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道主有点咸 > 第057章 贺兰老祖和贺兰杀神
    “没想到还有这样让人惊奇的道场存在。”魏东亭收敛自己的心神,感慨的说道。“更没想到贵道主跟我人族竟然还有这样的渊源。金道长您可能不知道,东阁石书如今被东阁山道场一脉仍旧尊为道脉源头。”

    金元子听了立即好奇的询问道“那地方都水脉枯竭了,怎么你们还有人留在那里?”

    “咳咳,水脉虽然枯竭,但是土脉仍旧在。当年的小土脉,如今又加入了数条土脉和木脉进去,如今的东阁山已经变成了土木双灵脉的道场。”

    金元子听了表示了解。“我们道主不喜欢没有水的地方。”

    魏东亭听了,就失笑了。心说你们道主大概率是来自深海,自然是不喜欢没有水的地方。

    “那贵道主的尊名?”

    “我家道主说,祂的尊名,不好流传。外人提及,只说长生殿道主即可。”

    “不好流传?”

    “称颂祂的尊名,会带来力量和注视。”金元子隐晦的提道。

    魏东亭再次倒抽一口凉气。

    在古老的年代里,祂们被尊为先天神魔。真名和称号都带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可不是什么毛神野怪,距离远了随便说,在人家领域范围内提到人家名字也顶多多看你几眼。

    纵然是人族的那些古老道主,听到自己尊名也顶多是生出几分感应。

    但是对于那些诞生于古老年代的神魔来说,尊名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尊名代表着他们的大道,力量和伟岸。

    “我懂了。”魏东亭平复自己的心绪道。

    青瑾此时却疑惑的看着金元子。

    “道主的尊名带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和注视,称颂祂的尊名,承受不住的会变成怪物。”金元子一看青瑾也在疑惑,干脆直白的给他解说道。

    青瑾猛然间倒抽一口凉气。“变成怪物?”

    “你若是还有疑问,就去书阁那边看看《先天神魔密录》那本书,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好的,师兄。”青瑾猛然间意识到自家这位道主,可能拥有更加不简单的身份。

    而魏东亭此时已经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

    如果这是一位确实是曾经的先天神魔,那么他一个小小的道庭小道子在人家眼里,啥都不是,就是一只随时可以碾灭的蚂蚁。一直保护他的那位,也不过是一只更大一点的蚂蚁。

    更何况他的护道者只怕也进不来道场里面。

    他还待什么待啊,在这里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金道长,小道已经没什么有什么想要询问的了,请问金道长还有什么需要小道和人族之处吗?”

    “暂时没有,有需要的话,让青瑾去办。”金元子道。

    青瑾也赶紧起身,对着魏东亭重新见礼。

    魏东亭也赶紧起身回礼。

    从此以后沈青瑾这个人就可以代表长生殿道场了,更加可怕的是,他背后还带着一尊先天神魔。

    啥叫一步登天,说的就是沈青瑾这种幸运儿吧?

    从此以后,他就不是一个可以被随意处置的普通人了。哪怕是道庭也不可以。

    这个起点有些高了呀。

    只是齐东玄那里还预知他是大魔头呢?

    这个大魔头是怎么成长起来了的?

    他回去还得继续问问。

    “那我就此告辞了吧,以后若有紧急要事,我再过来拜见。”

    “可。”金元子再一招手,又一个胖头鱼小童子走了过来,手里抱着一个大木盒子。

    “里面是四颗八阶妖丹。就算作我家道主的见面礼吧。”

    魏东亭的表情有些奇怪,心说这是把他当成普通小辈来哄了。

    可是若不接受,他还有点舍不得。都是八阶妖丹啊。

    “前辈赐,不敢辞。那我就收下了。”魏东亭最后还是选择接受了。白给的,干嘛不要?

    再说这种存在,会在区区一些八阶妖丹的上做手脚吗?

    压根不会。

    金元子最后干脆让青瑾去送魏东亭。

    魏东亭出去后,直接就带人回去了。老赵等人却纷纷催问青瑾“你们这次去道场如何了?”

    “也没什么,都是金元子师兄接待了他。金师兄跟他聊起了许多上古的隐秘,原来道庭之中东阁山道场的道法源头,竟然是我们道主曾经送出的一部铭刻了元辰易术的石书。

    据说当初正是我们道主送了石书给一个叫做贺兰古雷的人族领袖,那人后来创建了东阁山道场。”否则的话,那部石书不可能成为东阁山道场的道法源头。

    “贺兰古雷,这个人我知道了,这位正是道庭二十八位人祖之一。当年为了守护人族战死在东荒防线上。”老赵道。“当初他老人家就战死在现在白垩山上的。

    白垩关也是从那个时候才开始修建起来的。”

    “白垩山,东篱山,悲嚎涧这一段,曾经都是那位的防区。”

    听了赵伯的话,就连宁七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竟然是他,那不就是贺兰老祖啊。”

    “就是贺兰老祖啊。除了他以外,还有什么人在人族被叫做贺兰老祖?贺兰一族的后代子孙肯定不答应。”赵伯道。“我跟老沈当年游历东荒的时候,还认识一个叫做贺兰绎的家伙。

    那个家伙当初为了保护一个小村子,差点被一头大凶给吃了。要不是我们最后拖着跑了,他就当真挂了。”

    “贺兰绎,就是那个嫉恶如仇,因为私下斩杀了道庭的俩位上代道子,所以被道庭驱赶到无定城的那位贺兰杀神?”宁七立即瞪大了眼睛。

    “哦,他竟然去了无定城?我说最近在东荒怎么都看不见他的影子了?”老赵唏嘘道。“以前大家还聚过几次。后来他就没了消息了。”

    宁七心说:能有消息才怪,那可是被道庭给处罚了的家伙。

    “不过我听说,最近贺兰家族又意把他给招回来了。毕竟贺兰杀神,在无定城替道庭解决了不少叛徒和邪教徒,积累的功勋也够他洗刷之前的罪名了。”宁七干巴巴的说道。这位贺兰杀神,最著名的三次战斗,有俩次都是截杀他们古圣教的前代道子。足足杀了五人,可见贺兰杀神的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