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舒雅祁郁 > 正文 第62章 只要你乖就好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在哪里,我来接你。”祁郁问着舒雅,声音依旧是温柔的不行。

    他只想改变舒雅的决定,让舒雅在慕洛河毁容的这些天里。

    舒雅往车窗外瞧了瞧路上来往的车辆,跟那立着洒下昏黄的路灯,她稍稍挑眉:“不太方便。”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烟花秀,她是想去看的。

    但是她总得让自己适当的跟祁郁拉开距离嘛,毕竟……他没有答应自己,自己结婚的话,他还会在她的身边待着。

    总得提早适应他不再自己身边的生活。

    回去的路上,舒雅还是看到了城市北边的夜空上燃起了绚烂的烟花。

    但是由于离得太远,她看着的视觉效果并不是特别的好。

    舒雅收回了目光,不去继续看。

    她回到家的时候,祁郁还没回来。

    但是她陡然间在网上看到消息,说是戚城的祁家大少爷要订婚了。

    不过是十分钟之前发出的消息,很快的就占据了微博、浏览器,各个软件推送的头条!

    甚至还有人拍到城北的那场烟花秀,说是祁家的少爷给他未婚妻准备的。

    舒雅挑眉,有些讥讽。

    她不清楚是新闻蹭热度,把祁郁的烟花秀按到那个祁家大少爷的头上去,还是说祁郁知道了祁家大少爷准备的烟花秀,假意说是给她准备的。

    倒也巧,他们都姓祁。

    差距也挺大。

    一个天子骄子,一个一穷二白跟着她混。

    祁郁无父无母,且在孤儿院长大……指不定,他是祁家失散多年的另一个儿子?

    但也没听说过祁家有丢过孩子……

    舒雅摇摇头,不再多想。

    因为舒雅没有去赴祁郁的约,祁郁大概是真的生气了,舒雅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再见到祁郁,就连电话跟信息都没有一个。

    在失落的罅隙,她又强迫自己觉得这一切都是正常的。

    只是舒雅到自己公司的时候,看到了满面怒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的舒蒙恩。

    舒雅皱了眉,脸色骤然一冷。

    舒蒙恩厌恶的往周顺一看了一眼,冷声道:“我说让你在这周之前跟慕洛河结婚,你的结婚证呢!”

    舒雅冷冷的看着他:“你跟慕洛河的关系这么好,你不知道他被打了吗?结婚照是证件照,慕洛河的脸肿了,不能拍证件照!”

    “什么?他被打了?是不是你打的!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怕我之前说的话!”舒蒙恩气的猛地站了起来,自然的觉得这一切都是舒雅做的。

    舒雅深深的吸了口气,冷冷的看着舒蒙恩:“你不要威胁我。”

    “威胁?呵!”舒蒙恩冷笑一声:“我在威胁你?我做什么不是为了你好!到你这里,成威胁你了!”

    “出去!”舒雅伸了手指,往办公室的门口指着,没有丝毫气的意思。

    舒蒙恩直接将那办公桌上收拾好的东西,再次狠狠的掀到了地上。

    一些打印着文件内容的a4纸飞了满地。

    他往舒雅走了过来:“我说过,如果这周你跟慕洛河没结婚的话,我就要让你和你妈都不得安宁!她要为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付出代价!”

    说完,便是冷哼一声离开。

    舒雅的脑子猛然炸开,她将舒蒙恩的手臂死死地抓住,这是这么久了,她第一次主动的跟舒蒙恩伸手:“你不要那么对我妈!”

    舒雅的声音带着些颤抖,她的眼里有了些泪光。

    曾经那么疼爱她的母亲,不该被舒蒙恩这种人渣这么欺负!

    更加不该在死了之后,都还要遭受舒蒙恩的骚扰!

    “我上周跟你说的什么?我上周说了,让你慕洛河在这周之前结婚,可是你听我的话了吗?雅雅,爸爸是爱你的,你是我的女儿……爸爸怎么忍心让你受到那么多人的唾弃啊!”舒蒙恩说到最后,已是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他拍了拍舒雅的手背。

    舒雅反射性的想要抽走,可是她不能!

    只能假意顺从,做个“听话、乖巧”的“女儿”!

    舒蒙恩见舒雅真的一直没有说话,乖巧的顺从着自己的安排,便也放缓了语气:“既然现在还没有领证,你就先去陪着慕洛河治疗吧!等到他伤好了,就尽快去办理结婚证。要是时间太久了,爸爸也怕他反悔。”

    舒雅心中冷笑,面上却点了点头。

    慕洛河会反悔?

    拿钱砸不就行了吗!

    毕竟在慕洛河的心里,所有的东西都比不过钱,比不过前途!

    呵!

    “雅雅,只要你乖,你听爸的话,爸就高兴了!”舒蒙恩深深的吸了口气,想了想又继续同舒雅说道:“你们结婚之后,一定要在你的微博发一个微博。这样才能让那些说着难听话的人闭嘴。”

    舒蒙恩又嘱咐了几句之后,这才离开。

    等到舒蒙恩带人离开之后,舒雅身上那紧绷着、抑制着自己动怒恶心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整个人直接坐倒在沙发上。

    瞳孔里没有任何的焦距,嘴角勾着自嘲的冷笑。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舒蒙恩完全能拿捏到她的软肋,将她拿捏的死死的。

    舒雅一直以为自己能跟舒蒙恩抗衡,却没想到自己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周顺一站在一边,也不敢吭声,可是看着舒雅的模样,又想安慰。

    想了半天,他到了舒雅的身边:“雅姐……要不,要不……你打我一阵儿?”

    关于那个慕洛河,他知道是个画家,但是清姐说过,慕洛河不是个好东西。

    而且,舒雅明显是不愿意嫁给慕洛河的。

    舒雅往周顺一看了一眼。

    周顺一说道:“我不懂你们有钱人的世界……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你别出声,让我静静。”舒雅低声同周顺一说道。

    周顺一闭了嘴,不再说话,端正的站在舒雅的面前。

    舒雅靠在沙发靠背上,闭上了眼,脑子里却满是舒蒙恩跟慕洛河的恶心画面。

    周顺一站在原地好一会儿,伸手挠了挠头,想了想,还是大着胆子到了舒雅的身边:“雅姐,要不我开车带你去酒吧喝酒吧……喝了酒,肯定会高兴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