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千年军阀从诺克萨斯开始 > 正文 Chapter46 邪恶的地下来客
    “他……他是鲁伯特搜索队里的矿工杰拉德。”

    颤抖着指认出了黑窟下的男人,比利斯特就听到了领主大人威严而沉稳的声音。

    “乔伊你迅速去找一根足够长的绳子,一端拴在固定好的石柱上,拿着另一端回来,我要用绳子来拉人,

    比利斯特你迅速组织这一层矿洞里的其余人,把尚未固定好的木梁堆叠在这个矿洞的入口处,把墙上的火把和油灯也都带上,派人通知所有驻守在矿区的诺克萨斯黑铁卫士兵和黑色玫瑰法师前来支援,然后你与几个人在入口处等待我的命令,随时准备点燃阻断通路。”

    “是!”

    得到命令的比利斯特二话没说,转身去招呼其他人。

    乔伊却还有些犹豫地看着艰难地向上爬的杰拉德,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刚才还温柔恬静的领主夫人一把拎起了自己的衣领,用灰雾色的眸子冰冷地注视着自己。

    “按照莱斯特大人的吩咐去做。”

    双腿一软,乔伊翻滚着离开。

    “玛格丽特,你就等在这里,准备用长绳接应我。”

    冷眼看着杰拉德艰难地向上攀爬着,在玛格丽特的惊呼声中莱斯特翻身而下。

    只是还未翻下两个高台,金属弓弦弹射的声音就从黑暗中传来。

    一根短粗的暗红色弩矢划破空气,紧贴着杰拉德的脸庞插入到了厚实的岩壁内,溅射出了一片细碎的小石子,划破了矿工的脸颊。

    “哇啊啊啊!!!”

    “杰拉德!!不想死就赶紧动起来!!我在这里!!”

    本已经彻底绝望,杰拉德却猛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不由得抬头向上看去。

    恍惚之间,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领主大人!!救我!!”

    “我会救你!你继续往上爬!!”

    咬破嘴唇,铁锈味深入喉中,激活了求生欲望的杰拉德动作加快了很多。

    底端的火把彻底熄灭。

    老鼠低沉的吱吱声越来越近,仿佛在黑暗之中有无穷无尽的老鼠在迅速靠近三人。

    “嗖!嗖!”

    又是两根弩矢向着杰拉德射来,其中一根射偏,飞向了黑暗深处,另一支弩箭则是精准地窜进了杰拉德的胸口,带出了一捧血花,把杰拉德的胸口穿出了一个血洞,狠狠地咬在石壁上。

    “领主……大……大……”

    尚未说出口的话语凝滞在胸口再也说不出,注视着希望的眼神迅速失去光泽,矿工的尸体被弩箭挂在了岩壁上,生命就此凋零。

    滴滴答答的血滴从空中落下,滴在地面上,倾诉着生与死的最后挽歌。

    从杰拉德的尸体上收回目光,注视着黑暗,男人的眼神彻底冰冷了下来。

    “领主大人!绳子来啦!”

    “莱斯特大人!接住绳子!!”

    “嗖嗖嗖!”

    三支弩箭从三个不同的方向从下往上射来,莱斯特迅速匍匐在地上,避开了两支率先飞来,射入两旁岩壁的弩矢,

    最后一支似乎是因为角度不对,弩矢并未扎进岩壁之中,而是刮擦岩壁后直接划开,从空中跌落,在摔落进黑暗之前,被莱斯特握在手中。

    一把抓住绳索,把小臂长的弩矢别在腰际,莱斯特双手迅速交替,向着上方爬去。

    “吱吱吱……”

    老鼠的鸣叫声越来越响亮,身后又有弩矢飞来,却只能在莱斯特的身后无力的发泄着不满,在岩壁上攒出一个个小坑。

    爬上黑窟,推开了想要挡在自己身前的玛格丽特,躲开了迎面飞来的几支弩矢,莱斯特从乔伊的手里再次夺过火把,直接丢向黑暗深处。

    一刹那,时间仿佛凝滞了下来。

    飞舞在空中的火把散发着昏暗的光,光弧缓慢地划破黑暗,照亮了一双双通红嗜血的眼睛。

    那是数百只有孩童般大小的赤皮老鼠,身上穿戴着简陋的暗色皮甲,手上拿着散发着暗色血光的短刀和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怪形弩弓,弩矢的箭头正如嗜血老鼠的残忍眼珠一般,散发着邪恶的暗红色光芒。

    “吱吱吱!!”

    落地的火把瞬间熄灭,数百对暗红色的光点从黑暗中消失,只有岩壁上发出的刺耳声音诉说着金属钢爪此刻正深深地刺穿了坚实的岩壁,带着邪恶的主人向上攀爬着。

    挥刀斩断绳索。

    “跑!不要停!不要回头!”

    从地上再次捡拾起几只掉落的弩矢,莱斯特拉着玛格丽特向着入口处跑去。

    “领主大人等等我啊!!”

    同样也看清了黑暗深处的可怕邪物,乔伊双腿发软地跟在两人身后,连滚带爬地向外跑去。

    三人来到第三分支矿道入口处,几条高大的木梁旁边,比利斯特正满头大汗地举着火把,带着另外三个手拎油灯,面露恐惧的矿工。

    “把油灯砸在木头上,用火把点燃。”

    玻璃破裂,油料浸润在木梁表面散发出独特的气味,跟着众人退后两步,比利斯特丢掉了手里的火把,火苗迅速引燃了堆叠的木梁,燃起了熊熊大火。

    “撤!”

    就在众人离开刚刚不久,如影随形的吱吱声从烈火的另一面传来,被短暂的阻挡在火墙的背面。

    瓦罐从空中划过,砸在燃烧的木梁上,破裂的瓦罐里洒落出了绿色的古怪汁液,很快就抑制了燃烧的火苗。

    在撤退到第二分支矿道口的时候,莱斯特遇到了迎面赶来的十几名诺克萨斯黑铁卫和两名黑色玫瑰法师。

    原本还想让黑铁卫对阵未知敌人的莱斯特在看清了敌人的真面目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有些武断的想法。

    如果说有什么比赤皮老鼠的数量和手中的怪异武器更可怕的话,那就是体现在分工明确上的组织度。

    尽管只是在火把的余光中匆匆一瞥,他也看到了隐藏在狂躁鼠群之下的可怕组织度。

    没有组织度,那就是一堆可以轻易剿灭的狂暴老鼠,然而,事实却是这群变异老鼠行事极有分寸,攀岩的鼠老负责搭建锁扣悬挂木梯,近战的老鼠持盾持刀守卫在持弩的老鼠身前,持弩鼠射出弩箭,掩护其余的老鼠进击。

    毫无疑问,地底之下的赤皮鼠群是一支兵种明确的可怕军队,而想要剿灭一支军队,不但需要另一支军队和关键的战场情报,更需要一场真正的战争。

    一场军队与军队之间的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