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理想
    “哪里不对劲,明明是秋风扫落叶,势如破竹啊?”

    张昭脸色纠结,眼中满是不明意味,说出来的话也莫名其妙。

    “说不上来,可能只是我的错觉吧。。。”

    张言没好气的看了对方一眼,感觉这么含蓄不像是这老头的风格;想嘲讽对方几句,不过又觉得应该怼不过,撇撇嘴丧气的放弃了。

    打扫战场,清点人数,押解俘虏,忙活了一个时辰,赵云张辽才报了过来。

    张辽一泄郁闷,满脸兴奋;赵云则是神色如常,关二这次纯打酱油,没有啥多余表情。

    “主公,此次毙敌九百余人,俘虏足有六千,余者皆四散逃逸,我恒阳一人未损,大胜!”

    “好!我看的清楚,有此大胜三位功不可没。”

    “主公!”

    赵云突然上前一步,俯身拜倒,把张言吓了一跳。

    “子龙,这是为何?”

    “云擅传军令,令驱散为主,不可擅杀,此乃重罪,云请主公责罚!”

    吓!张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无意中看到老狐狸挤眉弄眼,才意识到,这可能就是刚才他所言的不对劲了。

    可关键,张言他没感觉不对劲!反而觉得挺好,对赵云此举还颇为赞赏。甚至对赵云出城前,他没有专门交待此事而感到有些愧疚!

    其实张言一直觉得自己和赵云很亲近,所以上赶着和对方义结金兰。虽然有贪慕对方武力和人气,但其实这一举动有更深层的原因。

    张言内心深处,一直认为自己其实是一个好人。即使经历了上辈子的不公,但仍然心怀怜悯,对弱者有着天生的同情心;对罪恶也有着发自内心的厌恶。

    比如他救下甄宓和赵方,放火一把烧死吃人的山贼;比如他饶过被逼上山,无奈做贼的村民,对被张辽杀死的村长心生歉意,妥善安葬。再比如他对天下会也能网开一面,只诛首恶,甚至还为对方指了一条生路。

    赵云同样是这样的人,甚至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谦逊,低调,知礼,仁义,又嫉恶如仇,心中全是家国天下。

    人人都言:学的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可赵云他偏不,他有更理想更浪漫的追求:保家卫国,胸怀天下!

    这就不难理解,做为一个常山人,身怀绝世武功,却偏偏要去幽州,要去辽东,要去对付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乌桓!

    难道他在常山混不开吗?明显不是,去趟幽州三百兄弟不离不弃,生死相随!这种人老天爷给的人设就是:人中龙凤!不管在哪里,早晚都会发光。

    张言自认没有这种胸怀,可并不影响他对这种胸怀发自内心的欣赏!

    “呵呵,何罪之有,子龙所为,吾所意也!”

    众人也是一番劝解,本来就是大胜,请罪多矫情啊!只有张昭小老头冷眼旁观,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事就这么揭了过去。

    然后张言等人来到瓮城,所有押解过来的俘虏全都暂时停留在此处。张言可不敢贸然把这近六千的反贼放进镇里,万一有野性难驯的惹出事端,他可承受不起。

    此时瓮城周围全是手持弓弩的恒阳士卒,下面却静悄悄的,气氛看似有些紧张。

    投降的黄巾军,大多眼神迷茫,一些妇孺更是瑟瑟发抖,对未来充满恐惧。

    喜闻乐见的劝降环节,这一个月来已经习以为常,但第一次有这么大规模的,张言稳稳心神,清了清嗓子。

    “各位,我是恒阳镇的镇长张言。我知道你们很多人现在很害怕,怕周围的弓弩。”

    说着,一挥手,周围的士卒迅速收起手中弓弩,能明显感觉到现场紧张的气氛一松,下面宽心的呼气声此起彼伏。

    “恒阳只是一个镇子,你们有些人之前可能听过,也可能没听说过,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们。”

    张言知道和这些没文化的一定要讲大白话,越直白效果越好,这也是他没让张昭这个有文化的来劝降的原因。

    “我恒阳自从建立以来,从来没有饿死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有冻死过一个人!你们可以问问听说过恒阳的旁人,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嗡嗡嗡。。。

    下面议论声四起,张言也不着急,等着下面出结果。自己说的再美好,人家也不一定信,可乱七八糟的传闻,反而他们更喜欢接受。

    “没错没错,俺听说过,前一阵子还有一个老夫子来过俺们村子里,可村长不让投降!”

    “是呀,俺来恒阳做过劳工,还认识关二哥,当时回村里想把老小都接过来,没想到村里遭了贼,被逼上了山!那时顿顿都是米饼加肉汤!二哥吃的最多!二哥,二哥,还有恒齐长老,你们还记得俺不?呜呜~俺是刘三啊!俺,俺,俺还替恒阳守过城,打过天下会,俺真不想造反啊,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他们携裹着来打恒阳了,呜呜呜~”

    一个精壮汉子,夹在人群之中扯着喉咙喊,眼泪都掉出来了。关羽和恒齐仔细瞅瞅,这人面相还真的很熟悉!

    关羽重感情,尤其对一起做过劳工的兄弟因为已经死去王哥的原因,都很关照。此时看到此人,不禁悲从中来。

    “主公!”

    张言本来还觉得有人现身说法挺好,这玩意儿比自己费多少吐沫都管用。可听到后边,是觉得心里一阵阵发堵,还有一些对当时负责恒阳政务的恒齐的不满。

    “主公,是我之过!当时确实有几个人,说是要搬来恒阳,可后边没了音讯,我只以为对方改了主意,却不想。。。请主公责罚!”

    “此事先行记下!”

    “诺!”

    张言深吸一口气,指着下面的刘三,大声疾呼。

    “你为我恒阳守过城,流过血,就是我恒阳的英雄!你如今受苦,是恒言之过,是我张言之过!速速上来,此生必不使君再受饥寒之苦!”

    下面自然分出一条通道,将围在中间的刘三放了过来。刘三连滚带爬上来,一个头就磕在了石路上,嘴里来回就一句话。

    “谢过主公!谢过主公!。。。”

    “刘三,你家人呢?”

    “家人都没了,山贼来袭,我仅以身免!呜呜~”

    张言顿时戾气上扬。

    “那伙山贼可在下面?”

    “并无,刚才都被杀或者逃掉了!”

    “嗯,加入了恒阳,重新成家立业!你年轻力壮,也可参军,每个月有三百铜钱的俸禄!”

    “我愿意!”

    张言点点头,这才扶起了对方,让其先去休息,由恒齐登记造册。

    “可还有如刘三者?”

    “俺!俺叫戚爽!”

    “还有俺,俺,俺叫张青,不知二哥和长老可还认得?”

    一番确认,又有两人曾经在恒阳做工,未来的原因也大同小异。张言一一请到城墙上,当场登记造册。

    “你们现在投降了,如果决定加入恒阳镇,我保证每个人都能分到一间屋子,一块地,就如这三人一样!绝不使一人挨饿受冻!”

    有这么好的例子,可见恒阳镇长仁义。乱世中能有饭吃就已经心满意足,总比造反要好!

    一时间下面跪倒一大片,从者云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