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想走?
    直到午后,张言才心满意足的从甄府出来,神情喜悦。

    三千石粮食,一千弓弩,五千支箭,各类药材二十余车,这就是张言拉下老脸的成果。

    但过程并不顺利,主要卡在了甄云这里。老小子精明的很,非要张言立字据,说明还债期限。

    立字据无所谓,可老子踏马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最后被逼的没办法,随口说了个一年想应付过去。

    结果甄云又拉着他问起恒阳的收入,这踏马老子就更不知道了好不好?这你得问恒齐啊。。。

    最后还是甄宓看不过眼,硬着头皮出面作保这才作罢。

    不过这些货物看似很多,但其实和张言预想中的数量还是相差甚远。粮食,药材,弓弩这些都是消耗品,用完就没。甄府这次已经被掏空了,后边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归根结底还是人口问题,恒阳的人太少了,虽然发展的够快,但也只是和其他异人相比而已。

    而且现在有种莫名的紧迫感,现在游戏的玩法已经越来越清晰,很多大公会已经在开始展露头角,势力排行榜上的排名,虽然恒阳仍是第一,但后边已经开始不停变换起来。

    “还是得抓紧发展,得看看天下第一镇的奖励到底是啥了!”

    货物自有甄宓护卫负责运输,张言索性做了甩手掌柜,他还有其它事情要做。

    在街上晃晃悠悠寻觅半天,才找到一家卖布的,犹豫了半天掏出两金扯了两匹绿色蜀锦,心里稀里哗啦的滴血,这年头这玩意儿太贵了!

    二爷呀,你可不能负我啊,为了你,老子身上就剩几个铜板了!

    又找了一家裁缝铺,想做成袍子,问了价格倒是不贵,也就十个铜钱。结果在手心数了好几遍也才七枚,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偷偷瞥了眼身后的士卒,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又看裁缝一脸不屑的模样,张子瑾恼羞成怒,掩面而逃。

    “黑店吧你!这也敢要十个铜钱?奸商!老子不做了!”

    这下全然没了再逛下去的兴趣,狼狈出城。

    回到村里,正巧恒铁赵方和甄府物资前后脚赶到。招来恒齐清点完毕,粮草军备安排入库,药草赶紧熬制救治伤员。恒齐眉开眼笑的一一应下,连夸主公仁义。

    “长老,村子里这段时间可有裁缝来投?”

    恒齐想都没想,他负责政务,对村里情况信手拈来。

    “有!前些日子有一个马寡妇来村里定居,是个好裁缝,平时村民都去找她缝补衣物。”

    “太好了,我这有两匹蜀锦,叫他来做身袍子。”

    恒齐应下,不过刚才的眉开眼笑变成了愁眉苦脸,盯着主公手上的蜀锦唉声叹气,嘴里嘟嘟囔囔的败家啥的。

    张言更觉得委屈:这又穿不到我身上,我才郁闷啊!

    不一会,恒齐带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进来,看起来很秀气,衣着得体,手里提着一个布兜子。

    打量了一下,显示叫马婵,中级裁缝。张言点点头,让她按着关二的身材去做,款式她自己拿主意就行。

    恒齐眼睛一亮,这才回过神儿来,又喜笑颜开起来。看的张言一阵阵腹诽,到底谁才是他主公。

    马婵的工具都带在身上,现场就在大厅里比划起来,手法娴熟。

    张言则和恒齐出来去了趟铁匠铺,出来迎接的是个中年精壮男子,皮肤黝黑,孔武有力。不过张言却是一脸疑惑,这人对不上啊,好像不是建村时候的那个铁匠。

    “主公,你对村里的事情太不上心了,这是你去幽州之前就过来投奔的铁匠严铮,手艺更好,现在铁匠铺是他在管事。”

    张言心下大喜,自动忽略了前半句,赶紧查看对方属性。

    姓名:严铮

    年龄:38岁

    (属性略)

    身份:高级铁匠

    特性:水锻,打造的钢制武器,锋利无匹。

    张言两眼放光:人才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高级职称的特殊人才。围着转了两圈,才拍着对方肩膀不停的勉励,心道天阶建村令果然不同凡响!

    他本想打造铁质一并大刀,现在可以提升到钢制了,这已经是这个世界最高端的材质了。

    连忙把对方拉到一边,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最后一定要对方在刻个龙在上面,还得是青色的。严铮虽然不明原因,但也没有太大难度,刚想应下,不想张言一句明天就要,顿时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一日如何可得?最少三日!”

    张言一样摇拨浪鼓。

    “最多两日!”

    “两日半!”

    “两日!就两日!主公我有大用,实在拖不得!”

    严铮无可奈何,只能应下。时间紧迫,马上就招呼起学徒,开始动手。张言看了一会,发现帮不上忙,便撤了出来。

    站在街上想了半天,觉得能做的都做了,没啥遗漏的,便重新回了府邸。

    马婵手艺很好,张言回来时,已经做了个差不多,张言大为满意。刚要夸几句,有士卒来报。

    “主公,关二哥求见!”

    “马上有请!”

    说完眼珠子一转,又叫住了正要出门的士卒,在对方诧异的眼神里,接过了马婵手上的针线和正在缝的袍子,让其躲到后屋。

    “去吧,让关二进来!”

    “额。。。诺!”

    关二一进来,看到张言就有些不喜,心中暗自鄙夷。一个大男人,恒阳之主,此时在干什么?捏着针绣衣服!哪里有一丝大丈夫的气概!一时间更加坚定了要离开恒阳的想法。

    “关某见过村长。”

    语气疏离,张言只当没听出来,热情的打招呼。

    “长生来了!我最近事务繁重,一直没来得及找长生深谈道谢,却是失礼了。”

    事务繁重?绣花?

    没来由的一阵气恼,不过自己一个外人不便发作,只能不再碍眼。

    “如今恒阳已定,关某无用之人,打算今日便走,所以特来请辞!”

    “哎呦!”

    一声惊呼传来,关二抬头一看,见张言眉头紧蹙的看着自己,正在绣的绿袍散落地上,捏着一根手指,此时渗出了鲜血。

    “长生就不能留下吗?可是还在意我异人身份?”

    关二低头不语,情绪有些复杂。

    听闻自己要走,失态下竟然被针扎了,显然是在意看重自己;可张言毕竟是异人,而且绣花举止轻佻,实在不喜。

    “村长勿要再劝,某去意已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