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92章 定下比约
    付笛这几句话说出口,更是惹得三人怒不可遏。

    可付笛所言,他们自然是心知肚明,自从这付笛来此,起初还像那么回事,可越到后面,越是无法无天。

    别说是他们三人,就连恩师,付笛也常常开口与其争执不下,那高冷的神情,像极了连恩师都不放在眼中。

    对于他们三人,那更是一副懒得多瞧一眼的神情。

    三人气极,嘴微微一张一合,但并没有直接说出口。

    不料,付笛在笑了几声后,便再次继续开口。

    “闻道不分先后,达者为师,我是入门最晚,可论起求学之深悟,你三人怕是望尘莫及。”

    “恩师所定,只不过是因为恩师厌倦官场之人,与我等弟子有何关系?”

    “堂堂一朝皇子,突然造访请你们为谋士,这对于你们来说,的确是一场造化,但同时也是你们的悲哀。”

    话落之后的付笛,还真就露出一丝悲悯之色。

    这一幕,看在三人眼中更是怒不可遏。

    青山立刻瞪眼,接口喝道。

    “付笛,你目中无人,妄自恃才自傲,殊不知,你这行径,明显就是一个可笑小儿。”

    “真以为,这天地之间,只有你是最有才之人?真以为,只有你才能辅佐一位皇子踏上皇位?”

    “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们师兄弟三人,辅佐一位皇子,起码有七成的把握,能够让这位皇子踏上皇位。”

    青山话落,楚河也开了口。

    “师弟,你做人做事实在太过,有皇子请我们成为谋士,你可以心里不舒服,也可以妄自怨恨。”

    “但是,别真以为,你一个人的才能,就能与我们三人联手匹敌。”

    “付笛,就你这出口,怕是也与皇子永远没有了缘分,经年之后,你我师兄弟如有再见之时,你就能够明白一切。”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你不过就是一个无才无用之人,只不过就是能够夸夸其谈,妄自称大。”

    朱允也看不下去,深吸了一口气。

    “师弟,你觉得你比我们都强,那就别在这里说,有皇子或者权贵需要你,你才能够有与我们比拼的资格。”

    “我们是否有才,也不是你一个人就能评判,而你是不是真的有才,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就能让全天下人认可。”

    “不妨我们师兄弟一比?谁能辅佐皇子踏上将来皇位,那自然是谁要更胜一筹。”

    “到时候,全天下人都能为证,岂不比你一个人的说辞更加有力?”

    朱允话落,看向了身旁的二人。

    一旁的两人闻言,也满脸喜色的看向了朱允。

    “师兄,这是一个好办法啊,有能耐别光嘴说,使出来的才是真本事。”

    “就是,师弟,你敢跟我们比一场吗?”

    三人明显满脸都是自信,就像是已经胜券在握一般。

    这一份自信,首先是源于他们三人对于自己的信任,其次,他们又是三人联手,这本就胜算高了太多。

    最后,那位邀请他们的五皇子,光看面相,就能发现的确是人中之龙。

    这样优异的皇子,他们觉得朝廷中也并不是太多,从这皇子的行径来看,明显是对皇位志在必得。

    将来五皇子身边,有才干之人越聚越多,那一切就会顺理成章,自然是能够轻易的踏上皇位。

    这还只不过是邀请了他们三人,又有谁能知道,五皇子身边,现在是否还有其他很多有才干之人。

    一个主动为了未来争取的皇子,踏上皇位的可能性,绝对要比其余人要更大一些。

    所以,朱允在提出这样要求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了未来最大的可能性,同时他也确信,他们必赢无疑。

    与这位师弟争辩,没有任何意义,数日之后,他们离开这里,这师弟一个人,怕是在此地也待不下去。

    同时,在朱允的心中,也希望师弟能够出山有一番作为,而不是默默无闻,永远待在这个破草屋之中。

    有些时候,激一下,效果会更加的好。

    付笛闻言,立刻哈哈大笑出口,三人满脸的自信,他自然也是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好啊,三位师兄,那咱们未来一比就知,就是把你们三人全部加在一起,我又何惧之有。”

    “也不怕告诉你们,这正是我所想用来证明我才学的一个办法,咱们未来见分晓。”

    “今日我索性在告诉你们一件事,好好读读我的名字,未来我会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

    话落,付笛转身,就欲离开这里,该说的他已经说了,至于三位师兄能够领悟,那他也无能为力。

    “等一下,师弟。”

    看到付笛转身,朱允却是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闻言,付笛转身,疑惑的看向朱允。

    朱允从怀中拿出了那五十两银子,上前几步来到了付笛的面前。

    “师弟,这一笔银子你拿着,我知道你用得着。”

    “几日后,我们三人就会离开这里,此次一别,师兄弟之间还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

    “师弟要多保重,我相信我们师兄弟,还可以在京城之中再次碰面,到时候,希望师弟你可以跟随在一位皇子或者贵人的身边。”

    朱允拿出的银子,身后二人他们也有。

    看到这样一幕,楚河不经意的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虽然平日里师兄弟之间关系并不融洽,但多半时候,其实都是因为书籍中的学识,又或者是因为谁才高才低之事。

    涉及到的个人恩怨,其实还真的没有。

    他们离去,恩师又云游四海,只留师弟一人在此,多少心中还是有些不忍与担忧。

    可青山看在眼里,眼神立刻就完全变了。

    这么大的一锭银子,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珍贵无比。

    几人跟着恩师求学,常年都是苦不堪言的生活,又加上恩师不允许应试科举,这就使得他们更加的艰难。

    一些豪门贵族求学的子弟,根本就瞧不起他们。

    就连好多寒门的学子,也因此根本不跟他们来往,除了恩师带回来的一些散碎银两之外,他们根本就没有收入。

    他们吃的食物,都是最简陋最简单的食物,好多的小饭馆,他们最多也就只能路过闻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