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下过于无敌 > 正文 第6章 关西大赛开始
    七月中旬,距离县级(都级)大赛结束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今天,是关西大赛开始的日子。

    在每一年举办的国中大赛里,地区赛和县(都)级赛都只能被看作是海选,只有到了关西大赛这个级别的赛事,才可以说是真正检验一个学校强弱的标准,因为他们的对手是来自整个关西地区所有县(都)的种子选手。

    这个级别在整个日本按照地方分为八大赛区:北海道大赛,东北大赛,关东大赛,中部大赛,关西大赛,中国大赛,四国大赛,九州大赛。

    同时,这八大赛区也是通往全国大赛的一道门槛,这样一层层的筛选方式,主要也是因为报名全国大赛的学校实在是太多了,而这样的方式可以有效地将实力不足的学校刷下去,只留下佼佼者,就算有幸运混进去的,也不会太多。

    这次关西大赛的举办场地是在爱森网球公园,很多热爱网球的观众已经提前来到公园等候,还有一些带着摄像装备的网球记者。

    一辆辆大巴驶入,一些比较有名气的强校都会引起观众的热议,和记者的瞩目。

    牧之藤就是这其中之一,臧言之刚下车就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他倒没有不自然,虽然没有参加过正规比赛,但之前在国外的野球场和俱乐部比赛时,也没少被人围观,就是有点吃惊,毕竟观众人数还是比不过的。

    加治风多在他后面下来,把网球拍扛在肩膀上,“怎么?你怕了?全国大赛比这人还多呢。”

    怕你个大头鬼。

    臧言之语气单纯,“可云,还记得咱俩打的那个赌吗?”

    加治风多脸一黑,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放了一句自以为是的狠话,“切!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君岛育斗好奇,“你们又打什么赌了?”

    这两人经常打赌,队友都见怪不怪了,有时还会在旁边用跑圈下注,不过自从压了加治的人每次都要跑50圈后,就没有人再下注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加治明明每次都是输,下一次还是会被套住。

    加治的精神抗性太低了,很容易情绪化。这在球场上会成为他的一个弱点,一旦被对手利用到,就会很麻烦。

    加治风多还没来得及堵住臧言之的嘴,他已经说出来,“这次关西大赛谁输的次数多,谁就要穿女装陪另一个人约会,约会内容赢家说了算。”

    ???!!!

    远野笃京一脸嫌弃,“感觉不管是输了还是赢了都是惩罚。”

    君岛育斗无法理解,“你们怎么想的?提出这种赌约。”

    难道是青春期春心萌动了?可是让男生扮女生……那我岂不是也很危险?

    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产生了很大的危机感。

    不只是他,所有正选都被惊呆了,这是什么沙雕赌约?

    “别问我啊!是书翁提出的。”加治风多赶紧撇清关系,他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众人眼神怪异的看向臧言之,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样的爱好?

    但别说,这两人的长相都偏秀气,真要扮起女装来,应该也不错?

    臧言之一点儿也没有被那些眼神所影响,很坦荡的说,“我也是没办法,甜品店里有一款新出的甜品,只供给情侣,我让可云和小凤凰假装情侣,他们又不愿意。”

    加治风多amp平等院凤凰:“废话!谁会愿意啊!”

    臧言之摊手,“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个赌约。”

    其实一开始的赌约是三个人的,三人之间排名第三名的扮女装,跟第二名的约会,去给第一名买甜品。

    这样丢脸的只会有可云和小凤凰,他就幸福的吃甜品就行,结果小凤凰不管怎么激都不上套,还是可云好,傻乎乎的。

    这样一听,众人看加治风多的目光更同情了。

    加治风多炸毛,“喂!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还没出结果呢!”

    君岛育斗的表情一言难尽,“关键是你赢了就要跟穿着女装的书翁约会。”

    加治风多:“……”

    对哦!

    加治风多幻想了一下书翁穿着裙子,娇滴滴的冲他撒娇……呕——不行,只是一想就鸡皮疙瘩直冒。

    加治风多惊恐了,不!他不要把人生的第一次约会给一个穿着女装的男生!这样他以后还怎么交女朋友,会有心理阴影的。

    可是让他自己穿女装,他也不愿意,太羞耻了。

    去找书翁毁约的话,他肯定不会同意的,加治风多只好偷偷求助于君岛,君岛的脑子还是很聪明的。

    君岛育斗果然想出了一个办法,或者说是找出了这个赌约中的一个bug,“只要你们是平局就好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对哦,书翁又没说如果是平局该怎么办。

    加治风多很高兴,“哈哈哈谢啦,君岛。”

    “那岂不是臭乌鸦输了一局,我也要故意输一局才能跟他平局?可是我不喜欢输……”加治风多有些苦恼。

    君岛育斗:“……别想太多。”

    你什么实力,书翁什么实力,心里没点儿数吗。

    更应该担心一下自己能不能一直保持不输吧。

    平等院凤凰带着一群人去往登记处交上名单,没有多做停留,一群人直接去往比赛的球场。

    “五局三胜,先拿三局者晋级,平局进入第六局加时赛,双方均为首场比赛,不论输赢都要打满五场……现在,比赛开始!”

