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现实
    一直忙活到子时,受降战俘之事才告一段落。不过看了结果,张言一点都感觉不到累了。

    选择加入恒阳等级造册的一共有五千五百四十二人,相当于恒阳人口直接增加了一半!剩余五百多人,也是更有不得已的原因,张言让这些人先住一晚,明日天亮便让他们离去。

    回到府邸,连忙打开恒阳的系统界面,一阵阵惊喜。

    恒阳村(一级乡镇)

    隶属:冀州中山国曲阳县

    镇长:张言

    人口:15892

    治安:81

    民心:72

    建筑:村长府邸、民房、铁匠铺、伐木场、采矿场、兽栏、黄阶兵营、仓库,军事府、商会、酒坊。。。

    繁荣度:镇级103%

    人口增长率:91

    特性效果:所有生产单位产出提高百分之二十,流民刷新率增加100%,特殊人才刷新率提高5%,民心不易下降,该领地发生天灾几率极小。

    多了一半人口,治安和民心下降了不少,但只要恒阳稳定,很快就能增加上来。

    繁荣度一下子从83%升到了108%,达到了升级二级乡镇的条件。不过很明显随着不断升级,人口虽然同样重要,但提供的繁荣度加成比例已经下降了很多。

    升级乡镇时,三千多人就从83%增加到了112%;现在五千多人口,只能从83%提高到103%。

    乡镇从一级到二级是没有其他限制条件的,繁荣度够了就可以。

    张言点下升级按钮,系统提示升级成为二级乡镇,也没有什么奖励,但却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惊呼声。

    走到外面感受了一下变化,街道又宽了几分,整个镇子的面积,因为背靠太行和恒水,所以只是往前又推进了一百步左右。

    最惊喜的是,本来一丈高的城墙,此时也加高了不少,足足三尺。

    总之整个镇子范围增加,也看起来更气派了一些,这个变化让那些外面刚刚归附的乡民惊讶不已,又增加了几分安定,起到了稳定民心的效果。

    重新打开系统界面一看,张言乐了,民心竟然一下子从72跳到了81,也算意外收获了。

    让人招呼大家都去休息,伸了个懒腰,也转身回了府邸,打算刷刷世界消息也休息了。

    “主公,张昭先生来了。”

    听了恒铁的话,张言眉头一皱,这老头这么大年纪忙活了一天,也不嫌累。。。

    不过不见肯定是不敢的,连忙重新坐好,然后让人招呼对方进来。

    “呵呵,主公,今天恒阳添丁五千余人,大喜呀!”

    “是啊,还多亏了子步先生和恒齐长老,一直忙碌到深夜,两位年事已高,实在辛苦!”

    张言有点莫名其妙,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来找我说这个?老头儿忒不爽利。

    “愧不敢当,如无主公之仁,昭即使想忙碌也无处施展。今日主公一番话慷慨激昂,昭自愧不如!”

    张言心中惊奇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被张昭夸赞,他自然是喜欢听的,可这委实不是张子布的风格。

    “从今往后,主公仁义之名,早晚传遍大汉十三州,日后争夺天下,不用备军,传檄可定矣!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尼玛,这踏马是什么味道?误以为张子布改了性子的张言,只觉自己太年轻。

    “子步!有话照直讲就好,何必如此讥讽挖苦我?”

    张昭根本不理主公的不满,而是两眼一番,梗着脖子回怼。

    “昭所言可有不实之处?”

    “并无,可总不能说我仁义便是错的吧?”

    “为将者,如赵子龙,为人忠义仁厚,行为举止遵循内心,只要善加利用,或有奇效!可为人主公者,处事难道也要全部出于本心的仁义吗?”

    果然还是为了此事!可张言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仁义是他要立的人设,在这个乱世可以最大限度的收拢民心!

    “子步,可今日之事,效果如何汝亲眼所见,难道还有什么不妥?”

    张昭听到,呼的站起,举止激动,死死盯着张言的眼睛。

    “自然不妥!昭请问主公志向!”

    嘶!张言猛然感觉今天这次类似问对,可能极为重要。他的答案很可能会决定现在张昭的去留,和以后恒阳的发展计划。

    “自然是扫清寰宇,威加四海,挽汉家江山于将倾,救天下黎民于水火!”

    张言脸不红心不跳,暗暗告诫自己:吹出去的牛逼,自己一定要相信!

    “主公有此志向,昭一定肝脑涂地,随侍左右!”

    张言不动声色,等着老头儿的但是,果然。。。

    “但是,日后行事切不可再如此。为人主者,若一味宽容,如何威加四海?岂不成了君子可欺之以方?就如今日,那五百多未肯归顺的黄巾贼,如何便能放任他们离去?”

    “这。。。毕竟都是苦命人。。。”

    “哼,苦命人!苦命人难道倒有了特权不成?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些人来攻我恒阳不是假的吧?是否存了攻破我恒阳的心思?被抓后好话说尽也不肯归顺,罚他们做几年劳役是不是理所当然?”

    “这,这。。。”

    张言张口结舌,无话可说。

    “还有,日后主公仁义不说传遍十三州吧,冀州总有的吧?”

    张言尴尬不已,红着脸摆手连连。

    “只冀州就城池上百,等主公来攻,都知我恒阳之主为人宽容,天下会来犯,只诛首恶;黄巾来犯,投降免死,不投降还管饭,礼送出境!”

    “子步先生,何至于此啊。。。”

    “哈哈!何至于此,我看不止于此!若我是对手,凭什么投降,怎么也要和你张言张子瑾拼一下的,拼过了我心里欢喜,实在拼不过我就投降,说不定你张子瑾还能也给我指一条明路呢!”

    这话听完,张言是真的愣住了,被震的久久无法回神。好像抓到了什么,又想不清楚。

    张昭收起了表情,认真看着张言,语气颇有深意。

    “主公,要有底线啊!”

    对!就是底线!张言汗颜,回顾以往历历在目,自己的表现说是仁义有些冠冕堂皇,说是烂好人就再妥帖不过了。。。

    “为人主者,仁义只是工具而已,是可以调节的,尤其对乱世而言,能让下边不被饿死冻死就是最大的仁义!仁义依附于强权,如子龙,再有仁义又能如何?但如主公,一言可定数千人数万人生死!”

    “主公!拥兵数千,还抱着春秋大义妄谈仁义,大谬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