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9章 危机
    场上的局面越来越惨烈,陆奥兄弟的身上都带着擦伤,场边的舞子坂众人很焦急。

    “部长!”

    种岛修二的的脸上早就失去了往日轻松的样子,眼里闪过不忍,他起身准备跟裁判说弃权,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胳膊。

    入江奏多示意他看向场中,场上陆奥兄弟冲他摇了摇头,伤痕累累的脸上是不屈的斗志。

    要赢,他们会赢!

    所以,不要放弃!

    入江奏多轻声开口,“他们不想弃权。”

    种岛修二沉默片刻,终究还是坐下了,他们不愿意弃权,他又有什么资格替他们放弃。

    网球的击打声伴随着闷哼声,情况很惨烈,但是比分却在向陆奥兄弟偏移。

    远野笃京下定决心的时间太晚了,再加上因为以往的犹豫,处刑法并没有得到完善,击中的位置也不够准确,因此很多球技并没有发挥太大的威力。

    陆奥兄弟有着天生的默契加成,意志力也不弱,这场比赛的胜负还很难说。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场比赛进入了拉锯战,在抢七里,远野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在使用高难度的技巧。

    “15比13,陆奥悠马,陆澳悠步,7比6获胜。”

    当结果揭晓的那一刻,双方都瘫倒在地,也就君岛育斗还站着,但是他也没有力气在动。

    两边的正选都进入场中,将队友扶出来,远野笃京推开队友的手,跌跌撞撞的走到平等院凤凰面前。

    他低下头,声音干涩,“……对不起,部长……”

    说完立刻转身离开,他害怕看到部长失望的眼神。

    他不该输的,不该……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远野,没有下一次。”

    离去的背影停住,干燥的地面落下一滴滴深色的印记。

    “不会有下一次!”

    远野垂在两侧的手握紧,他不会再辜负部长给的信任。

    其他人也都松了口气,虽然有点无法接受远野选择的网球道路,但这毕竟是他们共同奋战过的队友,他也是为了牧之藤的胜利,若是因为这场失利被踢出正选,多少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放心,下场比赛我们会拿下,还有书翁和部长,胜利依旧是属于牧之藤的。”森玉敦志安慰着,其他人也没有很紧张。

    这场比赛已经帮他们解决了一个强敌,不论输赢都不会影响到后面的结果。

    森玉和上川带着满满的斗志上场,然后他们看到,舞子坂那边入江奏多站了起来,拿起网球拍,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站到了场上。

    森玉敦志目瞪口呆,“你……你是双打?”

    裁判的声音回答了他的问题。

    “牧之腾vs舞子坂,第二场,双打一,森玉敦志,上川河vs入江奏多,三浦田中,入江奏多发球局。”

    一片哗然,森玉敦志无措的看向场边,牧之腾的其他正选还处在震惊中。

    “是不是搞错了?”

    “该死!这样我们岂不是……”

    “安静!”平等院凤凰冷斥,看着其他人噤声的模样,心里叹了口气,普通人和天才终究还是不同。

    加治风多也很错愕,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既然已经这样了,他能做的就是一定要赢下一场,让书翁和部长有上场的机会。

    观众席,渡边修叹了口气,“要遭啊。”

    “牧之腾要输了吗?”平善之问道,那么强大的牧之腾也会输吗?

    “那就要看他们的单打三是谁了,如果是加治风多,那输的可能性很大。”

    他如果没猜错,单打三舞子坂会是种岛修二。

    “牧之腾被算计了。”

    ……

    被算计了吗?

    臧言之看向场中的入江奏多,又看向场边的种岛修二,是你们谁的主意呢,还是两个人共同商讨的?

    场上的局势并没有一边倒,反而势均力敌,看着森玉和上川在入江奏多的表演下慢慢露出迟疑的神色,他们应该已经产生对方没那么强,或许会获胜的侥幸心里了吧?

    这算是报复吗?

    臧言之专注的盯住入江奏多脸上的表情,他能感觉到入江奏多这次使用的精神波动特别强烈,先在绝望中给一线生机,最后再将生机彻底磨灭,这样的精神折磨,估计以后森玉他们都会对入江奏多有心理阴影了。

    臧言之本来也不喜欢暴力网球,在原本的世界他根本没接触过网球,但他至少知道体育精神,在来到这个世界后,为了自己的目标,他看过很多职业选手的比赛,也在那时,他的想法改变了。