    裁判宣读完比赛规则后宣读名单。

    “牧之腾vs和歌山,现在进行双打二的比赛。”

    “君岛育斗,远野笃京vs小田内无,津地佑一。”

    和歌山的这对双打也有点名气,虽然听过牧之藤的大名,但也不觉得自己会输。

    远野笃京站在接球区,对着搭档说,“喂,快点拿下,不要耽误太多时间。”

    君岛育斗无奈,“远野你这样说话不好……”

    远野笃京可懒得看他装模作样,“是部长的意思。”

    君岛育斗看了眼场外,妥协,“好吧,我知道了。”

    对面和歌山的选手听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

    “呵,大话谁都会说,你们可不要——”

    话还没说完,君岛育斗已经发球了。

    “砰”

    “15比0”

    小田内无眼瞳紧缩,他刚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没事,他刚刚是趁你不注意,接下来集中注意力。”津地佑一安慰到。

    小田内无点点头,也不管什么挑衅不挑衅了,紧紧盯着君岛育斗。

    君岛育斗继续发球,这次小田内无反应过来,将球击回。

    君岛育斗没动,出现的是远野笃京,球以非常刁钻的角度打在脚旁,津地佑一下意识躲闪。

    “30比0”

    ……

    场上的比赛有来有往,但明显君岛和远野的实力要高于县立北的选手,输赢只是时间问题。

    场外,臧言之在吃的动作停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向场上的远野笃京。

    平等院凤凰察觉到他的不对,顺着看去,“怎么?”

    “他还没想好吗?”

    “什么?”加治风多没听懂。

    平等院凤凰倒是懂了,“快了,我相信他。”

    对于远野笃京的想法,他也是知道一点的,虽然不知道他最后会做哪个决定,但他相信自己的队友。

    臧言之闻言又恢复了吃的动作,虽然小凤凰这么说,但他感觉远野还没这么快做出决定,从他现在在场上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他在犹豫和不肯定,远野的技术很好,单从技术来说,在现在的牧之腾可以排第二,臧言之和平等院凤凰并列第一。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的实力也能排到第二,网球选手有五维属性,单一的属性并不能决定实力的高低,在整体实力上,他是不如加治风多的。

    以远野的技术,他的球路应该是更为刁钻的,但现在,臧言之看的很清楚,每个球的球路都偏离了他原本定的落地点。

    这样很危险,现在对手比他们弱,还看不出来,一旦遇到实力相差无几的,这样的球路就会被勘破,狠狠回击。

    “game,6比2,君岛育斗,远野笃京,牧之腾领先,1比0。”

    “双打一,森玉敦志,大内浩二vs右近刚,平谷县志……”

    “game,6比3,森玉敦志,大内浩二,牧之腾领先,2比0。”

    接下来的三场单打结束的更快,正选们倒是不担心比赛,比起这个,他们更关注加治和书翁谁输谁赢。

    比赛很快就结束,5比0,和歌山的选手失落离开。

    观众感叹的议论,“牧之腾还是强啊!”

    “那当然,怎么说也是全国四强。”

    “但是他们去年的三年级都毕业了吧,我还以为实力会下降很多。”

    “那你应该是没看过他们的比赛,牧之腾最强的可不是三年级,是平等院凤凰,去年他就已经是全国中学生顶尖水平的选手。”

    “去年?去年他才国一吧!”

    “是啊!而且不只是他,当初牧之腾很多国一的选手都很厉害,双打的君岛育斗和远野笃京,单打的加治风多。”

    “那今天出场的单打二呢?”

    “这个……我还是第一次见,去年不在他们的队伍中,好像是新人,实力应该没有加治风多强。”

    牧之腾从旁边走过,加治风多掩饰不住的得意,捅了捅旁边的人,“听到没?”

    臧言之也不在意那些观众说的话,这场比赛对手太弱,他连读书破万卷都没用,仅凭基础网球就赢了。

    基础网球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看起来就很乏味,实力不够的人看不出什么,要是实力强的人就会惊叹于臧言之堪称教科书的基础。

    围观的观众虽然都是热爱网球的人,但实力大多都……当然,这其中也不缺乏有眼力好的人。

    “书翁的实力绝对在加治风多之上,他的发球速度极其平稳,角度,手腕翻转的力度,包括身体的姿势,都跟基础网球的教学一模一样,而且整场比赛下来气息平稳,出汗量几乎没有,这代表他并没有用全力。”一道稚嫩的少年音反驳了刚刚观众的话。

    还没走太远的臧言之有了点兴趣,他回身看去,说话的是一个……小学生?

    “这……你怎么知道?”那位观众还有点不服。

    “数据告诉我的。”齐肩发的小学生合上手里的笔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