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合作
    欣赏着目瞪口呆,久久无法回神的甄宓,张子瑾这一刻感觉西虹市首富灵魂附体。

    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是亿万富翁。

    “你说你有一条直通洛阳的完整商路?”

    张言摸摸鼻子,然后一本正经的缓缓点了点头。

    “是的,起自恒阳,止到洛阳,完整商路!”

    甄宓探过来头,眨着杏眼盯着张言,满脸都是我信你个鬼。

    “张子瑾,你到底哪句是真话啊?我都不敢信你了!”

    张言苦笑摇头,竟然有点不敢和对方直视,对方这副小女儿神态,简直太诱人。。。

    “商路是真,这个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的事情,我骗不了你的。你和我一起经营生意也是真,我不会经商,商会已经建起来了,可少一个合适的大掌柜,不知道甄宓小姐愿不愿意屈就?”

    看着张言表情语气彻底正经起来,甄宓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一个前两天还来讨饭的乞丐,今天又来了,还换了个金饭碗,这你敢信?

    “我还是不信。。。”

    嘿!张言真想撒泡尿照照自个儿,我踏马就这形象吗?

    “甄小姐,你这就过分了,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你看我啥时候骗过。。。额,啥时候成功骗过你?”

    张言有些汗颜,看对方一瞪眼,赶忙换了话术。为了增加说服力四处乱瞅,看到赵云眼睛一亮。

    “我你信不过,这个你看看,浓眉大眼,一表人才,虽然没我好看,但一看就是好人,肯定不会骗人,不信你问他!”

    赵云不想理他,进入静止状态。亏的这是自己的主公兼二弟,不然真的想左右开弓抽他百八十大嘴巴子,怎么踏马这么贱呢?严重怀疑这和白狼原那个张子瑾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好啦好啦,我信了你了。不过这件事可就不是甄宓能做主的了,还请子瑾稍后。”

    甄宓看着这次真的像真的,便点了点头,起身出去了。

    张言直到对方是去找甄逸或者甄云商量,也不着急,老神在在的坐好,静待消息。

    。。。。。。

    “女儿也不知道真假,只是看子瑾这次着实不像作伪,这么大的事情,我可不敢做主,便来寻父亲和甄云管事商量。”

    甄宓说明情况,想请甄逸甄云鉴别一下,不想俩人对视一眼,一脸震惊之色,甄云嘴里还念念有词。

    “想不到啊,想不到,竟然是张子瑾!”

    甄逸摇摇头,惊异过后,脸上喜意藏都藏不住。

    “哈哈,宓儿,你知我和甄逸为何聚在这屋里?”

    甄宓莫名。

    “为父今日正在县衙公务,突然心有所感,知晓曲阳多了一条商路,虽然不知怎么回事,可心中竟然生不出丝毫的怀疑之意!”

    这事有点玄乎,甄宓一脸不知所措。

    “呵呵,虽然玄之又玄,但却必有其实!所以便招来甄云商议,却无法得知到底商路在何处,正挠头不已,不想得来全不费工夫,张子瑾竟然自己找上门来!”

    说着也不再管甄宓反应,就拉着两人出门寻张言而去。

    。。。。。。。。。

    “哈哈,一大早县衙门上立了几只喜鹊,就想今日必定有贵盈门,不想竟然是贤侄!”

    啧啧,张言就佩服甄逸这种人不帅,但说话又好听的。你看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张嘴就是贤侄!

    “见过县君,言又来叨扰,只望县君勿怪!”

    “何来此言,贤侄行侠仗义,又年轻有为,以后应当更加亲近才是。”

    张言听的过瘾,感觉这就没必要再气了,对方说的实在是有道理。至于更加亲近,看在甄宓的面子上,便宜你了。。。

    一番套,各自落座,才终于扯到了正题。

    张言本来就是来空手套白狼的,他除了一条商路啥都没有。不过怎么套中山国的商贾们,他倒是准备了两种。

    第一种是纯收过路费,就卖恒阳商会的凭证。

    第二种是把恒阳商会做成总经销商,商家只负责生产就行,货物卖给恒阳商会,自负盈亏。

    两种张言都喜欢,第一种是没本钱的买卖,第二种霸着中山的商路也是稳赚不赔。

    可两种张言都没有提,因为甄家在他的设想里,和其他商家不一样:甄家要做为恒阳商会的合作者,共同经营。

    他虽然有一条商路,但想要快速健康的运转起来,这个阶段还是要靠原住民商贾们来支持。

    张言是一个异人,想获得原住民的信任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此时的十七点声望,仅仅只是能够不引起反感而已。

