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90章 龙麒离去
    三人话落,果断跪趴在地面,满脸恭敬。

    闻言,龙麒转身,嘴角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

    “三位先生请起,日后还望三位先生可以多出谋略。”

    三人起身,满脸都是恭敬之色,安静站在龙麒面前。

    三人已经同意,他象征性的开口,询问三人名字。

    “还不知三位先生如何称呼?”

    第一人主动踏出一步,恭敬开口。

    “回殿下,在下名叫朱允,是恩师首徒,也是他们的师兄。”

    龙麒朝着此人看去,朱允长相比较瘦弱,但面色很是干净,身高与他相差无几,像个白面书生。

    第一人话落,退后一步,第二人走了出来。

    “回殿下,在下名叫楚何。”

    楚何的身高略低一些,但一双眼睛很是清澈,眼中有光,很是精明的模样,龙麒笑着点点头。

    紧接着,最后一人踏出一步。

    “回殿下,在下名叫青山。”

    青山略显面嫩,但身体明显要强于之前二人,一双手脚看上去很有力的样子。

    此人有着一双铜铃大眼,双眉浓密,虽不露凶残之相,但却给人一种凶狠。

    乍一看,不太像是一个谋士,倒像是一个武夫。

    龙麒猜想,这青山应该是常年劳作最多之人,想必,这些田地,有可能一直也是青山在照料。

    对于三人的长相,龙麒也并不是太过在意,他自然也不会以貌取人。

    “好,三位先生,我记下了。”

    “三位可自行安排时间,安排妥当之后便可来京城找我,这是我在京城中的府邸的位置。”

    三人闻言,脸色明显大喜。

    “草民送送殿下,此去路远,望殿下能够保重身体。”

    龙麒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马匹处走去,视线瞭望之下,又看到了远处小山上的那间草屋。

    那座草屋看上去要更加破败一些,只能算是勉强可以阻挡风寒,那里为何要还要单独盖一座草屋?

    龙麒好奇,抬手指向了那座草屋。

    “三位先生,那座草屋是何用意?是飘子先生休息所用吗?”

    呵呵......

    三人闻言,露出轻笑之声,笑声略显欢快。

    “回殿下,并不是,恩师也与我们一起,都住在这一座小山之上。”

    “那里住着另外一个人,一个年龄二十岁的师弟。”

    “此人性情桀骜不羁,常常口吐狂言惹怒恩师,数次不服管教竟还敢冲撞恩师。”

    “若不是恩师念其可怜,又宽宏大量,此人怕是早已被逐出师门彻底赶下山去。”

    朱允笑着说了几句,楚河接口又继续讲了下去。

    “师弟这性情,目中无人狂言造次,我等师兄三人,他莫说是敬重,反竟将我三人视为不同道之人。”

    “枉费我师兄弟三人,煞费苦心替他在恩师面前求情,他不念我等三人之好也罢,竟然还恶言相向。”

    “恩师愤怒之下,将他一人贬到那座小山之上,延长其求学问道的路程。”

    楚河话落,青山也开了口。

    “这位师弟,眼高于顶,怕是连恩师都不放在眼中。”

    “不思苦读圣人之学,竟有时候还无数次的质疑圣人,此等忤逆小儿,迟早会自食其恶果。”

    “恩师想必也是怕其惹出祸乱,才刻意使其独处,断绝师弟与外人之来往。”

    三人话落,眼底难以掩饰露出不满无奈之色。

    龙麒听了,面露一丝恍然。

    原来这位飘子先生,并不是只有三位高徒,竟然还有一位,不过这位徒弟,听上去好像很是一般。

    一个连恩师都不断冲撞之人,可见其性情是多么之差。

    这样的人,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日后若有机缘,能够请得飘子先生入帐,才是上策。

    那远处小山上的茅屋,一直都未有人外出,他来此如此快马所造成的动静,自然是能够将声响传递上去。

    这般响动,都不见有人外出,可见此人,是多么的怪异孤僻。

    龙麒点了点头,翻身上马准备离去,他的时间不多,剩下的数日还要日夜兼程赶回京城。

    为了这样一个连飘子先生都想逐出师门的人,他自然是不愿意去浪费他宝贵的时间。

    临走之时,龙麒随口问了最后一句。

    “你们这位师弟,他叫什么名字?”

    “付笛。”

    “三位先生告辞,还望三位先生能够尽早赴京。”

    “殿下慢走,沿路定要保重身体。”

    龙麒点了点头,骑于马上拱了拱手。

    转身,用力一拉,手中长刀轻敲马屁,扬长而去。

    三位影卫跟随在龙麒身后,也一同策马而去。

    留下三人站在原地,望着远去的人影,久久无法还神。

    青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手中的银子。

    “两位师兄,若不是这银子还在手中,青山真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会是真的。”

    “龙朝的皇子,尊贵无比的五殿下,竟然不远千里,远赴此地,特邀我等三人成为其谋士。”

    “恩师之名,已经足以影响到盛京了吗?”

    楚河拿起了手中的银子,放在口中轻咬。

    被他咬过的银子,上面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牙印。

    “银子是真的,恐怕一切都是真的,此人气度不凡,必定非富即贵,我楚河觉得,这恐怕是一位真的殿下。”

    朱允双手后背,眼神微微眯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银子肯定是真的,殿下也一定是真的。”

    “你们没有留意,他的腰间有一块纯色很正的玉佩。”

    “玉佩上面,雕刻着五条晶莹剔透的白龙。”

    “这种玉,罕见之极,除皇宫之外,怕是很少会有人能拥有此物。”

    “我们不过三位布衣草民,竟能够得到殿下的青睐,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真的发生在眼前,我也一定不会相信。”

    三人眼睛望着远处,心神震惊到了极点。

    哈哈哈......哈哈哈......

    青山突然大笑了起来,满脸都是极度兴奋的神色。

    “终于,我青山也能有今天,这破旧的草屋,总算是住到了头,进入京城,住入皇子府邸,累年付出,总算是有了收获,感谢恩师,使得我能够有今日之兴啊。”

    楚河闻言,也在第一时间笑出了口。

    “师弟不提此话,我还真是无法想到,原来咱们恩师,才是最有大智慧之人啊。”