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7章 巧遇
    加治风多也听见了那番话,冷哼一声,“没见识的小鬼,我也没用全力!”

    臧言之笑着说,“我觉得很有意思啊~”

    “哪里有意思,这样的小鬼在我手上撑不过一局。”

    臧言之也不辩驳,塞给他一块。

    加治风多接过,还在嘟囔着一定会打败你什么的……

    牧之腾的第二场对战奈良国立中学,这场比赛并没有进行到单打二就结束,牧之腾再次横扫。

    这样的速度让他们成为第一组完成比赛的队伍,而他们下一轮的对手还没有分出胜负。

    “四天宝寺和樱山应该还在比,我觉得四天保寺会是咱们下一场的对手。”君岛育斗推测道,“四天宝寺的实力不错,而且听说他们今年有一个天赋很强的新人。”

    加治风多撇嘴,“再强能强过书翁。”

    “……”君岛育斗无言,“我说的新人是指国一新生。”

    拿书翁那个怪物当标准的话,对新人未免太苛刻了。

    他甚至都怀疑书翁那个家伙的真实实力是不是已经超过全国级了?

    “全国级”是他们国中生私下的叫法,也不知道是谁,将国中生的实力做了一个大致阶梯级别,这种级别的分布跟赛制也有关系,全国级往下依次是八大地方级别、县(都)级、地区级。

    而同一级别里面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像他们部长、舞子坂部长和冰帝部长都是全国级,但冰帝部长就比他们略低一层,那两人被称为全国级的天花板,又因为部长的球风攻击性强,给人的视觉感观强,所以会让大部分人觉得平等院凤凰才是国中界的第一人。

    但君岛育斗觉得那俩人的胜负还真不好说。

    如果说部长是极致的攻击,那种岛修二就是极致的防御,这种完全相克的方向,透着宿敌的命运。

    只是想想就能感受到两人比赛时会有多激烈。

    君岛育斗摇摇头,不去想那些还没有影的事,虽然他也没有把四天保寺当做强敌,但也不能因此放松。

    “我觉得还是不要大意,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事,不如过去看看?”君岛说完向平等院示意。

    平等院点了点头,“那就去看看吧。”

    部长发话了,其他人自然不会反对。

    也就臧言之胆子大,跟平等院打了声招呼,去买饮料喝。

    其他人见此也没有不满,一个队伍的风格是会受领头人的影响,所以牧之藤的人不管是表面看起来如何,内心深处都有如出一辙的高傲,并且以强者为尊。

    有实力想做什么都行,一旦实力下降,他们就会化身猎犬,将你从那个位置撕扯下来。

    臧言之当然明白,但他也不在乎这些,毕竟他的目标更远更高,遥远到他现在根本看不见终点,高到触不可及,所以若是有一天连牧之藤内部选手都可以威胁到他,那代表他真的废了。

    真到那一天,他失去的就不只是网球,还有系统所赋予的健康。

    所以他永远不会让那一天到来。

    臧言之仰头一口气喝完可乐,眼睛在阳光照射下眯起,冰凉的汽水流入身体,降下了燥热的烦闷,也让他的情绪恢复平静。

    将易拉罐捏扁扔进垃圾桶,臧言之准备回去找队友。

    不过……四天宝寺的场地在哪?

    臧言之陷入思考,他出来有一会了,四天宝寺的比赛应该已经结束了,按照君岛育斗的说法,应该是四天宝寺赢,那也就是说牧之腾接下来比赛的对手就是四天保寺,所以他应该找牧之腾对战四天宝寺的球场。

    完美的推理。

    臧言之自我肯定一番,准备找工作人员问下路。

    ……

    “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迷路了吧?”加治风多着急的来回走,“早知道我刚刚就跟他一起去了。”

    他们刚刚过去,那边就比完了,本来想等书翁回来,结果中场休息一小时都已经过去了,书翁还没回来,现在他们跟四天宝寺的比赛都要开始了。

    平等院凤凰眉头紧皱,“先进场,他是单打二还有时间,尽量在单打三就拿下比赛。”

    “是!”

    君岛育斗,远野笃京热完身,正准备进场,臧言之回来了。

    大家都松了口气,加治风多怨怪,“你怎么才回来?!买个水能买一个多小时!”

    臧言之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来这个场地,不认路嘛,放心放心,不会忘记比赛时间的。”

    “哼,以后就不能让你一个人跑,我要跟着你才行。那你最后是怎么找到路的?”

