次对战的对手,对面的臧言之几乎跟他相同的神色。

    种岛修二摸着下巴说,“感觉我们会很合得来。”

    臧言之赞同,“遇到我在你的意料之中吗?”

    种岛修二笑,“我说不在,你信吗?”

    臧言之也笑,“信啊,我很单纯的,你说什么我都信。”

    种岛修二:“呵呵。”

    臧言之:“嘿嘿。”

    众人:“……”

    裁判:“……咳咳!”

    第一波心态战打平。

    臧言之将球抛起,没有多余的试探,直接使用了球技。

    黑色的光芒在球拍上绽放,然后分散,化成无数的纸鹤飞过。

    种岛修二错愕,“奥呀~刚开始就认真起来了吗?”

    臧言之抓抓网线,还是那副笑着的样子,“当然啦,我可是个十分尊重对手的人呢~才不会因为不了解对手的实力,就随便轻视。”

    牧之腾众人:……你到底对自己有多大滤镜?

    舞子坂众人:……是指桑骂槐吧?这绝对是吧!

    “……说的对,看来我也要认真起来才行啊。”种岛修二收敛神色。

    其实刚刚他也没有轻视,牧之腾既然敢把他放到单打三,传达出来的讯号,本来就不容人小觑,只是他以为一开始双方多少会有些试探的部分,看来对方并不是个喜欢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不过也是,若非如此,又怎么敢兵行险招?

    到了此刻,不论是他还是入江奏多,都看出了牧之腾可能预测到了他们的计划,然后将计就计。

    “不觉得冒险吗?还是你觉得一定会赢我?”

    臧言之将球打出,“冒险吗?我没觉得。”

    黑色的光芒和他的眼睛相呼应,映照出的是无与伦比的自信和高傲。

    12年的努力,他没有一天偷过懒,论训练量他不会输给任何人。

    他不爱网球,但他爱这副能跑能跳的身体。

    无数纸鹤飞来,种岛修二凝神细看,嘴角慢慢上扬,“不好意思啊,我的动态视力可是不错的呢。”

    “砰”随着自信的话语,响起的是球拍接到球的声音。

    然而刚触到球,种岛修二的笑就消失了。

    “看来你感觉到了。”臧言之幸灾乐祸。

    种岛修二苦笑,“原来是陷阱啊。”

    接下来,种岛修二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加速流失,而对面纸鹤飞来的速度和力道却在逐渐加大。

    “这招叫什么?”种岛修二很感兴趣,以他的动态视力,完全没看出现在的纸鹤跟刚刚的纸鹤有什么区别,明明发球的姿势和角度都没有变化,为什么球会变化?

    这种变化好像是在他接到球之后才开始发生的……

    种岛修二思索着,紧跟着说,“这是两招?或者是一招的两个阶段?第二阶段,在我接到球后才会触发,对吗?”

    “哇哦,好敏锐,这都被你发现了。”臧言之夸张做作的惊讶了一下。

    种岛修二很无语,平常都是他令别人无语,这还是第一次自己体会到这种情绪。

    臧言之倒也没否认遮掩,他遇到的大部分人,都无法立刻察觉到,只以为是一个球技,只是他没有在一开始用出全力,后续渐渐加强露出实力。

    无法察觉到这是两个球技,破解的方向就走错了,更不可能破解。

    他也遇到过很敏锐的人,能够在一开始就察觉,可结果,依旧是失败。

    你能成功吗?

    “一开始是读书破万卷,现在是下笔,如有神。”臧言之解释,“这是华国的一句谚语。”

    种岛修二轻声重复了一遍,有些晦涩,“是什么意思?”

    “我赢了就告诉你。”

    种岛修二愣了一下,失笑,“那看来我没机会知道了。”

    这一次,飞来的纸鹤在接触到球拍时,像陷入了水里,轻微的波动,黑色的纸鹤和传导进种岛修二身体里的黑光都消失了。

    “无。”

    “40比15。”

    臧言之失分了。

    场边,已经回来的加治风多狼狈的坐在椅子上,瞪大了眼,“这…假的吧?”

    其他人也不敢相信,就连君岛和平等院一直平静的神色都变了。

    君岛育斗不在淡定,“糟了,种岛修二的能力正好克制书翁!”