    当然,他也没有慢慢合作改变商贾们看法的打算,他要的是快!快速运转,快速赚钱,快速发展,快速囤积物资,以应对即将到来的黄巾之乱。

    但是恒阳却没有类似的商业人才,招募到的也都是武夫,除了一个张昭。可这小老头矫情的很,让他经商估计比杀了他还难受。

    而甄家就不一样了,有名的商贾,本身还是中山的名门望族,生意不一定在中山做的最大,但口碑一定最好。

    由甄家出面牵头,商会的发展效率会高非常多。

    当张言把自己这个想法说出来后,甄逸、甄宓、甄云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好像有人来买东西,自己报了个一万,正准备好好和对方唠唠这个东西有多便宜,多划算,结果人家来了一句:两万卖不卖?

    “额,贤侄啊,可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

    “自然是有的!”

    呼!三人对视一眼,齐齐出了一口气。

    这才对嘛!这是生意,又不是做善事!

    “我欲三七分成,商会经营所得的收益,恒阳七,甄家三,县君应该没有问题吧?”

    有!肯定有问题啊?你踏马脑子有问题吧?!!不不不,是你的这个想法很别致啊。。。

    不过三人都颇具商业头脑,只是稍微一思考,就明白张子瑾这应该是在玩欲将取之,必先予之的把戏,估计接下来的要求一定也是极苛刻!

    “呵呵,贤侄,这些都好说,可还有什么其他要求?”

    张言心知肚明,提出来的这两点所谓要求,不过是为了合作给出的让利而已,也是他必须出的,目的就是把甄家和恒阳紧紧联系在一起。

    他很看重甄家,也丝毫不怀疑甄家的实力,所以首先自己必须表现出诚意。在甄家这种高门世家面前耍手段,无异于班门弄斧,不自量力。

    更何况还有甄家还有甄逸这个一县之长。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县令而已,但要知道汉末一共才一千来个县。而且甄家主支还是在无极,影响力遍布整个中山国。

    如果成为合作关系,或者更紧密的某种关系,那么不仅是商会发展,甚至还能把对方牢牢绑在自己这驾战车上!这对张言和恒阳的意义不言而喻。

    让甄家,甚至整个曲阳都能成为自己的后盾。

    和这比起来,合作经营,减少的一些自己所占的份额,其实完全不值一提。

    “呵呵,子瑾确实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县君应允。”

    甄逸满意点头,这才感觉对路,天上掉馅饼这事他是不信的。

    “本就是互惠互利,没有什么可以见外的,贤侄请明言!”

    张言先在甄逸和甄宓脸上巡视了两圈,才缓缓开口。

    “恒阳虽小,但事务繁多,我对于商贾之事又并不太精通,眼下却是没有很值得经营之才;然甄家世代经商,家学渊博,此时既然要合作经营,还需甄家出一人负责统筹经营之事。”

    “哦?兹事体大,贤侄如此轻率乎?”

    张言明白对方意思,其实是变相的问他为何对甄家如此信任。

    “呵呵,县君,在这中山国,除了甄家我实在不知还有何人可信!而且我与甄小姐志趣相投,交情甚笃,不知有和轻率之处。”

    甄宓不禁翻了翻白眼,志趣相投?交情甚笃?这说的是哪位甄小姐?

    甄逸眼睛闪过异色,似有疑虑,但表情看不出异样。只是沉默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贤侄此话有理!那不如这样,甄。。。”

    张言心中早有计较,生怕甄逸直接说出人选,连忙插话进来。

    “县君,我已仔细斟酌过,有一人选正合适此职!”

    甄逸一滞,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甄宓小姐举止大方,博学多才,又深通商贾之道,子瑾以为再是合适不过!”

    “不可!”

    甄逸都没有给其他人任何反应时间,直接就摆手拒绝!虽然表情看起来看着仍然笑呵呵的,但张言能感觉到对方眸子里那道莫名的意味。

    他有些受刺激,因为那眼神有怒意,有不解,还有轻视!

    “小女待字闺中,不方便抛头露面,免得招来风言风语。而且她有几斤几两我看的清楚,宓儿你说呢?”

    甄宓表情略显复杂,嗔怪的撇了一眼张言,低头应是。

    “不过倒确实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呵呵,甄云!”

    甄云一直在看着场中,当听到张言说出甄宓名字的时候,眼神中就多少有些了然之色,甄逸拒绝也在他意料之中。此时听到叫自己的名字,连忙起身。

    “在!”

    “子瑾,甄云你们也打过交道,曲阳的所有生意都是他来主理的,能力自不用说。更重要一点,甄云是我甄家本族,绝对忠心可靠,可令子瑾放心!”

    张言含笑应下,心里恶心的像吃了一只蟑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