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125章 锦绣服饰
    贺青山带着笑容,跟在了师兄二人的身后。

    一路走着,府中的众人明显已经对两人非常的熟悉,好多的侍卫,都对师兄二人露出恭敬的神色。

    贺青山看在眼中,隐隐心中有着一丝的羡慕。

    到了屋中,望着整洁亮堂的屋舍,贺青山满眼喜色。

    “二位师兄,你们的房屋?也跟这个是一样的吗?”

    两人都露出非常理解的笑容。

    “师弟,这边的房屋都相差无几,此地也算是清净,用于休息非常的不错。”

    “师弟,看着震惊吧?当初我们二人入住之时,与你这般神色几乎完全相同。此刻回想起来,竟然都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贺青山观察着屋中的一切,里里外外的都看了一个遍。

    这样的府邸,他们从来都没有踏入过,贺青山此刻欣喜的神情,与他们二人完全一样。

    “二位师兄,这不就是我们师兄弟三人的梦想吗?现在梦想得以实现,是该是好好替殿下效力的时候了。”

    贺青山一边开口,一边坐在了屋中的座椅之上。

    朱允与楚河,也笑着坐在了旁边,一同点了点头。

    “师弟,你说的没错,我们二人也是同样想法。”

    “你刚刚来此,我先将殿下的一些情况说与你听。”

    楚河开了口,详细将之前的事情讲了出来,贺青山听的很认真,他也是三人的一份子。

    现在他们三人,明显就是一起出力,殿下所求的是谋士,碰到问题,他们三人理当最先出谋划策,还要达成统一的意见才行。

    好在,三人所学基本相同,对于很多事情的看法,偏差也并不会很大。

    楚河讲完之后,贺青山连连点了点头。

    “师兄,我明白了,殿下现在是大将军,又得到了那么多人的支持,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帮助殿下,成功的踏上皇位,日后加官进爵可以更好的效力。”

    “师弟,我们两人也是如此想法,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确定,但既然我们三人替殿下出谋,那理当要帮助殿下,日后先成功的踏上皇位。”

    听了贺青山的话后,朱允先回了一句。

    楚河听了之后,也是同样坚定的点了点头。

    “师兄,师弟,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要帮助殿下消灭天下的土匪,这件事情对于殿下来说,可是大功一件。”

    楚河的话,两人明显同意,都坚定点了点头。

    朱允露出笑容,再次开口。

    “师弟,这一路上,你可曾有师傅的消息?他老人家也不知道去往了何处,身体是否还一直无恙。”

    贺青山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哪有那么多的时间?

    “不瞒两位师兄,你们离开之后,我日夜兼程就赶往了家中,将一切言明之后,留了银子就匆忙离开。”

    “别说是师傅的消息了,这一路上,光快马我都不知道换了几匹,一路昼夜不停,一直赶来了这里。”

    朱允听了只能是苦笑,贺青山来的如此之快,他已经想到了这样的结果。

    楚河听了之后,却是咧嘴直接笑了。

    “师弟啊,你这是怕我们师兄弟二人抢了功劳吗?赶路如此着急?”

    “啊......呵呵呵......师兄见笑了,师弟怎么会怕师兄们有功?我只是怕,来晚了之后,殿下说不定就不要我了。”

    哈哈哈......

    贺青山的话,彻底逗笑了两人。

    别说贺青山自己担心,就连他们二人,其实内心也非常担心这件事情。

    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替殿下出过一点的力。

    殿下虽然请了他们三人,但三人同出一门,少了其中一人的话,根本就没有一点影响。

    好在,他们在提及之时,龙麒殿下并没有生气。

    朱允笑着开始打趣。

    “师弟啊,当初我们二人提议,让你日后有机会再回家尽孝,别急于那一时。”

    “如此大事面前,如果殿下当真不再接纳于你,那你所失去的,将会是你人生中最大的机会。”

    “咱们现在人微言轻,所能依仗,只有殿下的信任,倘若殿下厌烦,那咱们恐怕只能是走人。”

    朱允这般说,其实也是为了贺青山好,当初他也说了不少,但完全就没有改变贺青山的决心。

    贺青山这一趟回家,真是有点不太合适,这里面存在的风险,也是非常之大。

    如果贺青山来此,他们已经出发去了军营,那贺青山一个人,绝对无法踏入这府邸一步。

    那个时候,他恐怕只能是在殿下门外,一个人掩面痛哭。

    殿下刚才直言人齐可以出发,明显这几日就是为了专门等候他师弟。

    如果贺青山再晚来几天,殿下必定不会继续等候。

    只能说贺青山及时赶来,真是一件万幸之事。

    朱允的话,贺青山能够听得明白,他的内心,在殿下话落之时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完全无法想到,殿下会成为大将军,更加想不到,殿下已经定下了攻打土匪的计划。

    再晚来几天,恐怕就真的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师兄教导的是,青山明白了,好在,事情过去了,家中有了银子,家人总算是可以过得更好一些。”

    朱允听了,眼里露出一丝复杂。

    他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对于这位师弟,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了解。

    贺青山是极有孝心不假,也非常想让他的家里人可以过的更好。

    但他更加在乎的是他自己,他这一趟,恐怕多半也是为了去向家里人证明他的出色。

    银子给家中留了多少?朱允不清楚,但贺青山这一身锦绣长衫,却是非常的亮眼。

    三人站在一起,贺青山身着这身衣衫,明显就是一位府邸之中的少爷,而他们二人就显得有些寒酸,像是这少爷身旁的两位小跟班。

    这身锦绣服饰,贺青山一定是买于回家之前,必定不会是在来到京城之中所买。

    这一点,朱允都不用问,就敢断言。

    这样的贺青山回到他的家中,沿路所过,怕是整个村中的人,将无一人不知。

    对于贺青山家中的亲人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光耀门楣巨大的喜事。

    怕是从此以后,贺青山家中的亲人,必定会受到街坊四邻无限的吹捧与巴结。

    甚至每逢佳节,村长都会忍不住的跑到贺青山家人的家中,赶着去送礼拜访。

    大家都是一个窝棚出来的人,他能够想到的事情,恐怕贺青山他自己,也早就料想到了这一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