    国中界一部分人之所以认为种岛修二能打败平等院凤凰,就是因为他的这招,无很神秘,据说这招是根据种岛修二的天赋衍生而成,没有他的那种天赋根本就学不会,这是绝对型的防御,能够化解一切进攻。

    君岛没想到的是,它连精神方面的攻击都能化解。

    想到这里,心里有一丝疑惑,他没有想到,是因为他本身并不会精神方面的球技,可身为当事人的书翁,也没料到吗?

    要知道,这次的计划提出者是书翁。

    “怎么不继续试探了?”臧言之好像不是很在乎自己的球技被破。

    这让种岛修二心里一紧,面上不显,“再试探下去,我怕玩脱了。”

    确实,他一开始是想试探一下上限在哪里,但他很快发现,体力的流失太严重了,继续试探下去很危险,所以他赶紧用了无。

    “怎么会~我感觉你还有很多体力,再试一下,说不定就能探到底了呢。”臧言之一副真诚的模样劝说。

    种岛修二可不好忽悠,“那不如等比赛结束后我们再约。”

    “切,没意思!”臧言之立马变脸,“我到现在还没遇到能试探出上限的人,本来以为你可以,没想到不过如此。”

    种岛修二不接招,“让你失望了,可真是不好意思。”

    臧言之叹气,好难搞,“看来激将法也不管用呀。”

    “是呢,”种岛修二探究的盯着臧言之的表情,“所以,你要用别的方法了吗?”

    场上的比赛进入了奇怪的局面,臧言之这里黑光不断闪现,到了种岛修二那里又全部恢复正常,双方的比分也在交替,看起来势均力敌。

    虽然球技没用,但臧言之本身基础就很强,种岛修二想拉开比分也很难。

    “5比4,种岛修二领先。”

    接下来是种岛修二发球局,如果他再赢一局,比赛就结束了。

    种岛修二自我怀疑,难道他想错了,对方没有别的手段?可对方的反应太淡定了,他自问,要是他的无被一局破解,他肯定不会没有反应。

    种岛修二坚定对方没那么简单,越是到最后,越要提高警惕。

    果然——

    “唉…”伴随着一声轻叹,一条光链从藏言之身上蔓延,迅速连到种岛修二身上。

    这一特异景象让一些看过职业比赛的人惊讶出声,“同调?!”

    声音里既有对能在国中生比赛里看到同调的惊讶,也有深深的疑惑,同调还能在单打比赛里用?而且还是同调了对手?这能有什么用,和对手心意相通?

    臧言之很快用现实告诉了大家这不是同调。

    种岛修二被光链连上的那一刻,感到一阵眩晕,大脑开始发胀,意识也在变得混乱,他使劲摇了摇头,赶快使用了无,然而毫无作用,那条光链没有消失。

    网球落地的声音响起,过了很久他才接收到信息,摇摇晃晃走动的时候,裁判已经宣读了分数。

    接下来的每一球都是如此,在外人看来,此刻的种岛修二像个醉汉,反应缓慢,迷迷糊糊。

    种岛修二心里很着急,可不论他使用多少遍无都没用,恍惚间他好像听到队员们呼喊他的声音……

    “修二!”

    意识慢慢回归,种岛修二迷茫的拍拍头,“入……江?”

    他反应过来,“你怎么进场了?快出去,比赛——”

    入江奏多担忧的看着他,“比赛结束了。”

    “什么?!”种岛修二赶紧看向四周,他正坐在休息区,此时舞子坂的选手们都围在他身边,有失落,有担心,他的对手也回到了牧之腾的休息区。

    比赛……真的结束了?

    种岛修二开始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他捂住脑袋,断断续续的片段开始组合。

    “修二……”

    “放心,我没事。”已经逐渐理清了的种岛修二苦笑。

    他看向另一边,臧言之此时正好过来,其他人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臧言之也不在意,好心的提醒,“三天内最好不要剧烈运动,坐车的话要提醒司机开稳点,不然会想吐。”

    “……”

    想吐?

    种岛修二若有所思,“你这招叫什么名字?”

    “书中自有黄金屋。”臧言之说完转身离开,心中有些感叹,变异的效果真变态啊。

    他对种岛修二的提醒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他在这个能力变异后对自己使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