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诡异的攻防战
    这种剧情第一阶段刷新的黄巾,是不会刷新黄巾将领的,顶多有一些领着几百人的小头目,这八千余人里边光小头目就有二十来个。

    最终比了比力气,一个叫朱保的粗犷光头汉子升级为了大头领,负责指挥攻城。

    朱保意气风发。

    八千人呐,别说指挥了,自己见都没见过这么多人!

    他之前只不过是太行山匪窝里的一个土匪头子而已,手下最多是也就几十号人,哪里能想到自己也有统贼,啊,不,统兵数千,挥斥方遒的这一天!

    兴奋的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还是一个小头目提醒既然有城墙,就应该造些长梯子,这才恍然大悟。

    对,云梯!什么长梯子,真踏马没文化,那叫云梯!朱保看着小头目一脸鄙夷。

    然后一边整理队伍,一边命人伐木打造云梯,可这一等就是半个多时辰。朱保有些焦躁,感觉自己的大刀早就饥渴难耐,一声令下就开始攻城。

    手下一脸懵逼。。。

    “咋攻?”

    朱保摸着光头歪脑袋愣了愣,这有啥难理解吗?

    “就上啊!”

    “诺!”

    马上就有上千人出阵,朝着恒阳而来。不过说是一窝蜂都抬举了他们,也不讲梯队,也不讲阵型,就跟之前扫荡其他村庄一样,直接就往前冲。

    路上你绊我一脚,我拿锄头不小心凿了他一下,没冲多远,摔倒挤倒绊倒再加上被己方武器误伤的,怕是有几百人。。。

    城墙上张言看着下方冲锋的黄巾军,一脸木然,眼角直抽抽。之前又是担忧,又是紧张,只觉错付了一片真心。

    城乡上的恒阳守军都有些百无聊赖,从对方开始冲锋时起,就全部举起了弓箭,可没想到都快半柱香了,三百步的距离才冲了一半,还没进入射程,胳膊都麻了。。。

    每个人都面容古怪,心中暗骂不已:冲个锋而已,能不能效率一点!

    朱保也是尴尬不已,这样明显不对,但又不知道是为啥,只能一个劲的在后边催促不停,满嘴骂骂咧咧,再墨迹就砍头的话都说出来了,还是不见效果。

    为啥?

    因为命令根本传达不出去,己方没有安排传令兵,下令全靠朱保用嘴吼,离着一百来步,带头冲锋的几个小头目根本收不到命令。。。

    手下提醒朱保之后,朱保的第一反应是:卧槽,这么麻烦?做山贼的时候老子就都是靠吼的啊。

    可问题还得解决,不耐烦的随手点了几个人。

    “你你,还有你,你们去传令,就说再他娘的墨迹,老子要砍人了!”

    手下都是做土匪时就跟着自己的,好用的很,执行命令丝毫不打折扣,冲上去就一顿大吼,一个字儿都没改。

    带头几个听了可能表现不一,但回复都很统一:朱光头,滚你娘的蛋!你砍老子试试?

    大家说白了都是平级,本来就互不从属,现在让你当大头目,也不是真心服了你,而是需要有这么一个领头的人,只是你力气大一些而已。

    你要真把自己当根儿葱,那对不住,爷踏马不伺候了!

    “走,找朱保算账去!”

    能混上个小头目头衔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一个个都是暴脾气。说不伺候,马上就带人掉头,一溜儿小跑就要去找朱保理论理论。

    如果是一个有经验的武将,这种突然回撤的情况,应该是前阵便后阵,以防阵型混乱,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可不巧的是,现在大家都没经验。

    结果,前面的能听到知道咋回事,掉头往回走;后边的不知道咋回事,还在径直往前冲。本来就混乱不堪的阵型,顿时就又变成了一锅粥。

    城墙上众人看的目瞪口呆,互相看了几眼,不自觉的就把手中弓箭放了下来。

    怎么冲到一半又回去了?这是啥战术?

    张言也不明所以,思索着其中原因,良久眼睛猛地一亮,顿时成竹在胸。这时张辽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语气亢奋。

    “主公,对方阵型混乱,首尾不能相顾,正是出击的良机,辽愿带手下一曲出城!”

    张言微微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双眼充满睿智的光芒。

    “文远,不可轻动,若吾所料不差,此乃黄巾贼诱敌之计也!”

    “嘶~”

    张辽一脸不可置信之色。张言很满意张辽的表现,拍了拍对方肩膀,想勉励几句。

    “主公,你不是开玩笑吧?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如何懂的用计?”

    张言顿时就是一滞,心道这厮怎么如此不上道?不过还好我早有腹稿!

    “呵呵,你看城下八千余众,能聚集如此多人,必有蹊跷!”

    “哦?”

    “如没有一有威望的将领,怎么可能带领这么多人?”

    “那又如何?主公你看对方,根本不懂排兵布阵。。。”

    “诶~”

    张言拉着长音,表达着智珠在握。

    “我推测对方故意如此!此乃诱敌之计也!先是故意不整阵型,散乱冲锋,想让我手下士卒麻木大意;不料我军军规森严,并未上当。对方马上又生一计,故意后撤,让阵型更加混乱,想引诱我们放弃城墙优势,出城迎敌,然后再全军压上,依靠优势兵力全歼我军!呵呵,只是对方想不到,吾早已看穿对方之计矣!”

    张辽听完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言。主公分析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文远,为将者当深思熟虑,面面俱到啊!唉,看来对方领军之人必是一员足智多谋的武将啊!”

    张言再次用力拍了拍张辽的肩膀,享受着智商碾压带来的快感,心满意足。

    张辽心中这个憋闷,几次欲言又止,实在不相信黄巾军中有如此人物,更不相信对方演戏能演的如此之像,你没看被自己人踩死的都有百八十个了吗?

    实在忍不住想出声反驳,抬头就看到主公身后有一人冲了上来,顿时老实闭嘴。

    “主公!敌军混乱,为何不趁势出城,反而再次悠哉?”

    这么冲?一看果然是张昭。老头此时正气冲冲的跑过来,手指都要戳到自己鼻尖了。

    张言不以为意,呵呵一笑。

    “呵呵,子步,此乃诱敌之计也!你看。。。”

    “主公!何来诱敌之计?”

    “呵呵,听我道来。。。”

    “主公!诱敌之计,有把自己诱的先打起来的吗?”

    “啊?”

    张言一脸迷茫,啥意思?

    张昭这次可顾不上礼数了,拉着主公的胳膊就往下看去。

    张言一看之下,迷茫的双眼顿时瞪的溜圆,只见远处不知为何,刚才带头往前冲又后撤“诱敌”的一千多人,竟然径直冲进了己方中军,拉开了架势大打出手!

    张言:我尼玛,这踏马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