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危局
    对于如何处置头号马仔马东明,陈明煞费心思。

    首先不能让他把消息泄露出去,否则自己恐怕就压不住军心了。

    现在已经骑虎难下,绝对不能现在撤,否则就要用乡勇全部压上。但考虑很久还是不能这么做,异人能一直用,乡勇可是真正的消耗品,如果消耗过大他无法保证攻下恒阳后,还能压制住异人。

    然后就是不能让马东阳来战场。看到自己根本不顾异人未来,持续消耗。就算对方忠心,估计也忍受不了,到时就真麻烦了。

    最后最蛋疼的是还不能杀了他!否则他一复活估计就满世界嚷嚷了。复活点不断有人复活过来,总不能当着他人的面再杀一遍吧?

    左思右想,只能弄晕了,还得派人看守着防止他醒过来。一时间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便挑了几个机灵听话的乡勇,派了出去。

    心里也觉得纳闷,这人怎么这么点背?打了一天,也没见谁连着死了五次,还掉了三次武力值。。。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完全是张辽有意为之!

    。。。。。。。。。。

    张辽很忙,一边指挥战斗,一边四处救险,还得抽空找人:找那个被自己连着射死四次的倒霉蛋。

    一个时辰过去了,没找到。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还是没有。

    两个时辰了,张辽心里兴奋起来!急匆匆的找到关二,一脸激动。

    “二哥,那个人没有再出现过了!”

    关二显然也明白因果,一直眯着的丹凤眼猛地一睁。看的张辽一愣:卧槽,这眼睛原来不小啊!

    “不知他是死是活,但至少说明异人肯定是有极限的,多杀几次,也会失去战斗力!”

    “一共杀了几次?”

    “今天四次,之前应该也有,估计五六次吧。”

    张辽有点不敢肯定,不过他确实是专门挑马东明,因为这小子一直冲在最前面,按正常逻辑昨天肯定也死过的。

    关二微眯,左手一抚光秃秃的下巴,唉,惆怅啊!

    “咳,我看应该叮嘱一下士卒乡勇,专门盯着面熟的人杀!”

    “有理!我去吩咐!”

    。。。。。。

    陈明一直在关注着局势,慢慢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就刚刚一个时辰的战斗里,好多人连死了两次,尤其复活过来的通道那里,专门有恒阳的弓箭手在盯着,有一些复活的异人,才刚刚赶到战场就又死了回去。

    发现这点,心里骤然一紧,暗呼不妙!不管恒阳是有意还是无意,但这么下去秘密肯定是守不住的!而且他不相信张辽如此布置是意外,极有可能对方不知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到一些真相。

    陈明一下子感到紧迫起来,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不能再拖了!否则很有可能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就全军不攻自破了!

    细眼眯着看着前方的恒阳,好似闪烁危险狠辣的光芒,几道命令迅速传递了出去。然后身后的一千五百乡勇紧跟着向前,压向了恒阳!

    张辽突然感到压力骤增!本来做为主战场的壕沟攻势更猛烈了一些,围墙处也突然出现了无数乡勇,恒阳突然之间变得岌岌可危。

    张辽和关二只能做了分工,他继续在壕沟这边指挥,围墙则交给了关二负责。

    场上的战斗一时间风云突变。

    。。。。。。。。。。

    老王已经四十五了,舍不得恒阳这种好日子这么快就到了头,所以拼杀的极其卖力。

    但人太多了,自己负责的这一段围墙只有十来个差不多年纪的村民,可来攻的足足有百人!只是一会的功夫,便有不少敌人越过了围墙,短兵相接。

    看着身边本来老实巴交也红了眼的村民,在敌人乡勇的刀枪下一个个倒下,老王状若疯魔。

    “畜牲啊!你们这些畜牲!给老子去死啊,去死啊!”

    一枪袭来,老王扭身让过枪头,抓住了抢杠,嘴里喝骂着,手中铁刀毫无章法的朝对方身上招呼。

    噗!

    背上一阵剧痛,被另一人砍了一刀。老王惨叫一声,回身就回了一刀,被对方轻松躲过,然后就冷冷的看着胡乱挥舞着铁刀,声嘶力竭的老王。

    噗!

    老王身体猝然僵直,腹部剧痛,身体一下子再也使不出力气,脑袋垂落才看清贯穿腹部的那根带血枪尖。

    “嗬,嗬,杂种们,老子砍死你们。”

    嘴巴里鲜血涌出,声音模糊不清,但仍然站着不肯倒下,已经握不住铁刀,就用拳头一下一下无力的挥舞着,画面滑稽又残忍!

    “王哥!”

    噢,是二哥吗?

    感觉越来越冷,意识已经逐渐模糊,双眼看圆睁着,可什么也看不清,只有耳朵还能感受到周围。

    一阵金属的撞击和呼喝声后,一只有力的臂膀抱住了自己。

    他更冷了,好像所有知觉都在远去,他能感觉到有人在和自己说话,连耳朵也只能听到不知何处而来的轰鸣声,就一直响,一直响,可他怎么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他用力的想张开嘴,可鲜血不停的往外喷,就是说不出话来,只能一张一合的,希望二哥能听到。

    关二瞪着丹凤眼,看着这个每天早上都拉自己去吃一碗粥的汉子,眼泪在眼里一圈一圈的打转。

    他把耳朵埋在老王嘴边,使劲儿的听,使劲儿的听。

    “二。。。二。。。哥!”

    “我在,我在!”生怕老王听不到,关二紧紧握住他的手,示意自己能听到。

    “这。。。这里。。。没。。。没有。。。没有你的家。。。”

    “不,王哥,我有!我有!你家就是我的家,王哥必然不会嫌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关二声嘶力竭,可老王这时根本就听不到,只是自顾自的再说。

    “走。。。走。。。,你走吧。。。走吧。。”

    “我不。。。啊!老王!王哥!”

    看着怀中老王彻底垂下去的脑袋,关二一阵阵的发懵,胸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烤自己一样,几欲发狂!

    颤抖着缓缓将怀中的尸首放平,站起身,狰狞的脸上布满泪痕。

    手中大刀狂躁的胡乱劈了记下,心胸已经被烈火彻底点燃。

    “啊!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