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桃园终结义!
    张言只觉振聋发聩,如醍醐灌顶,张昭所言处处都应该是一个成熟的势力主应该有的思维方式。

    又觉有些颓然。

    他重生而来,以为有着前世的记忆,行事可以无往而不利,暂时也确实如此。

    天下第一村,天下第一镇,在其他人还在为求的一个历史武将殚精竭虑之时,他手下已经有了赵云,张辽,关羽还有张昭四名天阶历史武将!独霸各个榜单的榜首,引得无数大小势力眼红不已。

    张言以为可以一直顺利下去,可张昭给了自己当头棒喝。有人警醒自己,他不以为意,反而心怀感激。

    可让张言颓然的是:和这些原住民历史人物比起来,他的格局差的太远,思维方式也太幼稚!

    现实中和平的太久了,绝大多数人被法律紧紧束缚,在和平年代自然没有问题。可到了乱世,却很难适应,就算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还是无法彻底改变内心深处的价值观。

    一言以蔽之:老子在这里,单纯的就像个小绵羊。。。

    如果自己没有个人势力,只走个人路线可能没什么问题;可走势力路线,那就完犊子了,早晚被自己坑死。

    “子布先生,子瑾受教了!”

    张昭脸上这才有了笑意,摸着胡子点了点头。

    “主公,我等前途皆系于主公一身,还望守护相助!”

    “大善!”

    。。。。。。。。。。

    涿县。

    北方的夏天和南方截然不同,干旱少雨,尤其烈日当空时,整个天地间好像都没有水分存在了,树叶子都耷拉着苟延残喘。

    此时的桃园再无两个月前桃花漫天的浪漫惬意,半青不熟的果子稀稀拉拉挂在树上,配上炎热天气,反而多了几分浮躁。

    张飞抹了把好像永远也抹不干净的汗水,眼中散步着危险的气息。

    他自从上次在观音街闹事之后,就安分了很多,也再没想过去找白脸和红脸的麻烦。

    可就像缘分一样,白脸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来到自己档口买了一次肉,几句话说下来,本来不屑的心,竟然产生了一些奇妙的悸动。

    自己每次回顾整个过程,都觉得不可思议,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当时自己冷冷的注视着带着真诚笑意的白脸和其身后的一群乱七八糟的异人。

    “来斤后腿肉。”

    本打算将其轰走的,可心中莫名一跳,就觉得这白脸今天看着竟如此面善。然后到嘴边的每一句话,好像都不是自己心中所想!

    “好(滚)!”

    “怎么卖的?”

    “共(干)两(你)百(鸟)钱(事)!”

    “好,帮我包起来。”

    “您(给)拿(我)好(滚)!”

    “有时间聊聊吗?”

    “哥(没)哥(空),里(你)面(瞎)请(啊)!”

    张飞心里泪流满面,可脸上只能笑脸相迎。如果张言或者马恩信在此,一定怒骂一句“狗日的系统!”,可张飞只能无言接受。。。

    白脸看表情也很惊奇,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疑惑和惊喜,甚至胆敢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我与翼德一见如故,愿结为兄弟!”

    “固(你)所(要)愿(脸)尔(吗)!”

    “哈哈,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

    张飞懒得说话了,反正自己啥也说不出来!

    可踏马为啥我会点头呢?还踏马跟小鸡啄米似的!

    “好!尔等速去准备!就在此处,我与翼德义结金兰!”

    “主公,不可如此随意!”

    张飞闻言大喜!看着眼前这个义正言辞的异人,满脸赞赏。

    “如此大事,必须择一风水宝地!上次我们准备的桃园尚在,不如去那里,如何?”

    “大善!”

    张飞眼泪都流出来了,你踏马一个小虾米也敢玩儿我了?

    然后他就到了这里。

    顶着酷暑,抹着汗,听着眼前自称刘氏宗亲的家伙喋喋不休,看着一帮狗腿子欢天喜地的搬来了供桌,香炉,烛台,水酒,嘴里也喋喋不休

    “这才有内味儿了!”

    “哈哈,桃园结义,一场佳话啊!”

    。。。

    真踏马有病,是我那屋不够凉快吗?还踏马一场佳话,老子这明明是一场假话!

    不情不愿的磕头,不情不愿的对拜,不情不愿的喝下水酒,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大哥。

    嗡!

    大哥出口的这一瞬间,张飞只感觉日月转换,好像度过了沧海桑田一般。脑子里好像多了很多东西,有很模糊,不管怎么努力都看不真切。

    此时的刘备也是如此,良久双眼才恢复清明,看清对面的人之后,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

    “三弟!”

    “大哥!”

    “三。。。诶?”

    刘备叫的顺口,张飞应的自然,可琢磨了一下,不对味儿啊!互相看了几眼,又周边寻摸了半天,才确信就他们俩人结拜,哪踏马来的三弟。。。

    旁人也是莫名其妙,场面一时间十分尴尬。

    “咳!不知为何,我刚才突然福灵心至,总感觉少了一人,不知三。。。咳!二弟可有所感?”

    “大哥,你我如出一辙,这感觉真是妙不可言!莫非真是少了那异人口中红脸?”

    “呵呵,可能是吧,算了,可能真的是天注定,此事以后再说吧!”

    双方都觉得奇妙无比,结拜之前其实都没这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刘备主动,主要是异人怂恿,现在黄巾造反,正是大丈夫扬名立万之时。

    张飞被动,甚至对这个大哥,一直都心存芥蒂,暗存鄙夷。

    但此刻,两人都不自觉生出了亲如兄弟一样的情感。

    “大哥,现如今太平道造反,到处劫掠,朝廷已经下了诏令,让各地均可招募义兵平叛,论功行赏!涿郡有程志远、邓茂,声势颇大,但飞视之,乌合之众而已!飞薄有家资,愿散尽家财助大哥起兵!”

    “好,三弟之言,正合我意!我手下三千异人,再招募一些义兵,定可助朝廷扫清涿郡黄巾!”

    两人在异人帮助下,招兵买马,筹集粮草;又有幽州刺史刘焉提供兵器甲胄,短短半月间就拉起一支五千余人的队伍,草草训练之后竟也颇具声势!

    又过几日,闻程志远、邓茂,引贼兵十五万欲攻涿县。刘备终于扯起刘字大旗,直奔贼兵必经之路大兴山,正式开始了波澜壮阔又颠沛流离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