    人要与时俱进,在一个职业选手能用网球打裂水泥墙的世界,时不时就把人打飞打吐血的世界,去谈暴力网球真的很苍白,因为这里至少有一半的选手都在打暴力网球。

    世界赛场很残酷,他们更在意竞技而非竞技精神,只有还在学校象牙塔里的这些少年们,才会那么天真可爱。

    臧言之看的多了,也就没感觉了,毕竟早晚有一天他会亲身经历那些残酷。

    “我去热身。”加治风多看了一会,准备去热身,他知道森玉他们赢不了。

    臧言之也随之起身,和小凤凰对视一眼,冲加治说,“我陪你去吧。”

    其他的正选已经认命了,曾以为触手可及的冠军突然又变得那么遥远。

    臧言之和加治风多没敢走远,两人在会场外的一个空球场。

    臧言之发球,加治风多准备接球。

    然而——“读书破万卷”

    黑色的纸鹤划过飞出场外。

    加治风多不解,不是喂球帮他热身吗?读书破万卷可不是用来热身的。

    臧言之没有解释,只是问了一句话,“现在的你能打败种岛修二吗?”

    不等加治风多回答,他紧接着说,“咱俩就打过一次,上次你在下笔如有神的状态下连一场都没坚持下来,要不要试试现在的你能坚持多久?”

    “可是……”

    下笔如有神的效果有多可怕加治风多还记忆犹新,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还有全力去打接下来的比赛。

    “来试试吧,如果你在我的逼迫下没有突破,那以你现在的实力本来也打不过,有没有全力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臧言之的歪理邪说下,加治风多被说服了。

    在上次之后,加治风多加强了速度的锻炼,他的速度更快了,两球读书破万卷后,第三球他就追上了,然而,在球拍即将接触球的那一刻,他下意识的挥空了。

    臧言之见此笑了笑,漂亮的眼睛里是让人恼火的挑衅,“怎么,你害怕啦?”

    加治风多涨的脸红,大声掩饰,“才没有!我刚刚,刚刚还没适应而已!”

    臧言之也不戳穿,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加治风多本来的那点心虚,全被羞恼占据了,这张笑眯眯的脸,实在是太欠揍了!

    可恶!

    “再来!”

    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脱力吗,我可以,没问题的!

    加治风多给自己打气,当纸鹤再次飞来,他这回没有躲开,球拍接触网球,黑色的气息顺着球拍传遍全身。

    下笔如有神。

    身体一阵虚脱,又来了,这种体力流失的清晰感觉。

    不过,现在的他可没有那么轻易倒下,那次之后,他有针对体力做过专门训练。

    体力基数越高,在下笔如有神的状态下,能坚持的时间就越长。

    加治风多再次接下纸鹤,手臂肌肉鼓起,这球的力量比刚刚重了。

    第三只纸鹤飞来,加治风多挥拍的手臂僵持住,他急忙双手握拍。

    力量更大了,速度他还能跟上,可是力量……

    加治风多喘着粗气,他想到一个办法,提前到达击球点,然后蓄力。

    这个办法需要他的速度要高于纸鹤一倍。

    加治风多弓起身,腿部肌肉发力,眼睛紧紧盯住臧言之的球拍。

    网球落在球拍上,被黑光包围,瞬间化为纸鹤。

    加治风多迅速跑到落球点,场上甚至出现了残影。

    他将重心下沉,蹲了个马步。

    纸鹤冲向球拍,加治风多的手臂发力,冲击的力量被卸掉,纸鹤又化为网球飞回臧言之的半场。

    臧言之勾起嘴角,“还不错嘛,接下来要增加到200喽~”

    黑色的纸鹤再次冲击,周身萦绕的黑光更浓了。

    “放马过来!”

    加治风多双臂颤抖,死死咬紧牙关,纸鹤已经在网球拍上钻出一个弧度,眼看就要破网而出。

    加治风多还是在最后一刻将球击回。

    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不止双手颤抖,腿部肌肉也在抽动。

    该死!动不了了!

    在下笔如有神的状态下只接到四球,难道就是他的极限了吗?

    讨人厌的声音再次传来,“不是吧不是吧,才这么一会就不行了?”

    ……谁不行了!

    这个混蛋就会嘲笑我!

    加治风多使劲唤醒疲惫不堪身体,你们再不动,这个混蛋会嘲笑我一个月的!

    或许是想到臧言之那不屑的眼神,以及在玩笑话语下的失望,在那一刻,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臧言之眼睛睁大,这是他来到日本后第一次这么吃惊。

    这是…什么?

    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缝隙……

    ……

    会场中,此时双打一的比赛正好结束,牧之腾已经来到了悬崖边上,连输两场,单打三再输,比赛就结束了。

    “加治还没回来,我去找找——”

    “不用。”平等院摇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书翁回来了。

    “加治呢?”

    “他?刚刚和我打了一场,彻底脱力了,现在正瘫在外边起不来。”

    “什么?!”

    大家都惊了,那比赛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