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巧合无处不在
    虽说早在一年之前,祝绝就曾满心思打算在今后去找那些虚构作品之中,起码素颜并没有渗加水分的更理想女性,来作为自己的对象……

    但在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年之后的现在————总感觉这每次任务的间隔时限,正在一步步的不断延长。

    而自己却又没法提前搞清楚每次副本任务的世界类型,到底是啥。

    并且连那些世界里面是否存在符合自己审美的女性这点,都尚不清楚的无情现实……倒也算是慢慢让这个耐心等候了不少时间的家伙,逐渐察觉到了他那过往想要‘一直保持单身状态直到找到合适对象来临为止’的,这种典型处男想法的单纯离谱之处……

    属实是被那从小到大,连女孩子手都没摸过多少次的漫长单身生活。与轻度社恐不擅长人际交往,所整体呈现内向反应的宅男性格,所连带而来的惯性思维给坑进沟里了……

    就算我暂时还没打算想要结婚生子负起责任……但最起码以我现在这个身份地位,应该还是有办法去结识一些身材不错,特别是素颜性格都过关的单身适龄女性吧?

    于是就在怀抱着这种想法的祝绝,事后出于既是真的有点想解决未来大事,但主要却更加偏向于‘试试看’的测试心态。

    进而不顾在事后收到他这一需求消息的某些高级公务员们,立即向他更加推荐的那条不论是家世履历还是身材颜值,都要来的更加靠谱的‘专业渠道’。

    与收到风声的一些企业家这类大老板们,打算为自己介绍的‘高端平台’,甚至是试图直球推销自家女儿或亲戚的私货介绍。

    而是执意打算去那些民间相亲的普通征婚平台上,给自己填了些‘真假内容各自参半的资料(除了职业收入住址这主要三项,是填写成官方非得给自己安排的必要对外假身份之外,其他的大致数据全是真的)’。

    以便于满足那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够在这个现实世界,凭借‘纯粹的运气又或是所谓缘分(他连天降系统这么玄学的事情都碰上了,没道理会觉得自己运气不好)’,去找到中意对象的赌博兼猎奇心理,进而尝试起了自己人生之中的头几次相亲过程过后……

    不知道应该说是乐子还是奇葩的相亲过程遭遇,倒也很快就让他这么个在男女感情方面上,近乎完全处于白纸状态的处男,在各种意义上都大开了一回眼界!

    就好比他第一回碰到的相亲对象吧。

    具体从事的工作,虽然只是一名白领小职员。

    但照片上的颜值身材,却大致符合他的审美标准。

    并且在绿色手机聊天APP上时的谈吐表现,看起来也似乎挺礼貌。

    可在双方一旦约出来吃个饭,准备真人见面详细认识认识的时候……对方却多半时间都在看手机。

    哪怕是祝绝这边的态度已经很有礼貌,自己也正绞尽脑汁的试图不断主动挑起话题。

    但对面那边的反应,却仍旧是手机不离手的随口附和着他的说辞……

    若是自己不开口挑起话题的话,对面甚至连开口应付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全程就是一副边看手机边吃饭,把他完全晾在一边的沉默态度。

    属实算是把他当时的整个人,都给直接整麻了……

    虽说从他事后自己也对这场初次相亲的态度,采取了敷衍了事的做法。

    并且通过自己对那位相亲对象的面部微表情,与其对方在这一相亲过程的敷衍态度,好生观测了一番的反应分析来看……对方估计十有八九是看不上自己这张中人之姿的脸蛋,又或者是无法产生任何感觉,才在事后表现的如此冷淡。

    但对方这副一点都不尊敬人的态度,却实在是令祝绝的事后状态有点窝火。

    并一度在脑海之中,下意识的生出了要不要以权谋私的给对方添点麻烦的阴暗想法……

    不过好在,这种想法也就仅仅只是停留在想想的水准而已。

    真要把对方逼到丢了饭碗之类程度的话,他反而会在心中相当过意不去。

    这初次的失败,在某种意义上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好比这个之前还对民间相亲这种在本质意义上,不过就是一场交易的事情抱有幻想的家伙,这下也算是完全打破了先前的那种拘谨认真态度……变得没那么过于天真了。

    因此在他接下来吃一堑长一智的,把心态从原来那种‘想看看能不能运气爆棚的一口气找到白月光’,这一幼稚念头彻底抛开。

    而是转入了一种相对佛系随缘,以及有点像是在进行‘人类观察’的态度过后……倒也确实让他见识过了一些虽然和他本人没什么缘分,但却挺有意思的姑娘。

    比如作为第二次相亲对象的一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皮肤白皙,看上去在不说话的情况下,好像比较文静书卷气。

    但实则却在现实生活中一旦接触过后,很快就能令人感受到对方那副强硬偏执态度,与些许傲慢性格的一位同龄人女性。

    职业是从事地区法院法官的对方,在和祝绝聊天的时候,总是喜欢反驳他的观点看法,并且好像不论说什么话题都要插嘴杠一句。

    对某些女生通常不感兴趣的敏感话题,也能聊得开,发表的看法也非常直接。

    但是在表达看法的时候,明显带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审判感,算是那种特别强调自我的女强人。

    也是不清楚对方这究竟是职业病使然,还是从小养成的性格都一贯如此。

    以至于在结账买单的时候,对方也非常罕见的提出了由自己全部承包的打算,一点都没有让祝绝插手的余地。

    这也确实算是让虽然感觉对方和自己的相性不太合拍,但其性格却看上去非常有趣的祝绝,都有点开始欣赏起了对方那无比独立自主的行事作风。

    事后从中介那了解到的对方是单亲家庭,从小就是一位被比较保守,不希望对方在步入工作前谈恋爱的母亲寄托厚望长大。

    以及她平时也都是一副独来独往,习惯于素面朝天的不化妆类型的经历,也更是让他对这位女性的经历产生了些许同情。

    要不是这性格实在有点吃不消,再加上他看对方主要也对自己貌似没什么特别感觉的话。他差点还真就鬼使神差的,想和对方先谈上一阵子试试看了……

    而在抛开他所碰到的那位挺有个性的女法官之外。

    要说他这次在首都异地的相亲过程之中,所碰到的最有意思的对象,到底是谁的话。

    那这一人选,无疑就要从他自己都事先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所碰到的一位‘老同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