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91章 你们配吗?
    朱允闻言,也忍不住露出了开心之笑。

    这样的喜事突然降临,怕是谁都会忍不住的面露狂喜。

    “两位师弟,现在我总算是明白,咱们恩师,为何从一开始就严禁我等参与科考应试。”

    “以咱们此刻之学识,应试科举,充其量不过就是刚探举人之才。”

    “到时候出任官职,怕也只能是地方小官,终日周旋于官场之中,怕是永远都难有作为。”

    “不去应试,反倒是荣获此等机缘,跟随五殿下身边,岂能是小官小吏可以相比。”

    楚河笑过之后,接口说道。

    “是啊,龙国靠选立储,与以往尽不相同。”

    “若是我们能够辅佐五殿下,在未来登上皇位,那我们的成就与地位,定然是可以位极人臣富贵缠身。”

    “此等天降之喜,凡人又岂能料到,恐怕唯有恩师这种大智慧之人,才能够有如此的高瞻远瞩。”

    两人感慨之时,青山早已经将银子藏于袖中。

    抬头瞬间,却是看到远处的一道人影,朝着这边昂首缓步走了过来。

    “两位师兄快看,这孤野师弟,朝着咱们这边来了。”

    哈哈哈......

    二人朝着远处望了一眼,全都露出了笑容。

    朱允双手后背,举手投足一改前态,满脸都是极度高贵之神情。

    看到朱允如此,另外两人也都傲然而立,尽显高贵。

    “还好刚才殿下没有细问,倘若问及此人究竟如何口出狂言,那才是难以启齿啊。”

    朱允感叹一声,对于这位师弟他也实属无奈。

    楚河也一时间露出了不满,接口说道。

    “师兄,这师弟付笛好生的狂傲,竟敢扬言,他之鬼才,惊天泣地,还敢扬言,得他辅佐,如得半壁江山。”

    这话一出,青山却是立刻哈哈大笑。

    “两位师兄,说大话谁人不会,暗中说尚可无事,胡言乱语可会随时丢命啊。”

    “此等逆徒,宛如疯子,若不是恩师一直宽宥,恐怕早就被驱离此地从而沦落成为乞丐。”

    朱允摆了摆手,露出高人之姿。

    “咱们切莫记怪师弟,以后山高路远恐难相逢。师兄弟一场,也算是一场缘分。”

    “咱们如今之身份,已经是殿下入幕之谋士,他日极有可能高就,从此成为谋臣,自当应该有大人之姿,岂能显露小儿心胸狭隘之态。”

    朱允话落,两人都是极为赞成,都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师兄所言极是,我等自当注意才对。”

    三人看着远处的人影不断的靠近,索性就站在原地,一路等着付笛的到来。

    付笛脚步并不快,四平八稳的朝着三人走来。

    他在自己那破败的草屋之中,早已听到了外边马蹄飞踏的激昂之声。

    站在窗边,外面的一切自然能够清楚看到。

    四道华丽的身影,朝着另外一边冲去,光看衣着,就能感受到那四人的不凡,必定是非富即贵。

    这样的贵人来此,他心中也有一点好奇。

    一瞬间,他就想到了一种可能,这极有可能是一位贵人,特来邀请那三位迂腐的师兄出山。

    他并着急,心中自有打算,所以并没有外出。

    一直到四人骑马离去,他才走出草屋,朝着这边赶来。

    付笛来到三人面前,略带笑意的随意拱手。

    “三位师兄,如此春光满面,看来是有喜事临门啊?”

    楚河一步踏出,傲然瞧着付笛,露出欢笑之声。

    “是啊小师弟,刚才离去之人,想必你一定已经看到,你不是自认有惊天之才吗?你倒是说说,那人是谁?”

    楚河这话一出,另外两人也是面露笑意。

    哈哈哈......

    付笛立刻大笑出声。

    “我是不是有才,我自己清楚就行。但我知道你们三人,不过就是迂腐照搬之人,充其量最多不过举人之才。”

    “那人是谁?这不难想到,但这件事情,极其不寻常,一位皇家贵胄,竟然不远千里来此请你们?”

    “你们也不用脑袋想想,你们配吗?”

    付笛一点也没有留情,说话可谓是难听之极。

    他并没有想到那人一定是皇子,但却是大概能够想到,那人必定是与朝廷有关之人。

    这话落在三人耳中,当场三人全部变了脸色,立刻全部愤怒望向了付笛。

    青山一步踏出,当场愤怒开口。

    “小师弟,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深得恩师之真传,又早入师门数年,论起才干学识,哪一点不比你强?”

    “信口雌黄,你凭什么开口就说我们不配?我们不配,难不成你还觉得你配不成?”

    朱允也有点忍不住了,青山话落立刻接口。

    “小师弟,没有人请你,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但我们可都是你的师兄,最起码的尊师敬长,你难道也不知道?”

    “那人可是当今皇子,特意来此请我等出山入幕成为谋士,这是何等之荣耀。”

    “你因妒生恨,口出逆语,但我们同出一门,于你自己之名,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恩师外出,但恩师对你的教导,你难道都忘了不成?”

    朱允话落,楚河再次一步站了出来。

    “小师弟,我等三人究竟是何等之才,既没有应试,也没有科举,岂是你能妄自揣度之事?”

    “就算你说的对,我们最起码也是举人之才,可是你呢?”

    “以你口无遮拦胡编乱造,怕是一旦参与应试,反而会直接引来杀生之祸。”

    “我严重怀疑,恩师不让参与应试科举,这样的规定就是专门为你而定。”

    三人正在满心欢喜之时,这付笛一句恶言,犹如一盆冷水当头而下,这怎能不让三人愤怒恼火。

    听了三人之言,看着三人激烈的反应。

    哈哈哈......

    付笛再次放声大笑,这一次,反而是笑的更欢。

    “当今天子,正值龙虎之年,满朝皇子,有些不过刚刚踏出学堂,他们涉世不深又怎能知晓恩师?”

    “因妒生恨?就凭你们三人?我会妒?会恨?我们师兄弟朝夕相处那么久,你们也不想想,这可能吗?”

    “有些事情你们无知可能不知,但你们一定知道,我何曾将你们三人放在眼中?”

    付笛话落,满脸都是傲然之色。

    一副根本没将三人看在眼中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