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在太平间当保安的日子 > 正文卷 第三十五章 恭喜太平间喜添新保安一名
    “1月4日多云”

    “这两具尸体好像没什么反应,林森他们也觉得奇怪。不过他们还要赶回那栋办公楼守夜,如果是地缚灵的话,可能不会出现在尸体周围而是出现在死亡所在地。”

    “1月5日小雨”

    “它们果然醒了......”

    日记到此戛然而止。

    “呵......”

    吴缺不屑冷笑。

    这破日记的套路他已经明白了。

    说是预言,但每次都会往“看日记的人会死”的方向去引导。

    但到了关键时刻就断章,也不告诉你这人到底死没死。

    怕是做不到吧。

    吴缺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十几分。

    嗯......时间还早。

    正好今天起了个大早,本来就挺困的了,吴缺打了个哈欠,衣服也没脱就往床上一躺被子一盖,不到十分钟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吴缺被手机铃声吵醒。

    睁开迷蒙双眼,吴缺躺在床上发着呆。

    刚才他似乎做了个梦,梦里有个娘们在跳舞,还穿的古装,而且让人感觉有点儿熟悉。

    可惜,醒来之后梦里发生的事情就变得有点儿模糊了。

    手机铃声依旧吵闹,吴缺眉头微皱,还是接通了电话。

    “放。”

    “前辈?额......我们到了,能开下门不?”

    “等着。”

    挂断电话,吴缺掀开被子起身打开了灯。

    骤然亮起的光芒让他眼眸微眯片刻,之后才吸吸鼻子穿鞋准备去开太平间的大门。

    走出屋子前他瞥了眼墙上的钟表,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三十七分。

    推门走出保安小屋,旁边挨着的就是太平间大门。

    扭开门锁打开门,电梯间里林森三人已经等在那里了,老李头飘在他们旁边,他们身后还拉着两张担架床,床上各有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见吴缺开门,林森笑着寒暄,“前辈,要是没您带路,你拿着地方还真是只有晚上才能进来。”

    “哈欠——进来吧。”吴缺揉揉眼睛,回身到斜对面去开太平间大厅的门。

    几人进了大厅,吴缺问道:“家属怎么说?”

    林森摇摇头,“两边家属都不过来,因为这俩人都死于非命,所以我们通知家属要尸检,之后在这边放一晚上之后明天就拉去我们那边火化。”

    “哦?”吴缺来了兴趣,“这俩人死的不正常?”

    “没错。”林森指了下左边那具尸体,“这个叫李默的是通宵加班之后在出租屋里猝死的,那边那个王仁杰是一家小创业公司老板,李默就在他公司上班。这个王仁杰就死在自己办公室里,是上吊身亡的。”

    吴缺摩挲着下巴,“听起来似乎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死的确实正常,但根据调查,这两个人最后都是回到住处然后再也没出来,但他们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都在公司,而且都在老板办公室。王仁杰的尸体吊在半空,李默的尸体坐在正对着他老板尸体的会沙发上。”

    吴缺若有所思,“也就是说,他们俩应该都死在家里,但却因为‘某种原因’尸体凭空出现在了公司?”

    “对。”林森确认了这一点。

    “行,我知道了。”吴缺看了眼大厅里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十一点四十五了。

    他回头吩咐林森他们,“你们把尸体拉去左边那个屋里,对,就那个,里面有俩吊唁用冰柜,把这俩人放进去就行。”

    “好嘞。”

    林森他们动作很快,一般来说尸体的体感重量要比活人重不少,不过林森他们仨也不是一般人,往常需要好几个人费力抬才能放好的尸体,他们仨不到一分钟就搞定了。

    忙完之后林森就跟吴缺道别,“行,那前辈您先看着,明天早上我们过来拉尸体。”

    知道吴缺的实力之后他们对老板要他们先把有问题的尸体先送过来这件事没了任何疑问。

    虽然每次送过来尸体的时候他们往生火葬场都要给太平间付一笔钱,现在来看他们属实是给少了。

    “嗯,去吧,有事联系。”

    吴缺也没留他们。

    等他们仨走后吴缺才问老李头,“火葬场那边咋样?”

    老李头还是那副乐呵呵的样子,要是不看他那布满尸斑的尊荣的话,那他还真像个邻家老大爷。

    “人都挺好的,不过他们也没办法弄出能让英灵玩儿的麻将跟扑克牌。”说到这个的时候老李头还有点儿失望。

    “先别失望,这个以后再说。”

    吴缺觉得自己说不定可以用“幻灵”来做到这个,而且说不定“幻灵”能力提升之后能做出可以长时间存在的“幻觉”。

    “不过你那些战友永远被困在烈士陵园没问题吗?”

    老李头奇怪道:“谁说他们被困在那儿了?”

    吴缺也愣了,“啊?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老李头说的理所当然,“他们想离开随时可以升天,不想走才会留下来,那些想离开的人已经陆续离开了。再说现在我随时能去看他们,他们更不想走了。”

    吴缺:“......”

    好吧,那没事了。

    见吴缺不说话,老李头有些扭捏,“小吴,我求你件事儿。”

    吴缺眉头微挑,“您直接说就成。”

    “那我可就说了啊。”老李头扭扭捏捏的样子令吴缺作呕,“你这儿缺保安不?我留下来跟你一块儿干保安你看成不?”

    见吴缺不说话,他有点儿着急,“我不要工资都成!”

    吴缺叹了口气,“行吧,电梯间出来右手第一间是我的房间,以后右手第三间就归你了。别的也没什么,就一条需要注意的,以后别穿墙来我屋里就行,反正第二间屋子你也穿不进去。”

    老李头还挺好奇,“这个没问题,不过第二间屋子难道有人?”

    “有。”吴缺淡淡瞥了他一眼,“那是阎幽的。”

    老李头瞬间庄严肃穆,“了然,了然。”

    “行,那你先去休息吧。”吴缺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五分钟就十二点了,“今晚别来太平间大厅。”

    老李头深深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点头,“我明白了。”

    说罢他扭头就飘出了大厅。

    等他走后,吴缺关上大厅的对开门,然后搬了张椅子就坐到了墙边,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间,他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放着冰柜的屋子里忽然传来响动,其中一个透明棺材板......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