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启源 > 正文 第十四章 剿匪
    “你第一个历史武将的招募奖励,是不是一张兵营图纸呀?”

    正准备带领乡勇剿匪的张言,看到陈薇发来的信息不禁一愣。

    她怎么知道我的系统奖励是一张兵营图纸?

    难道上次见面之后被跟踪了?

    应该不会!自己还算小心,出城之后专门和张辽恒铁走在最后一段。以现在异人的实力,不可能瞒得过天阶武将。

    莫非?张言稍一思量。

    “你的奖励是不是一张玄阶兵营图纸?”

    “你怎么知道!”

    张言好像都能看到那边惊讶的表情。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也把图纸用了?”

    张言轻嗤一声,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明显是自己吃瘪了,找个比自己更惨的来舒爽一下。

    不能惯着。

    “怎么可能!又用不了,纯当摆设,傻子才建那玩意儿呢!”

    哎呀,感谢恒齐长老的雪亮老眼!

    说完不等那边回复,就关闭了频道,只留陈薇在陈家村气的咬牙切齿!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到了本来制定的剿匪的日子。

    太行山上剿匪,根本不怕找不到贼窝,太多了。。。遍地都是。

    这次张言亲自带队,派人打探了几天,确定了一窝作恶多端的山贼,大概三十来个人的样子。为首是一个叫王虎的人,以前是附近村子的一个地痞无赖,世道不好,流氓生活也过不下去;于是纠结了一批狐朋狗友,跑到山上,劫掠路人与附近村寨,倒也活的有滋有味。

    之所以选中王虎,主要是因为其为人太过残暴。这厮上山后不久回了趟镇子,把村民都集中起来,说山上有粮,大家一起来。都是饿怕了的人,又都是乡里乡亲,其中不乏王虎亲戚,就都拖家带口的去了。谁知王虎所谓的粮食,就是他们自己!

    运气好的跑出来一些,但很多老幼妇孺都陷在了里面,招兵当天那个号啕大哭的汉子就是其中一个。

    张言听说了这事之后,咬牙切齿,马上拍板就这个了,一群畜牲,杀起来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此时,张言等人正猫儿在山下,一共五十多个人,按照主公的硬性要求,每个人都头顶一个草环,还有人插着一截枯枝。主公和张辽,恒铁也都不例外。

    主公那话咋说的来着,这叫伪装!还说有条件以后还得给每人弄个米彩妇!啊呀呀,主公人真好啊,还给发媳妇儿,就是不知道米彩是哪旮瘩的地名,姑娘们水灵不水灵。

    “沙沙沙”

    恒铁被传来的轻微脚步声唤回神儿来,就见最开始和主公一起来到村里的少年,跟个猴子似的窜了过来。

    这少年就是张言救甄宓时,一起救回来的那人,前些时候一直在村里修养,这几天才身子大好。张言看其人伶俐,就招进了乡勇,做个斥候。

    “主公,顺着山路走个一刻钟就是贼寨,寨子简陋;寨口有四个人把守,寨内有草屋十二间,我观察了半个时辰,大概三十个青壮。寨子靠着一处小山坳,山顶里寨子也就四五丈高,中间不满矮树灌丛,此时又值正午,山贼大都在小憩;我以为可以顺着绳子趴下去,神不直鬼不觉。如果正面强攻,以低打高,虽然我们人多,仍然不免出现伤亡。”

    张言听的不停额首,还有些惊奇。观察细致,逻辑清楚,竟然还有一些自己的看法,普通的村民可不可能做得到。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对方的属性,不禁吃了一惊!

    姓名:赵方

    年龄:15

    身份:武夫

    官职:无

    统帅:39

    武力:42

    智力:60

    政治:18

    魅力:50

    忠诚:80

    好感:60

    装备:铁质匕首

    特性:无声无息

    擅长隐藏自己,使自己的存在感变低。

    功法:幻影之舞

    静若磐石,动如蛇蝎。

    卧槽!张言两眼放光。

    怪不得自己把他带回来之后,就完全给忘了,还是前几天恒齐提醒自己,才意识到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还有功法在身,虽然只是个武夫,但感觉真的就是天生做斥候的料!

    “主公?”

    “啊,很好!”

    转头看了张辽一眼,对方脸上也有一丝惊奇,轻轻额首,认同赵方所言。

    “文远指挥,我也随队行动。”

    “得令!”

    很快队伍行动起来,除了傻傻的脚步声,无人言语,几天的训练初见成效。

    颜色山坡,饶了小半个时辰,才来到赵方所言的山顶。

    此处是一个几十见方的平台,北方多石山,此类地形颇为常见,往下看整个山寨一览无遗,基本如赵方所言。在外活动的只有寨口四人,也都是无精打采,此时正斜靠在几颗树下似睡非睡。山下不时传来几声类似赌博的吵杂之声。

    张辽观察了一下,山顶有几颗大槐树,几乎覆盖住整个平台。便指挥众人取出绳索,缓缓放了下去,然后看了众人一眼,皆眼神闪躲。脸色一黑,随意指了两个人,示意对方先下。

    谁知被选中的两人神情畏缩,磨蹭半天也不见动静,张辽一瞪,不想竟砰砰两声,跪了下来!

    “卧槽!”

    张言只感觉自己无比失败,同时也庆幸把这波新兵蛋子拉出来溜了溜,否则要到了真正的战场上,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呛!”

    张辽为人直接,拔剑出鞘,就要砍了这俩怂货祭旗,把一边正摇头不已的主公吓了一跳!

    “别,别,文远给次机会吧,毕竟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第一次上阵难免畏惧。”

    张辽咬牙切齿的瞪了两人一眼,也不言语;张言见状忙把地上这俩一人一脚踢到队伍后边去。

    “我来!”

    “我也去!”

    突然传来的请战声,让张言和张辽都松了一口气,一个恒铁,另一个却有些意外,正是赵方。

    恒铁让人放心,张言笑着看了看赵方。

    “你行?”

    “哼!愿为先锋!”

    张言啪的就是一巴掌,先锋你个头啊!掏个贼窝而已,整的老子热血沸腾的。

    “好,小心,我等紧随其后!”

    然后又想起什么,看着张辽叮嘱。

    “文远,一会下去,你尽量不要动手,救助自己人为主。”

    张辽了解主公心思,拱手应是,然后一挥手。

    “上!”

    有了打头的,后边顿时安心不少,再加上主公在最后提着刀压阵,就算心有畏惧,也都一个个老老实实滑溜下去。

    整个过程竟然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再加上屋子里喧闹声太大,全都顺利下来,没有惊动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