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群星军火畅销万界 > 正文 第五十章 风暴将至
    与此同时,远在梅赫兰大本营的纳赛尔将军正坐在地下避难所的办公室内,烦躁地猛吸手中快要燃尽的香烟,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因为他布置在新巴格达的眼线为他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阿玛达耐公司的运输机几天前在机场卸下了数千台卓伊,而车站的货运列车上摆放着不计其数被黑色防雨布包裹起来的主战坦克,装甲车。它们中的许多已经被转移到了仓库中,具体数量尚不明朗。

    根据以往经验的推测,纳赛尔将军预计坦克和步战车的数量都不会超过一百五十辆,和卓伊配合起来刚好是一个合成装甲旅所需的全部装备。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管对方来的是装甲旅亦或是装甲团,装甲营,结局都是一样的。极度缺乏先进反装甲武器的复兴阵线在新世纪钢铁洪流面前除了被碾碎外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

    纳赛尔将烟头按灭在手边已经满满当当的烟灰缸里。

    要知道他前不久刚刚戒烟成功,但阿玛达耐公司带来的巨大压力迫使他不得不抽上几口来分散自己过度集中的注意力。

    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阿玛达耐突然要拿他开刀,如果阿玛达耐出手了,他们背后的极乐空间和北美联盟对自己又是什么态度?群星集团会不会也跟着一起?

    得益于星枢的强大算力,哈兰德将进攻准备所需的装备分批秘密送往了指定地点,凭借复兴阵线那些半吊子的情报人员,根本没有察觉到群星集团才是即将到来的风暴的源头。

    也幸亏哈兰德保密工作做得好,否则纳赛尔一点挣扎的念头都不会产生,他只会赶快让手下各奔东西,自己则带着能随身携带的全部家当逃到泛亚联盟隐姓埋名安稳度过下半生。

    蒙在鼓里的纳赛尔思来想去,得出了一个可能性。

    阿玛达耐公司想推出新产品但无人问津,于是他们就把复兴阵线当成实战对象和噱头用来向顾们展示实力了。

    “好一个阿玛达耐,欺人太甚!”

    以为自己把握到重点的纳赛尔咬牙切齿地抽出匕首,狠狠钉在地图上新巴格达的位置,刀尖一路划到拜德拉-梅赫兰一带,桌面都被划出嘎吱嘎吱的刺耳怪声,十分渗人。

    但下一秒他突然冷静下来——这些无知的资本家想要拿自己和复兴阵线立威,那他们就要做好流血的准备!

    只是一个装甲合成旅的话,复兴战线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只不过会死很多人,很多很多人......

    就在纳赛尔紧皱眉头思考到底要多少圣战士的生命才能填平双方的装备差距时,他的一名心腹敲了敲门,给他带来了一个尚不知好坏的消息。

    某个不愿透露身份的神秘势力在得知了复兴阵线的处境后,决定慷慨解囊捐赠一批先进的武器装备给他们,其中包含了相当一部分的反装甲武器。

    只要复兴阵线能在阿玛达耐的攻势中坚持两至三天,第一批装备就会出现在梅赫兰郊外的某个待定坐标等待圣战士们去接收。

    先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纳赛尔感觉自己的精神确实为之一振,仿佛一瞬间拥有了和阿玛达耐大战三百回合的勇气。

    让心腹去召集自己麾下的“将军”们开会后,纳赛尔回到办公室的卫生间内,对着镜子咧开了嘴。

    镜子内倒映着纳赛尔比哭还惨的笑容,一道狭长的伤疤从右侧的脸颊斜着穿过厚厚的嘴唇,就像他在地图上划出的裂痕,丑陋无比。

    这道伤痕是他还在中东联盟特种部队服役时某次任务留下的,与他一同执行任务的队友全部死在了异国他乡,唯有他凭借高超的潜伏技巧逃过一劫。

    在历经千难万险回到祖国后,他没有得到鲜花,掌声和英雄应得的待遇。但他不在乎,他也不想要这种用战友生命换来的荣誉。

    正当他带着满身的伤痕回到家乡,想用一些自己在行动中积攒下来的养老金度过余生时,曾经的上级带着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找上了门,想让他对之前的行动“永远闭嘴”。