    “我本来想问工作人员,后来遇到了一群好心人。”

    正说着,发现气氛有点不太对,加治风多顺着臧言之示意的看过去,看到了一群熟悉的好心人。

    这……这不是……

    “舞子坂?!”加治风多惊讶喊出声。

    平等院凤凰和种岛修二对上视线,“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们的比赛场地就在你们旁边。”懒懒散散的语调,只穿着一只袖子,另一只袖子搭在外边,不修边幅的穿法,脸上带着吊儿郎当的笑,有些黑的肤色上一排洁白的牙齿格外显眼。

    “虽然是顺路,但也及时把你的队员给送回来了,怎么样,平等院,你是不是应该报答一下我们?”

    种岛修二丝毫没高手风范的说,“下场比赛你们直接认输怎么样?”

    平等院凤凰冷笑,“不怎么样。”

    种岛修二做出失望的模样,学西子捧心状。

    加治风多看向种岛修二身边的人,“你的演技比起入江奏多可真是差远了。”

    种岛修二身边的人一头橘色卷发,圆圆的眼镜,可爱的长相,显得整个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

    这就是那个“可怕”的入江奏多?臧言之好奇的看过去。

    他应该也是精神类选手,这种心理上的设计也属于精神的一种。

    少年似乎不理解加治风多的意思,一脸疑惑,“加治君在说我吗?”

    “嗤,装什么装!比赛还没开始,你就已经开始入戏了,会不会太早了?”

    加治风多对于被人耍了,还蒙在鼓里一年这种事十分恼怒,看见入江奏多就生气,偏偏这人还在演!

    入江奏多越是疑惑不解的样子,加治风多越生气。

    臧言之旁观着,墨色的眼里闪过一道不明的光,突然出声,“加治。”

    加治风多刚刚要爆发的情绪停住,疑惑的看向臧言之。

    “吃吗?”臧言之递过去一个。

    加治风多接过,丢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你怎么还有?刚刚不是吃完了吗?”

    “我带了两袋。”

    臧言之敏锐的感受到注视,是入江奏多。

    见他看来,入江奏多温和的笑笑,臧言之立马回一个傻白甜式笑容。

    入江奏多,“……”

    加治风多左右看看,也不说话了。

    等到他们离开,加治风多才别别扭扭的问,“你刚刚为什么……咳……那么叫我。”

    臧言之假装没听懂,“怎么叫你了?你难道不叫加治?”

    加治风多噎住,“……可你平时也不这么叫我。”

    “哦?你的意思是,你更喜欢可云这个名字?”

    “……”

    加治风多气急,“混蛋臭乌鸦!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我知道。”

    “那你——”

    “加治,”臧言之收起笑容,第一次用严肃的口吻跟他说,“你太容易被激怒了。”

    加治风多对上那双墨色的眼睛愣住了。

    “你还没发现吗?你的情绪刚刚已经被他带着走了。”

    听到臧言之的话,平等院凤凰凝眉,“刚刚就已经开始了?”

    他对于精神这方面没有书翁那么敏锐,但因为他整体实力高于入江奏多,刚刚也察觉到一点不对劲,但是又没发现什么,还以为是自己心理作用。

    臧言之点头,“精神类的选手能力都比较奇诡,有像我这样在比赛中使用能力,也有在场外使用能力的选手,而像入江奏多这样的,属于随时随地都能使用能力影响别人,利用心理设计,让对手跟着自己想要的节奏走,确实很厉害。”

    加治风多沉默良久,“所以,我刚刚又输了。”

    臧言之没说话,其他人也没吭声。

    只有平等院看向他,“那就想办法赢。”

    用输来形容其实也没错,对付入江奏多这样的选手,要想赢他,就要从他设置的节奏中挣扎出来,重新找回自己的节奏,而刚刚加治风多别说找回节奏了,他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入套了,所以他才会说自己又输了。

    让臧言之惊讶的是,加治风多说这话时很冷静,他本来以为自己解释完,加治要么因为意识到实力差距失落沮丧,要么再次恼羞成怒。

    加治风多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切,我是没有你们那么心机深沉,但也没有那么蠢,我要是再不冷静,岂不是又被他牵着鼻子走。”

    臧言之瞥他一眼,说谁心机深沉呢?成语都不会用,我明明是聪明机智。

    加治风多又看向平等院,“放心吧,部长,我明白。”

    可以认输,但不能认命。

    另一边,舞子坂的双打选手早就去球场比赛了,只剩种岛修二,入江奏多跟牧之腾的选手寒暄了一阵。

    两人慢慢走回自己的球场,种岛修二随意的问,“感觉怎么样?”

    入江奏多苦笑,“恐怕有些不妙。”

    “嗯?”这个答案让种岛修二意外,他想了想,“那个迷路的新人看起来确实不简单。”

    “不,”入江奏多摇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觉得他可能跟我是同一个类型的选手。”

    种岛修二闻言,苦恼的摸着下巴,“哎呀哎呀,这可真是有点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