    面对众多想要取走自己性命的人,纳赛尔笑了。

    听见上级的冷笑声和消音器发出的低沉枪声,他仿佛又回到了为国执行任务的时候,只不过这次他是为了自己和死去的战友。

    最后的结局出乎了包括纳赛尔在内所有人的意料,他赢了。

    野兽般的战斗本能和冰冷的心让纳赛尔几乎无伤干掉了全部的杀手,带着自己的积蓄离开了已经化作废墟的双层木屋。

    这座和已故妻子共同建造的木屋承载了他的许多回忆,但事实证明当一个人的复仇欲望达到极点时,他就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了。

    不再妥协,不再软弱。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退役特种兵到现在整个复兴阵线十万圣战士心目中的伟大领袖,纳赛尔经历了许多,也抛弃了许多。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土黄色军服肩部镀金的将星在岁月的啃食下变得斑驳,露出其中的铜质内里。曾经高大健硕的身姿不再,棕色的短发也已花白过半。

    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最后一战,纳赛尔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为了向自己的国家复仇,他不得不凭借宗教洗脑聚拢起复兴阵线这个畸形产物。二十多年的时间,他一直为自己的这个决定感到惶恐不安,夜不能寐。

    也许一切都将迎来终结,自己二十年的暴虐和疯狂。

    最后看了一眼镜中那个仍在咧嘴微笑的中年男人,纳赛尔猛地一拳打在镜子的中央,将本就出现了不少裂纹的镜子彻底击碎,如同雨点般落下的锋利碎片割伤了他的手,流出殷红的鲜血。

    任由自己的血液滴落在水池中流淌进藏污纳垢的下水道,此时的纳赛尔心中只留下了一个念头。

    不论胜负,决一死战吧!

    ......

    第二天拂晓,拜德拉以南的中型城市代赫洛兰,火车站周围的居民明显察觉到了今天的车站比以往安静了许多。

    一些出来晨练的居民打着哈欠,看着从口中呼出的白气,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保暖衣物。

    今年的冬天比往常冷了不少,也许是因为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某某专家提到过的什么什么现象吧。

    但当他们像往常一样路过车站边缘时,几个浑身漆黑面目狰狞的重甲卓伊拦在了他们面前,机器人身后还有一道明显是新布置的哨卡。

    正当晨练者们或好奇或不满,想要找到哨卡负责人了解情况时,一名穿着四代半外骨骼的军官从哨卡岗亭中走了出来。

    正当众多晨练者为军官臂章上从未见过的黑底红星窃窃私语起来时,年轻的军官从兜里掏出一份新巴格达市政府签发的战时指令,朗声为众人耐心宣读起来。

    “此项指令由新巴格达市政府签发,自2154年12月1日起,苏艾拉,代赫洛兰等城市沿线一切事务由群星集团安保部队代为管理,代管随新巴格达市政府解除战时状态为止。”

    “具体原因是机密,恕我不便透露,还请各位回家去吧。”

    “你们不能这样,这里是中东联盟的领土,你们这些北美联盟的走狗才应该滚出去!”

    一名“爱国者”一边吼叫一边捡起地上的石子,想要向军官的脸上扔去。

    “砰!”

    军官以闪电般的速度抽出胸前的电磁手枪,沉闷的枪声如同重锤一般敲打在抗议者的心头。

    “请各位回家去吧!我在此向各位保证。”

    “呼呼呼......”

    正当军官的声音随着逐渐凛冽起来的寒风变得严厉起来时,火车站内发出了高速列车驶过的呼啸声,通过车站的栅栏可以看到一列银白色的长龙正在飞速驶过车站。虽然不知道这列怪模怪样的列车是何用途,但从上面林立的炮管可以看出,它不是为和平而来。

    “我们为和平而来。”

    军官扭头看了一眼车站内正加速驶离的装甲列车,脸上冷若寒冰的神色化解开来,微笑着对惶恐的晨练者们说道。

    “不出意外的话,战时状态很快就会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